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七十一章 行事机敏

第五百七十一章 行事机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等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的红眉毛,不约而同的都笑了。他们没有走正门,从客栈的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客栈的后门外面是一条巷子,巷子里面有不少的贼军,突然看到有一大群抹着红眉毛的‘己方兄弟’从客栈后门出来,人们同是一愣,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也就在他们发愣之际,刘秀等人突然发难,猛然向贼军冲杀过去。巷子里的贼军被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双方刚一接触,贼军这边就倒下一片人。

剩余的贼军见势不妙,转身要跑,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六人,兜着贼军的屁股追杀上去,将仓皇逃跑的贼军连续刺毙在地。

看到贼军已散,刘秀向众人招呼一声,冲着小巷子的岔路口跑去。他们跑走没多久,大批的贼军便由巷子的两边闻讯赶来,可是这里哪里还有刘秀等人的身影?

带头的贼军将领气急败坏的将手中剑向西一指,喝道:“追!”这名贼军将领十分自信的认定刘秀等人是往西面跑的,其实很好理解,被困的人好不容易突围出来,当然是要往城外跑了,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刘秀这些人的目的根本不

是出城,而是城中央的县府。

且说刘秀一行人,不走大街,专挑小胡同走,即便偶尔遇到零散的贼军,见他们都是‘自己人’,双方也只是点下头,交错而过,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

时间不长,刘秀等人已接近到县府的附近。

县府位于城邑的最中心,也是最繁华的一块区域,周围有许多的楼阁,其中既有青楼,也有酒楼。

刘秀等人钻进一条小胡同里,向四周看了看,刘秀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座二层楼阁。伏黯等人会意,纷纷点下头。刘秀甩头说道:“稚文随我上去看看!”伏黯答应一声,率先走到胡同的墙壁前,扬头向上望了望,纵身跃起,单手抓出墙沿,单脚在墙面上

一蹬,人已直接跳到院墙上。紧接着,他蹲下身形,向下探手。刘秀一跃而起,抓住伏黯的手,随着后者向前一提,刘秀也轻飘飘的落在墙头上。两人顺着墙壁,向前走出一段距离,靠近楼阁的边缘,他二人双双跳跃,一并落在阁楼一楼的房檐上。到了这里,伏黯取出飞爪,向上一抛,飞爪的绳子挂在二楼的飞檐

,他抓着绳子,快速攀爬上去,刘秀紧随其后,也跟着爬上二楼的房顶。两人猫着腰,走到房顶的脊背处,趴伏下来,探头向外观望。

楼阁房顶的脊背,距离地面得有七八米高。趴伏在这里,可以清楚看到县府的情况。只见大批的贼军,已然把县府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许多贼兵正顺着院墙,努力向上攀爬,而墙顶上的县兵们,要么向下放箭,要么用长矛向下猛刺,拼死抵御贼军的进攻。双方打得激烈又血腥,不可开交。

就战场上的局势来看,县府内的县兵不超过千人,而围攻县府的贼军,不少于万人,双方的兵力相差极为悬殊。

如果不是县府的围墙又高又厚,让县兵占据较大的地利优势,这场仗恐怕早就结束了。

看罢县府那边的情况,伏黯皱着眉头,小声说道:“看来县府也拖不了太久!”

刘秀点点头,当前之局势,县兵想坚持半个时辰都很难。他的目光缓缓扫视战场,搜寻贼军的主将。

县府的外围,有好几名贼军将领,但每个人都处于不同的方位,指挥着一大群的手下猛攻县府,根本判断不出来究竟谁为主,谁为辅。

就在刘秀耐着性子,静心观察的时候,只见一名贼军将官抬了抬手,把一名贼军兵卒叫到他近前。

他在马上弯着腰身,向那名贼兵说了几句话,而后,贼兵拱手施礼,转身快步跑开。

刘秀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名离去的贼兵。

贼兵穿过己方人群,跑到县府右侧的一栋楼阁前。这栋楼阁的下面,站着好多身材魁梧的贼军侍卫。看到有人接近,一名侍卫抬起手臂,喝止住来人。

而后,那名身材魁梧的侍卫说了一句,跑来的贼军回了一句。听后,魁梧侍卫放下手臂,等对方来到他近前,交谈了几句,魁梧侍卫向旁退让,后者快步走进阁楼内。

刘秀目光向上移动,看向楼阁的二楼,只见二楼一扇窗口内,站着一名贼军将领,由于距离较远,看不清楚这人模样,但是能清楚看到这名贼军将领是顶盔贯甲。

贼军的武器装备并不齐全,大多都是东拼西凑来的,即便是将官,也穿得五花八门。能看到穿戴整齐盔甲的将领,还真不容易。

刘秀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极有可能就是贼军主将。他微微眯缝起眼睛,小声嘀咕道:“可惜听不见对方刚才所对的口令!”

伏黯收回目光,对刘秀正sè说道:“公子,刚才贼军侍卫说的是‘长水’!”

刘秀眼眸一闪,诧异地问道:“稚文,这么远你都能听到他们的说话?”

