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八十章 风谲云诡

第五百八十章 风谲云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张昆躬着身子,说道:“是!陛下!”

刘秀继续说道:“传旨刘隆,让他带陈副,去往真定,召刘杨入京。”

无论是对彭宠,还是对刘杨,刘秀都还是有感情的,召他二人入京,刘秀既是在提醒他们,也是在给他们一次机会,别做出谋反之举。

由于刘杨是王,而且还是郭圣通的舅父,刘秀自然对刘杨更重视一些,派出游击将军刘隆、骑都尉陈副,去往真定,‘请’刘杨入京。

至于彭宠,刘秀则派了一名内侍,带着圣旨去往渔阳。

且说刘隆和陈副,接到刘秀的旨意后,立刻动身去往真定。

不过他俩根本没有见到刘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的关系,刘杨听闻刘隆、陈副到来的消息后,立刻下令,关闭真定城的城门,将两人拒之城外。刘隆和陈副别说没见到真定王刘杨,他二人连真定城都没进去。此时,刘杨谋反的心思,几乎已完全暴露出来。刘隆和陈副进不了城,见不到刘杨,两人无功而返,但又

不好这么回洛阳向刘秀复命,他二人只好离开真定,去到常山郡的郡城元氏,暂时住下,并向刘秀传信,将他们在真定这里遇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禀报刘秀。

另一边,刘秀派往渔阳的内侍,倒是有顺利见到彭宠,也向彭宠传达了刘秀的旨意。

彭宠接了旨,但却没有按旨行事。

他让内侍回洛阳,回复陛下,幽州牧朱浮,曾多次构陷于他,十足一yīn险小人,这样的人,又如何配做一州之牧?

陛下要召他入京,他可以去,但有一点,陛下必须先撤掉朱浮幽州牧的职务,并严惩朱浮这个小人。

内侍听了彭宠的这番话,吓得冷汗都流了下来,结结巴巴地地说道:“彭太守,这……这不太妥吧?”

彭宠脸sè一沉,呵斥道:“让你这么说,你就给我这么说!陛下乃明君,自然会明辨是非,明辨忠奸!”

内侍无奈,只好别过彭宠,返回洛阳,向刘秀复命。

其实幽州牧朱浮,的确没少在刘秀那边说彭宠的坏话,像彭宠中饱私囊这些事,倒也是事实,但他说彭宠对刘秀不忠,有暗中谋反之意,这就真的是构陷了。

他向刘秀举报彭宠这些事的时候,彭宠对刘秀还是很忠诚的。

朱浮这个人十分有才华,也非常有能力,治理地方,那真的是一把好手,一州之政务,他处理得井井有条,而且对属下官员很是大方,极得人心,

在这一点上,朱浮和刘秀非常像,刘秀对麾下的功臣们大加封侯,而且基本全是千户侯,对奖赏大臣之事,刘秀从来不手软。他的这一点,被朱浮学了个十成十。

另外,像‘亲者痛,仇者快’这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就是出自于这位朱州牧之手。

刘秀选材时,原本只打算在洛阳一地选,是朱浮上疏刘秀,劝他不要把选材只限于洛阳一地,而应扩大到全国,让全国的有识之士,都能得到被朝廷重用的机会。

看了朱浮的奏疏,刘秀深以为然,立刻便采纳了朱浮的建议。

朱浮就是这么一个才华横溢之人,但他的德性倒真的是不怎么样,起码在对彭宠的这件事上,朱浮称不上是君子,而是十足的小人。

因为以前彭宠说过对他不敬的话,打那之后,他就把彭宠给惦记上了,背地里就一个劲的给彭宠穿小鞋,三不五时的就上疏刘秀,构陷彭宠的各项罪状。

有这么一个背地里给自己不停使坏的顶头上司,彭宠就算不想反,也得被他给活活逼反了。可以说彭宠对刘秀生出二心,朱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彭宠自然是狠毒了朱浮,所以刘秀宣他入京,他开出的条件,就是刘秀必须惩治朱浮。

内侍把消息带回洛阳,转告给刘秀,后者听后,勃然大怒。这种事,任何一个皇帝都会愤怒。

刘秀是天子,彭宠是臣子,天子召臣子入京,臣子还要跟天子讲条件,还要干涉天子的用人,普天之下,有哪位皇帝能忍受得了这样的臣子?

他召刘杨入京,结果使者连真定城都没进去,他召彭宠入京,结果彭宠还给他列出一大堆入京的条件。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是已贵为天子的刘秀?

刘秀正在生闷气的时候,张昆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郭贵人求见。”

闻言,刘秀蹙了蹙了眉头,说道:“请郭贵人进来。”

时间不长,郭圣通抱着刘强,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自己的孩子,刘秀脸上的不悦之sè瞬间消失,走上前去,用手指轻轻刮着婴儿粉嫩的小脸,逗着他玩,同时问道:“圣通怎么来了?”

郭圣通看眼刘秀,小声说道:“臣妾听说,陛下召舅父入京,可舅父并未来?”

