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34章

第34章

  当尤明许踏进家门那一刻,愣了愣。

  客厅还是那个客厅,也没改变什么陈设,可看起来就是亮堂了很多,总有种微微发光的感觉。她再仔细一看,原来地面、墙面、桌面、沙发扶手,甚至挂在墙上的母亲的遗像框,全都被擦得一尘不染。所以才会有满室隐隐发亮的感觉。

  殷逢的人,是把这老破房子,当成五星级酒店在打扫吗?

  除此之外,屋里还多了些小摆设和布置。譬如说博物架上,多了几只小猪、小兔玩偶。原木sè餐桌上,铺上了颜sè温暖的卡通桌布。布艺沙发上搭了红sè的布料……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生孩子了。尤明许默默在心中想。

  陈枫还是那副斯文败类模样,衬衫笔挺坐在餐桌前,放下手里的文件夹,说:“我正在看殷老师名下产业这个月的投资收益情况,都还不错。你们回来就可以开饭了。”说完就走到门口去吩咐隔壁的厨子保姆了。

  “阿许你去看我的房间。”殷逢说。

  尤明许看他一眼,他一脸无辜的理所当然。尤明许懒得跟他计较称呼,也想看看他的房间成啥样了。

  殷逢推开房门,尤明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张两层的蓝sè城堡滑滑梯床。是家具市场常见的儿童床样式,但毫无疑问更加精致辉煌。蓝sè的木“城墙”守护着一楼的床,旁边是楼梯,可以上至城堡二楼。顶上的城墙还描着金边,中间竖立着一顶象征着国王,哦不,应该是王子的王冠。

  而和楼梯相对的一侧,就是一具做工考究、结实轻巧的滑滑梯。

  尤明许静默着。

  殷逢的神sè也很沉稳,看她一眼,脱鞋,上楼梯。因为房间层高限制,二楼城堡空间显得有点局促,一米八几的他几乎弯下半个身体,才得以在高处巡视自己的领土。他走到滑滑梯旁,坐下。他虽高大,好在肩宽腰窄臀还紧,居然也能轻松坐进滑滑梯。

  他望着尤明许,眼中闪过一抹笑。然后,双手松开。

  嗖——

  他一屁~股撞到了地上,长腿还踢到了对面的墙。但他毫不在意,马上爬起来,走到尤明许面前,语气淡淡:“这个还挺好玩的。我不准任何人上去,除了你。”

  说完就侧身让开了路,眼睛却一直看着她,隐隐发亮。

  尤明许转身就走:“谢了,不玩。”不用回头都能知道他会有多惊讶失落,果然过了几秒钟,他才跟上来。尤明许走着走着就笑了,但等他追到身旁时,又立刻板起脸。

  “为什么?!”他追着问。

  “不告诉你。”尤明许在餐桌前坐下,殷逢立刻拉开她身旁的椅子,还用屁股挪了几下,紧挨着她。

  尤明许:“靠这么近干什么?”

  殷逢单手托着下巴假装看一旁风景。

  晚餐非常丰盛。尤明许竟意识到,自己已很久没有吃到这么舒服的家常晚餐了。平日里她要么在外面吃,要么叫外卖,偶尔心血来潮自己下厨,那味道也只能说果腹。可今天的菜,不仅清淡可口,没有外头的油烟味,还很下饭。汤亦是醇香扑鼻,一尝就是没有加任何味精调料,炖了很久,很入味。

  尤明许吃东西速度向来不慢,等她放下空空的碗时,才发觉对面的殷逢和陈枫才吃了一半。他俩也抬头看着她。

  尤明许居然有一丝尴尬,淡道:“你们慢慢吃,我们警察吃东西都比较快。”这是实话。

  殷逢说:“阿许你吃太少了,才一碗饭,我都要吃两碗。”

  尤明许正想说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就听他又说:“我还记得在西藏第一次抱你的时候,腰上一点肉都没有,大腿我一只手都快能握住。胸部发育得还可以,有肉,但也没有我手大。我的手好大!总之就是太瘦了。你要多吃点,将来才能长得和我一样强壮。”

  尤明许恼怒地先看一眼陈枫,他低着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是yīn险的嘴角强忍着笑。再看殷逢,他嘴里正含着个肉丸子,腮帮子鼓鼓的,冲她微笑,眼睛清亮单纯无比。

  尤明许咽下这口气,一言不发起身回房,摔上房门。

  等尤明许再从房间出来时,陈枫等人已收拾好一切,离开了。就剩殷逢在客厅看动画片。

  她说要去散步,殷逢关掉电视也要跟着,她也不在意,带着他出门。

  出了小区,走不远就是江边绿道,芳草依依、绿树成荫。还有一片斜草坡,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在玩耍。

  尤明许走了一段,就发现身后跟着的人有点慢,还频频往坡上张望,似乎完全被那些玩耍的儿童吸引了注意力。

  “走快点,不然怎么消食。”她说。

  “哦。”他跟上来,两人并肩而走。尤明许本就不矮,但他还是比她高了快一个头。此时两人安静走着,尤明许望着江面上暗暗的水光,不由得想起在西藏时与他的初遇,这人从睡袋里冒出来,跟只野人似的。到现在,他居然已经住到了她家里。想想就觉得世事无常,不可思议。

  而殷逢此时在想什么呢?

  江边的风很温柔地吹在脸上,天上的星子零落照耀。虽然说光走路这个活动,他觉得有点无聊。可是是尤明许领着他,而且她此刻看起来显得安静温柔,一点也不凶。殷逢的感觉就跟吃了糖似的,那颗糖就含在喉咙下,淡淡的,很舒服。他很有点冲动想要干点什么,对她干,和她一起干。脑子里那混沌的潜意识,似乎也跃跃欲试。可他完全搞不清楚。

  他只觉得,尤明许,像一道孤独漂泊很久的光,那么巧就飘到了他的头顶上。这个世界于他而言,依然是一片茫茫大雾,只依稀露出个轮廓。那么他就想要这道光,一直照耀在自己头顶上。不要去照耀别人。

  尤明许又看了眼身旁人。尽管他还穿着可笑的绿sè阿童木套装,无奈身材好,人长得好,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松松软软又减了龄。

看网友对 第34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