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一十章 幸福的烦恼

第三百一十章 幸福的烦恼

九尊府凤鸣门驻地。

正如云扬所说,凤鸣门众人对这一片驻地满意得不得了!百亩方圆,两座小山峰,其他的便是一马平川!

在一大片平原的角落,是一座座小院子,足足有二十座!

里面所有生活用具,都是极尽精美精致,桌椅板凳,床铺,吃喝用具……一应俱全。

凤鸣门众高层,对现状极为满意。

称心如意的优质弟子招收过来了,凤鸣门此次之行的最初目的已经圆满达成,就近看着这两千零一个天赋资质至少也是一流级数的门人弟子;每个人都是喜上眉梢。

然而天地尤不全,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随之而来的便是伴随幸福而临的烦恼。

这种烦恼,至少就现阶段而言,全然的无计可施,就只能通过细水长流的水磨功夫慢慢缓解。

具体就是——这刚刚招收的两千来个小家伙,看着凤鸣门的高层的眼光,尽都是苦大仇深,大抵看不共戴天仇人的眼光也就不过如此吧!

有些小家伙甚至直接就很不满意的嘟囔出声了:“我们是九尊府的弟子,很快就要正式拜入门墙了,你们把我们整这里来想要干嘛?”

“我一点都不愿意来……真倒霉!”

“天天盼着掌门师尊回来,好得以拜入九尊府门下,现在可倒好,一竿子给弄到了这什么玩意儿的凤鸣门……凤鸣门凤鸣门……一听就是女人待的地方…我可是带把儿的,来这里丢人也丢死了……”

旁边的女娃不干了:“二黑!你啥意思?什么叫做女人就应该来凤鸣门?我们可都是九尊府的弟子!眼下不过一时走背字而已,你都忘记了掌门师尊说过,十年后可以重新选择己身派门!咱们现在就是暂时的不得志,未必就没有出头之日了!你不要灰心丧气,自己灭了自己的锐气!”

“三妞儿!你别冤枉人,我又没说你们了,怎地就灭了自己的锐气……我说的是那些……哼……”隐晦的看了凤鸣门几位女子一眼。

“大抵还是人家四虎子运气好,他就没被收到这边了,哎……这下子可够他嘚瑟了……就是我们势必要比他慢了十年的进度,只怕再也难以追赶得上了……”

“还说不让我灭了自己的锐气,你这不是已经失去信心了,只要我十年以后能够重归九尊府,只要我继续努力,足够的努力,未必就一定追不上四狗子!”

“我也是,我也要努力,期待重归九尊府门墙的那一日!”

“我也是,还有我!”

“我生是九尊府的人,死是九尊府的死人,绝不数典忘宗,背离本门!”

“哼!”

一帮小家伙歪着头,拧着脖子,撇着嘴,眼圈通红,两眼还有泪珠儿闪烁……

真的只有苦大仇深不共戴天这些字眼才能形容的表情,还要外带丝毫不加掩饰,这才是最气人的……

及至之后点名册的时候,更是一个个拧着脖子撇着嘴儿装听不见的样子,令到凤鸣门众人齐齐头痛不已。

所幸凤鸣门众人都是老江湖,经验阅历见识都属上上之乘,更因甘天颜的缘故,很知道一些这些孩子的心事,明白不能急在一时,唯有长久的时间才能点滴消弭彼此隔阂,

好不容易闹闹哄哄的哄着这帮小家伙,登记了名册;更按照凤鸣门门派辈分,重新取了名字。真亏凤鸣门众人有耐心,为了讨好这帮小家伙,将众小的名字取得尽都高大上。

原本的二黑,三妞,五愣,狗剩……变成了:承云,凌波,凌霄,壮志……

要么有内涵,要么好听,要么有志气,要么听起来雄壮威武,要么听起来仙气十足……

单单是弄出这么些名字,就已经是很为难很为难凤鸣们的一干高层了。

端的煞费苦心,不遗余力,绞尽脑汁,搜肠刮肚了!

“我这辈子学问不高,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现在居然还要掏空心思为这帮小兔崽子取好听的名字……”

大长老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原本的大名还不就是叫做李二狗……也没谁给我另取一个名字啊……”

这句话,本来无论何时都能引起大家哈哈大笑。但是,大家忙活了这几天后,愣是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委实尽都是感同身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何堪分说!?

此时此地,合共二十四个师父,两千零一个弟子;二十三位长老每人都分到八十个弟子,剩下的全部归掌门一脉。

对于这个分配上,本是皆大欢喜的结果。但有鉴于那些个小家伙们的不配合,心不和面更不和,着实让人头痛不已。

即便是萍踪月,对此也感束手无策,她甚至感觉尤其郁闷,那身具灵凤之体的孩子这会已经恨上她了,而且是恨得无以复加那种!

毕竟在那孩子想来,自己本来已经逃过挑选,你这个老女人凭什么强横霸道的把人家要过来,你想要干什么,你考虑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么?其他人只是倒霉,我这是倒霉到家了么?!

