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1章

第21章

  湘城的天气比西藏热乎多了。正值六月间,太阳热而不炽。雾霾也在这个季节缩了头,蓝天白云,湘江碧透,是难得的好天气。

  尤明许只穿件短袖,和同事们下了飞机,随机押解的还有顾天成。这两天一直在路上,尤明许只和他远远打过照面,没有说过话。这人一路都很沉默,但也很平静,没有半点被抓后的慌乱落魄。他这样一个人,大概早已守在自己的世界里,放弃了外面的所有。

  一帮警察坐上来接的警车,呼啸着赶回警局。西藏的几名警察也同行,将会一起审讯这名嫌疑人。

  这一系列案件发生时间短,作案手段残忍隐蔽,尽管才过去不到几周时间,但是在湘城、西藏乃至全国,都产生巨大影响。好在破案也很快。此时警察们坐在车上,说说笑笑,气氛轻松,还有说要让尤明许请客的,因为这回搞不好还能立功。

  尤明许淡笑着说:“行啊,要是给我记功了,允许你们宰一顿。”

  兄弟们哈哈大笑。樊佳说:“尤姐尤姐,我要吃小龙虾。”

  尤明许:“没问题。”

  对于岳山警局的这支局花吧,刑警队的兄弟们,心情都比较复杂。一方面,尤明许确实美,清而不艳,瘦而不瘪,婀娜玲珑,简直比那些女明星都不差好么?另一方面,这支花啊,太凶悍了。平时里傲气得很,时不时怼你一句就不说了。还总拿那丹凤眼斜斜瞅你,瞅得你心里毛毛的。她还在全省公安比武中拿过比赛的冠军,据说练了十多年柔道。换句话说,她是整个警局干架最厉害的。所以你想追她吗?先掂量掂量,压得住吗?配得上吗?

  当然也不是没有别队的人蠢蠢欲动,结果对于那些含蓄的,尤明许只干脆利落一句:“我对你没意思。”对于纠缠不休的,她则吐出一个字:“滚。”

  渐渐的吧,男人心里都有点怵了。再渐渐的,大家并肩作战越来越多,尤明许能打能忍又凶又狠,于是同一队里的,也不把她当女人了。队外的,对这朵高岭之花,也只敢远望不敢亵玩。

  不过,大家也都会想过同一个问题:最后会是谁,把这朵刺人的花带走呢?反正得是个让人服气的人物,否则整个警局都不干的。

  岳山分局位于岳麓山之下,几栋白sè肃穆的房子,沉静威严。几辆警车停下,尤明许跳下车,队里几个兄弟跟在她身后。一行人才走几步,有人跑过来,对她耳语:“尤姐,顾天成说要先和你谈,才肯配合讯问。”

  尤明许抬头望去,院子里的大树下,那人已换了身干净T恤休闲裤,被两名警察押着,戴着手铐,似乎正望着这边。

  尤明许说:“好。”

  后面一名弟兄问:“尤姐,没事吧?”

  “没事。你们先进去。”

  审讯室里灯光炽亮,隐约有微微的电流声,于是封闭的房间更显寂静空旷。顾天成独坐在桌后,被铐住的双手放在桌面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安静。

  门打开,尤明许一个人走进来,她已换了警服,头发束成马尾。顾天成一直盯着她,竟察觉出内心的几分贪婪和兴奋,他兀自低低笑了。

  尤明许恍若未觉,拉开椅子坐下,又从口袋里掏出盒烟,点上一支,递给他。他笑着接过:“谢了。”

  “想和我聊什么?”她问。

  “也没什么,就想看看你。”

  她说:“好好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过你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回旋余地。就当是给外头那些受害者家属一个交代,给自己积点yīn德。”

  他吐出口烟气,说:“他们我不在乎。”

  尤明许笑笑:“你在乎过什么?”

  他说:“你是我旅途的终点,我很惋惜没能杀了你。但是被你抓住,好像又挺甘心的。我其实挺珍视你的,也许比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更加了解你、珍视你,你信不信?今天叫你来,是想叮嘱你几句话:人生其实挺不值得的。尤其是你这样的女人,把一些东西看得太重,守得太忠心。将来如果被人背叛,被人冤屈,你就完蛋了。你看着精明,其实没几个心眼。别傻了,人性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守护的那些人,他们都不值得。只有你自己值得。明韬当时怎么拖你下水,还有邹芙瑢、宋兰最后还是丢下你跑了,你都忘了吗?记住我的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别再犯傻下去了。我可是真心疼你。咱俩的情,我死都不会忘。也希望你别忘了,永远记得我留给你的这几句话。”

  尤明许静默片刻,笑了,答:“你确确实实是没救了。你看你都二十八了,结果对世界和人的认知,还跟孩子一样幼稚狭隘。人生重要的本来就不是别人怎么看我、待我,而是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并且每一天都活得像自己,哪怕只剩最后一天。你以为自己活得很超脱,不把别人当回事。实际上你刚刚说的这些话,正表明了,从始至终,你都活在别人的看法里,计较别人怎么对你。就是这些,深陷于这些,才把你一步步逼疯的吧?行,我也明白了。你其实就是个被人伤害了,再也站不起来的孩子。拼命任性杀人,证明自己,也让别人看到自己。顾天成,你的人生,才挺不值得的。你没有过好它。”

  顾天成不说话,脸部线条终于有些僵硬。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笑笑。尤明许看到他眼眶发红,那眼睛里似乎有水光闪过。但他这样一个人,不会掉眼泪的。他只是把嘴抿得很紧。很快,那张脸又松弛了,神sè如常死水微澜。

