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30章

第30章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起,一看号码,尤明许整个人都定住。

  局长。

  她立刻拿着手机战起,陈枫低下头,从桌上拿起瓶矿泉水拧开喝。尤明许看他一眼,走进卧室,接起。

  “局长。”

  警察局里,那是一头老狐狸赛老狐狸,一头狼赛一头狼。局长年近半百,平时也和和气气的,讲话不多。但是局里大多数年轻人都怕他。尤明许不怕,但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这老头,毕竟人家办公室里一墙的勋章、功劳簿不是盖的。他这一辈子抓过的罪犯,只怕比尤明许等年轻刑警见过的嫌疑人还多。

  局长先是对尤明许的西藏之行所立功劳,表达了慰问和赞许。尤明许站得笔直,单手还背在身后,非常专注地听着。

  然后,局长话锋一转,说:“听说你还救了大作家殷逢?”

  尤明许答:“是。救他的时候不知道身份。”

  局长亲切地说:“我见过他,非常不错的小伙子,大才子。我也是他的书迷,家里有他整套书,还是有签名的。你大概不知道,省里的段厅长,是他北大的师兄,也非常欣赏他。有个事我们只在这里说:去年轰动全国的辰县恶性杀人案,还请他做出了犯罪心理画像,为案件侦破提供了重要参考价值。而且,他所写的书,对警务系统,一直起到很好的宣传和标杆作用,传递了很多正能量。这个人,对我们警察的工作,是有帮助、有贡献的。当然,他也是段厅长私人很好的朋友。”

  尤明许没想到还有这一出,静默不语。她转头,看了眼客厅,陈枫原本一直等着这边,立马转过头去,假装不在意。尤明许心想:不是吧……

  果然,局长说道:“殷作家出了事,我们心里都不太好受。前两天,段厅长还亲自去看望过他。他的助手,也跟我们说明了情况。没想到他现在对你这位救命恩人,依赖心理很重,这也合情合理。这就叫创伤后应激障碍吧。长话短说,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能帮的,尽量多帮一下殷作家。当然,要以不影响你的工作和生活为前提。段厅长也托我对你说一声感谢。”

  挂了电话,尤明许默站了一会儿,走回客厅。

  那一主一仆都各自呆在原处,一个是真乖,另一个是心怀鬼胎。尤明许和陈枫相对沉默了一会儿,尤明许讽刺地说:“都找上局长厅长了,你倒是忠心护主。他脑子不清楚,你就原样照办?”

  陈枫说:“他脑子清不清楚,是他的事。我为他执行,是我的事。”

  尤明许说:“不可以占用我的任何工作时间,不可以有别的人住进我家。如果他有任何过激或者不受控制的行为,我会立刻赶他出去。”

  陈枫犹豫了一下,说:“好。”

  尤明许便不再说话,看这阳台,手指在桌上懒懒敲着。陈枫拉开门走出去,凑到殷逢耳边低语。然后尤明许就看到殷逢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转头望向她。

  那双眼,仿佛藏着天空飘零的云,明亮又氤氲。

  尤明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和他安静对视着。

看网友对 第30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