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一章:超脱

第四十一章:超脱

被这个字其实用在某些地方蛮有深意的,比如被自杀,比如被躲猫猫,比如被喝冷水什么的……

而超脱这个词汇明显是一种众生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在其前缀上多出一个被字后,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仿佛是yīn谋一样。

“说是yīn谋也对,说不是yīn谋也对,总之这个要从你的特殊性说起。”

史衷想了想才说道:“你的特殊性在于超脱属性,听清楚了,是超脱属性,而非超脱本身,关于这个差别我就不给你细说了,你是最为特殊的,因为你有着必然超脱的果,所以虚拟超脱才对你有效,否则换成别的任何存在来,所谓的虚拟超脱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梦罢了,没有力量支撑的超脱,不过是自我意淫的闹剧而已。”

郝启想了想,才又问道:“所以呢?我被虚拟超脱了,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刚才说的话咯,恭喜你,你超脱了。”史衷摊开手道。

“……没那么简单吧?”郝启皱着眉头看向了史衷道:“别闹,告诉我实话,这虚拟超脱到底是如何?”

“就如字面解释的那样,虚拟……超脱,再简单些说,让你有了超脱之虚,却无超脱之实,有名而无力,所以我才说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梦罢了,不过你是特殊的,你本就该超脱而出,所以虚拟超脱也可以让你超脱,最多就是让你先有了超脱之名,然后慢慢累积出超脱之实罢了。”

说到这里,郝启其实已经懂了大半,他立刻说道:“换言之,我一旦超脱,若是没有超脱之实,也就是这份力量的话,那么我会……沉睡?封印?”

史衷摇了摇头道:“既不是沉睡,也不是封印,而是毕竟你已经超脱了,那怕没有这份力量,却也不是多元内没有超脱的生灵所能够接触与伤害的,你会被困顿于超脱的瞬间,然后一年,两年,十年,百年,万年,亿年……元会,量劫,无量量劫……直到你能够匹配得上你的位格为止,在那之前,你都非生非死,非始非终,对于任何非超脱的存在来说,你本身就不存在了,甚至连你存在的痕迹与记忆都会消失,那怕是天道和大道都无法残留丝毫,你已经化为了一个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符号。”

郝启满脸愕然,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史衷已经先一步说道:“你是想问,等你累积了足够力量,真正超脱之后再回归这个时间点,对吧?但是我现在要告诉你,超脱境界也并非万能的,其中有两点你需要注意,第一个是纪元跨越问题,对于超脱者来说,虽然超脱出了多元,但是本身就如同才睁眼看世界的生灵那样,每一次多元生灭对于超脱存在来说其实都是大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遇,一个纪元就是一个无量量劫,都是超脱层次的存在累积自身力量的机遇时刻,但同时也是未超脱层次力量有可能伤害到超脱层次存在的唯一时刻,同样的,因为这种特殊性,超脱层次的存在,是无法逆回纪元的,你可以在一个纪元中随意去到任何时间点,宇宙开辟之初,宇宙终结之果,但是你无法回到上一个纪元,也无法直接去到下一个纪元,除非你经历了这个纪元的无量量劫,那么你自然可以去到下一个纪元了。”

“这是超脱者要注意的第一项,而第二项则是自身问题,当你经历了无量量劫的时间,无数亿万年的独活之后,你还是你吗?”

郝启本待回答,但是仔细一想那无限量时间洪流的冲击,他顿时就沉默了下来,说实话,当初他知晓史衷存活了一千个无量量劫后,他本能的就感觉到了恐惧,乃至是恐怖,那是生命根本无法想象的时间累积,别说一千个无量量劫了,一个量劫就是64.8亿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那是连郝启前世的地球从诞生到他穿越为止都没有达到的时间累积,别说一个生命了,连星体从诞生到产生生命都不需要64.8亿年,而这才仅仅只是一个量劫,要4亿8千万个量劫才是一个无量量劫,而按照史衷的经历与说法,他度过了至少一千个无量量劫,这时间甚至堪比永恒了。

