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五十六章:消失

第五十六章:消失

郝启并没有出手,这头魔物甚至不是使徒,这个世界也是有魔世界,并非是单纯的非魔物理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单纯的以力量来排列的话,最低级的是一些幽鬼之类,它们只能够在野外和凶恶之地出现,本身并不具备太强的力量,或许对普通人而言是不可战胜的恐怖,但是稍强一些的骑士和战士就可以打退它们,而只要太阳升起,它们就会被驱逐出物理世界。

再高一等的是幽界的住民,类似漫画中出现的兽鬼之类,这一类魔物是极难出现在物质世界的,在漫画中是直到格里弗斯受肉降临到物质世界后,整个物质世界和幽界的界限被模糊化,这些魔物才开始大规模的出现,而它们对人类来说已经属于怪物范围,只有最强大的骑士和战士才可以匹敌它们,而且它们不受阳光的限制。

再高一等的就是使徒衍生出来的魔物了,使徒可以将一些人类化为魔物,这一类的魔物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够匹敌与想象,那怕是强大的骑士和战士在它们面前也几乎没有抵抗力,唯有类似格斯这一类几乎超越凡人的存在才可以斩杀它们。

再高一等的就是使徒了,这些使徒全都是人类在最绝望的情况下,以那超越临界点的绝望之心,再借由贝黑莱特,呼唤出了神之手,献祭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之后,所化为的魔物,这一类的魔物每一个都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因果律,而因果律是这个世界的主要世界观之一,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真理范畴,每一个使徒都可以算是这个世界的基础规律,其强大是完全碾压任何凡人的,包括了格斯这样几乎超越凡人的存在,事实上,漫画中别看格斯一直在追杀使徒,甚至杀死了好些使徒,但是每一次他杀死使徒都有着偶然因素,都属于弱者以牺牲与生命去赢得胜利,他比任何一只使徒都要弱得多!

在高一等的,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顶点,站立在不朽不灭因果律中的神之手了,那是神,是魔,是天使,总之是超越了凡物想象的存在,而格斯的最大追求,就是五名神之手中的其中一个,暗之鹰,或者光之鹰的格里弗斯。

在原本的漫画中,作为普通人的格斯,他只能够在这因果律中不停的苦苦挣扎,既无法做到报仇雪恨,也没法做到保护挚爱,所以只能够一直苦苦挣扎求存,那怕他的心灵已经达到了超乎想象的境界,但是肉身的弱小阻碍了这一切。

但是若是他拥有了内力,那就拥有了可以打破这挣扎的力量,而且郝启非常期待,以格斯的心灵,他最终可以去到什么样的地步,是否可以打破这因果律呢……

即便郝启没有出手,格斯也将这来袭的魔物彻底斩杀,他现在可比漫画里的同时间段的他强多了,他不但斩杀了这头怪物,也得到了他在漫画中终该得到的那柄巨剑。

这是一柄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块钢板更合适的东西,没有任何锋刃,单纯的是以巨大的铁块铸造而成,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柄钢板倒是有了些巨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味道。

“……我要去追杀那些使徒了,你呢?要和我一起吗?”格斯在走之前来到了郝启面前问道。

郝启却是摇头道:“我找到了些线索,需要在这里闭死关,暂时我们就分开吧,我会在这里等待你回来,你回来的那一刻,就是我继续随你行动的时刻。”

“是吗?”格斯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带着他的愤怒,绝望,以及决绝,走向了这个世界因果律为他所划定的未来。

而郝启就在这里随意寻了一处半山坡,也不理会里基特他们的关心,就在那里盘腿坐下细细感受着内力,一天一天,灰尘都仿佛要将他掩埋,风吹日晒之下,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整个人已经被尘埃,植物,蔓藤之类覆盖,甚至连里基特他们都以为郝启已经离去,谁人都不知道郝启就在离矿洞不远处的山坡上。

春去秋来,郝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样闭关了多久,他将自己的超内里化为了内力,又将内力重新化为了最基础的天地游离能量与人体的精气神,这一步骤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在这闭死关的日子里,他已经几百万次的将这一过程重现,一开始时他什么都没察觉到,但是随着这一过程的数量累积,他似乎有了一些心得,但是仔细琢磨却又似是而非。

几百万次的尝试之后,郝启只能够隐约感觉到这内力的形成有着大秘密在其中,但是具体如何却是看之不明,就如同雾里看花那样,明知道这其中有什么,但是却又看之不明,朦胧胧的隔了一层,看似只有薄纱一样的一层,但是郝启偏偏又知道这一层实如天堑,若是悟通,那么他距离光明神帝和中央夜帝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阻隔可言。

