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九章:于此方,于彼方

第四十九章:于此方,于彼方

“你在追寻着什么……”

大同之世!

“为谁而追寻?”

所有一切的生命生灵们!!

“……那他们愿意吗?”

……我不知道。

霸王睁开了双眼,他神sè郑重的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青年,这个青年看起来模样极为平凡,可以说完全没有什么特征,属于那种丢入人堆中就仿佛认不出来的类型,但这仅是指外貌,他的外貌平凡至极,但是他的存在本身却是如此的让人瞩目,而且霸王是何等存在?此世最强之人,别说什么虚幻瞒不住他,他甚至可以看到因果,看破时间,看断生死……

内有宇宙的妙用当真是无穷无量,乃是多元宇宙内最顶尖的层次,内霸王虽然力量随着罪孽的吸纳而逐步下降,但是内宇宙的层次证过之后就会一直存在,这是一得永得,绝对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被剥夺的力量。

所以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青年很不同寻常,就仿佛……就仿佛他并不是真实存在,仅仅只是某个真实存在的投影一样,但是又仿佛这个青年是真实的生命,不,不是仿佛,他确实是真实的生命,但是不怎么协调罢了。

“刚刚那是什么?”

“逻辑天道。”

一问一答,看似两人都没有动,但事实上,除了两人在对话以外,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有武者腾空,有白虹贯空,也有战舰悬空,周围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静止着。

若是时间上的玄奥,那周围的强者中有好些都可以横跨过去,皇级武者就对时间层面的攻击有着一些抵抗力,人人如龙的英豪抵抗力稍差,但是世界之主的话,几乎可以免疫,但是现在连同他们都在静止之中,所以这并不是时间上的静止,而是楚和霸王都处于特殊状态中,确切的说,是两者都处于那种濒死时的个人时间延长状态下。

这并不是说楚可以让霸王感觉到将死状态,而是在楚进入到这个状态后,霸王也自然而然的随同进入其中,他对这个名为楚的三眼族少年产生了一些好奇。

“……是心灵方面的攻击吗?让人忏悔还是什么?不……是灵魂方面的攻击?也不是……原来如此,难怪叫做逻辑天道了,真是奇妙,真是玄奥,居然世间还有这样的技巧?这已经近乎于道了。”霸王毫不吝啬的赞叹着。

接着霸王再三仔细看着青年,顿了一顿才继续说道:“但是要使用这个层次的技巧,那非得是要内有宇宙才可以做到,换言之……你背后,不,你的真身和我同等咯?那为什么不亲自出手,要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一旦完成,任凭你在过去现在未来,任何时间,任何空间都无法豁免,那为什么不出来和我一战呢?”

“非不愿,实不能。”楚摇了摇头,他淡然的说道:“我时间不多,我们开始吧。”

“好!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

“拔山!”

恍惚间,名为楚的青年口中喷血跌飞了出去,而霸王眼前的场景似乎一瞬间变化到了另一处……

这里……

是他曾经奋战过的地方……

研究基地总部……他们的团队,研究傀儡的总部!

霸王看到了那些傀儡们,他看到了天上的白夜,看到了倒立十字架的升起,看到了倒在地上已经陷入弥留的晴天之智,看到了已经化为扭曲肉团,正在发出痛苦哀嚎的母体,看到了……

霸王忽然看到晴天之智努力抬头看向了他,而且似乎张嘴正在对他说着什么,而明知道一些事情的霸王,还是忍不住半扶起了晴天之智,努力听着他所发出来的细小声音。

“……嘿嘿,霸王吗?没想到你能够做到这个份上,看来她的眼光真的比我好太多了……能够看到那样的未来,我想我是死都瞑目了,干得不错啊,兄弟……”

“好好的大闹一场吧,让世界,让命运,让所有用野心来破坏别人心血和幸福的存在们都痛彻心扉吧,告诉他们啊……”

到最后,晴天之智几乎是嘶吼的叫道:“人们反抗绝望的勇气啊,是永远都不会失去的!!”

下一瞬间,霸王看到了楚吐血倒飞,倒飞出了数十公里之外,然后猛的撞在地面上滑行向外,但是让他惊奇的是,这一击他并没有留下,虽然仅仅只是拔山,但是楚只伤不死,这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之外了。

霸王脚下一踏,下一瞬间他就出现在了楚的面前,就见得霸王轻轻伸手掐住楚的脖子,将他从地面提了起来,同时霸王凝视着楚的眼睛道:“你以为这可以阻止我?带着我去看曾经的伙伴,企图让他们来软化我的心灵于意志?你难道不知道吗?这只会让我想要更快的完成蛮古之世,乃至是直接就把你和你们全给干掉啊!”

