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64章 渡劫套装

0964章 渡劫套装

说什么没用丹方,明显是善恶鼎的器灵不让它说。

不说也没有关系,反正老子不会不明不白的吃下去。

宁涛淡然一笑:“是什么东西价值一百神晶这么多?”

虫二说道:“宁爱卿你即将渡劫成仙,仙界又添一个青年才俊,可喜可贺……”

“你其实不用拍我马屁,你我君臣是什么关系,那是兄弟关系。”宁涛说,也不跪了,坐在了地上。

虫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朕就直说了,朕搜肠刮肚,找到一件宝贝,那宝贝名叫藕丝步云履,是一件了不起的穿戴法器,以宁爱卿的现在的实力完全能炼制出来,只要你穿上藕丝步云履,日行万里不是梦。”

“等等……”宁涛打断了虫儿的话,藕丝步云履,这法器的名字他听着耳熟,却又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看过或者听过。

“宁爱卿请说。”虫二很客气。

宁涛忽然想了起来,斜着眼睛看着虫二:“你手里不会还有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和如意金箍棒吧?”

藕丝步云履,那是西游记里齐天大圣的装备,大圣得到如意金箍棒的时候也得到了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和藕丝步云履,这货居然说它有藕丝步云履的炼制秘法!

虫二又干咳了一声:“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和如意金箍棒我没有,但除了藕丝步云履,我这里还有yīn丝遮天帽,泥灵碧云衣,合起来就是一套渡劫套装。不过,那要另外加神晶,一样一百神晶,你要买套装的话,朕给你打个折,就二百五十神晶好了。”

“等等……”

“宁爱卿请讲。”

“李宁……避孕……衣?”

“宁爱卿错了,是泥巴的泥,灵气的灵,碧绿的碧,云朵的云,怎么可能是避孕的衣服?朕跟你说,这可是传说中的死斗战神的套装,神气得很,法力无边,你买了不亏。”虫二眼巴巴的看着宁涛。

宁涛释怀了,如果是避孕衣,白送他都不会要。

“斗战神,那不还是齐天大圣吗?”宁涛说。

虫二说道:“宁爱卿你又错了,你的脑子最近是不是撞坏了?你少听个死字,朕说的是死斗战神。至于你说的那个齐天大圣,它只是书里的英雄,仙界是没有的。”

宁涛说道:“你说的这个渡劫套装,真的能帮助我渡劫吗?”

虫二用小爪子拍了拍肥鼓鼓的胸膛:“当然,朕跟你讲,那藕丝步云履不仅可以让你在战斗中拥有风一样的移动速度,还能虚空借力,如履平地。那yīn丝遮天帽,他能遮天眼,它能帮你屏蔽自身的气息,神鬼难寻,除非亲眼看见你。”

“那还遮个屁啊。”说是这样说,可宁涛却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宝贝。到了他这个境界,容易防的是被人看见,但神念感知却是防不胜防。

那块无字石碑锁定南门寻仙就是一个例子,如果南门寻仙的头上有一顶虫二说的这种yīn丝遮天帽,它就无法锁定她了。

虫二耸了一下肩肥肩,忍着心中的沮丧和着急,接着说了下去:“朕再说那泥灵碧云衣,它能防御大多数法力攻击,包括雷击。它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聚气,在yīn间它会帮你聚死气,在仙界他会帮你聚仙气,在人间他会帮你聚人气,也就是说你再去yīn墟就不需要用不死符了,穿泥灵碧云衣就可以了。还有,聚气也就等于是赠送了一个聚云的法术能力,你要是在天上聚一朵云,你可以在云朵上与你的爱妻做……游戏。一个小时前你和你的爱妻还在北都的云上做游戏,一个小时后……嘿!到曼谷了,厉害不厉害?”

这货想卖东西也是拼了。

如果将善恶鼎的器灵

比喻成一个真正的帝王的话,那这货就是王朝的蛀虫了。它是一个倒卖王朝军火库的贪官,不过它这个贪官也挺可怜的,因为只有他这一个买主。

宁涛淡淡地道:“一个小时?”

虫二微微呆了一下,随即举起了一双爪子:“十个小时!”

宁涛笑了笑:“那就买了吧,不过二百五这个数字不吉利。”

虫二一脸愁苦的表情:“宁爱卿,这已经是白菜价了,你还要压价啊?”

宁涛说道:“我就给你三百神晶吧,你我兄弟,你的东西就我一个人买,我要是压你的价,那就显得不是兄弟了。你记住,你我合作是最佳拍档。”

“对对对,朕与宁爱卿既是君臣亦是兄弟,朕这就开契约,宁爱卿签字吧。”虫二已经迫不及待了。

在契约上签了字,宁涛得到了“渡劫套装”的炼制秘法。

其中,yīn丝遮天帽的一种灵材看得他头晕目眩,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那灵材,又得后着脸皮去向家里的老虎们求取了。

善恶鼎器灵给的渡劫丹他是不会吃的,怎么也不会吃的,但从虫儿这里买的“渡劫套装”他却想炼制出来,就算不能帮他渡劫,也能提升战斗力。毕竟,他还有一个对手,来自神墟的无字石碑,也就是武玥所说的镇神碑。

接受了肉中枪这样的法器名,再接受yīn丝遮天帽这样的法器名,也就没什么了。

从好的角度去理解。

神仙的品味,那能跟凡人一样吗?

