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五十一章:大机缘!大因果?

第五十一章:大机缘!大因果?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郝启斜视着眼前嬉皮笑脸的史衷,果不其然,他进入了所谓的X神空X之后,看到的根本不是那颗可怜的光球,而是回到了史衷所创造的那个空间里,看到了再一次出现的嬉皮笑脸的史衷,这人笑得和贼一样,简直有一种让人想打上去的感觉,至少郝启现在是真心想把这人当成那颗光球给打屎才好。

史衷笑得贼兮兮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资质太差了嘛,呃,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以前我还觉得,你好歹也算是我另一半自斩出来的人,至少也有我的一二三四成左右的资质嘛,要你立地成超脱是难了一些,但是自斩道果这种小事情你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谁知道我不过就是转头看了一下新奇,回过头来你就已经嗝屁了,这怎么能行呢,好歹是我史衷的哥们嘛,不过我也没打算接受这属于你的因果,好不容易斩给了你,再接手回来又算什么?所以我为你找了外援咯。”

“外,外援!?你是说这个X神空X?”郝启一副你逗我的表情看着史衷,同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你不是说你在很遥远之外吗?莫非你回来了?不然怎么找得到外援?”

“不是,是我很早很早以前去过的一个多元宇宙,就是我提到的那个半超脱真所在的多元,那个多元有些特殊,快要成为强多元了,但是内部有些大麻烦没有解决,真本身又无法超脱,所以到最后估计就是个死局,能够重新轮回纪元都算他们运气好的,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嘭的一声之后,多元彻底湮灭。”史衷直接说着。

郝启心里有些惊讶,他也不客气的问道:“换言之,你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不,应该是直接看到了今天?这就是不可名状吗?真是厉害。”

“怎么可能。”史衷反倒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了郝启道:“人心最难测,我便是可以看到冥冥之中的命运与主宰,也没可能用这么大精力来预测你的全部未来啊,我怎么可能提前那么早知道你资质差到这个地步,居然被人给超脱了,现在又要斩道果,而且居然斩不出去,这些事情我怎么可能提前知道嘛。”

“……能别提我资质差了吗?”郝启又揉着拳头想要揍想去,这让史衷下意识的离他远了几步,这才听史衷继续说道:“我只是改变过去罢了,让过去的发展变成了我给了那个多元一个机会,然后他们的内部英豪循着这个机会来到了你所在的这个多元,这个纪元,然后其中一人有着我留下的坐标印记,让他来到了这个空间里,看到了已经作死得差不多的你,然后让他留下了一些什么来偿还这大因果罢了。”

郝启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不过大概还是听得懂,但正因为听得懂,所以他才分外的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什么叫做改变了过去?你现在知道了什么事情,然后就改变了过去自己做过的事情?这符合逻辑吗?真这样乱改下去,那你的现在又算是什么?蝴蝶效应呢?科学的棺材板呢?

史衷知道郝启在想什么,他直接不屑的说道:“不和你多说这些,反正你也听不懂,总之我就做了这些,好歹也算是为了你一线机会,至于你是否能把握,那就不用我来操心了,除了之前那次,你还有两次机会,可以如同你所看过的无限流那样,去到你所选择的世界中去,好了,就这样……”

“等一下!”郝启立刻喝止住了史衷的步伐,他直接开口问道:“那奖励点数和支线剧情怎么办?我TM下了副本,你居然黑了我装备,甚至连各种币,正义点数什么的都黑了,这恐怕不合适吧?”

“神他妈正义点数!!”史衷也是一下子喷了,他斜视着郝启良久,这才说道:“这穿越世界本就是大机缘,乃是另一个多元的天道精华,你也知道道果吧?就是你从那颗树那里得到的东西,这是结合了两个纪元某些精华所得到的‘道’,由此而生的‘果’,所以才有那么大的功效,这几乎就是最顶级的消耗型先天灵宝,而这还是本多元两个纪元的结合,那你可知道,两个不同的多元几乎是没可能接触的,那怕能够接触,也会如你现在所在纪元出现的黄昏那样,彼此之间格格不入,绝对不可能相容,而要结合两个多元的精华,你觉得不靠我的帮忙可能吗?与这份大机缘相比,什么观看开天辟地啊,观看宇宙终结啊,观看始和终啊,纵横时空啊什么的都是虚的,你那怕只能够获得其中万一的精华,斩道果都是小事,甚至未来你完全熔炼之后,找回了道果碎片,再度复原出这虚拟超脱道果都有可能,这些还不够吗?我他妈都不是给你开金手指了,这是金大腿,而且是大象的腿好不好!!”

