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五章:斩三尸

第四十五章:斩三尸

其实郝启现在的意识已经有些混沌混乱,虽然悟到了六神境界,让他无量量劫的时间延迟了许多,但是那种腐朽气息依然占据了灵魂本质大半以上,以至于他现在看任何东西,记任何东西都是看得到却记不得,因为他自身的意识灵魂等等都快要沉寂了,或者是真正的将要死寂了。

但郝启就是这么看着,看过就忘,忘了再看,一步一步,他觉得自己距离七神境已经非常接近了,接近到只有一线之隔,这一线过去他就是七神境,但是这一线如山如海如渊,虽然只有丁点一线,但是这一线让他这样看过千万年时间都没有办法度过。

郝启又将要魔症了,直到这时,他才真实深刻的体会到了当初史衷的经历,而且还是其经历的万一。

当初的史衷和他现在很是类似,也是有着“复原”,有着必然超脱的“果”,唯一的不同是史衷随着时间会不停变强,而他随着时间并没有不停变强,虽然也是累积了力量,但是这力量填补到虚拟超脱中去了,不过这种变强只是量变,并非是超脱的质变,再加上他现在有空间辅佐,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虚幻,任何哲学都基本去得,这就和史衷当初得到的力量没有多大差别了。

而当年的史衷,也是这样不停活着无法死去,活到极点就再度复原,然后持续轮回,恐怕当初史衷所面对的第一个劫难就是生死门了,而且那时候的史衷时代还没有所谓的武者,或者即便有,也是史衷创造出来的武者体系,其中悟神法,心灵之光点燃法什么都需要史衷自己去创,这难度可比郝启现在的难度还要高得多。

而当年的史衷就是这样死去活来的轮回,无数亿万年的复原重来,即便是同样有着复原,但是那种无量量劫的腐朽气息却是会累积,即便史衷有超脱之果,但那时候他还没有超脱出去,更不是现在的不可名状层次,无量量劫那怕对于超脱都有着威胁,那时候的史衷就这样亲面了无量量劫,而且是一面就是一千次,这就未免太恐怖了,郝启根本想象不到史衷到底是如何保住自我,从那名为“自己”的牢笼中超脱而出的。

所以光从这些来看,史衷的资质恐怖得简直吓人,这种资质是潜伏着的,若是没有意外,恐怕到死他都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什么枭雄英豪之类,甚至普通人所有的毛病他可能都有,惰性有,怠慢有,软弱有,等等都有。

但是在极端情况下,他的资质被逼迫了出来,这一出来立刻就爆发,在史衷的说法中,他成仙,成祖,成道,成神,开天辟地过,创造科技过,更立下种种大道,乃至是将无魔的世界都化为过仙侠天地,这些种种手段之恐怖,简直就无法做第二人想,而也只有这种资质之下他才可能超脱而出,乃至是超越超脱之境,去到了不可名状的地步。

而郝启自己知道,他的资质是比不过史衷的,甚至连史衷万一都没有,这是本质上的区别,他能够超脱,或者说他有超脱之果,全是因为他是史衷割裂下来的另一半,属于负面的一半,从本质上来说,他就是罪孽的核心,但他是另一个人,并不是史衷,这一点是要点,所以他也不可能有着史衷那恐怖到极点,远超过所谓妖孽的天资。

想那史衷,在没有任何资粮的情况下,先是度过了生死门,也就是说,史衷靠着自己的资质,在一个无量量劫还没有到达前就悟了七神,乃至更多,之后靠着这悟出的神以及他自身资质度过了第一次的无量量劫。

之后,他更是打破名为“自己”的牢笼,苦历一千乃至更多的无量量劫,靠着力量强行打破而出,证都了超脱之境,若是一定要形容的话,史衷就如同神话里的盘古那样,以力打破混沌一切,立下了宇宙洪荒,这就是以力证之了,若是从超脱境来说,史衷绝对是超脱境里最强的存在,因为他的超脱不是靠悟,不是靠技巧,不是靠别的一切,而是靠着力量打破而出,连同割裂自身的负面都是以力达成,以力证之。