“嗯!”刘秀轻飘飘地应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郭圣通心里没底,关切地问道:“舅父是不是身体有恙?”
<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r />
刘秀对她一笑,宽慰道:“圣通不用担心,真定王正值壮年,身体不会有大碍。”

郭圣通听后,暗暗松了口气。真定王可是她最大的倚仗,真定那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郭圣通都会异常关注。

刘秀对刘杨的不满,觉不会发泄到自己的妻子身上。郭圣通是刘杨的亲外甥女没错,但她更是自己的夫人,刘杨的所作所为,与郭圣通毫无瓜葛。

他把刘强从郭圣通的怀中接过来,低头仔细看看,笑道:“现在强儿可比刚出生时顺眼多了。”

刚出生时,刘强的小脸都是邹巴巴的,活像个小老头,现在皮肉已经被撑开,小娃娃胖乎乎的,很是可爱。刘秀越看越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好,很像自己……

郭圣通被他的话逗笑了,看着抱着孩子,一脸宠爱的刘秀,郭圣通的心里暖暖的,既欣慰,又觉得幸福。

她小声说道:“阿秀,现在后宫很多人都在议论。”

刘秀一边悠着刘强,一边随口问道:“在议论什么?”

“就是后位一直空缺,宫人们难免会说三道四。”郭圣通说话时,偷偷看了刘秀一眼。

“哦,原来是这件事。”直到现在,刘秀还是没有定下皇后的人选。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此事不急,以后再说。”

说着话,他双手托着刘强,把小娃娃悠起好高,刘强则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当天晚上,刘秀去到yīn丽华的西宫,再次向yīn丽华提出立她为后之事。

不过,yīn丽华这次还是没答应。以前,郭圣通没有孩子,朝中大臣便普遍支持郭圣通为后,现在郭圣通生下皇长子,在大臣当中的呼声更高。

她若同意为后,只会给刘秀造成巨大的麻烦。yīn丽华不想让自己的夫君如此难做。她的心思,刘秀多少也能明白一些,正因为这样,yīn丽华才更让刘秀感到窝心。

翌日,刘秀召来彭兰卿,让他去往渔阳,召彭宠入京。

彭兰卿的名字在史书当中,被写成子后兰卿,很多人便以为他的名字就叫子后兰卿。彭兰卿是彭宠的从弟,也就是堂弟,那么他又怎么可能会姓子,或者子后呢?

其实在古时,子后就是个尊称,类似于公子,子后兰卿,翻译过来可以理解为公子兰卿。彭兰卿对刘秀还是比较忠诚的,听闻彭宠在渔阳不听宣,还公然和天子讲条件,他也非常气恼,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放心,微臣去到渔阳,定会把从兄带到洛阳,向陛

下负荆请罪!”

刘秀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兰卿,此行你也要多加小心,倘若觉察不妥,可即刻返回洛阳。”

彭兰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陛下,臣之从兄,并非不明事理之人,此行,臣有十足之把握,可将从兄带回洛阳,让陛下发落!”对于彭兰卿的答复,刘秀很是满意,对彭兰卿的忠心,也是大加赞赏,并向他表明,他记得彭宠的功绩,只要彭宠没有生出二心,对于彭宠之前的不敬之举,他可以从轻

发落,甚至可以既往不咎。彭兰卿大喜,出了皇宫,立刻回到自己的府邸,收拾行礼,去往渔阳。彭兰卿和彭宠是堂兄弟,他以为,自己去到渔阳,说服彭宠来洛阳,向天子认个错,服个软,这完

全是轻而易举之事,不过,他实在是高估了自己在彭宠心目当中的分量。

另一边,刘秀又派出前将军耿纯,持节去往冀州和幽州,颁布特赦令。刘秀称帝初期,每年的开春,都会颁布特赦令,不是刘秀对狱中的囚犯有多同情,而是经过连年的战争破坏,贼军的抢劫杀戮,河北人口凋零,从事农工的人口已严重不

足,刘秀只能以特赦令来补充河北的劳动力。

不过这一次,耿纯去颁布特赦令只是个幌子,刘秀给他的密诏是,伺机而动,能抓刘杨就抓,倘若没有活捉的机会,亦可杀。

刘秀用人可是很有讲究的。

耿纯和刘杨是亲戚关系,他是刘杨本家的外甥,和刘杨的关系,有点类似于郭圣通。刘秀派耿纯北上,可以最大限度的消除刘杨的戒心。

耿纯奉刘秀之命,持节北上。

持节等于是代表着天子。耿纯先是去到魏郡,颁布特赦令,然后继续北上,穿过赵地,抵达常山郡,在常山郡的郡城元氏,他和刘隆、陈副汇合。

他们没有在元氏多做逗留,而后继续北上,进入真定。

这段时间,刘杨一直龟缩在真定城内,称病不出。

刘杨是没什么动作,但刘杨的弟弟刘让,以及堂兄刘细,这两位都没闲着,四处招兵买马,囤积粮草物资,为刘杨的起事做最后准备。

耿纯、刘隆、陈副几人,抵达真定后,住在了真定城郊外的驿站里。而后,耿纯派人去城内,请刘杨到驿站一叙。

得知是耿纯到了真定城外,邀请自己见面详谈,刘杨果真放松了警惕。他准备出城,去和耿纯见面,刘让和刘细双双阻止,表示不妥。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章 风谲云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