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五章中州派的故事

第六十五章中州派的故事

太平真人走了。

西海上的气氛却更加紧张。

各宗派修行者们看着青山宗的长老与弟子们,眼里满是愤怒与震惊。

青山宗的长老与弟子们则是盯着中州派的云船,凌厉的视线尽数落在童颜的身上。

井九也在看着童颜。

十余艘青山剑舟,近千名青山剑修,童颜却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目光,微微一怔,点头致意。

“童颜假装叛出师门,忍辱负重多年,终于获得了剑西来的信任,深入此地,找到了太平真人与西海剑派勾结的证据,付出一张仙箓的代价,誓要除此魔头,你们青山宗非但不感激,这时候更是飞剑相向,究竟想做什么?”

白真人站在舟首,看着柳词面无表情说道:“我更是想请教真人一句,你先前为何要挡在那个魔头身前?还有这位应该是天光峰的墨池长老吧?你与广元真人为何又要拦住正道中人的追击?青山宗今天是不是应该给个解释?”

海面上的碎冰被海浪拍打着,重新回到冰层,除了这些声音,天地之间一片死寂,紧张的令人窒息。

正道修行界的两大领袖宗派,终于要正面冲突了吗?

柳词真人为了一战定西海,几乎把整座青山都搬了过来,中州派却只来了一艘云船,除了白真人便没有什么真正的强者,船上都是些年轻弟子,即便元骑鲸被南趋偷袭重伤,即便yīn凤已经离开,青山宗依然可以说稳操胜券。

但西海现在并不是只有青山宗与中州派,还有一茅斋、果成寺、昆仑派、大泽、悬铃宗等数十个正道宗派,如果真的起了战端,他们会选择支持谁?

一茅斋向来是中州派的盟友,即便前些天在朝歌城的朝堂斗争里诡异地保持了中立,但很明显今天他们不会继续如此。至于果成寺近些年与青山宗越走越近,但禅子最为痛恨太平真人,自然不会支持青山的倾向。

是的,所有的问题还是因为太平真人。涉及到这位曾经祸乱人间、害死千万人的大祸害,即便是大泽、悬铃宗这些青山宗的盟友也只能保持沉默,更何况别的宗派。

“似家师这等人物,世人皆可杀,贵派做的事情当然没有错,我也不会责怪童颜小友。”

柳词的声音响了起来:“至于白真人想要的解释其实也很简单……家师再如何该死,我救他也没有错。”

听到这句话,白真人微微挑眉。

没有等她开口,柳词淡然说道:“只不过这就变成我该死了。”

白真人沉声说道:“在真人看来,广元真人与墨池长老等人也就没有错了?”

柳词望向那些先前出剑助师父逃走的人们……广元真人面无表情,墨池长老面有惭sè……忽然笑了起来。

“我倒大概明白他们为何会这样做,家师再如何也是曾经的青山掌门,在他们想来,青山能动,你们却不能动。”

不待白真人再开口,他有些疲惫地摆摆手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了,如果有人觉得我青山不对,欢迎前来问罪。”

说完这句话,他落回最大的那艘剑舟里,淡然说道:“走吧。”

剑舟缓缓转头,向着东方而去。

十余艘青山剑舟紧随其后,缓缓离开西海。

只有碧湖峰的剑舟留了下来,成由天会代表青山处理西海剑派之后的事情。

看着这幕画面,各宗派修行者们震惊无语,面面相觑,心想就这么走了?所有人都看到柳词替太平真人挡住了那片天雷,看到了广元真人挡住了布秋霄,看到墨池长老带人挡住了果成寺,看到了那么多……可他们就这么走了?

布秋霄脸sè难看至极,但没有动。

果成寺的高僧们合什不语,也没有动。

白真人也没有动。

海风缓缓推动着浮冰,海风缓缓推着剑舟,向着各自的地方去。

太平真人是朝天大陆必杀的祸害,谁要是站在他一边,也必被天下诛之。

当年就算是青山宗要保住他的性命,也必须承诺把他囚禁在剑狱里,永世不得放出。

哪里敢像现在这样堂而皇之地把他放走了!

换作以前,哪怕只是数刻之前,布秋霄必然会动手,果成寺也会动手,白真人更是会动手。

但现在他们没有动手,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

之所以如此,当然只有一个原因。

那道剑光,还停留在所有人的眼里。

……

……

青山剑舟里。

墨池带着几位师弟跪在了柳词真人的身前。

他低着头,微微颤抖的声音里满是歉意与罪恶感:“我……我……没忍……住。”

柳词看着天空里的霞云,失笑道:“师弟啊,我还不是一时没有忍住。”

墨池这才想起来刚才放走师父,掌门师兄出力最多,一时间不禁恍惚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柳词接着叹道:“青山啊,忍得住就不叫青山了。”

……

……

井九看着最前方那艘剑舟。

柳词在舱里,无法被看到。

但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对方依然在那里微微笑着,偶尔叹息。

他知道柳词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般无事。

他见过真正的天劫。

他知道那片被仙箓引下来的雷火就是天劫。

今日柳词迎来剑归,正在巅峰状态,是毫无争议的朝天大陆最强之人,但……那是天劫。

西海之局本来没有任何问题,直到那道仙光冲破少明岛落在了乌云里。

他承认中州派的安排很好,童颜出现在那里,就连师兄都没有想到。

他没想到的是,柳词会站在了师兄的身前。

更重要的是,随着柳词出手、广元真人与墨池等人也站了出来,青山宗那道裂痕也显现了出来。

被他与柳词、元骑鲸压制了三百年的那道裂痕,最终会把青山引向何方?

