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六章:眷恋

第四十六章:眷恋

在郝启现在的境界层次来看,老子的斩三尸其实是君子以自强而不息之道,斩去贪婪,恐怖之类的恶,再斩去欲念,享受之类的善,最后再升华自我,正如过去之我不是我,洗心革面是新生一样,这本质上的暗喻其实就是君子以自强而不息,终究也可以成圣一样。

这其实也是郝启的人生观中最重要的一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这是他这一世从头到尾都坚信着的东西。

不过郝启现在毕竟不是在做思想或者哲学上的研究,他想要的是具体的实行办法,那就真正的斩去三尸,先斩恶,再斩善,最后把自己都给斩去,真正做到斩得干净。

他已经是无法可想,拖时间,只可能困顿于此,无量量劫降临下来,他就脱离了这个纪元,甚至被困于“自己”牢笼中不得超脱,再出来时早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纪元了,那时候他对于这个纪元来说就是死了,甚至比死更恐怖,他的一切羁绊都不会再记得他丝毫。

拖时间不可行,练武悟神也被困顿于第六神,明明与第七神只差毫厘,但就是这毫厘之间却根本迈不过去,而游历也罢,练武也罢,困守也罢,可以说郝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步,几乎是无法可想。

这就是郝启所感觉到的东西了,他并不是类似史衷,霸王那样的绝强者,若是这二人落到他目前的境地,恐怕两人都已经以力证之,打破而出了,但是他做不到,他的资质与这二人比起来恐怕真如萤火比之明月,是真的远远不如,他想要破而出来,那真是难难难。

若是再想深一层,他非强者,无论是以力证之,还是集众功德他都做不到,那他为什么能够成功呢?单纯的仅靠金手指?仅靠史衷给予他的金手指确实可以成为武者中的强者,但是无法成为类似史衷霸王,乃至他一样的存在,他的存在起运是靠金手指,但是成功却并非如此。

现在仔细想一想,郝启觉得自己的成功除了金手指部分,其实还有斩三尸部分,也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的道理。

作为一个前世的普通人,前世的宅男,郝启难道天生就是那种大智大勇大坚毅之人?不,他也充满着惰性,充满着懦弱,充满着得过且过的思想,他穿越到这方世界,转世轮回重生为孤儿,那时候最初的他其实就是一个懦弱,胆小怕事,更充满着惰性的普通人。

这样的普通人那怕是有着金手指,或许可以一飞冲天,但是绝对会很快摔下,飞得越高,摔得越狠,到最后更是尸骨无存。

事实上,郝启早就明白了他金手指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开始举步艰难,根本没有立刻让他成就内力境的办法,甚至连可以练的武功都少得可怜,与其说是金手指,倒不如说是最基础的武功秘籍为好,而这或许就是史衷刻意如此,否则他一个堂堂不可名状的强者,那怕是无法,或者不愿干涉斩出来的因果,只需要一个注意力,一口气,一个眼神都可以让他成为神相境,乃至是成皇成帝都有可能,那为什么史衷不这么做呢?

因为那样做,练出来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空有力量,而无掌控这力量的心志资质,那怕是被史衷强拉着给予无穷多的金手指与福利,真的走到了超脱之境,等待他的也只可能是永恒的被困于名为“自己”的牢笼中,那怕是史衷都无法将其拉出来,这就算是消亡了,而且是绝对性的消亡。

而郝启就不同了,虽然他确实是这样的普通人,而非史衷和霸王那样拥有绝强资质的强者,也不是如太古科学家,或者妄,晴天之智那样的智者,可以走集众之道,他就是一个最平凡最普通的人,甚至比这个纪元许多英豪武者都有不如,至少一开始是不如的,那些英豪武者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几百万人,几千万人,乃至几亿人中才出来一个,个个都是天之骄子,岂是前世宅男的郝启能比?

所以郝启当时用了斩三尸之法,这并不是说他当时就懂得这些,而是他自然而然,本能的选择了弱者的道路,那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的道路,这就是斩三尸的道路,将自身不好的东西剔除,保留下好的东西,如同君子那样,不停自强不息,一点一点努力,使得自身更加进步,这其实就是弱者的道路。

最初十年练拳,一开始练拳时,郝启可不是那种一心一意的练拳,他也叫苦,也无数次想过放弃,甚至因为惰性也有过偷奸耍滑,但是十年练拳即是炼心,就如同金矿在烈火之中那样,一点一点炼出来真金,而十年之后,当郝启成就内力时,他其实已经彻底蜕变了,在那之后他就只是实力变强,而内心早已经不是前世的宅男,而是从弱者蜕变为了强者。

而现在,郝启想要斩三尸,并不是暗喻的弱者道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而是真正表面意思,他要将自身的一切都剥离出去,好的,坏的,自己的,意识的,让自己成为空空白白的一片,彻底将自身斩却而出。