“对于短生种来说,延长寿命,长生不老等等都是其最大的追求,但是其寿命的延长本质上是有极限的,这个极限在于其意识与灵魂的信息容纳性,搞笑些说,就是活腻歪了,别笑,真是如此,任何一个非永生型的短生种都有这种极限,或许可以依靠提高,升华,质变灵魂意识来提升其极限寿命,但是除非是去到四大皆空的地步,否则任何非永生种的极限寿命都是三千六百万年,也就是你所知的生死之门。”

“四大皆空……我还普渡众生呢。”郝启难得吐槽了一声。

史衷却是摇头道:“我所说的四大皆空可不是佛家的那个四大皆空,所谓的四大皆空,其实就是时间,空间,能量,物质四大基础元素的性质拥有,自身的心相或者说心灵之光返本还源,在你所在的多元,这个层次的生灵可以称为帝了,光明神帝和中央夜帝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跨过了生死之门,不再受到三千六百万年极限寿命的限制。”

“我游历过无穷多多元,还记得我给你提到过的另外一些超脱存在吧?那半个超脱存在,真所在多元中,其多元有些特殊,我不知道是真的影响缘故,还是那个多元正在向强多元进化的缘故,在那个多元的生灵,他们可以将自己的灵子基础本质投影于虚空或者多元上,就和你我所看过的修仙修真网络小说里所描述的那样,圣人的真灵寄托了虚空,所以万劫不灭,因果不沾,那个多元达成这样的生灵被尊称为圣,而依靠这种办法,他们也变相的跨过了生死之门,不然的话,那个多元里只有少数被称为皇或者尊的存在才可以活过三千六百万年,而不是圣人就可以永生。”

郝启不耐烦的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啊?”

史衷就正sè对郝启说道:“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一个意思,你虽然超脱了,生死之门什么的根本不会涉及你,但是这正是内有宇宙跨越无量量劫之后,去到超脱者境界所要面对的第一个难关,我称其为无限之劫。”

“超脱是什么,解释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于超脱的憧憬,不过有一些东西是所有人对超脱的公认,比如无限无制,从有限到无限的结果,若说生死之门的三千六百万年极限,是短生种进化到永生种的最大难关,那么无限之劫就是有限种进化到无限种的超脱之劫最大难关了,依然还是那句话,活腻歪了,生死之门的劫难是短生种无法承受永生种的那种超长时间磨难累积,到最后连同自己的灵魂都湮灭消失,只有四大皆空才能够跨越过去,而无限之劫虽然比生死之门更加困难,但是其性质其实差不多,有限的存在,一旦度过了无量量劫,其本质上就已经进入到了无限层次中,换言之,那怕是只度过了一次无量量劫的存在,其实也算是超脱者了,比如那个真就是,当然了,只是半超脱者,而这个时候,无限之劫就出现了,无穷量时间的冲刷之下,多元宇宙本身的无量量劫时间,以及一个纪元与下一个纪元之间,超越了无量量劫时间的空白期,那是一种纪元与纪元之间的空白期,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间隙,可以是一秒,也可以是无穷量,当这一切的无限时间冲刷下,你的意识,灵魂,灵子基础本质,全都会被冲刷为最初的执念,那也是你无限存在的根本印记,或者说你作为超脱者的根本痕迹。”

说到这里,史衷叹了口气道:“所以懂了吧,为什么我只遇到了少得可怜的超脱存在,而且它们的存在性质都那么奇怪,比如那光明与黑暗的纠缠体,比如那思量集合体,比如那个真,它们其实都被纠缠于最初最初的执念中,在名为‘自己’的牢笼中不可自拔,世界上最强大,最恐怖,几乎无法超越的永远是自己啊……而要超过了这份最初的执念,超越了名为‘自己’的牢笼,真正的从有限去到了彻底无限,那时,才是真正的超脱者,而你……觉得自己需要多久才可以超脱出来?而超脱出来之后,距离这个纪元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千个,乃至万个纪元了,甚至永远沉迷在名为‘自己’的牢笼中都有可能,那时候你还找得到这个纪元的痕迹吗?那怕那个时候你挥手就可以造就一个多元出来,与这个多元一模一样,乃至是罪孽都可以再度重生制造,但是你觉得那还是这个你所在的纪元吗?那不过是你模拟出来的副本罢了,那怕一模一样,一切都是真,但那真的是真实吗?”

