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一章:世界之敌

第一章:世界之敌

郝启知道世界之敌的意思,甚至当初从外回归七海世界时,他还多次作为小世界之敌。

但是外的小世界终归只是小世界,别说是小世界了,那怕是七海世界这样的有大道存在的世界,其实都是不完整的世界,这个纪元的多元宇宙压根就没有任何一个完全成型的宇宙世界,不仅仅是类如星辰银河一样的无穷尽宇宙,完整的宇宙类别其实有许多,比如多次元的主大陆型宇宙,就是主物质界,yīn影位面啊,上层位面,下层位面,元素位面,星界什么的无尽类多元宇宙世界也是真实宇宙,而真实宇宙的最大特征其实就是无限,虽然是相对无限。

任何存在,乃至是只有泛意识的存在,本质上都是在追寻自身存续,延续后代,以及进化自身的三个过程中不停循环,一个存在首先是要保证自身的存在,因为自身都不存在了,那么外界的一切对其都毫无意义可言,其次是延续后代,当然了,若是永生种,那么所谓的延续后代就不会成立,事实上寿命越长的存在,其生育力就越低,因为延续后代这一选项其实是在自身在不可控力的影响下无法继续存续时才会出现。

至于进化自身,无论是有魔无魔世界,无论是短生种还是永生种,任何存在都会本能的如此,有可以加强单体实力的,有累积知识学习的,也有融合别的生命的,各种各样的方式应有尽有,这时一个存在除了生命以外最本能本质的追求,而多元宇宙本身其实也是如此。

多元宇宙本身已经可以算是内有宇宙最最巅峰的层次,不过因为是泛意识,而且体内本还有别的生灵与非生灵诞生,所以不可能发挥出内有宇宙最巅峰层次的力量,但是毕竟层次本身属于内有宇宙最巅峰级别,距离超脱也就是一线之隔。

而超脱与非超脱之间的定义,其实就在于绝对二字,而无限本身其实也是绝对定义里的一员,所以多元宇宙本身在形成的最初,就会在泛意识的本能下开始向着无限的方向而去,虽然是相对无限,但是一旦多元宇宙跨过了无量量劫,也有几乎不存在的几率可能真的进化,然后从多元宇宙到强多元宇宙,一步一步上去,还真有可能成为超脱级的多元宇宙。

而类似这种进化本能,使得多元宇宙的泛意识,也就天道之类的东西进行生命化转生,之后成为多元宇宙的嫡亲嫡子,然后从泛意识成为存在意识,也会本能的走向内有宇宙的超脱之路。

而作为世界之敌,若是在有天道仍存的多元宇宙内(可能性极小,几乎为零,除非遇到本多元这样出现了一个概率为零的超脱者),那么世界之敌的生命体连生存都不可能,不,应该是几乎连保持自我都不可能,因为天地间都会将你排斥出去,虽然是泛意识,很少可能会直接天罚天诛之类,但是这种世界性的排斥,会让你吃下的任何东西都是腐烂毒物,会让你连呼吸的都是对你的剧毒,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恐怖扭曲而腐朽的噩梦,你所听到的一切都是无序混乱的杂音,就如同当初郝启他们在外的那些小世界里所遭遇到的一样,而脱离小世界,单纯的在外中时,这种世界之敌的排斥就会更加恐怖,世界本身就在拒绝你的存在,不停将你修正为不存在,除非是自身已经点亮了属于自己内心的光芒,有了专属于自己的印记,否则直接就会被修正为不存在,彻底的消失不见。

而没有了泛意识的世界之敌也绝对不好受,虽然没有了泛意识,但是多元本身会产生某种寄身情形,出现类似盖亚一样的亚泛意识,这种情况下,作为世界之敌的存在虽然不会受到天道的压制与修正,但是世界本身会对其产生反应,而这种反应的结果就是……

运气值与概率性的问题!