凤鸣门对待新弟子刻意迎奉的怀柔政策,在这帮小东西面前,竟是全无抗衡余地的节节败退,大败亏输。

这大抵是由众弟子的出身所决定,凤鸣门以往招收到的弟子,基本每一个都是家庭条件挺好;更因其身负不俗的天赋资质,从小就是被父母长辈哄大的;对于来自更高层次的怀柔政策自然是接受得非常好,甚至非常彻底的。

但云扬收拢的这帮小家伙骨子里又都是些什么人?

那一个个可都是在最艰难,最残酷的环境里面,被人贩子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人。

那都是最敏感最警惕的小鬼头!

怀柔?

呵呵……肯定别有用心!

如果说别的,凤鸣门众人还有辩驳的余地,可是说到必有用心,他们还真的得捏着鼻子认下:因为他们本就是别有用心,他们可不是自己真的招收不到弟子,而是垂涎于众弟子的天赋资质,所谓不忍师资力量不足的九尊府耽误许多弟子的前程,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场面话!

这一节,乃是不争的事实,无可争辩!

勉强辩解,只有更加自曝其短,徒添话柄!

彼此折腾了几天,基本毫无进展。

所幸凤鸣门众人尽都是老于世故之人,对于这个状况更是早有预料,早已做下长久水磨的打算,唯有萍踪月却决定不能再继续逗留下去了。

“依照之前的决议,留下十二人照看着弟子们练功修行。慢慢来,我们有整整十年的时间,不着急。”

萍踪月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教不好的弟子,也没有暖不过来的人心,只看师父尽职还是不尽职,就算是块石头,也有捂热乎的一日。”

说完,出门而去。

留下来的十二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尽都是一脸菜sè,再不复之前的神采飞扬。

道理人人会说,戏法个个会变,不过各自巧妙不同,但真正归到根上,落实到最原点,却仍旧是最艰难,最不得着力的时候

甘天颜据首,咳嗽一声,道:“李师兄,这两千弟子,可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您多费心了。”

李师兄一颗白脑袋摇出了幻影:“甘师妹啊,这可是种子弟子,天才中的天才,老夫能在旁看着,亲眼见证就已经是莫大福缘了,再说老夫也不是掌门一脉,岂可越俎代庖……这个责任实在是担负不起啊。”

甘天颜眼睛一立,道:“您说什么?担负不起?我怎么记得你之前可是红口白牙信誓旦旦的说要好好的调教出几个出sè的衣钵传人,那才是余生无憾,您现在又这么说,是在打退堂鼓吗?可惜晚了……不行也得行,反正我就负责我们那一脉的二百来人;你们自己的名下,全部都由自己去教导!哼,原本不都抢着要留下么?难道都没想到留下干什么么?不出力调教弟子,真的在这里养老么?”

一席话硬邦邦说完,径自仰头出门。

李师兄唉声叹气:“你看看,你看看这脾气,幸亏老夫当年没有娶……”

话音未落,一道亮光从门外闪电飞来。

李师兄怪叫一声,慌忙一闪,赫然见到一口剑就插在了脚底下!

门外传来甘天颜声音:“再敢胡说八道,我零零碎碎的切了你,你道我敢是不敢?!”

众人面面相觑,随即便是一阵哄笑,经久不息,却是一扫之前的压抑氛围!

一个女子说道:“李师兄,这话真得凭良心说啊,当年人家甘师姐可是连正眼都没看过你……当然了,主要是你那年轻那会实在是真难看,我记得我也没怎么正眼看你呢,但凡看你一眼,那真的是直接就吃不下饭,至今思来,犹有余悸啊……”

李师兄:“……”

……

不管怎么说,两大门派的合作,至此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而凤鸣门十位圣王巅峰级数高手,还有两位圣皇高手,就在九尊府住下了。

而两大门派的弟子,也随之开始了按部就班的修炼。

分在凤鸣门的那些个弟子,不管如何不情愿,但那一颗想要变强的心却不会变。

纵然每个人时刻皱着小脸儿,满脸的苦大仇深,但修炼起来丝毫不曾怠慢,进度更是不俗,令到凤鸣门众人大感老怀安慰,此行不虚。

……

九尊府这边弟子:“拼命修炼,两大门派一月一比武。要是上去丢了人,自己看着办,真的好意思么!”

而凤鸣们这边正在怀柔:“咱们门派功法易学难精,初期的时候不用太着急;按部就班的来就好,哪怕是暂时不如人,也不必泄气;现在乃是打基础的时候,你们当前的进度就已经很快了,过犹不及……”

显而易见,两大门派的修行之法,采取的尽是截然不同近乎背道而驰的方法!

但不管怎样,起码表面上看,已经进入正规了。

而就在这一天早晨。

云扬与董齐天静悄悄地离开了九尊府。

冲天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

…………

<明天一早的高铁回家。风嫂那边没事儿,我这边倒是被老中医吓了一大跳。老头说我的胃已经五十岁了……靠。开了一堆养胃的中药回来自己熬。然后,一帮家伙说我又编瞎话请假了,我就将方子晒了晒,结果……你们这帮家伙看到方子之后,就特么的认识方子最后的一味淫羊藿……特么的现在全起点都在说我肾不好!好几个作者打电话来问我:风铃,听说你不行了?对打电话来的人我没人说了一句:我日你大爷!那方子是养肠胃的!养胃的!养胃的!!!擦!>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章 幸福的烦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