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四章青山宗的仙与鬼

第六十四章青山宗的仙与鬼

青天鉴里的世界已经苏醒,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那些沉眠了很长时间的人们并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觉。

众人皆睡我独醒的张大公子,对此反而有些不适应,但也知道根本没法说,憋的有些厉害,干脆搬去了某座道观求清静,任家里的晚辈与县城里的官员们苦求了很多天,都不肯搬回来。

某天清晨他醒了过来,走到窗边望向崖下,有些想念井里那只会说话的鲤鱼,眼皮忽然被火燎了一下。

映入他眼帘的不是真的火,而是燃烧的云。

朝霞出现在天空里,比平日里要艳无数倍,里面仿佛蕴藏着无数光与热,随时可能喷发。

看着这幕画面,张大公子觉得好生诡异,无来由地心惊起来。

扑棱扑棱!青鸟从远方飞来,落在道观旁边的树枝上,望向那片朝霞,微惘的眼神里渐渐多了很多难过。

那不是普通的朝霞,而是真正的仙霞。

仙霞漫天,是仙箓出世的征兆。

青天鉴里的那张仙箓早被井九取了,为何还会有一张仙箓?

……

……

那道从青天鉴里射出来的白光,便是来自于那张仙箓。

世间只有中州派有仙箓。

仙箓里除了仙识,还有无数仙气。

当初井九为了炼化那张仙箓,在果成寺里听经数年,最后都险些出事。

那些仙气灌注进过冬体内后,她现在还在沉睡。

这时候却是一张仙箓里的仙气瞬间全部释放出来,可以想象威力会大到什么程度。

在那道仙光的照耀下,yīn三脸sè越来越苍白,甚至接近透明。

他的手也变得透明起来,不知道衣服下的身体是否也是如此。

石室里狂风呼啸,从那根骨笛里穿过,发出呜咽的声音,近乎鬼泣。

嗡的一声轻响,仙光落在了他的身体上,衣衫片片碎裂,如蝴蝶般飞舞,接着化作虚无。

yīn三没有像蝴蝶一样消失,依然站在原处。

不知道他施展了怎样的神通,那道仙光竟是从他的身体里穿透而过!

仙光落在了石室的墙壁上,瞬间烧蚀出一个大洞,然后散溢出一丝威力。

轰然巨响里,石室倒塌,上方的岩石被掀开,露出了那片乌云密布的天空。

……

……

各宗派的修行者们围着少明岛,带着各种情绪,看着青山剑舟即将落下。

少明岛上那座被削平的山忽然炸开了!

一道仙光冲天而起!

无数碎石与狂风向着四周呼啸而去。

青山剑舟首当其冲,瞬间出现无数道破口,广元真人出剑,极其凶险地把青山弟子们接回船里。

中州派的云船与一茅斋的苦舟剧烈的震动,其余宗派的飞辇更是险些坠落,赶紧向远方飞去。

无数道视线落在那座已经倒塌的山里,看到残破石室里的画面。

那道仙光源自童颜手里的青天鉴。

yīn三脸sè苍白,明显已经受到了无法逆转的重伤。

雷魂木曾经在碧湖峰顶经历无数年雷劫,他借雷魂木重生,也学会相关的神通,用了渡雷之法,才险之又险的让仙光穿体而过,而没有让所有仙气里的威力都落在实处,等于被那道仙光擦了一下。

但那是仙光,即便只是被轻轻擦一下,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

更何况中州派为他准备的这道仙箓,绝不会就这样落空,真正的杀着还在后面。

玄yīn老祖正准备把yīn三带走,忽然看了眼天空,怪叫一声,转身就逃,瞬间到了数百丈外。

那道仙光离开少明岛后,没有消散,也没有变淡,就这样没入了满天密布的乌云里。

乌云之上是虚境,虚境之上是雷域,那里的雷暴漩涡就像无数只sè彩各异的眼睛,看着人间的一切。

那道仙光就像是一个火种,点燃了那些眼睛里的怒火。

yīn云翻滚不安,无数道闪电在其间亮起!

轰隆声里,无数团雷火向着地面而去,轰向少明岛!