没错,那怕他悟通了七神境,跨过了生死门,但是依然还不算是帝级,跨过生死门是跨过生死门,帝级是帝级,这两者间依然还有着一层差距。

而着内力的奥秘,就包含了帝级的秘密,而且还不止是如此,这其中还有着别的一些东西,所以这很重要。

郝启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他知道自己的心境修持到这里已经累积尽了,再闭死关下去也不会再有多少的收获,就和他之前被困顿于那处空间中时,任凭他如何挣扎都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无量量劫来临,若不是有了中番机缘,那他可能已经被困于名为“自己”的牢笼中不可超脱了。

“是时候随着格斯去这个世界看看了,想来始终那小子把我弄到这里来,肯定是有某些缘由的,这个世界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我启发才是。”

郝启直到现在,都不敢肯定这个世界是否是真实,又或者是虚假的幻象,若是普通情况下,他自然是可以分辨得出,但是这次涉及到了史衷,以史衷的大能而言,弄出一个比真实更加真实的虚幻不过和玩似的,在史衷这种层次的大能眼中,虚幻和真实其实一点区别都没有,只要史衷想,虚幻与真实的转换都在他一念之间,那怕是相隔了时间与空间都没法阻止他半点。

不过史衷是什么层次?那是比超脱之境更进一步,乃至是进几步的不可名状之境,那种层次为什么叫做不可名状?就是连形容都做不到,甚至连想象走做不到,所以才叫做不可名状。

但那是针对史衷,郝启相对于史衷来说真的是连蝼蚁都算不上,所以他不可能无视真实与虚幻。

若说一个普通人的整体层次,从生命到意志,从意志到灵魂,从灵魂到力量,所有的一切以数字化来评价的话,数字是一,那么到内力境就是十到一百之间,而到内气境直接就是一万到十万之间,可以说,从内力到内气境的差距,是普通人到内力差距的一百倍以上。

而再从内气境到神相境,差距甚至可能是万倍乃至更多,其差距之大,可以让普通人到内气来回走上十次以上了。

越是层次提升越高,差距就越是巨大,每一个层次的差距甚至可以比之前所有层次加起来十倍,百倍,千万倍还要巨大,比如光明神帝,中央夜帝二人与现在内有宇宙的霸王比起来,虽然不算是蝼蚁,但是其差距绝对比皇与帝之间的差距要大得多,甚至可以说是大不可量,再向上,内有宇宙与超脱相比较,这甚至是连比较都做不到,一方还在多元层次挣扎,一方却已是超脱出去得了大自在。

古人都有云,夏虫不可语冰,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层次的差距太大,蝼蚁所理解的世界也就是蚂蚁窝及周边的食物,动物所能够理解的世界也就是食物,地盘,天敌,冷热之类,一个层次所能够理解的世界就是那更层次的极限而已,郝启无法理解这种凭空生成一个世界是否虚幻,这就是他层次的局限性了。

若这里是真实,那这种凭空而来的真实其根基又是什么?只是史衷的一股力量形成?那若是他回归之后,这个真实的世界又会如何?

若这里是虚假,那他的记忆算什么?缸中之脑吗?那这领悟,这对能量的控制,甚至是悟神的来由难道也是虚假,通过刺激大脑感官而成的吗?若如此容易就可以悟神,那远古时代早就是人人七神境了。

不过一是郝启本身就是豁达,二是到了这个地步,还求更真假又如何?

“如此,我就以本心畅游这个世界好了,想来,我能到来这里,总是有缘由的。”

与此同时,在没有了郝启的世界之中……

“……你才是天下之恶!”

一蓝,一白,两道炽烈务必的气道贯穿天地,仿佛无始无终,在这两气的核心处,蓝竟陵与世无双已是重伤垂死之态,两人都已是浑身伤势,蓝竟陵四肢已断,只剩下一条手臂仍在,世无双则有半个身体都已经彻底粉碎消失,虽是如此,两人的气息却是无比的高昂,如同恒星燃烧的最后一刻,仿佛要将所有的能量在这一刻里完全燃烧殆尽,化为那超新星爆炸一般。

这二气相互缠绕,从这宇宙边际处蔓延而来,席卷了这内有宇宙大片星域,贯穿了天地日月,仿佛化为了两条道路,从四面八方围攻而至,在这由气化道的最前端,正是蓝竟陵与世无双一人一招直袭向了霸王,而两人在这即将打中霸王的时刻,从他们口中几乎同时吼出了同样的字眼。

霸王!

你才是天下之恶!

