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2章

第22章

  尤明许转身就走,听得身后空空落落的,那三个人似乎都没动。她又走了几步,路上来了辆空的士,她招手等着。这时就听到身后又急又跛的脚步声。

  车停稳,她回头看着。殷逢立刻止了步,站在一两米远处。那么大个人了,双手握拳垂落身侧,身体绷得像棵树,简直脑门上就写着个“傻”字。尤明许轻嗤一声,拉开的士车门。刚坐进去,后座被拉开,殷逢钻进来,飞快关门,双手夹在双腿间,低头不动。

  尤明许终于有点头疼了,她是坐在副驾的,瞄一眼后视镜,那两个人已追上来。

  尤明许也不能真的揍他一顿,踢他下去,只想他早点老实回医院呆着。她真的快累死了,现在坐出租车上都能一头昏睡过去。

  她静了几秒钟,司机问:“去哪儿啊?”

  尤明许降下车窗,手在窗外招了招。那助手果然机敏,快步凑过来。

  尤明许:“地址。”

  助手立刻说:“湘慧医院国际部。”

  尤明许:“跟着。”

  “好。”

  出租车发动。天sè已暗,茫茫城市景sè,宛如一片咫尺之遥的繁华世界,包裹着小小车厢。尤明许望着窗玻璃上流泻的光,拼命撑着不让自己睡着。当她垂眸,就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的人,睁着双又黑又深的眼睛,看着自己。

  “为什么非要跟着我?”她问。

  殷逢说:“我……不相信别人。”

  尤明许:“那为什么相信我?”

  “你和别人不一样。”他说,“你真的,很好,很强大。”

  尤明许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长长地叹了口气。

  到了医院,住院部楼下。助手和那女人的车先到了,两人等在门口,助手走过来,替他们俩拉开车门。殷逢下了车,就杵那儿不动。助手抽一张钞票递给司机,赔笑:“尤小姐?”

  尤明许面无表情下车。殷逢这才跟在她屁股后头。

  助手在前面带路,女人频频回头,显然很关切殷逢的状况,但又不敢贸然搭话。尤明许双手插裤兜里,殷逢几乎就挨着她。她扫他一眼,他一副想笑又拼命忍住的样子。

  尤明许突然觉得好挫败,任由他跟块狗皮膏药似的黏着,懒得管了。

  湘慧医院国际部,其实就是高档私人医疗区。殷逢住的是单人VIP病房,一进楼道里,早有护士迎上来,惊喜关切:“殷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殷逢往尤明许身后躲了躲,尤明许问:“哪间?”助手忙指路,一行人进了病房。

  尤明许扫一眼室内,好家伙,好大的房间,宽大洁净的病床,电视机,书桌,沙发,独立卫生间。

  她说:“躺床上去。”

  殷逢“哦”了一声,爬上床,乖乖躺好,盖好被子,眼睛却看着她。尤明许走到沙发前,径直躺下,眼皮都沉得有三斤重。她什么也不想管了,阖上眼,又将一只手掌搭在额头上挡着光,说:“天塌下来都别喊我,等我睡醒。”

  殷逢几乎是立刻说:“嗯,好。”

  两人说话间,助手已飞快指挥护士们动起来,给殷逢处理伤口的处理伤口,输液的输液,擦拭脚底的擦拭脚底。而那个一直跟着的女人只是默默站在边上看着,过了一会儿,扭头走了。

  他们忙碌着,殷逢还睁着眼,望着几米远外的尤明许。

  他又说:“你别走。”

  尤明许低低“嗯”了一声。很快,呼吸变得低沉均匀,那只原本搭额头上的手,也渐渐滑落掉下来。她在睡梦中似乎受惊般抖了一下,身体蜷起,不动了。

  殷逢也不知为什么,就想一直盯着她,这样好像就能安心了。

  他觉得她看起来和在西藏时不同了。那时候她让人感觉温暖又安静,像一汪香碰碰干干净净的水。抓坏人的时候,又能变身女超人。他当时就好想抱着她的大腿挂着,她走哪儿,能把他带去哪儿。

  但刚刚找到她,她却像换了个人,很凶,也很冷。她眼睛里好像有一种可以封住一切的东西,浮了上来。把他也给挡住了。这让殷逢感觉胸口一痛。

  好在,此刻,她又回来了。其实她睡着的样子,还是很像西藏那个姐姐,软软的,安安静静,又漂亮。殷逢觉得,她之前说的,肯定不是心里话。她怎么会不管他、不要他呢?

  又不知过了多久,灯调暗了,人也都一个个出去,那个自称他助手的人,低声在他耳边说:“殷老师,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你摁床头的铃,我们会马上过来。”

  “嗯。”

  助手也走了,室内彻底陷入寂静昏暗。殷逢其实很想跑到沙发上,和尤明许挤在一起睡,但又怕挤着她,也有点不敢。终究也太累,很快,他也陷入沉睡。

  其实,自殷逢在那辆车的后备厢醒来开始,周遭的一切于他而言,就是一个茫茫的陌生世界。他浑身又痛,又冷,又饿,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他当时听到外头隐隐有人说话,不知为何,那个低沉隐约的男声,令他感到很危险。于是他缩成一团,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倒是有个女人说话,轻轻柔柔的,带着特有的低沉,让人听着心生好感。

  等什么声音都没了,他推了推后备箱的盖子,居然没有关牢。他心想一定是关他的人,大意了。事实上,也是如此。顾天成曾经来戳破轮胎,又打开车盖查看过他,关上的时候太过小心翼翼,结果没关严。

  殷逢偷偷从车里爬出来,急切地想要找到御寒的衣物和食物。

  后来他看到一顶帐篷,就钻了进去,一眼看到地上的睡袋,看起来好暖和。他便钻进去,心想这样可以躲起来,别人发现不了。

  其实他也隐隐感觉,这样做好像有哪里不对。可脑子里总像被什么,重重压着,他一想弄清楚,就疼,就烦躁。就好像有道坎儿,深深的坎儿,拦住了他,过不去。

  后来他就躲在睡袋里,一动不动,心想:不要发现我,你不要发现我……

看网友对 第22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