海面生起无数巨浪,各宗派修行者们纷纷避开,脸上写满了恐惧。

雷火之威难以想象,简直快要与天劫差不多,难怪玄yīn老祖一世魔神,居然会畏惧成那副模样。

yīn三看着自天而降的雷火,心想自己该死了。

他当然还有很多隐藏手段,但在这片雷火之前没有任何意义。

那道仙光穿体而过,没能立即杀死他,却在他的身体里留下了烙印。

无论他逃到哪里去,这片雷火最终都会落在他的身上。

不是像天劫。

这就是天劫。

yīn三唇角微扬,露出自嘲的笑容。

当年他自冥界归来,曾经发下宏愿,世间不得太平,此生不度天劫。

没想到,最终却是天劫找到了他。

这便是所谓的劫数?

西海之局一直在他的控制之中,井九踏出了那一步,南趋必败无疑,井九也无法再威胁到他,还会成为他手里的剑,他便可以借此完成所有的宏愿,谁曾想到忽然便到了最后关头。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答应冥皇的事情,答应自己的事情,这个世界怎样才能真正的长存,都还没有解决……他当然不甘心。

就在yīn三等待死亡到来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人举起手掌,迎向了自天而降的那片雷火。

看着那人的背影,yīn三微微挑眉。

几百年前都是他站在对方的身前,现在却是倒了过来,而且你什么时候居然比我还高了?

无数的雷火从天空里落了下来。

一片叶子可以遮住一座大山。

一只手掌也可以挡住天空。

包括天空里的那些雷火。

无道炽烈的光线在少明岛的上空散开。

雷声不断,轰隆不绝,却没有一个能够落在地面。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雷声终于停了。

yīn云散开,露出湛蓝的天空。

那些恐怖的雷火不知道去了何处,竟没有在天地间留下任何痕迹。

柳词收回手掌,没有转身看yīn三一眼,便来到了天空里。

天空里散布着十五艘青山剑舟。

舟上的青山弟子们看着掌门真人的身影,脸上写满了担忧。

掌门真人一剑斩了南趋,斩死无数西海弟子,斩碎飞鲸,仿佛天神,但他居然收了这片天雷……会有事吗?

这个时候,柳词的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

数百道青山飞剑飞向了少明岛,斩向了……童颜!

这完全是青山弟子们下意识里的行为。

现在的局面太过混乱,很多人都没想明白,为何中州童颜会在少明岛上,那道仙光又是怎么回事,明明那片雷火要砸死太平真人的时候,柳词真人为何又会出现在那里。

青山弟子们只知道,那道仙光引来了无数天雷,让掌门真人受了伤,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童颜!

玄yīn老祖见着天雷消失,也掠回到了yīn三的身边,离童颜极近,随时可以杀了他。

数百道剑光斩来,玄yīn老祖在侧,怎么看童颜都是必死无疑。

就算中州派的云船上还有白真人这等强者,也来不及救援。

谁也没有想到,童颜忽然从废墟里消失了。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云船里。

……

……

没有人感觉到童颜动了。

就算是天地遁法也不可能突破青山宗的剑阵,瞬间来到那么远的地方。

他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

参加过那年雪原道战的一些修行者,或者听说过洛淮南故事的人们,很自然地想起中州派的那件异宝。

万里玺!

很多修行者已经猜到,这应该是中州派设计的一个局。

只是童颜究竟做了什么?那道仙光以及随后而至的天雷……就是传说中的仙箓吗?

“这几年辛苦你了。”

白真人看了童颜一眼。

童颜沉默不语。当初在冷山里被王小明用烈阳幡攻击的时候,他曾经想过用万里玺,最终还是忍住了,今天果然救了自己一命。(此处详见前面某某章)

他没想到的是,青山宗的人居然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便要杀他。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眼看着太平真人便要被杀死的时候,站出来的居然是……柳词真人。

……

……

少明岛已经变成废墟。

yīn三看了天空里的柳词一眼,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然后嗯了一声。

玄yīn老祖赶紧走到他身前躬下。

yīn三趴了上去,有些虚弱。

咔嚓一声脆响,地面出现一道裂缝,玄yīn老祖背着他来到了少明岛外的冰面上。

他是举世皆欲杀的太平真人,今天正道修行宗派齐聚于此,他能走得了吗?

中州派为他准备的那张仙箓,被柳词真人接下来了,那别的人呢?

……

……

天空里响起一声清啸,默默准备很长时间的布秋霄,驭起龙尾砚便轰了过去。

玄yīn老祖知道这是一茅斋的镇斋之宝,不敢怠慢,双拳带着一道气息yīn秽的黑烟,便迎了过去。

龙尾砚里传出一声低沉的龙吟,光毫四散,瞬间吹散黑烟。

轰的一声巨响,少明岛四周的冰面上出现无数道裂缝,就像蛛网一般散开!