轰然巨响,这立于内有宇宙最中心的大陆轰然爆碎,仿如开天辟地的第一束光那样就将消散,但是下一刻,整个大陆的碎片如同电影倒流一样重新聚合归一,又化为了一片完好的大陆重立于世。

霸王浑身鲜血的站立原地,他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数秒后才微微叹了口气道:“世间再无如此浩然正气,凌冽阳刚之人了……”

“不!爷爷!”

在之大陆的天顶之上,在那刚刚被打得崩裂死亡的红龙塞尔维迪的尸体上,一团蓝影正在冉冉升起,这影是一片海洋,红龙塞尔维迪的尸体就漂浮在这海洋上。

就见得有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这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此兽出现,所有的头颅全都看向了刚刚蓝sè之道消散之处。

下一瞬间,这兽从天而落,带着整个内有宇宙三分之一的星辰同时坠落,齐齐向着这巨大的核心大陆撞击而来,仿佛整个宇宙在同一时刻变得来狭小一样。

“时间,空间,能量,物质,灵魂,精神,虚幻还有……现实七大权柄吗?”

霸王站立原地,事实上他此刻已经是伤痕累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一条手臂更是齐肩而断,他就有剩余的一条独臂抬手向天,与那兽猛的一记对攻,刹那间的光华,兽仿佛镜面一般村村崩裂消散,而整个内有宇宙有三分之一同样的崩裂开来,连同霸王的身躯也有三分之一同样崩裂……

这时,经流来整个多元,从外而至内,流经来这内有宇宙的水渐渐消失,大地自虚无中开始来出现,而在中内有宇宙核心大陆上,三分之一身躯都已经崩裂消散的霸王再度站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力量明明已经绝大多数用来吸纳融合罪孽了,明明已经打倒了你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了,为什么你还可以站起来,为什么!!”

整个战场的英豪们几乎已经死绝,包括了一开始出现的远古,上古英豪们,诸皇,诸世界之主,诸人人如龙强者,傀儡之主,以及东城整个能量系的大科学家。

也包括了外的所有等级生物,无论是权柄等级生物,乃至是出场的三大灵中的两个,以及基因族的底牌,三眼族的底牌,以及从最终战场过来的太古时代三只完整作战军团,还有七海时代的英豪们,无论是被誉为历代最强九武王的第一,还是汤姆,世无双,蓝竟陵,以及复活过来的梦皇冰皇……

整个战场只剩下了三个存在还勉强存活,分别是一个浑身璀璨光芒的青年,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头戴头巾包裹的男子,以及一个人形的虫类生命,他们三人都已经重伤垂死,在这里叫嚣的正是那虫类人形生命体,它仿佛已经陷入了彻底疯狂,大声咆哮着,它即便已经是重伤垂死,但是从它身上冒出来的能量依然汹涌澎湃,仿佛可以将这整个宇宙都充塞爆开一样。

霸王不言,他浑身颤抖着立直了身体,然后脚下一踏,身体已经来到了这虫类生命体面前,一脚踩下,将这依然还在叫嚣的虫类生命体整个踩爆,然后他看向了那浑身光芒璀璨的青年,与那戴着头巾的普通男子。

浑身光芒的青年忽然说道:“暗,你当知我心,我本是为了这世间光明,虽然行差踏错了一回,但是未来当有我回归之机,那时候我依然还可以改正过来……只是这一劫却是难逃,本来该有一线转机,但是这一线转机却是转瞬已逝,消失得无影无踪,至此之后,世间将再无光明,我不甘,你可甘?”

头巾男子只是摇头,他并没有看向慢步走来的霸王,只是看着光芒青年,光芒青年也同样看着他,数秒后才叹息着道:“我知道你信我不过,所以我来付出与牺牲,只望你别辜负来这方世界,这处多元,这一纪元……”

“刀模板……给你!”

光芒青年言罢,浑身化光冲向了头巾男子,霸王也没阻止,只是看着头巾男子接受了这光芒,他这才说道:“来吧,夜帝,现在有着两个模板的你,该是这一纪元除我以外的最强了,来吧,打败我,或者被我打败!”

在那光芒散处,头巾男子已经完好无伤的站了起来,他仰头看天道:“不,最强的该是仁者无敌,便是我有两个模板,也与你无用,本该有的一线生机,却仿佛从没诞生过一样……”

“来战吧,霸王,打败我,这世将会大同到来!”

“好!杀!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刀剑模板,两相归真!北斗装功,重阳真打……论剑形态!无双天罡!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杀!”

良久,霸王而立,黑暗消散,就见得那大地成形,光自混沌来,此光涵盖天地无极,贯穿宇宙始终,天道大道,多元宇宙,最初与最末,一切都在光中消散……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六章:消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