郝启沉默半响,接着用一种在他脸上几乎非常非常难以出现的狡猾表情道:“总得有些彩头不是?亏你也是玩家呢,你告诉我,玩通一个副本,居然没有收集成就什么的奖励,这副本算不算烂到底了?有本事你就否认一个,那我心目中的你就真是一个伪玩家了。”

伪玩家……史衷额头上明显有了些青筋,他停下了离开的脚步,直接蹲在了郝启面前熟视他良久,这才嘿嘿笑道:“长进了啊,小子,你可真是长进了啊……不过你说得倒也没错,没有收集成就系统什么的,这果然就不完美啊,居然还敢叫我伪玩家,嘿嘿……行,想要成就系统啊,想要收集系统啊,说白了就是想要X神的强化兑换不是?行,我都给你开,不过话先说好,我要给你开地狱难度,你不是说伪玩家吗?不玩地狱难度的全是伪玩家!!怎么样?有胆子不?”

郝启嘴角抽了抽,不过这好歹是个机会,还是那句话,被困顿于此的这些日子,郝启已经将内心中那些膨胀全部给打得了干净,他再一次重头炼心,更加明白也确认了自己就是弱者,既然是弱者,就必须要走弱者的道路,他没有信心就在两次的世界穿越中寻找到什么,或者领悟到什么,所以他必须走这条艰难的弱者道路,因为弱者……本就比强者要艰难万倍才可能做成一件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不是只能够再穿越两个世界吗?你确认残留下来的精华还能够从X神那里兑换东西?”郝启忽然又担心的问道。

“肯定不能啊。”史衷又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向了郝启,他就说道:“这是我来补齐好不好,不然你还真以为有无偿的东西啊?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不过也就罢了,这对于我来说连消耗丁点都算不上,而且有这一层,也不算是我干涉你的因果,难度增加,奖励加大,不过如此,那么你有七天时间可以选择下一个进入的世界,记得了,你还可以穿越两个世界。”

“从那个多元的留存精华来看,最多也就是穿越类似之前你进入的那种残缺不完整,甚至逻辑都无法自洽的世界,虽然也是大机缘,但是对你的资质来说就难免差太多,所以接下来的两个世界,我为你调整为地狱难度,由我来供能,自然也就有完整的世界,宇宙,时空,冥河,命运……之类,既有这些,我想你的机会也会大上许多了。”

史衷的表情渐渐郑重,而郝启的表情也严肃了下来,这时,史衷忽然问道:“不知道你进入这些世界后,打算干什么?练武?继续自斩?还是别的?比如多去抢夺奖励点数啊,支线剧情啊,或者绝世武功啊,绝世宝贝啊……你打算如何做?”

郝启本打算说捞好处,抢宝贝什么的都要占齐,但是忽然间他福至心灵,脱口而出道:“炼心……嗯,炼心……从那红尘万丈,从那世事无常,从那豪杰临世,从那末日来临……从那无穷中炼出我的心来。”

“……嗯。”

郝启说到最后,其实已经明白他缺少的是什么了,力量他其实并不缺少,无论是等级人类道路,还是他身上的模板,只要走到尽头都是想象不到的大威能,大实力,只是他并没有走到那尽头极限。

同时,这也和他现在的情况有关系,通过时间累积而获得的力量,全部都去填了虚拟超脱这个无底洞,除非当真是熬过不知道多少无量量劫,不然这力量他压根使用不到。

若是把力量作为外求的话,那这条路基本上算是断绝了,而另一条路则是向内求,对内炼心,将一颗心灵炼到极限,这其实也是一种力量,而且还是最为强大的力量,特别是度过了心相境的存在来说,心即物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若是一颗星真的被炼到了极致,那么郝启可以轻易的自斩三尸,甚至连如何斩却道果都可能有了端倪。