南趋在与柳词对剑之前曾经说过,青山之衰便由今日始。

井九不知道,却有相同的感慨,但不是因为柳词会败给南趋,而是另一个原因。

最强大的那些宗派与世界,只会毁于内乱。

想到这点,他收回视线望向中州派的云船。

隔着十余里的距离,剑舟与云船正在擦肩而过。

在云船里,他看到了那个白衣少女,低调地站在人群里,很不起眼。

海风轻拂着她的青丝,显得更加柔弱。

……

……

白早看到了井九,有些意外。

你先前一直不在,什么时候来的?

隔着十余里的距离,她对着他微微一笑,清雅却又浓郁,就像白sè的栀子花。

井九看着她,没有说话。

几年前他在果成寺沉睡的时候,童颜背着青天鉴去向他求助。

醒过来后,他知道了一些细节。

童颜离开云梦山后,日夜兼程往青山去,半途收到白早的信知道他在果成寺,才改了方向。

问题是青天鉴被盗,必然会惊动白真人,童颜急着逃走,肯定来不及与白早约定任何事情。

日夜兼程啊。

那白早是如何把那封信送到他的手里的?

……

……

那年,童颜在洛淮南留下的洞府里听到了青天鉴的呼救声。

他毫不犹豫便开始挖洞,一挖便是好几年,最后终于挖到了地脉深处,来到了青天鉴前。

青天鉴被厚厚的冰包裹着,青儿从里面飞了出来,虚弱而黯淡,随时可能消失,却满脸惊喜地问他是来救自己的吗?

童颜说不是,他挖了几年的洞就是为了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再做判断。

黑白这种事情对棋盘来说已经不是重不重要的问题,而是最基本的规则。

青儿自己觉醒的事情告诉了他,包括白真人对自己的处治。

童颜觉得师尊是错的,于是用道法融化了冰块,把青天鉴从里面取了出来。

他带着青天鉴准备逃走,却是闯进了一片迷雾里,然后遇到了白真人。

青天鉴是天宝,就算麒麟不在,中州派又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童颜跪在白真人的身前,等待着死亡。

青天鉴覆着雪霜,青儿随时可能涣散。

白早赶了过来,跪在地上说了一个关于西海的故事,请求母亲让师兄戴罪立功。

这个故事很好,却不足以打动白真人,因为童颜要杀西海剑神是过冬的安排,与中州派无关。

中州派需要西海剑神的存在,来对抗青山剑宗。

童颜又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开头是他从苏子叶那里听来的,结尾则是他当场想出来的。

听完这个故事,白真人终于动容,同意了他们的想法,并且把中州派仅剩的万里玺给了童颜。

这件法宝在最关键的时刻可以救童颜一命,同时也是禁制,中州派可以随时知道他在哪里,他别想着逃走。

听着母亲的话,白早神情不变,心却有些冷。

当年她带着两件万里玺参加道战,洛淮南用了一个,还有个始终在她身边。

等于说,她与井九被困雪原六年,父母一直都知道她在哪里。

白真人离开了,仿佛没有来过。

青儿再次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她已经快撑不住了,对童颜说,井九可以帮到自己。

中州派知道井九在果成寺,但童颜在地底挖了五年洞,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

为了让这个故事更加完美,没有任何漏洞,于是找了个理由,那就是白早给童颜写一封信。

……

……

接着。

苏子叶把天近人的洞府告诉了yīn三,又去了中州派,通过那颗千年莲子见到了白早,与中州派商定好了所有的事。

西海剑神一直在等yīn三来西海,然后与中州派联手。

童颜带着青天鉴去了冷山,在地底找到了火鲤大王。

火鲤大王的一道神识进入青天鉴的幻境,井里多了一条能与张大公子聊天的鱼。

谁也不知道,随着那道神识进去的,还有一道中州派的仙箓。

在被王小明的烈阳幡围杀的时候,童颜面临了第一次选择,他捏了捏袖子里的万里玺,最终还是没有用。

他赌赢了。

青天鉴却被井九拿走了。

在大原城外的三千庵里,他对湖沉默了很多天。

井九把青天鉴送了回来。

兜兜转转。

最终他还是带着青天鉴去了西海,被关进了少明岛,又挖了一条地道,进入那间暗室,继续沉默地等待。

直到今天。

暗室开启。

太平真人走了进来。

:。: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中州派的故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