这是郝启目前唯一可以想到,也是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让他去想办法斩道果是真的不现实,他距离超脱太遥远太遥远,几个大层次的差距,任何一个大层次的差距都可以让人视之如神圣,夸张些的甚至连想象都无法想象其威能,他距离超脱可是差了几个大层次,彼此之间连神龙蝼蚁来形容都不合适,这分明是一个原子和整个多元的差距,其差距之大几不可量,要郝启去想象,乃至斩去超脱层面的道果,这真是强人所难了。

所以他混沌至今,想遍了所有办法也是无用,直到这即将让他达到无量量劫的最后一刻,他反倒是在心中看破了一丝,那就是他并非强者,而是从头到尾的弱者,或许在他成长起来后,特别是成就了等级人类,战力变强,又经历变多,心中有了膨胀,有了那些强者之望,但是在这虚拟超脱的无穷年中,他的这些膨胀被彻底击破,到了这一刻心中看破,终于明白自己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弱者。

这里的弱者并不是贬义词,而是一个中性词,是真实的自我认知,他不是史衷和霸王那一类超绝强者,他们都是那种超脱一切,打破一切,塑造一切的绝顶强者,古往今来,乃至细数无穷多元,无数纪元,恐怕这样的人物都只是零星存在,说句不好听的,这些人物就是超脱种子,都有超脱之望,史衷就不说了,霸王不正是如此?若是他放弃蛮古之世,得到道果的他就成就了内有宇宙,而且实力更是不见底的在增长,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干涉和打破最终战场,恐怕到时候连同那幕后者都不是其对手,之后更是可以慢慢化解罪孽,其功德之大,这个纪元永恒第一,永恒主角,而且以霸王的资质,有极大可能度过无量量劫,这就是半超脱了,之后超脱之望就在眼前。

郝启绝对不是这样的强者,同样的,他也不是集众的强者,想要达成类似太古神话时代那样的事情也是想也别想,要知道太古时代的文明号称神话,其原因就在于,太古文明综合起来是史衷和霸王这个层次的集众强者了,也是有超脱之望的,只是一个是个人,一个是集体罢了,这两方面郝启都做不到,所以他才自我认知为弱者。

但再次提醒,这里的弱者并不是贬义词,而是一个中性词,谁规定就弱者就是贬义!?

弱者并不是强者,并不具备那资质,并不具备那爪牙,并不具备那无穷量的机会,所谓的弱者,就是知晓了自身的不足,然后努力去改变这不足,努力的加强自身,摒弃自身不好的,得到那好的,努力而不息的角sè,这才是弱者之道!!

同样的,弱者要挑战强者,要胜过强者,绝非是如强者那样以力破之,也不是如集团强者那样集众,而是以牺牲,以勇气,以智慧,以决绝,以这一切才可能达到强者轻易能够达到的境界,这本身就不公平,但世事就是如此。

“最好斩却的是恶,虽然有些自夸,但是我的恶当是最为好斩,这是第一步。”

郝启就在蓝海最中的海洋中盘坐了下来,他看着天,又看着地,然后闭上了双眼,紧接着,从他身上冒出了漆黑无比的气息来,这气息一出,仿佛要将这世间的一切善都毁灭一样,而这恶极为纯粹,纯粹得仿佛这恶本就该天生如此,纯粹得这恶仿佛并不是恶一样。

紧接着,从郝启体内一个人走了出来,这人似虚似幻,就是那单纯的恶,除此以外没有丁点瑕疵,这人看着郝启半响,接着就直接消散入了虚空,仿佛直接消失了一样。

郝启再度睁开眼时,他的眼睛里满是美好,善,悟,真,等等一切,任何人只要看到他的眼神就仿佛可以感觉到他的极端善与好,这是这个纪元几乎没有诞生过的人。

这个纪元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七海世界,一个部分是外,且不谈这个纪元多元宇宙没有演化的问题,光是这个纪元所诞生的文明,其实一共只分为了三种,科学,武者以及等级生物,至于别的文明体系,比如基因,比如意念,比如心灵之类的体系确实是有,但都是弱不经风,至少还没发展起来,而只要罪孽横行,这些体系可能是永远都发展不起来。

类似郝启现在的斩却自身,在意念,心灵,修真一类文明体系中才可能出现,科学体系是整体发展,洞察万物规律真相,没可能斩却自身,而武者则是肉身心灵同样进化发展,也不可能斩却自身,这也亏得郝启现在的层次够高,几乎已经摸到了天花板,所以他才可以以武者的方式来斩却三尸,不然很可能他连斩三尸都做不到。

只是他毕竟是武者,或者说作为武者的文明,根本没有任何用斩三尸来修行进化的办法,如果是意念,心灵,修真,灵魂一类的文明,或许有着利用斩三尸修行的办法,但是武者文明却没有,达到郝启这个层次的武者确实可以斩三尸,但是斩却之后自己就没了,这是自杀,而且是比肉体自杀更加可怕的自杀,是决绝的,毫无任何退路的,连同自己的肉体,灵魂,意识一同斩却的自杀。

