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35章

第35章

  这人明明比她还大三、四岁——这么走在路上,居然也没有人嘲笑。估计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很潮很任性的年轻人吧。

  尤明许不由得微微一笑。

  她早已脱掉警服,换了件白sè简单T恤,下头九分裤露出脚踝。此时长发披落肩头,身上还带着点女刑警特有的汗味儿,混着她身上的气息,随风飘进殷逢的鼻子里。她平时总是很冷酷的样子,现在一笑,那原本的清艳颜sè仿佛才肆意绽放。凤眼修长,红唇微张。整张脸仿佛都闪着灵动柔媚的光。

  殷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观察得这么仔细。其实一切都挺安静的,然后他就感觉到一股热血在往自己心脏部位冲。他甚至感觉到心跳“怦怦怦”加快。似乎从见第一面起,尤明许这个人,就一直令他产生这样心里躁动的感觉,可那感觉偏偏又是安宁的,特别的。

  他甚至不好意思一直盯着她的脸看,感觉到脸有点发烧,好像自己做了什么羞羞的事。于是他扭头看着斜坡上,一群孩子正在追打嬉闹。

  殷逢心中忽然就升起某种热烈的、清晰的渴望。这渴望,令他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因为他之前想对她干点什么的邪恶冲动,一下子就落到了实处。

  尤明许可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这么曲折丰富,她以为他就是在发呆。这时听到殷逢说:“阿许,你来追我好不好?”

  尤明许抬头看着他,沉默。

  然后就看到绿衣绿裤的英俊青年,脸上露出非常灿烂非常明亮的笑。简直就像一个皎洁纯净的发光体,在夜sè星光下熠熠生辉。

  “来追我啊。”他的嗓音低沉磁性,转身飞快就跑。

  尤明许闭了闭眼,过了几秒钟睁开,吼道:“你给老子站住!不、许、跑!”

  ——

  两人已经折返往家走了。

  尤明许脸sè懒淡走前面,殷逢隔了一个人的距离,默默跟在后面。尤明许知道他在赌气——他居然学会赌气了——就因为她不肯陪他玩“追我啊追我啊”的游戏。

  随他去。

  哪知走了一会儿,他又磨蹭起来。尤明许没好气地回头:“又怎么了?”

  他停下了,很专注地看着绿道旁的空地——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在踢球。尤明许就看到他的脑袋,随着球转来转去。

  跟猫盯着毛线团似的。

  尤明许哑然失笑,问:“想玩?”

  “嗯。”殷逢已朝那几个孩子走去。尤明许望着他比他们高大很多的背影,怔了怔,想要开口阻止,但最终沉默。

  那几个孩子都看见了他,继续踢自己的。他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交“同龄朋友”,就双手插裤兜里,站在一边。

  没多久,球滚到了他的脚边。尤明许看到他浅浅一笑,抬腿踢了出去。踢得不错,力道、角度都很稳健,一个孩子叫了声“我擦”,追了好远才把球追上。这时殷逢已经把手从裤兜抽出来,神sè也松动了,隐隐得意的样子,等着继续踢。

  然而那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年龄最大那个又看了看这个怪叔叔,露出挺冷淡不屑的表情,说:“走!”

  几个孩子抱着球跑远了,边跑还边回头警惕地看着殷逢。

  殷逢的表情渐渐变得僵硬,站在原地不动。尤明许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走吧。”

  他一声不吭地跟上来。

  尤明许望着路灯下,他长长的影子,就在自己脚下,竟比平时还要显得孤单倔强。她忽然就意识到一件事。

  意识到无论这个男人曾经多么辉煌得意,当他宛如孩童般醒来后,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却已是完全未知、陌生的,甚至是格格不入的。成年人不会正常看待他,孩子也是。

  他也许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所以……对她这么依赖吗?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

  尤明许不太喜欢看到他这样子,让人心里不那么舒服。

  “喂。”她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踢得很烂。”

  殷逢不吭声。

  尤明许站定,稍微踮起脚,摸摸他的头:“好了我们回家。”

  “嗯。”他虽然这么应着,却转头望向一边,避开她的视线。于是尤明许发现他的耳朵似乎红红的。还气着呢?觉得没面子?