郝启想着关于史衷的一切,忽然间,他浑身一震,一时间眼神变得略微清明了起来。

事实上,随着悟出第六神,郝启再不是之前那种死寂,只要他愿意,可以再度恢复清醒清明,只是这种状态的时间不长罢了,而这时他就进入到了这种状态中。

(是了,史衷的资质不可名状,所以他可以以最暴力的姿态以力证之,就如同霸王那样,霸绝天地,强绝古今,到了霸王那个实力层次,什么招式,什么武功,什么境,乃至是科技,玄妙,甚至是反科学家之类都是虚的,他一拳一掌都可以改天换日,一战之下甚至可以改变多元,这样的强大就如同史衷之于超脱的资质那样,他们已经不需要别的,什么道理在他们看来都可以以力证之,无论是七神境,生死门,甚至可能无量量劫都是如此。)

(但我不同,认真来说,我的资质并不好,绝对比不上史衷,霸王这样的存在,甚至比远古皇者都差了一些,所以才需要以别的方式来弥补这些,我无法以力证之,却可以靠别的办法来证之!)

(是的,正是如此,而且必须如此……其实这个道理我早就该想明白的,所谓的武功武术,其实最早创造出来就是为了以弱胜强的啊!)

(最早的弱者们,靠着身体是无法匹敌强者的,强者可以一拳将弱者打飞,弱者甚至围攻都无法伤到强者,单靠力量,想要以力证之的,这本身就属于强者的特权,而史衷和霸王就是强者,强者中的强者,所以他们可以以力证之,所谓道无对错,以力证之,这本身就是强者的特权啊!!)

郝启想到了许多,比如他的前世地球,无魔世界的地球,本质上不也是如此?看那个世界的美国,地球上的唯一超级大国,对外输出文化,作为世界级别的流氓,对自己一套,对别人又是另一套,而且这种流氓耍得毫无心理罪孽,说你是恐怖分子国家,那你就是恐怖分子国家,说你的国家危害了世界和平,你的国家就危害了世界和平,说打你就打你,说欺负你就欺负,说你商业垄断就商业垄断,说你危害了美国的利益,你就危害了美国的利益,那怕所有人都知道美国没道理,但美国是最强大的超级大国,他本身就是道理,任何事情只要关系到核心利益,全部都可以以力证之,这就是最大的明证。

缩小一些,一个国家内部的情况不也是如此?在社会上,在商业领域,涉及到核心利益时,还可以用谈判,合作,商业等等来沟通,但是涉及到一个国家的政权核心利益时,国家的暴力可是赤裸裸的啊,要知道国家本身就是最大最很的暴力组织,任何事情只要涉及到国家根本利益,那么作为这个国家的任何一员都可以作为棋子抛弃出去,任凭你有万般道理也是没用,最大的道理永远是国家,这也是道无对错,以力证之的道理了。

霸绝强者可以以力证之,那么弱者难道就永远没有证之吗?

不,不对。

就如同郝启所想的那样,武功最初创造出来,其实本质上就是为了以弱胜强,本来就是弱者为了证之而创造出来的东西。

郝启曾经前世看过一些仙侠网络小说,其中的洪荒仙侠网络小说中,有三种证圣办法,第一种也是最强的一种就是以力证道,代表人物就是盘古,这其实是王道,以堂皇大气的不可匹敌之势一举成圣,最强,无瑕疵,无可匹敌,就如史衷,或者就如霸王那样。

但是这要求实在太高了,这必须是绝对强者,无论是力量,心灵,资质等等都属于其列,可以说亿亿万万的生灵中都不可能诞生一个,诞生出来的任何一个都是不可思议的几乎为零的几率里出现的存在,这绝对不是可以普及的事情,以力证之也只有这样的顶级强者才可以做到。

再之后还有另两种成圣之法,斩三尸之法,以及功德成圣之法。

斩三尸之法先不说,而这功德成圣之法,在现在的郝启看来,其实就是古有圣贤来度人,今有圣道以度世的翻版,在郝启所看的洪荒仙侠中,功德成圣的代表人物就是女娲,她造人而成圣,虽然小说里都是简单,但实际上以郝启现在的目光来看,这其实可以是一个隐喻,隐喻着女娲创造出了一个文明,这个文明可以不停的在汲取错误,寻找正确,文明可以一步一步进步下去,只要这个文明不灭,甚至未来有一天这个文明可以让整个洪荒,整个宇宙,整个天地都升华升纬的意思在其中。