“宁爱卿大气,合作愉快。”虫二收了三百神晶,开心得很。

宁涛说道:“我大气,你也大气一点,回去之前告诉我这瓷瓶是什么东西?”

虫二没钻进去,只看了一眼便说道:“它叫地母瓶,能养丹养生,也是个宝贝法器。”

宁涛说道:“养丹我倒是理解,养生是个什么意思,用来泡枸杞茶吗?”

虫二嘿嘿笑道:“宁爱卿对枸杞有怨念啊,不过这地母瓶的养生去是另一个概念,你回去拿点灵土装进去,浇点灵泉,再插一截枯枝进去你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它虽然没有说明,可宁涛已经目标它说的“养生”是个什么意思了。

这样一个法器形同鸡肋,多半是善恶鼎器灵忽悠他而给的法器。可恰恰是这样一件法器对他来说却有极大的用处,因为它能帮助南门寻仙恢复,她是仙也是丹,如果她利用这地母瓶保养的话,她能更快的恢复到巅峰状态。另外,这地母瓶也可以帮助梅妃的本命梅树恢复生机。

善恶鼎的器灵这次的忽悠之举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不过,它的忽悠之举也再次给宁涛敲响了警钟,那货真的会卸磨杀驴!

宁涛从灵田之中采撷了大量的灵材,又取了一些灵土装进了地母瓶中,随后他盘腿坐了下来,从大日葫芦之中取出了那一张许久都没有动过的兽皮卷轴。

用不了多久就要撕破脸了,你的经却还有一句没有念过去。

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天地生我时,父母离我去。

苦海若无涯,一萍独飘零。

灵婴降世间,是鬼还是仙。

天火炼金刚,须断一身筋。

我有小乾坤,可以摘星月。

总共六句,每一句都是一道关,他已经念过了前面的五句经文,也就等于是闯过了五道关。这六句他还没能念过去,得到了那个大造化,不知道能不能念过去?

稍作准备之后,宁涛朗声念诵道:“我有小乾坤,可以摘星月。”

念诵经文的声音落定,宁涛眼前

的景物突变,看不见第五库的墙壁,满目全是闪烁的星辰,璀璨的星河。极度的寒冷袭来,瞬间洞穿了他的身体灵魂,感觉每一滴血液,甚至是每一个细胞都被冰冻住了,他全身能动的就只有他的意识!

即便是意识也未能幸免。

一股不知从何处来的法力袭来,他的意识开始旋转,那感觉就像是一颗向星空发射过去的炮弹一样,飞呀飞,旋转着,停顿不下来。

这感受与上次是一样的感受,他没能坚持过两秒钟就昏死过去了。

可是这一次不同。

第二秒过去了,他没有昏死过去。

第三秒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昏死过去。

第四秒……

第五秒……

第十秒……

宁涛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挺过了最难受的痛苦峰点,随后痛苦的感受逐渐减弱,他不冷了,也不旋转了,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可是,他还是看不见丹药器材库第五库的墙壁,他悬浮在星空之中,眼前是浩瀚的星空大海。无数的星辰在闪烁,却又距离他无比的遥远,穷尽一生都不可能到达任何一颗星球上。

这算是过关了,还是没过?

宁涛的心中思考着。

你的经是根据他自身处在不同时间段,不同的境遇所浮现的经文,可以说是真正的天生天意。他已经得到了那个大造化,修为也有了极大的提升,已经是即将渡劫的半仙级修真者,按理说这第六句经文应该轻松过关才对,可是他却停留了在了这里,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虚空囚牢一样。

忽然,身前浮现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印记。

瞧仔细了,宁涛顿时惊愣当场,那不是善恶鼎的器灵留在他灵魂之中的契约烙印吗?

它就在眼前,伸手就能抹除!

宁涛伸过了手去……

自由!

近在咫尺!

如此容易!

却就在手即将触碰到那枚灵魂烙印的时候,宁涛忽然笑了,缩回了手。

考验我?

考验你妹。

这不是星空大海,这不过是我的意识世界。

第六关,不就是要战神自己,突破自己吗?

宁涛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醒。”

眼前的星空大海消失了,那枚灵魂烙印也消失了。

人最难战神的就是自己的**,最难突破的也是自己的局限。那些即将渡劫的半仙,又有多少人栽在了自己的成仙的**下?如果连这个**都无法克制,又何以突破自己的局限成仙?

这世间有太多这样的事例,越是想得到的人,处心积虑,不择手段,最终却什么都得不到。而那些踏踏实实做人做事的人,不曾想要怎么样怎么样,却最终成了某个领域的大师,站在了人生的巅峰。

林清华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兽皮卷轴上。

兽皮卷轴上上空荡荡的,没有新的经文浮现。

没有第七句。

忽然,兽皮卷轴化灰,转眼就消失了。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隐秘的笑意:“你这是在暗示我会灰飞烟灭吗?我们走着瞧吧。”

收拾好之后宁涛回到了天家采补院的大堂之中,对着善恶鼎深深一揖:“鼎兄,感谢你给我的渡劫丹,我正愁渡劫没有把握,有了你这颗渡劫丹,我想我一定能渡劫成功的。”

善恶鼎器灵淡淡地道:“天道酬勤,去吧,还差一点神晶你就自由了。”

“嗯,我这就去赚神晶。”宁涛转身离开。

。九天神皇

看网友对 0964章 渡劫套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