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三章:自斩难

第四十三章:自斩难

自毁功法,自毁功力,乃至是自杀这些郝启都懂,他也可以做得出来,但是自斩道果什么的……他是真的不懂啊,毕竟他距离超脱真的太远太远了,远到就如蝼蚁与仙人的距离,这里的蝼蚁并不是形容词,而是一个名词,就真的是那草木蝼蚁的意思。

或许在低层次,数量可以匹敌质量,就比以前的地球,如行军蚁混起来不怕任何非人类生物,但是那怕你有一个堆积起来有一个地球大小的行军蚁,你去吞噬一下太阳试试?这就不是质变的问题,而是层次的问题,一个星球生物,与一颗宇宙里的恒星,这就是层次了。

同样的,在武者中层次其实也是存在的,比如普通人,体内没有能量循环的,与内力内气之间就是层次问题,那怕是最弱小的内力境,面对普通人都可以直接碾压,任凭你多少数量都没用,因为累了直接抽身就走,休息好了直接就开始割草杀戮,你追一个试试?

虽然内力内气是两个不同阶段,但是在郝启看来层次都是同一个层次,不过是数量的不同罢了,真正的下一个层次其实是心相质变,也就是点亮心中最深处黑暗中的火光,只有经历过这一步之后,生命才会进入到质变,从外求到内给,从熵增到熵停,而过了这一步之后,对于之下的阶层就是层次问题了,直接碾压过去。

再向上,其实就是史衷提到的四大皆空了,也就是光明神帝,中央夜帝他们所处于的层次,到了那个层次,对于以下层次又是碾压,而郝启事实上所处于的层次,就是介于心相质变到四大皆空之间,认真来说,虽然他的战力已经极强,但还并非四大皆空,还没有跨过生死门,还没有成就帝级层次,不过郝启至少已经摸到了边,也看得到那个层次的风景,

而再向上,就是曾经霸王所达到的层次,在上古时代,霸王最为强大鼎盛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其实已经超过了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他已经去到了比光明神帝和中央夜帝更高一个层次的强度上,所以才能够号称霸绝天地,强绝古今,因为从古至今的所有武者中,再没有任何存在比他更强了,他的强大是本多元本纪元独一无二的。

郝启可以望见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的境界,但是他望不到霸王的境界,这是一个大层次的碾压,当初的霸王就处于这个层次上。

而再向上,就是一个多元无穷多生灵最终的追求了,也是非超脱生物最强最后的一个层次,内有宇宙,这个层次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得到了道果的霸王达到了,除他以外再没有任何生灵达到过,至于这个层次有什么奥秘之类,别说是郝启了,任凭这个多元所有生灵去想象都无法想象到,这是必须自己证得才知道的东西,任凭外人如何去猜想都是没用。

而郝启现在所达到的境界,却是比内有宇宙更强上一个大层次的境界,也就是超脱之境,只是他的这个超脱之境是被获得,如何应用,有什么玄妙,以及如何放弃什么的他都完全不知,就如同一个原始人获得了超未来的二维武器那样,这个原始人甚至可能连如何使用都不知道,因为彼此之间的层次相差真的太大太大,而郝启其实就是如何,他甚至连如何自斩道果,放弃超脱都不知道。

所以,自斩难,难于上青天,因为这根本不是你自己获得的东西,连如何放弃都会不知道,这就是郝启目前的困境。

认真来说,若要达到自斩,那就必须要有这个层次的认知与力量才行,但真自己到了超脱层次,那郝启还自斩干什么?正因为这不是他自己到的,所以他才要自斩,这就是一个矛盾了。

不过郝启也不是没有希望的,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史衷。

并不是说让史衷为他斩掉道果,史衷一开始就说了绝对不会帮他这些,真正对他最大的帮助其实是这个空间。

这个空间并非是真实的空间,甚至也不是时间,更没有物质与能量,这是介于有与无的虚无点,甚至连有与无都不是,是史衷以他不可名状层次大威能所塑造出来的一处所在,也只有如此,才让处于被超脱境界的郝启能够身处其中,不然郝启早该处于非生非死,非有非无,非想非非想的形态下了,那时的他连思想都做不到,只有被动的累积再累积,沉淀再沉淀,然后直到超脱为止。

