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4章

第24章

  时间其实还早,阳光柔和清透。

  “尤明许你过来。”殷逢说。

  尤明许心想,这会儿又不叫姐姐了?倒也不在意,走过去,问:“什么事?”

  他抬头:“今天我们干什么?”

  尤明许:“……”

  她又说:“先去洗漱,刷牙洗脸会吧?眼屎口水弄干净。”

  “嗯!”殷逢乖乖下床,进了洗手间。尤明许在床边坐下,再次想到照片上那个男人,忽然觉得很可笑,很不真实。

  没多久他就出来了,倒是洗得干净整齐,尤明许说:“你还有伤,躺下说话。”

  他爬上床。尤明许发现他醒着的时候,躺着的姿势倒是霸气得很,两条大长腿岔开,双手枕在脑后,跟大爷似的。

  “殷逢,我是个警察,每天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前几天我们抓到的那个坏人顾天成,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而你呢,伤还没好,脑子也没治好。如果脑子治好了,你就会更聪明对不对?所以现在呢,我要去上班了。你呢,在这里好好养伤。咱们俩都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然后……然后咱们再见面,再一起玩,好不好?”

  这要是熟悉尤明许的人,听到她这么亲切耐心地说话,只怕要惊掉下巴。因为平日里,对于缠着自己的男人,她是多么冷酷残暴啊。

  只是因为尤明许明白,殷逢现在就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是个傻白甜。偏偏认定的事还很倔,一根筋。她是多么倒霉在他一醒来就被扑怀里,完整占据了他的雏鸟情结。但是没关系,她是个老奸巨猾的刑警,要不也不能陪顾天成一路演戏扮柔弱。先把殷逢哄住,搪塞住,时间久了,她管他死活。

  大概是她说得太合情合理无法反驳,殷逢低下了头。尤明许就看着他那段白皙的、肌理分明的脖子。纯洁中居然还带着一种属于男人的生机。

  “一定要去上班吗?”他问。

  “对,否则我就会丢了工作和收入。”她说,“而且也不能帮助到其他人了。”

  殷逢的唇紧抿着,不知为何。那漆黑透亮的眼珠,竟看得尤明许有些心虚。她又心想,难道人的脑子被撞得天真了,原本世故的双眼,也会变得纯净吗?

  他的双手从脑后放下,说:“好。你去上班吧,我也会努力养伤。可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尤明许说:“过几天就来。”

  这么轻易就从小雏鸟的病房脱身,尤明许简直不要太佩服自己。陈枫就守在门口,看到她,那一瞬间也有些惊讶。

  “搞定了。”尤明许经过他时,丢了一句。

  “多谢。”陈枫飞快地说,望了眼屋内,压低声音说,“尤小姐,还希望……你能经常来看看殷老师,拜托了。”

  尤明许看他一眼,没答话。

  好在警局有换洗的衣服,尤明许到了后,先去洗了个澡,就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因顾天成这个大案,大伙儿饿着肚子忙完走出警局,已是华灯初上时分。

  大家去吃宵夜。

  坐在相熟的饭店里,这一桌子警察看起来,与旁人也没有太大差别。除了讲话声音宏亮一点,个个看起来都挺精神,有煞气。

  尤明许拿了瓶啤酒在喝,听着他们说一桩又一桩趣事、倒霉事,瞧不上的或是让他们兴奋的事,有时候插几句,一起痛骂、讽刺或者哈哈大笑。

  正酒香兴浓时,许梦山凑她耳边说:“你让我留意殷逢和他的助手,我留意了。”

  尤明许也压低声音:“怎么说?”

  许梦山:“今天早上我去踩点,看到你从他病房出来,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神清气爽,面sè滋润。”

  尤明许:“滚!”

  灯光下,搭档眸光含笑望着她,平日里大家觉得沉默寡言的许刑警,此时暗笑得像只狐狸。

  樊佳听到了只言片语,也凑过来:“怎么了?尤姐怎么又暴躁了?”

  尤明许恨恨地看许梦山一眼,后者已掀了掀单眼皮,语速极快极轻地说:“她昨晚去殷逢病房过夜了。”

  樊佳瞪大眼,那八卦的猥琐的笑意就快从眼里跳出来。好在两个家伙有分寸,声音小,别的刑警都没注意他们仨窃窃私语。尤明许说:“放屁。他现在就跟个几岁孩子一样,我昨天才去探望安抚一下。许梦山你一只单身狗找不到女朋友,脑补这些事倒是积极,许大妈!”

  许大妈全不在意,拿起一把烤串咬着吃,又拍拍樊佳的脑袋,说:“想不到我们心狠手辣的尤姐,喜欢的是这个类型。难怪以前那些前仆后继的男人们没戏。尤姐喜欢嫩的。”

  樊佳:“是啊是啊,不过御姐喜欢小奶狗,好像也对唉。”

  尤明许喝了一大口啤酒,只吐出两个字:“想死。”

  那两个碰了一下酒瓶。

  尤明许也失笑,懒得理他们。脑子里浮现今早殷逢“稚嫩可爱”的模样,更觉可笑。

  樊佳这时说:“也不知道殷作家的脑子能不能恢复。这要能恢复,其实也是个钻石王老五好吗?又高又帅还有才,听说光靠写书拍电影开文化公司,年收入都过亿了!上过作家富豪榜。唉我说尤姐,你看你们俩这么有缘,他现在又喜欢你粘着你,你要不要趁机他脑子坏了把他拿下,生米煮成熟饭。将来等他醒了,已经是你的人了,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任你为所欲为……”

  尤明许都被这妮子逗笑了,懒得理会,许梦山却说:“得了,真把那家伙当香馍馍了,开开玩笑而已。别说他现在脑子不正常,就算正常了,配得上尤姐?我昨天查过,他没出事前,公开交往过的就有两个女朋友,还都是网红嫩模。这种男人,有什么好要的?”

  樊佳愣了愣没说话。尤明许神sè淡淡的,嗤笑:“关我什么事。”

  吃完后,一群人从饭店走出,分别打车回家。尤明许、许梦山和樊佳坐一辆车。到了尤明许家小区门口,他们把她搁下。尤明许打了个酒嗝儿,单肩挎着背包,结果没走几步,就看到一辆车停路边,车旁靠着个人。

看网友对 第24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