而西方二圣,乃至是阐教截教的所谓立教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意,都是教化,都是文明,这才有所谓的大功德成圣。

洪荒仙侠的小说毕竟是小说,在郝启的实际情况来看,太古文明走的其实就是功德成圣的道路,乃至是最初的史衷都打算走这条路,这是集众之路,所谓三个臭皮匠抵过一个诸葛亮,虽是戏言,但是功德成圣其实就是取其道理,没错,我一人是不如你,我们一百人都不如你,乃至无穷量的人恐怕加起来都不如你,但是我们可以集众而起,我们死了还有我们的子孙,还有无穷量多的继承者,只要文明不灭,就有超脱之望,这其实才是功德成圣的根基所在。

太古文明的灵子工程,中级阶段就有所谓的功德之轮,本质上就是集众再集众,再到高级阶段就有打破多元,去到另一个多元的大能,这本质上就是累积了,为了超脱而进行的跨多元累积,与无量量劫的累积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现在郝启既无法行以力证之的绝强者道,也没法行功德成圣的集众之道,现在就他一个人处于这不生不灭之境,去那里找第二个人来与他集众?

所以想来想去,他唯一能够行的只有斩三尸之法,而这也暗合了他想要斩去道果的打算。

斩三尸,就是斩掉善,斩掉恶,最后斩掉自己,到了郝启这个层次,他对于斩三尸成圣的说法也有自己的理解。

若说以力证道的成圣法,是拥有绝强资质的超级强者们所独有的办法,那么功德成圣就是弱者们抱团取暖,以众智求得那一线超脱之机的根本。

唯有斩三尸之法其实不同,初看起来,斩三尸之法是那种绝情绝心绝意的无情法,但是在郝启现在的境界目光看来,斩三尸之法,其实是弱者以大智慧,大毅力,君子以自强而不息的方式来取得成功。

以力证之就不说了,能成之人莫不是最为顶级的,以几乎不存在几率诞生出来的强者,而功德成圣虽然是集众超脱之道,看起来是弱者之道,但若是细究其根本,也是强者之道。

集众本就是集合众多弱者来变强之道,我一人之力,一人之智不如你,那就集合相加相乘无穷量存在来与你匹敌,而这其中更要有能够集众的智慧与能力,虽然不是力,但是能够做到集众而成圣的,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绝对强者了,虽然是集众弱而成强,但是强就是强,依然是强者之道。

在洪荒仙侠小说中,盘古以力证道,女娲,西方二圣,阐教,截教都是功德成圣,抛开神秘的鸿钧不谈,众圣中,唯有老子是斩三尸而成道。

在众圣众教中,盘古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圣人,而各个教更是弟子众多,唯有老子的人教,看似教化人类,其实本身就是无为,弟子也只有小猫两三只,不争不抢,以水而名,这其实就是老子的道,水善万物而不争,这本质上其实就是弱者之道,或者说就是君子以自强而不息之道。

在众圣里,除开盘古,老子才是最强,而他斩去了三尸,在郝启现在的层次来看,这本质上就是君子以自强而不息的结果。

他没有盘古的力,所以无法以力证之,也无法其余众圣的集众之力,这从他弟子两三只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也不是集众的强者,而他所做的,就是自强,自斩,自立,斩去三尸超脱而出,成为了自盘古后的次强圣人。

斩去恶,是消去自身性格中的恶劣一面,比如懒惰,比如嫉妒,比如恐惧,比如邪恶。

斩去善,其实这善并不是指的善良,在郝启看来,这善是指希望需求的美好,比如斩去心中的欲望,无论是爱欲,还是情欲,还是食欲,所谓的斩去善尸,指的是斩去这些心中所贪图想要的美好欲望。

最后则是最难的斩去自我,关于这个,郝启其实也没有想个明白,这是最难也是最后一步,其中真是有大玄妙。

郝启不知道该如何斩去道果,他被困顿在这生与死之间,被虚拟超脱给逼得进退不得,而在这一刻,他明悟了一些东西,既然求不得,那不如舍下去,若是无法斩破道果,那么就彻底舍掉一切……

他要斩三尸,将自身的一切都彻底斩去!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斩三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