玄yīn老祖微微摇晃,很快便稳定下来,背着yīn三继续向前。

龙尾砚翻天而起,便要再次印下,布秋霄忽然心生警意。

下一刻,一道冷艳的剑光出现在他的眼前。

广元真人沉默不语看着他。

布秋霄盯着他,也没有说话。

看到这幕画面,人们再次震惊,而苦舟里的柳十岁更是心生茫然。

当初在果成寺里,他遇到了那位高僧,后来知道是公子的敌人,于是赵腊月要他一道去杀他便去了。

哪怕知道对方是太平祖师,他也没有犹豫,因为他相信公子,那么对方便一定是个坏人。

可为什么今天掌门真人和广元真人都在阻止别人杀死他?

……

……

“善哉,善哉。”

果成寺讲经堂的高僧们飘然而起,他们知道自己不是玄yīn老祖的对手,但今天玄yīn老祖被那张仙箓震撼了心神,又与龙尾砚对了一记,正在低落之时,高僧们决意他拖住一段时间,等着别的正道强者来援,哪怕要为之付出生命。

“抱……歉……抱……歉。”

来人不是因为畏惧与紧张才会如此说话,而是因为他本来就有些口吃。

墨池带着不知何峰的同门们,拦住了这些高僧的去路。

在青山九峰里,天光峰的墨池长老以面容丑陋、性情温和著称,此时他的眼神依然温暖,神情却极为坚定。

……

……

少明岛四周的海天里,剑光大乱。

两忘峰弟子所在的两艘青山剑舟,停在稍远一些的地方,过南山、顾寒等人的心情更加混乱。

场面太乱了,他们根本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得到任何师命。

掌门真人站在天空里,没有下令,似乎是由任由诸峰的师长们自行决定。

有些长老留在了剑舟里,神情复杂地看着越来越远的那道身影。

有些师长们则是驭剑而出,拦住了各宗派的修行者们。

直到中州派云船微动,白真人凌风而起,柳词深深看了她一眼。

到处都在对峙,无人注意到自己,昆仑掌门何渭觉得这是最好的机会,喝了一声魔头休走,便向远方追了过去。

寒号鸟的速度奇快,很快便来到了玄yīn老祖十余里后方。

yīn三靠在玄yīn老祖的背上,没有回头。

天空里忽然响起一声暴戾的鸣叫。

yīn凤不知从何处飞来,尾翼如剑划破长空,直接把何渭连着寒号鸟砍到了冰面上!

玄yīn老祖背着yīn三跳向了天空里。

yīn凤瞬间到来。

玄yīn老祖落在了yīn凤的背上。

yīn凤挥动双翼,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大海深处飞去。

被南趋偷袭,为了护住卓如岁,又用冰镜与南趋正面对了一剑,元骑鲸身受重伤,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

直到这个时候,他寒冷而严肃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杀了它。”

只有他与柳词知道,这句话是对井九说的。

yīn凤的命牌就在井九的手里。

如果这时候杀了yīn凤,玄yīn老祖再如何厉害,也很难带着太平真人离开。

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yīn凤飞得越来越快,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

天空里的对峙自然也不用再继续。

无数道视线投向大海深处。

不管是一茅斋的龙尾砚、果成寺的讲经堂、何渭的追杀,那个人都没有回头,只是静静靠在玄yīn老祖的背上。

他被中州派的仙箓重伤,虚弱到了极点,却依然没有将天下强者的追杀放在眼里,潇洒乘凤而走。

如此从容自信,气度非凡,哪里像什么妖魔,便是仙人也不过如此。

……

……

赵腊月看着天空里的那些剑光,脸sè有些苍白。

她没有出手是因为境界不够,而且也有些乱。

如果她站出去便是表明神末峰的态度。

但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元曲与平咏佳还有那些负责御舟的适越峰弟子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张着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井九走到她身边,向天空里望去。

赵腊月已经猜到了很多,想着他的身份,担心说道:“没事吧?”

井九看着大海深处,沉默不语。

他一直在寻找青山里的鬼,当然知道不可能就那么两三个,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

他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或者在这些人的眼里,自己才是那个鬼吧。

(本章完)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青山宗的仙与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