而且红尘炼心也是弱者之道的其中一环,所谓的强者恒强,是因为强者的心态同样是强者层次,无暇而强大,否则光有力量,却是垃圾心态,混混心态,软弱心态的,那压根不是所谓的强者,史衷和霸王这一类的存在,其心灵也如他们的力量那样同样强大,而弱者要达到强者的成就,就必须自炼自心,意志,勇气,坚毅等等都必须拥有,否则也不叫做天行健了。

“不用七日了,我现在就有想去的一个世界,或许,只需要去到这个世界就已经够了。”这时,郝启直接就说道。

史衷倒是愣了一下,不过他立刻就从郝启的意识中知道了他的选择,数秒后他也是点头了一下道:“如果是这个的话,那倒也不错,这个霸王有些意思,可惜他无超脱之心,不然他倒也是有一点希望……我知道了,其中一个世界就是这个吧,上古时代的晴天之智团队,你就成为其中一员好了。”

这却是那楚所留下解因果的东西实在是玄妙,乃是他所处多元宇宙的天道之机要,那怕只有一丁点,相对于郝启单个人来说也是份额极大了,可以为他单人开辟三个世界,而且都是真实不虚的世界,并非是那种虚幻或者投影,而正因为是真实不虚的世界,才会可以在其中有着大造化存在。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世界,霸王,你,团队,上古时代,傀儡,绝望,炼心……估计这一个世界你还真可能做到了。”史衷沉吟半响,这才对郝启说道。

郝启也是连连点头,不过史衷又想了想继续说道:“但还剩下两个世界,这种机会对你来说实在是难得,错过这个就再也没有了,这东西又没法保存,所以在去霸王那个世界之前,还不如先去这个世界锻炼一番,若是有所成,那对你还真是一笔巨大无比的资粮呢。”

说话间,史衷又不停打量着郝启,看得郝启都有些毛骨悚然了,他才嘿嘿一笑,然后郝启就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在模糊和扭曲,紧接着,他眼前出现了不同的事物,连同空气,风,大地什么都感觉得到了,想来这里就是史衷所说的那个世界,史衷连问他一句都没有,就直接将他抛了过来,这是要死人的节奏啊。

然后郝启打量向了周围,然后他眼神猛的一缩,看向了极遥远外的一大团漆黑风暴,从那里面他感觉到了极为熟悉的东西……

罪孽,极其庞大而恐怖的罪孽,从那虚无中延伸了出来,然后在这物质世界中引发了一场肉眼可见的漆黑风暴,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漆黑风暴只笼罩在了远处的荒原上,并没有向着周边扩散,这种情况着实是奇怪。

郝启站起身来捏把了一下拳头,力量削弱了百分之九十九还多,不过他依然是等级人类,同时他闭上了双眼,系统仍在,但是系统武功全部一片漆黑,显然这也是被史衷给限制住了,看来史衷确实是打算让他来此炼心,虽然他认为这是浪费时间,他所希望去的世界是霸王所在的上古时代那一个时间点,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而且史衷坚持让他来,想来这个世界应该也有什么值得探索和深究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郝启就打算向着那漆黑风暴团而去,无论如何,他对于那罪孽实在是有些炸毛,然后他就看到了,在极遥远外的平原上,一个骑士正以马匹无法达到的速度向着漆黑风暴团而去,而这骑士穿戴着一身骷髅铠甲,自身的头颅也是骷髅,甚至那匹马也是骷髅。

而在这骷髅骑士的面前,则是一只牛头,有翼,形如欧洲神话里恶魔形象的,至少有七八米高大的怪物,两者在此处对峙着,这二者都有一股气势迸发出来,当然了,若是全盛时期的郝启,这两者一个弹指就可以将他们解决掉,但是现在的郝启却没法做到了,这两者可比普通的内力境要强多了,至少在目前被限制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力量的郝启看来,他们完全可以从他手中逃生出去。

(不过这画面感好熟悉啊,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到底是什么呢?)

一时间郝启沉思了下来,捕捉着脑海里那一点灵光,这熟悉的画面……

不知道为什么,让他难过得想哭。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大机缘!大因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