这也是郝启唯一能够想到的,或许和斩却道果有关系的办法了……

这就是弱者的牺牲。

“下一个……斩却善尸。”

和斩恶尸不同,郝启斩却善尸时速度并没有那么快,甚至可以用奇慢无比来形容,他就盘坐蓝海之上一千万年,这一千万年中,蓝海的科技发展极为迅速,因为他选择的时间正是他转世这个世界的时间,而且选择的未来是没有他存在,也就没有霸王存在的时间线,就这样一千万年过去了,蓝海的科技早已经比红海更加发达,而这一千万年中,蓝海毁灭了六次,次次都由人类重建而起,但是在接近一千万年的时候,从蓝海南部又生物席卷而出,刚席卷了一半的蓝海土地就被人类文明给几乎赶尽杀绝,剩余了少数精锐突破外逃脱而去,如此又过了百万年,百万年之后,郝启依然还没有斩出善尸来。

忽然间有一天,有无数巨大的虫茧自天而落,这些虫茧仿佛是宇宙飞船那么巨大,这些虫茧落到地面就化为无边虫海,席卷了一切生灵,有武者抵抗,轻易被吞噬碾压,有心相境抵抗,轻易被粉碎碾压,有神相境展开神国,虫海中就有同样的虫之神国覆盖而来,同样将其碾压而过……

这时,郝启睁开了双眼,那眼中还有慈悲,还有善良,还有美好,他看到的是满天满地的杀戮灭绝,虫子没有任何温情感情,只是将人类,将人类文明当成了食物,冰冷而有效的杀戮着,最终要将人类全部灭绝。

终于,郝启眼中的慈悲,善良,美好,一切好的东西都消失了,剩余下来的是如婴儿一样不善不恶的纯净目光,只是这纯净的目光简直是纯净得让人绝望……

因为除了纯净什么都不剩下了,这还是人吗?不,这还是生物吗?

“原来如此,这就是七神境的奥秘,难怪从古至今只有中央夜帝是传说中的七神境,我敢说光明神帝也必然是七神境,所谓的七神境,就是先死后生无生死啊,帝级的成就过程恰好符合了这其中的规律。”

郝启喃喃说着,然后他就要继续斩却自我,这是斩三尸的最后一步,也是最难最凶险的一步,前两步是斩却自身的一切善恶,或者说三观,或者说特征,但是斩却自我,就是斩却自身的自我,本我,超我了,这一步那怕是在仙侠中都是成圣的最后一步,可以说,斩却自身之后,郝启作为他自己的人格就会不复存在。

在他要进入斩却自我的霎那,他忽然间有了一种奇怪的情绪,这本是很奇怪的事情,要知道斩却善恶两尸之后,按道理来说他不会为任何外物所动,甚至连好奇都不该有,但这时候他确实有了这种奇怪的情绪。

于是他停了下来,转移空间,转移时间,他去看了林熊,看了孤儿伙伴,看了同学,看了曾经遇到过的所有人,无论是朋友,是敌人,还是陌人,他都一一去看过了,只是熟悉的人,关系好的人,以及他所挂念的人看得更多更久一些。

然后他去了太古,看了那里的熟悉人,又去了远古,然后去了上古,特别是看了霸王,看了他曾经发生过的,遭遇过的那些事情,也看过了霸王与他的初恋,也看过了霸王与虞姬,特别是最后虞姬背刺霸王的那一刻,郝启甚至看出了别的东西,那一幕……虞姬刺的是霸王,死的是自己,而被刺的霸王,他却仿佛松了口气,又仿佛对虞姬充满了愧疚……

“眷恋……吗?”

郝启不得其解,事实上,斩却善恶后的他,对自己的行为也不得其解,他最后去到的地方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的地方,或者说人……

那是没有他存在线的未来,蓝灵儿成为了时间系六级大科学家,她和琳合作研究着一件超时间系个人武装,这也是她的个人武装,一旦研究成功,有很大的把握能够主导最终战场的时间走向,而这就为最终战场的胜利至少增添了一成左右的胜率。

而在蓝灵儿的科学实验室中,这里是并不存在于普通时间,普通空间的一个独特领域,除了蓝灵儿以外,不可能有任何旁的人到来,连琳都来不到这里,不过这一切对郝启所处的空间来说毫无意义,这空间带着郝启来到了这处实验室。

郝启看着这条时间线的蓝灵儿,她的容貌还是那么美丽,即便现在的她已经数万岁,但是作为时间系的六级大科学家,时光不可能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莫名的,郝启盘腿坐下,就在蓝灵儿的身旁,静静的看着她,接着半响后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的双眼再也没有睁开……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六章:眷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