  尤明许失笑,也不知怎的,脱口而出:“明天我去给你买个足球。”

  他转过脸来,眼睛里已有了光:“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一个球而已。”尤明许说。

  话音未落,猛然一双大手就从背后握住了她的腰身,尤明许全身一僵,人居然被他凌空高高举起。迎面走来的路人,全露出又惊又笑表情。

  “耶……”殷逢低声欢呼。

  尤明许:“……你他~妈放老子下来!”

  就这么一路磨磨蹭蹭,两人回到家已经九点多。

  结果刚踏进家门,尤明许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丁雄伟打来的,神sè一正,站在玄关就接起:“丁队。”

  “望月山小区发生凶杀案,初步报告死了三个,马上叫你的人都滚回来!”

  尤明许:“是!”

  挂了电话,就见殷逢看着自己,目光关切。尤明许一把推开他,冲进屋里,很快就穿戴好拿齐东西折返出来。见他还杵在原地,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简直就跟孩子看着要去连夜加班的妈似的。

  尤明许摸摸他的脑袋:“自己睡,有事找陈枫,别找我。”出门下楼。

  殷逢原地站了会儿,又坐下想了会儿,抬头看着寂静的屋子。他掏出手机。

  陈枫:“殷老师,有什么吩咐?”

  殷逢:“阿许去办案了,给我准备一辆车,我要跟着她去。”

  陈枫:“这可能……有点不妥……”

  殷逢打断他:“这么晚了,我听到电话里说还是凶杀案,怕她有危险。而且我觉得自己……查案好像还挺厉害的。别说了,按我说的做,备车。”

  陈枫:“是。”

  ——

  望月山小区地处闹市,毗邻学校。即使到了夜间,也是车流人流不断。尤明许等人赶到案发地点楼下时,只见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全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路灯明亮,警灯闪烁。尤明许带着人,拨开人群、挑起警戒线,走了进去。很多视线都落过来,尤明许熟视无睹。只是每当这时候,她内心总有一种莫名寂静的感觉。就好像跟周围兴奋的人群,站在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小区已有些年头,因为是学区房,外来人口很多。死者一家,就是租户。沿着斑驳的楼梯往上,樊佳在后面嘀咕:“靠,还有小孩子。”许梦山和尤明许静默不语。

  301室到了。

  尤明许看一眼隔壁的302,无论门楣还是地上的鞋垫,都比301精致讲究很多。此刻302屋门紧闭,应当是没人在家。

  尤明许踏进301。

  迎面而来的,就是浓郁的血腥气。尤明许戴好脚套手套等,慢慢呼吸着,让自己适应,同时扫一眼户门,用手指弹了一下坏掉的门锁。

  许梦山已经和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民警,简单通过气了,见状说道:“是楼上邻居看到门口有血流出来,敲门打电话都没人应,就报了警。来的时候门锁是完好的,强行破开了。”

  这是一套不大的二居室,一眼就能望到底。只是此刻,一片鲜血淋漓的狼藉。地上到处都是血迹,血脚印,墙上还有些血手印。椅子倒了两把,茶几和桌子都是歪的。

  最醒目的,莫过于厨房门口地上,几道粗粗的拖拽痕迹。

  一名警察走过来说:“在厨房。”

  尤明许率先走过去。

  一走到厨房门口,她就看到他们了。

  靠墙有张木桌,他们就堆在木桌下。

  最下面是个小男孩,看身长最多不超过5岁。他是脸朝下趴着的,从尤明许他们的角度,能看到他的屁股和双腿。

  一个8、9岁的女孩,交叠在男孩身上。身上还穿着校服,全都被血浸透。尤明许可以看到她的侧脸,sè泽惨淡无比。

  最上面,是个女人,40来岁模样,趴在两个孩子身上,膝盖半弯着。她一只手臂压在身体下,另一只手臂自然下垂,没有做出拥抱孩子的姿态。女人身上好几处深深的伤口。

看网友对 第35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