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6章

第26章

  “有病!”尤明许在心里骂道,都懒得理他,上楼。

  她家的房子其实挺老了,好在是最早一批商品房,修得还算规整,质量顽固。她进了家门,开灯,这套方方正正的二居室,也像她这个人一样,简洁、空旷、素淡,没有什么温馨的感觉,只有稍显凌乱随意的生气。

  客厅正中的墙上,悬挂着一副黑白遗照。尤明许进屋后总会看一眼她,有时候莫名地冲她笑笑,感觉心里会暖和一点。

  画面上的母亲只有三十来岁,她长得可比尤明许文静,文静间不失英气。一双水润的大眼睛,拥有尤明许所不具备的甜美。那一身警服警帽,都掩不住她的生动。尤明许从小是在江城跟着外祖父母长大的,大学才来湘城。他们从来不跟她提父亲的事。只有一次,舅舅随口说过:“明许这长相,肯定随父亲多一点。”当时没人答话。

  尤明许随母姓,她也没兴趣去深究父亲是谁,现在是死是活,是好是坏。

  她去洗了个澡,躺回床上看剧,什么美剧肥皂剧雷剧,都看。这样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脑子里也不想事,舒服。

  正看着男主角抱着女主角在樱花树下转圈圈呢,反派站在两米外一脸扭曲恨不得把“我很恶毒”写在脸上,手机滴一声响。她的眼睛没离开平板电脑,摸到手机,这才飞快瞟一眼。

  一条发自陌生号码的短信:“明许,我是殷逢啊。”

  尤明许本来不想回,想了想,又回:“知道了。”

  一句话终结交谈,就是她的目的。

  结果显然是不奏效的,那人脑子里现在本来就有很多根筋罢工,怎么可能看得明白她的敷衍。

  他立刻又问:“你在干什么?”

  尤明许忍了忍,暂停爽剧,回复:“看电视。”

  “看什么电视?”

  “《绝世倾情》。”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困了,要睡觉。”

  “那你加我微信,给我通过。就是那个绿sè的小蝌蚪app。”

  绿sè小蝌蚪……

  尤明许头一次听人用如此清新脱俗的方式称呼微信,给他通过了,点开看他的头像大图。那是张男人的侧脸,黑白的,光影用得很好,像是隐隐水波映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上。男人唇角带着一点笑,眉眼微微垂着。身上穿的,是最普通不过的黑T恤,却偏偏显得很有格调。

  同时,从这张图也可以看出,曾经的殷逢有点自恋,也有点自负,绝对的自持美貌,才把这样封面模特似的照片,当成头像。

  心念一动,点开他的朋友圈,却发现他只对朋友展示三天内的朋友圈,什么都没有。

  他发了段语音过来。

  尤明许点开。

  “我今天按医生的话吃了药,还打了针。晚上陈枫带我活动了一会儿。我还看了一会儿电视,可是很没意思。中午吃了肉、胡萝卜、洋葱和青菜。晚上喝了汤,又吃了肉,还有鸡汤、虾仁和青菜。医生说伤口还不能沾水,我用毛巾擦了澡。现在我只有一点点臭。我现在也要睡觉了。晚安尤明许。”

  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意外的低沉好听,因为语气太乖巧,又透着某种软糯的感觉。尤明许听完后,静默片刻,语音回复:“晚安殷逢。”

  三天后。

  阳光非常慷慨地洒满整间病房,刚洗完澡的殷逢,如同只大猫似的,裹着浴巾,坐在床上。伤口已经拆线,他觉得实在太舒服了,虽然还很疼,但是不管了。头发刚下护士也给他吹过了,现在蓬蓬松松软软地趴满了头。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就像二十出头的大男孩,白嫩干净。

  陈枫举着两件衣服,站他面前,说:“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牌子和款式,本季最新款。”

  一件是深灰sè立领夹克,另一件是黑sè大衣。大牌的剪裁做工就是这样,咋一看非常简洁,质地其实非常考究,并且很有设计感。旁边的两个小护士看着都噤声了,很想看看床上的帅哥穿上这两件衣服的样子。

  殷逢盯了一会儿,露出有点轻蔑的笑:“好难看。”

  陈枫脸sè不变,又从提袋里拿出休闲款,运动款,都是顶级潮牌。

  殷逢的眉头舒展了点:“还可以,看得过去。”

  陈枫有点想笑,老师还是和以前一样眼光挑剔啊,只不过挑剔的方向好像完全反了……想当年某国际一线男装品牌还想请老师去做亚洲区代言人呢。

  最后,陈枫从提袋里掏出来的,是一件绿sèT恤,胸口印了个大大的生动活泼的阿童木。裤子同款。

  殷逢坐着不动,眼睛紧盯着。他有感觉到旁边的护士在低头忍笑,这让他脸莫名发烫,还有点说不出的生气。心想这要是明许在这里,肯定不会笑,只会语气很稀松平常地说:“嗯,你穿这个好看。”想到这里,他心情又好起来,面容却故意严肃着,说:“嗯,既然没有别的好看的,那就这套吧。”

  陈枫:“好。”

  “我懒得再选,再买几套一样的。”

  陈枫:“好。同样牌子不同款式图案,可以吗?”

  “嗯。”

  殷逢换上新衣服,走到镜子前,照了一会儿,笑了,自言自语说:“今天穿去给明许看。”

  陈枫说:“子懿来了,我让她现在隔壁等。你要见她吗?”

  殷逢的眉头立刻皱起来,说:“她是谁啊,为什么总要来找我?”

  陈枫:“我前两天跟你说过,她是你十多年前死去的哥哥殷尘的青梅竹马,你从小也叫她姐的。她来,我想也是关心你。”

  殷逢说:“我知道。不过她是我那个哥哥的人,不是我的。既然殷尘早死了,那她和我是不是没关系了?”

  陈枫:“理论上是。但这几年,她一直在你身边,你也没有反对。”

  殷逢的脸sè忽然变得很紧张:“她……是我女朋友?”

  陈枫想了想说:“不算是。”

  殷逢不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看网友对 第26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