楚的嘴角甚至还有肉块碎片连同着血迹一起流出,而且他被掐着了脖子提了起来,但他似乎一点痛苦感觉都没有一样,只是淡漠的说道:“概率问题,正如你无法同时测定一个微观粒子的位置和动量,同样的道理,我给出了结果,而过程只能够依靠概率来确定,虽然可以倒果为因,但是其本身就是不确定状态,所以……”

“下一次了。”

就这样,所有在场的人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一名三眼族青年从三眼族战舰中落下到地面,没有任何人在意他,因为他身上的能量甚至只有内气境程度,也没有任何表现出来的强者气势,但是他接下来的举动却惊呆了所有人,他靠近了霸王百米之内,然后跨入了进去,没有被气息直接撕碎,也没有湮灭之类……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怕是霸王没有向他出手,但光是战场近处被掀起的气流,这就足以让任何心相层次的强者被打得四分五裂,虽然看不出来这气流有多强,但这只是霸王强行镇压的结果,其威力仍然存在着,这是那怕顺天神相境都要需要小心戒备才能够扛住的巨大威力。

而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踏入其中,然后在所有人惊骇里直面向了霸王,再接着,所有人都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整块大陆连续的发出数次爆炸声响,几乎有三分之一的大陆直接被这巨大的力量打得了崩塌,而所有英豪强者们所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从霸王手上迸发出无穷量光芒来,在这光芒里,那青年渐渐的虚化消失。

“发生什么事情!?那青年又是何方神圣!?”

所有的英豪们都诧异的自问着,又或者问向了身旁人,但是除了三眼族中最高端的几人以外,其余人压根都不认识这青年究竟是谁,他既不是太古时代的大科学家,也不是远古时代的著名强者,更不是上古时代的人物,甚至不是七海时代的人物,这样的存在就仿佛凭空出现的一样,在五秒之内单独以一人之力硬抗下了霸王发狂一样的攻势。

在这青年消失的一瞬间,霸王忽然问道:“我不觉得你达成了什么……这有什么意义呢?送我回去看了一遍过往,或者是让曾经的他们知道了我现在的情况?”

“只是概率而已,幸好,这概率成功了,你啊……果然也是蠢货,你是在寻找能够阻止你的人吧?果然和那个蠢货一样的愚蠢……放心吧,此方没有,彼方将出。”楚在光中说出了这番话,让霸王也是琢磨不透,然后楚化为了虚无,彻底消散不见了。

时间倒退回最后零点几秒,在那根本不存在的空间中,楚的身影朦胧闪烁,就如同信号非常差的立体影像那样,让他连一个完整的人形都显现不出来。

“这里……原来如此,不可名状吗?超越时间与空间之上,仿如冥冥之中的主宰,看透了命运与因果,以此布局,这真是有趣……”

这个人形伸出手来,在其手心中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痕迹落到了空间里一个盘坐闭目的光头青年身上,也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就如同这个痕迹只是虚幻一般,而这盘腿闭目的光头青年,若是仔细去检查观测就会发现,他已经死了,肉体还活着,甚至灵魂都还存在着,但是作为“自己”的真灵已经消散。

这种情况,虚影其实见过无数,这是他所在那一方世界中,高级圣人想要成为皇时,所可能得到的结果之一。

那方世界也有皇,并不是这方世界的远古诸皇,那方世界的皇是权柄与力量同时具备的阶层,而非是单是尊称,在那方世界中,皇者极为稀少,几乎是处于最巅峰的存在,仅次于古往今来的三名内宇宙,每一个皇都是可以镇压诸天万界的不朽不灭者。

而要成就皇,必须要做到心灵之光返本还源,这是其一,其二则是需要将心灵之光寄托先天灵宝,或者类似层次的东西,借助先天灵宝或者类似东西里的先天之气来融合自身的心灵之光,以使心灵之光达到四种基本元素皆备的层面,这才是真实不虚的皇。

其中最难的有两个,一是自身心灵之光返本还源,二是融合先天灵宝,这两个关卡不知道困死了多少英豪,其中让自身心灵之光返本还源的办法也有许多,更有无数英豪创出各种功法,而其中斩三尸之法也算是成功率最高的集中功法之一。

但是那怕是成功率最高的功法,想要返本还源也是难难难,斩三尸更是要经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乃是以死转生,由死向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无上妙法,以生死大恐怖入得寂灭,以寂灭合道的上乘法门,但是虽是无上的法门,但是这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可不是说说笑笑,若真是百分之百成功的功法,那怕是生死之间的轮转,也最多就是当成是虚假感应罢了,那还能谈什么大恐怖?

所以这大恐怖是真的,是真的要死去之后由寂灭再生而出,非得有大毅力,大智慧,大气运,大资质之人方才可以成功。

此刻的虚影已经将要消散,但却也是其与本体连接最为清晰的时刻,以他的层次来看,这盘坐光头青年的情况真是在他眼中一目了然,甚至因为他施展了逻辑天道的缘故,他连这光头青年的一些过往都看得清楚,只是其中有了许多地方被扭曲着,而这也在虚影的预料之中,毕竟这光头青年于那不可名状存在有着联系,有这能力也属正常。

“原来如此,你才是这概率中最大的因素啊……”

“想要打败霸王,非你莫属,这或许也是不可名状的冥冥之中所定下来的‘果’,只是你资质着实普通,又无甚跟脚,虽说你行弱者之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但是既然是弱者,就要有牺牲一切而无所得的心理准备,这斩三尸失败就是结果了……”

“不过承了你的大人情,这份因果牵扯到超脱,那就不是什么用不同多元就可以摆脱的,也罢也罢,此身就此舍得,更还有封神榜残余气息也都予你,差不多有三次机会,就看你造化如何了……”

接着,虚影彻底消散,在虚影消散的同时,一道莫名气息就地一滚,落入到了光头青年的身上,随同而来的还有若有若无的一丁点纸张,这纸张浑然一化,就将光头青年裹在了其中……

看网友对 第四十九章:于此方,于彼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