郝启看着眼前的光之鹰,他的表情也有些凝重,因为虽然他实力被大部分封印,但是他还是本能的感觉得到那庞大得如同笼罩了整个世界的巨大黑幕,那是整个世界对于眼前这人的关爱与期待,甚至可以用代天行者来形容,虽然不到天道之于天地的程度,但是也差不多快有世界之子的程度了,任何与之鹰作对的存在,都是整个世界的世界之敌!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气旋那样,光是站在那里的鹰,就足以引发整个世界的波动,宛如世界的中心那样,那怕他在任何一个最为偏僻的无人荒野,那怕他什么都没做,仅仅只是站立,整个世界的中心就在他的脚下,所有会引发世界变革的大事都会自他站立处开始波动爆发,这就是世界之子的待遇,只要身处此世,他就是整个世界的真主角,没有任何此世的存在能够伤害他。

郝启却知道自己可以伤害他,因为他并非此世之人,而且也并不需要承担此世活人尊其为嫡子的身份,但是伤害他的结果就是成为世界之敌,事实上他现在就是世界之敌,不过世界之敌也是分等级和层次的,他到目前为止涉入这个世界的程度还比较低,所以他的世界之敌层次也比较低,但若是他与这鹰为敌,那么他立时就会成为举世共敌,喝口凉水都有可能会被呛死的那种,以他现在被封印了九成九还多的实力,一旦成为这种举世之敌,恐怕连他都会活得异常艰难。

不过这并非是没有转机的……

万事万物都不可能是绝对,若真实绝对,那就是超脱了,这时那怕多元宇宙本身都几乎不可能达成的事情,所以才有万事万物都有一线生机的说法,那怕是无魔世界的核爆中心,普通人都有不为零的极微小几率可能存活下去,更别说这世界之敌的情况了。

在郝启所看到的世界中,这个世界其实有两个核心,明的核心是这光之鹰,他是世界的嫡亲之子,是整个世界的气运之终点,是类似耶稣之于圣经,或者类似先知之于绿教那样,甚至更加夸张,他在这个世界有着心想事成的大能大权柄。

而另一个核心其实是格斯,没错,就是这个身世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几乎只是挣扎着向前求存的男人,他却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核心,暗的核心。

虽然很奇妙,但是这种情况确实是有可能发生的,这时比所谓的宿敌之说更加奇妙,产生几率也更加稀少的一种情况,就是所谓的光暗主角论。

彼此都是主角,彼此世界平行而偶有交着,彼此的关系似敌似友,甚至可能是你中有我,我有中有你,而两者的现实情况很有可能是相互逆反的,比如一人光鲜亮丽,登临世界之巅,另一人则可能碾碎成泥,在尘世中挣扎求存,甚至更加夸张的就如眼前这二人,一人成为了耶稣之于圣经一样的传说层次,是整个世界的嫡亲子,在这个世界的因果律中,拥有着此世之物都无法伤及他的绝对因果律,而另一人则落魄成泥,几乎成为整个世界暗面的公敌,每晚每夜都需要在杀敌的绝境中挣扎求存。

但他们确实是这个世界互为表里的双生核心,而格斯也是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中唯一一个拥有打败乃至击杀光之鹰可能的存在,是此世的唯一性存在,也是这个世界因果律中的绝对性之一,而郝启那怕是当场伤害了光之鹰,并且与光之鹰敌对,阻止他的梦想,因此而成为了世界之敌,只要是在格斯的身旁,或者说与格斯同行,那么这世界之敌的反噬也落不到他身上。

在郝启面前,这个世界的剧情发展到了格斯回归,却发现卡斯嘉失踪了,这让他又急又悔,为了他的仇恨以及一些内心微妙的想法,他在这几年时间里其实都刻意遗忘着卡斯嘉的存在,只是一心去追杀那些使徒,甚至都不能够说是追杀,虽然是带着仇恨,虽然是带着觉悟,但是许多时候他仿佛更像是在追求着某种解脱一样,但那绝对不是自杀,而是更加复杂的一种解脱。

而在这趟旅程中,他也遇到了许多人与事,也遇到了属于他的伙伴,同时也知道了使徒们并非是单纯为了杀戮,为了吃人而存在的无脑怪物,它们是属于更加复杂的一种魔物,是已经陷落于其本能,但是又还带着最后一丝人性挣扎的东西。

