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5章

第25章

  车是高档车,人也是衣冠楚楚透着种高级感。尤明许就跟没看到他似的,从旁边走过。

  那人也是厚脸皮,像完全没察觉到她的淡漠,含笑开口:“明许。”

  尤明许站定,深吸口气平息暴躁,说:“罗羽,别这么喊我,我们没那么熟。”

  罗羽笑笑,说:“才回来?我从7点等到现在,11点。”

  尤明许:“那是因为你脑子有病。”刚想径直往前走,他身形一动,拦住去路。这家伙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头,人高马大,又是爱健身的精英,心又黑,还是个律师。尤明许如果随意把他在小区里放倒,只怕又中了计,更被他纠缠不清。于是尤明许忍了忍,说:“让路。”

  基于他长达数月的纠缠,现在尤明许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只想把他一脚踹开。

  他在路灯下盯着她,那双长长的眼睛有些暗光闪动,说:“你不打声招呼就去西藏度假,离开了半个月。想过我心里的感受吗?我想你了。每天睡觉前,就想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尤明许的心中一阵恶寒,那感觉就像是被又臭又酸隔夜菜给熏了一回。她心中亦万分悔恨,当初为什么要听信邻居大妈的话,去和这个货相亲。

  尤明许独居于此,邻居大妈时常看顾,做了什么好吃的也尝尝分她一口。因此她很是感激,也把大妈当成半个亲人。去年大妈大概是看她独身,突然脑子一抽,很热心地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她毕业工作几年了,警局里她又没有看上的,确实有点心痒,就同意了。

  初见罗羽,他生得人模人样,谈吐又不凡,俨然一高知绅士。行事间也颇为直爽,不缺男子气概。尤明许对他印象很不错,也生了继续处下去的念头。

  罗羽是一间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头牌,不到三十,经济实力也雄厚。他似乎也惊艳于这朵警花的美丽和练达,大家都是目的明确思路清晰的成年人,两人渐渐很聊得来,虽然尤明许暂时对他更多是好朋友的感觉,但两人的感情确实逐步升温。并且,罗律师明显陷得更深一点,早晚接送,一天报到几回。几乎拿出所有空余时间,追在尤明许身后,嘘寒问暖,细致用心。那尤明许其实也挺享受这种被人用心对待的感觉,渐渐地也把他当男朋友对待。

  那时候,在职场上八面玲珑的罗羽,对尤明许说过一句话:“你这种女人,确实只有我这样成熟的男人,才会真正懂得欣赏。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是会上瘾的,咱们好好处,我已经不想放弃这段感情了。行吗?”

  讲真,尤明许当时还挺感动的,甚至在一次出差回来后,差点一时冲动留他过夜了。到底心里感觉两人相处时间还短,心里总有某个地方不踏实,感觉也没到位,还是把那夜情意满满的他给推走了。

  尤明许一开始和他谈恋爱,是瞒着同事们的,只是大致了解了一下他的背景。就在两人认识半年,刚谈了两个月之后,她也把这事告诉了许梦山他们。

  结果几天后,许梦山就把一份详细的背景调查资料丢到她面前。

  罗羽,表面看起来的确是一名光鲜律师,年轻有为,确实也办过几起有影响力的案子,前途不可限量。但仔细一查,这人办过的很多案子,都有待商榷。

  换句话说,这人很擅长利用法律擦边手段,在灰sè地带,替金主牟利,认钱不认人,没有什么道德观。尤其是本地一家著名企业凯阳集团,业务涉及房地产、环保、废物回收……尤明许听闻,凯阳集团的很多业务不是那么清楚透明的,罗羽就是凯阳集团的法律代言人。警局上头,已经开始留意凯阳了。

  当晚,尤明许把罗羽叫到了家里,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替凯阳集团做事?”

  当时罗羽愣了愣,神sè立刻恢复如常,心平气和地说:“明许,你听我说,我只是帮他们处理一些法律上的疑难问题。外界对于凯阳的一些传闻都是造谣,我是个律师,所做的事都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和我替其他公司打官司,没什么差别。”

  尤明许又问:“你不知道我是个警察?眼睛里揉不进沙子?”

  他当时就想坐过来,搂她的肩膀:“明许,有话慢慢说……”

  他来之前,尤明许已经把他的背景了解得一清二楚,也想得很清楚,躲开他的胳膊,语气平淡地说:“出去。咱俩没可能了,过去这段就当是个误会,罗律师,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将来万一有什么事,别落在我手上。我从不念旧情。”

  那天晚上,罗羽给她发短信:“你其实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吧?”

  尤明许没理他,直接拉黑。

  不管罗羽当初接近她,有没有抱别的目的。是真的一见钟情,还是抱了想要找个保护伞的心思。尤明许手起刀落,斩断孽缘,毫不犹豫。

  哪里知道,这背景发黑的律师,才真正暴露出本性和手段,开始了极富耐心的无耻纠缠呢?

  还是三天两头,在尤明许身边徘徊,也暴露出本性里的狂妄,依然想要把尤明许当成是他的女人。时常送礼物,价值不菲。一开始尤明许还退回他的律师事务所,结果他加倍的送。几次之后,尤明许火了,干脆直接丢楼下垃圾桶。

  他现在也不掩饰自己了。偶尔他会陪当事人去警局,当然当事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尤明许有时候路过或者在场时,他就一直盯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仿佛在说:看,我就是这么个人。我就他妈想得到你这个刑警。

  尤明许不是没想过把他痛揍一顿,抑或是把他抓警局去,教训一顿。但稍微一想,就没有贸然行事。因为他是个律师,还是个狡猾的黑心律师。他必然已准备好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出现在她身旁,譬如公务之类。打一顿则只怕更中他下怀,绯闻传出去,她刑警都不好做。

  所以,尤明许这么彪悍的、在警局和罪犯面前横行无忌的一个人,在这事儿上,居然只能忍。她还没想到什么好的法子,摆脱罗羽。前段时间去休假,也存着避他的心思。

  结果今天一回来,这只大尾巴狼又守这儿了。

  尤明许身形飞快一闪,他没拦住,眼中闪过几丝兴味,跟在她身后。

  尤明许头也不回,一直走到楼下,刷卡开了单元门,说:“罗羽,你再跟上来,就是擅闯民居,试试看?”

  罗羽站定,这女人语气平静低沉,但他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只要他踏进她的领域一步,她真的会动手。

  罗羽笑了,说:“我不是来惹你生气的。上去吧,我看着你平安到家就好。”

  尤明许“嘭”一声摔上单元门,昂头就走。结果没走几步,听到他平静地在身后说:“尤明许,我一定要娶你做老婆,这事儿没法退。”

看网友对 第25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