但是现在却是不同,有了史衷为他塑造的这个空间,居然硬生生改变了超脱的这个过程,让他在这个空间中也有办法思考运动,甚至随着史衷的消失,他得到了这个空间的控制权后,更是发现这个空间的种种玄妙,真真是超过了他想象。

比如这个空间可以随意去到本纪元的任何时间点与空间点,甚至是非时间点与空间都可以,是任何,甚至只要他愿意,他连天道和大道的核心都可以去到,连一个生物的细胞核中的一个原子都可以去到,甚至连别的生灵的想象与记忆都可以去到,实的,虚的,幻的,扭曲的,哲学的,因果的……

这个空间的玄妙真是让郝启叹为观止,唯一的缺点是,那怕他有了控制权,但是他却没有驱动这个空间的力量,简单些说,就是缺少能量,所以一些重要的时间点他无法去到,一些极端的空间点他也无法去到,太过强大的强者记忆他无法去到,天道大道的核心什么的他自然也无法去到,虽然空间可以轻易的去,但是他没有这力量去支撑。

但即便如此,郝启也算是得了大便宜,这个空间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进得来的,甚至只要史衷不愿意,超脱境的存在都进不来,不可名状的史衷可比超脱境要强太多太多了,甚至已经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是那种不可言,不可说,不可想象的不可名状之境,天知道要如何成就。

虽然郝启无法去到那些关键点,而且空间去到任何地方也只是让他看到,无法触摸,无法改变,他本质上依然还处于非生非死的被超脱状态中,但是这也很不得了,至少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再不是被动的去被超脱,而是有了一丝自我改变的机会……

但是难,难于上青天……

一年,两年,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郝启就在这空间中,去了无数的地方,去了无数的时间,看过无数的人,物,事,景……

渐渐的,一千万年过去了,郝启已经迷茫了,他甚至许多时候想不起自己姓名如何,只是每天看着过着……

然后是两千万年过去了,他甚至没有了记忆,整个人呆呆的……

三千万年过去了,郝启已经疯了,思想彻底扭曲混沌化,他不但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已经没有了,这是真正的疯狂,比疯子还要疯上无数倍,本质上那怕还活着,但是这种活着连生命都算不上。

然后三千六百万年之后……

郝启猛的醒了过来,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他浑身上下的冷汗就如泉水一样疯狂涌出,他眼神中甚至带着大恐怖,这是他一辈子都没有露出的大恐怖神sè,简直就如同他直面……不,已经死过了一样。

他确实是死过了,生死之门,他并没有跨过,他的灵魂,意志,意识,乃至是心灵之光都死了,若是普通生灵,那么他的一切痕迹都会不复存在了,绝对的死亡。

但是他复原了,就如同当初史衷所遭遇的那样,生死门前谈生死,一生一死皆轮回,他轮回了一次,保留下了一切疯狂的记忆与死亡的yīn影,但是无论是思想还是思维全都回到了那最初进入到这个空间,被超脱状态的那一刻。

“原来……这就是超脱……原来……是如此困难……”

隔了许久,郝启才虚脱的坐倒下来,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句话当真不是说一说,这还只是生死之间,而他却是由生到死,真正的死亡之后又再度回归复生,这种大恐怖没有经历过,真的是连一丁点都无法为外人语。

但是即便如此,郝启依然没有跨过生死门,更别说内有宇宙,甚至更在其上的超脱境了,说来简单实行难,当真是难难难难难难难!

那怕是生死一轮回,郝启依然不知道该如何自斩道果,他甚至连生死门如何突破都还是不知道,那怕只差毫厘,在这层次上依然是如隔世界。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三章:自斩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