两座楼阁之间,起码相隔了好几十丈远,即便是服食过金液的刘秀,六识那么过人,在这么远的距离下,他也完全听不到对方的话音。

伏黯冲着他一笑,说道:“公子,我并未听到他们的对话,但我能读得懂唇语,不过很可惜,那个报信的贼军是侧脸,我看不清楚他的唇形。”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r />
稍顿,他又谨慎地说道:“长水这个词有点古怪,也许我并没有读准!”

刘秀若有所思地摇摇头,说道:“应该是没错!”

见伏黯不解地看着自己,刘秀解释道:“这批贼军,既有五校军,又有檀乡军,稚文可知何谓五校?”他这个问题还真把伏黯给稳住了,后者摇摇头,表示不知。刘秀说道:“屯骑、步兵、越骑、长水、射声,此为五校。如果对方口令的上句是长水,那么下句口令,必然是

屯骑、步兵、越骑、射声其中的一个!”

伏黯恍然大悟,喃喃说道:“原来如此!”稍顿,他眼睛突的一亮,说道:“倘若贼军口令是从五校中得来的,那么贼军的主将,很可能是五校军中的将领。”

“嗯!”刘秀点点头,他也是这么判断的。观察得差不多了,他向伏黯一甩头,两人猫着腰,从楼阁的房顶上退了下来。

二人回到胡同中,刘秀在地面上勾画出简易的地形图,说道:“我怀疑,贼军的主将,就在这座楼阁内,我们得绕行过去!”

众人齐齐点下头,说道:“公子,我们都听你的!”

刘秀用脚把地面上的勾勒抹掉,向众人一挥手,顺着小胡同走,向他所定位的那座楼阁绕行。

他们一行人正往前走着,前方仰面而来一队贼军。

双方都看了对方,刘秀向那队贼军点了下头,贼军们不疑有他,也点头回敬。就在双方要交错而过的时候,刘秀突然开口喝道:“站住!”

随着他这一嗓子,后面的伏黯、龙渊等人不明白怎么回事,或是拔剑,或是端起长矛。那队贼军被吓了一跳,本能反应的也端起长矛,不解地看着刘秀等人。

刘秀握着肋下的佩剑,走到那队贼兵近前,上下打量他们一番,说道:“长水!”

听闻他的话,这队贼军无不长松口气,端起的长矛也纷纷放了下去,同时向刘秀抛去白眼,不满地嚷嚷道:“大家都是自己兄弟,就不用对口令了吧?”

刘秀脸sè一沉,把肋下的佩剑抽出一半,振声喝道:“不知口令者,皆为细作!长水!”

“射声!”领头的贼兵队长狠狠瞪了刘秀一眼,骂骂咧咧地说道:“真是拿起鸡毛当令箭!”

“你们是哪一部的?”

“你还没完了是吧!”

“我问你,你们到底是哪一部的!”刘秀走到那名队长面前,目光如电地死死盯着他。

贼兵队长一肚子的愤怒和不满,但看刘秀那边人多,他也不敢太造次,强压着怒火,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我们是郑英郑将军部下!”

“哦!原来是郑将军的属下!”刘秀闻言,脸sè缓和了一些,把抽出一半的佩剑又推回到剑鞘里,挥手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你他娘的算是哪根葱啊,竟敢命令老子?

贼兵队长鼻子都快气歪了,怒视着刘秀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但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向手下人狠狠一挥手,气呼呼地迈步离去。

等他们走远,伏黯来到刘秀近前,小声说道:“公子,口令还真是长水、射声!”

刘秀拍下伏黯的肩膀,并赞赏地向他点点头。

不管相距多远,只要目光能及,能看到对方的唇形,就能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这个本事可是够厉害的,江湖中人还是有江湖中人的独到之处。

贼军纪律松散,即便设置了口令,但下面的将士们也不太会认真去执行,这也是刘秀一行人明明碰到好几拨贼军,一直都没有对上口令的原因。

如果不是看到楼阁下面的贼军有对口令,刘秀根本不知道贼军内部还有口令这码事。

现在得到了完整的口令,他们接近阁楼更容易了,甚至都没有藏头缩尾,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楼阁的大门前。

阁楼的门上,竖立着牌匾,大写‘玉香阁’三个大字。

只看其名,便可猜出,这座楼阁,应该是座青楼。

刘秀旁若无人地迈步向正门走去。正门门前,站着数名魁梧的贼军侍卫,见到他们这一大群人大咧咧地走过来,纷纷皱眉,为首的贼军抬手喝道:“站住!”

“我们要见将军!”

“长水!”

“射声!”

“你们是哪一部的?见将军何事?”

“我等是郑英郑将军部下,有紧急军情要向将军禀报!”刘秀对答如流。

“是什么紧急军情?”贼兵侍卫眉头紧锁地问道。

“我们巡逻的时候,遭遇到大批的县兵,现县兵退缩进一座宅子里,我们难以攻破,此事必须得禀明将军!”刘秀一脸正sè,斩钉截铁地说道。

郑英的确是负责县府西侧的巡查,在巡查过程中,遭遇到大队的县兵,前来禀报情况,完全是合情合理。刘秀的回答,挑不出来一丁点的漏洞,贼兵侍卫向旁侧了侧身,挥手说道:“进去吧!你一个人上去禀报就行,其它人都在这里等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一章 行事机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