“那你是如何超脱出去的?”郝启立刻问道。

史衷顿时笑了起来,他说道:“这正是我将你投入到一个充满罪孽的纪元的缘由了……若不经历风雨,那得见彩虹?无穷量多元中,每个多元无穷量的宇宙中,更有无穷量的纪元中,命世之才岂是少了?那真是如海水一样不可斗量,就如你所在这个纪元中,那个窥探得罪孽真相,更是吸纳罪孽为己用,再暗地里促成了你这次虚拟超脱,这人的才能就有超脱之望,但那又如何?我能超脱出去,机缘,气运,巧合,再加上逆果为因的结局,真真是缺一不可,而即便如此,我也困顿其中上千个无量量劫,更还有无量量劫之间的空隙,这中间可能十万个无量量劫都有了,这才超脱出来,你当真以为简单?而我将这罪孽散步到这一纪元中,固然对于这一纪元的生灵不公平,也是大不幸,但是只要这罪孽仍存,这一个纪元就不会经历无量量劫所破灭,只要罪孽仍存一天,这一纪元就会仍存,这虽然不是上一个纪元的量子永生,但也是异曲同工了,而你作为钥匙,作为罪孽的核心,迟早有一天你可以超脱出去,将这些罪孽全部吸纳中和,到了那一刻,你就可以跨过无限劫,虽然还不算不可名状,但是已有超脱之大威能,重改天地,再造多元,乃至是挽回一切的遗憾都不在话下,到了那时,你自可以弥补这罪孽所造下的一切遗憾了。”

“莫比乌斯环吗?”

说到这里,郝启已经明白了史衷的安排,一个无限循环的纪元,虽然不是量子永生,但也有异曲同工之效,更还有那罪孽核心的身份,他的超脱之路确实是比史衷更要轻松许多,只是这时……

“我可以拒绝这虚拟超脱吗?”郝启看着史衷问道。

史衷苦笑了一下道:“你觉得呢?不然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说,你是被超脱了呢?”

郝启沉默了一下,立刻说道:“那我自斩道果呢?将我超脱而出的道果斩了呢?时间线上,我听人说过我自斩了道果……”

“时间线对于超脱者来说就是一句玩笑话,因与果不过在你一念之间,这话却是不用再提,你所谓的自斩道果却是可为,但是有两个问题我还是要和你讲清楚。”

“第一,你必须靠着你自己去自斩了你的道果,该如何去斩,该如何去做,都要靠你自己才行,我任何一句话都可能导致你万劫不复,却是说不得。”

“第二,你自斩的是你必然超脱出去的这个果,虚拟本身其实无甚可斩,若你没有这个果,连斩都不用斩,只待这虚拟结束就可以脱离而去,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个果,所以这虚拟超脱才成就了你真实超脱,你要自斩,就只能够斩掉这个……换言之,你自斩之后,你就再也没有必然超脱的这个果了,你也不再是那罪孽核心了,虽然还是罪孽的最重要因素,但是那幕后黑手也可以与你相争一争,而且争的也只是这资粮,这力量罢了,你再也不是必定超脱,若要超脱,大半都只能够靠你自己了。”

“要知道,在你面前的,是不知道多少多元,多少宇宙,多少纪元,多少生灵的最终追求,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打算自斩道果吗?”

郝启闻言,沉默良久,接着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得史衷也是从正sè转变为了微笑,接着郝启就大声吼道:“哈哈哈,正合我意!”

说话间,郝启站了起来道:“这什么鸟道果,我真心是不稀罕,若是有什么要的,我自会去成,若是不成,这也是我命,而且你说为什么要超脱?只为了变得更强,然后去到敌人更强的大地图吗?那这超脱还有什么意义呢?超脱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能够弥补遗憾吗?我若留下这天大的遗憾,无论是为了我的伙伴,还是为了我爱的人,又或者是和那顶天立地的绝世霸王对决一场,连这些我都做不到,那我要这超脱还有什么意思!?”

“我必自斩了这道果!”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超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