  尤明许站起来,说:“还有,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惨。身边每个兄弟,我都可以把命交给他们,哪怕为他们其中一个而死,为像明韬这样的陌生人而死,那也是我身为警察的职责,有什么问题?还有,别张口闭口情啊爱的,我卧个底你还当真了?那不好意思,姐甩过的男人,只怕比你碰过的女人多多了。你不过是其中中等……偏下的一个。真别惦记我,死了也别惦记,我可是从来不负责的。行了,我走了。你好好交代。顾天成,死之前,做回一次你自己。”

  尤明许走出审讯室,身后始终一片安静。她带上门,自有两名警察走过来接替。已是太阳偏西时分,楼道里映着阳光长长的影子,明亮寂静。她走到窗口,站着抽了会儿烟,又有些懊恼自己的烟瘾。把剩下的半截烟丢掉,往办公室走去。

  却在大厅,看到一群人。大多数上了年纪的夫妻,个个眼中含泪、情绪激动。她知道这些正是公路连环杀人案的受害者家属们。她静静望了他们几眼,转身走远。

  这天,大伙儿忙到深夜,才下班。尤明许亦是一身疲惫,他们是今早到湘城的,她现在只想早点回自己的窝呆着,睡个天昏地暗,忘却一切。

  临走时,樊佳捧着一怀的卷宗走过来。尤明许像是随口问:“顾天成交代了吗?”

  樊佳点头:“交代了。态度还算配合,就是话不多,我觉得他总有点走神的样子。”

  尤明许沉默片刻,笑笑:“走了。”

  初夏的夜晚,凉爽通透,满天的星子。警局大楼此时还亮着许多灯,尤明许觉得,它们看起来像是钢铁巨人,就这么沉默地盘踞着。此时积压多日的疲惫如潮水般快要把她吞没,她走出警局,等出租车。

  出于警察的直觉,她很快注意到,路旁停着辆车,黑sè宝马,打着双闪,车上没人。她又往旁边看,结果看到三个人影。

  都有点眼熟。

  他们远远地站在警局高墙墙角,一个蹲着,两个站着。蹲着那人双手抱着膝盖,跟个孩子似的,低着头。站着的一男一女,都低头似乎在劝说什么,还不时抬头往这边看。

  尤明许一个激灵,暗叫不妙,转身就想往街的另一头走。

  然而晚了。

  只见蹲着那人猛地抬头,站了起来。旁边两人赶紧扶住他,可他一把甩开,人已经朝尤明许冲来:“姐姐——姐姐——我在这里——”

  尤明许:“……”卧槽!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跑近。其实他跑得不快,大概是因为伤口痛,一只手还捂着身上纱布,步子蹒跚,跟只跛腿蛤蟆似的一蹦一蹦。但尤明许也没有迎上去,只是静静望着。

  这位据说很出名的殷逢先生,到了她跟前,苍白的脸有些红,眼里装满了闪闪发光的喜悦。

  跟过来的那两位,女人一脸担忧,还有点伤心,说道:“殷逢,你不能跑,伤还重着呢。”说完看一眼尤明许。

  那个年轻的男人倒是很镇定的样子,只是双手垂落站在殷逢身后,不说话。应该是殷逢的助理。

  尤明许打量了一下殷逢,他换上了病号服,脸也擦干净了,脸上、手上都贴着胶布,身上缠着纱布。但他是光着脚的,一双白皙的大脚上全是泥,还有些红红的擦伤。此外额头上、手掌上明显有几处新添的小伤口。

  尤明许问:“你怎么搞成这样?”

  殷逢想了想,答:“我也觉得这个衣服不好看。”

  尤明许只感觉到额头神经跳了跳,转而看向他身后的男子,男子挺机灵的,立刻会意,飞快解释道:“殷老师醒了之后就吵着要来找你。电视里播了你们分局抓住嫌疑人的新闻,他看到了你。后来就趁护士不注意,偷跑出医院。身上的新伤都是路上摔的。尤警官,请你劝劝殷老师,回医院吧。他伤得不轻,不好好治疗会出事的。”

  尤明许又看一眼男子文气柔和的轮廓,心想殷逢这个……助手,还真挺拿得住事儿。转而又想,也不知道正主脑子没坏时,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尤明许对殷逢说:“听到他说的话了?不好好治疗会死的,快回医院吧。”

  女子也拉着殷逢手臂劝到:“是啊,快回医院吧,你别再这样我求你了。”

  尤明许看女子一眼。

  殷逢一下子挥掉女人的手,露出厌恶又有些畏缩的神sè,说:“关你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你。别再碰我,否则我打你。”又看向尤明许,神sè却变得怯生生、软糯糯的:“明许,我那天一醒来,就没看到你了。为什么不来找我?”

  见尤明许不吭声,殷逢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慌乱,立马又咬唇,脖子挺得直直的:“反正我找到你了,别人就不能把我带走了!”

  他身旁的女子,露出神sè复杂的苦笑,看着尤明许。助手则神sè平平,保持沉默。

  尤明许静了片刻,说:“殷逢先生,你搞错了吧?我不是你姐姐,对你没有义务。已经结案,咱俩也没关系了。我为什么要管你?”

  殷逢怔怔望着她,眼眶慢慢红了。

  尤明许冷道:“不准哭!”转身就走。

看网友对 第21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