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7章

第27章

  陈枫心想,你问我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苏子懿明显钟情于你,但你这些年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吊着人家。谁知道你这种腹黑男,打的什么主意呢?

  不过,陈枫笑笑,说:“就是很亲近的朋友的意思。”

  殷逢:“哦……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想和她当好朋友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就挺烦的。我觉得自己以前其实应该挺讨厌她的。我现在的好朋友只有明许。你让她走,我不想见。”

  陈枫犹豫了一下:“可是……她肯定不愿意,你失踪那段时间,她也很担心,和我一起一路找过去的……”

  殷逢穿好床边的一双新小白鞋,思考了一下其中的逻辑和彼此的人物关系,问:“陈枫,我是你的老板,还是她是你的老板?”

  陈枫:“当然是你。”

  殷逢盯着他:“你会对我忠心吗?”

  陈枫静了几秒钟。不知道为什么,殷逢明明傻了,可此时他穿着一身可笑的衣服,认认真真问陈枫这个问题,陈枫居然依然能从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感觉到一丝熟悉的压力。

  突然间,陈枫的心里有点警醒,也有热流在淌过。他答:“我的老板当然是你。也许你已经忘了,我原来过得很糟糕,打算自杀。自杀前没有报任何希望,给你写了信倾诉。你看了信,约我见面,说单凭一封信进行分析,就认定我有才华和潜力,让我先别急着死,还高薪聘了我五年当助手。我早就不想死了,我现在过得很充实很好。你出事前就对我说过:无论你今后成什么样子,做出什么事,都要我不分黑白不问缘由站在你身后。我向你承诺过会做到。所以现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让苏子懿再打扰到你。”

  陈枫说完后,眼泪都快出来了。然后他就看到殷逢嘴里鼓起满满的空气,把整张俊脸鼓成了包子,再一下子吐掉。

  陈枫神sè不变。

  殷逢说:“我知道了。看来我以前还挺有远见的,刚才我看以前的朋友圈,还觉得自己看起来好蠢。”

  陈枫微笑说:“你以前不蠢,现在也不蠢。”

  这话明显温暖了殷作家的脆弱幼小的心窝,他露出个很灿烂的笑,春风明月似的,恍惚间陈枫好像看到了少年时的殷作家,不由得也笑了。

  殷逢说:“收拾一下行李,我要去找明许了。”

  陈枫说:“好。那是在她家附近的酒店住下吗?”

  殷逢目光闪了闪,说:“你觉得她会让我住她家里吗?”

  陈枫说:“恐怕不能。”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陈枫说:“我有办法,对她施压,也许能让她答应。要做吗?”

  然后就看到那干净得仿佛初生的大男孩,移开目光,想了一会儿,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嗯,做吧。”

  陈枫心想:就算心理年龄小了二十岁,本性根本没变好吗?真是……太好了。

  于是这天尤明许下班回家,刚走到楼梯转角,就看到一个人抱膝坐在她家门口的地上,脚边还放了个手提行李袋。

  她停下脚步。

  殷逢也抬头望着她。

  两人静对片刻,她继续上楼梯,他还坐着不动。

  她走到他面前,心里叹了口气,蹲下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殷逢笑了,特别灿烂:“我拆线了,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了。”

  尤明许忍着额头青筋的隐隐跳动,继续不动声sè地问:“那你家在哪里?”

  他立刻低头,避开她的目光,双手在膝盖上紧紧交握,说:“我不想去那里,那里我一点都不记得了。你说过,等我好了,就可以来找你。别看我长得高,其实我不用占很多地方,睡沙发,或者地上,都可以。”

  尤明许简直哭笑不得。她向来吃软不吃硬,殷逢的小心翼翼、扭扭捏捏和隐藏的热切,她都能感觉到。但这出荒谬的闹剧,居然还没结束,他出院了还找到她家来了!

  她颇有种拳头打不出去的无力感,定了定神,看着眼前的男人。也许是因为蓬软的发型和衣着,原本很有棱角的熟男五官,此时居然显得软萌可笑。尤其他还穿了一身绿,一个一八几的男人居然穿了一身绿!也不知道谁给他挑的衣服,活脱脱一条大青虫。

  尤明许到底笑了出来,拍了一下他的头,说:“殷逢,我不能收留你,不是因为不把你当朋友,而是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孤男寡女,是不可以住到一起的,很不方便。明白吗?”

  殷逢不吭声,只是默默望着她,目光恳切。尤明许被这傻子的目光盯得有点不是滋味,站起来说:“我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家。让陈枫来接你。”

  “明许……”他轻轻喊了句,语含哀求。

  尤明许没说话,也没回头,开门进去,关上。

  然后她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9点多了。

  尤明许先去洗了个澡,换了家居服,路过客厅时,脸上没有表情,走到门边,脚步不自觉放轻,靠近猫眼往外看。

  那人还坐在原地,低着头,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在发傻的样子。

  尤明许离开门口。

  看了一集电视剧,暂时把什么都忘记了。看完后,她嘴角还带着笑,却几乎是立刻又想起了门口那人,心想应该走了吧?

  她下床上了个厕所,双脚却像不听使唤,又走到门口,往外一看。得了,他好歹换了个姿势,变成了盘腿而坐,单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玩行李袋的提带。

  尤明许看他这么重复而机械地玩了三分钟,心里忽然有点烦,转身回房。

  她关掉平板,躺下,看了眼床头闹钟,已经夜里十二点半了。她向来是个自律的警察,闭上眼睡觉。

  这么躺了有半个小时,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拖鞋都不穿,赤脚走到门口。

  一把拉开门,就见那人不知何时已躺下了,头枕着行李袋,大概因为夜间有点凉,真的蜷成了一只大青虫。听到动静,他转过头,那双清清亮亮的眼睛里,仿佛没有任何杂质,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映着灯光和她这个人影。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

  尤明许语气不太好:“滚进来,睡沙发,明天一早就给我走。”

  他不吭声,一咕噜爬起来,提起行李袋。尤明许径直走进卧室,关上门。看都没看他一眼。

  殷逢一个人拎着行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动作麻利地脱鞋,换拖鞋,坐到沙发上,再飞快取出睡衣换上。沙发上还放了条折得很整齐的薄被,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马上把它抖开,躺平,把自己紧紧裹进去。他又看了眼尤明许的房门,想到她就在离自己十米不到的位置,心里感觉甜蜜极了。闭上眼,很快就陷入沉香的梦境里。

看网友对 第2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