同时,在这趟旅程中,格斯内心的焦躁,仇恨,以及思念等等都在逐渐的累积,以至于他多次差点滥杀无辜,而且他还不是内力境,本身的灵魂意识等等都还只是普通人,虽然实力比原著上要强大了许多,但是在这长期的旅途追杀中,每夜的与亡魂怪物的对杀,那种无声无息的负面侵袭,也让他的心神累积到了极限,让他多次产生了卡斯嘉当初遭遇的幻觉,特别是看到了卡斯嘉所生下来的魔婴,让他产生了卡斯嘉可能不妙的预感,终于是从追杀旅途中再次回归,回到了这矿山处。

果不其然,卡斯嘉果然是出了事情,她意外的流落在外,遵循着这个世界宿命的安排,一步一步向着这个世界的一处宗教圣地而去,之后格斯紧随其后也来到了这处圣地,接着就发生了这一个千年的大事件,神之手受肉,光之鹰化为肉身降临在了物质世界上。

这个世界是一个有着强大宿命论的世界,而神之手本身就是因果宿命的重要一环,换言之,他们本质上已经可以看做这个世界宿命的一部分了,虽然无法做到操纵一切,但是当其受肉成人时,在这个世界上就有了圣子,天命之子,乃至是主角一样的位格待遇,事实上,当初郝启看这本漫画时,他就觉得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以及那宏伟的历史浪潮,是直到光之鹰格里弗斯受肉时,这才真正拉开了帷幕。

而在这个大时代开端之时,作为主角的光之鹰格里弗斯却是来到了这处小矿山,他正在看着埋葬在矿山后山处曾经鹰之团成员们的衣冠冢,而在他不远处,格斯正在与使徒左德对峙着。

现在的格斯可不是漫画里同时期的格斯啊,虽然还未成内力境,但是在郝启的教导下,以及这些年追杀使徒时的自我锻炼中,格斯基本上已经可以认为是一名准内力境了,一身肉身力量几乎完全开发了出来,他本就天赋异禀,自身更是努力到了极限,成就准内力境后,那肉身之力已经超凡脱俗,那怕是七海世界中也是异数,甚至一些弱小无比的内力境可能都无法与之匹敌,特别是他那从小自战场上生死磨炼出来的战斗技巧与直觉,更是让他现在在凡世中几无敌手。

不过他的对手也不是弱者,号称不死的左德,那怕是在使徒中也是最强行列的成员,是这个世界非神话武力的顶点,那怕现在依然还是人身模样,但是与格斯对峙起来后,格斯依然无法越过他的防备。

“挣扎者,你变强了啊!”左德手持巨剑,与格斯的门板剑对撞在了一起,双方手臂的肌肉都层层鼓起,青筋直冒,一瞬间的对拼,双方的巨剑都爆发出了炸响,与左德预料的不同,他居然微微退了半步,而格斯却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让左德暴怒,但同时又是狂喜,他是使徒中的另类,是一个为了追寻强者为梦想而诞生的使徒,他一直混迹于战场上,就是企图找到能够与他匹敌的强者,但是他太强了,那怕只是人身形态,其力量也足以碾压任何普通凡人,而他数百年混迹于战场所磨炼出来的武艺,更是可以让这个时代的普通人羞愧致死,所以他一直以来都非常失望,直到在许久前遇到了格斯为止,虽然那个时候的格斯还是一个普通凡人,但是也依然给予了他足够的惊喜。

而后数次他都以为格斯死定了,但是没想到格斯居然连最大的蚀都躲了过去,活了过来,之后更是一路追杀使徒,到如今为止,他的人身形态居然隐隐无法匹敌格斯了,这简直让他太惊喜了,他又预感,若是战斗下去,光凭人身形态他甚至有陨落的危险。

就在左德打算变身攻击时,忽然他整个身体都停顿了下来,包括格斯也是停顿了下来,两人同时向着郝启的方向转头看来,因为在刚刚一瞬间,两人同时产生了极度危险的预感来,那是在战场上磨炼了不下二十年的直觉。

“啊,我记得你!你这个人类……不,你真的是人类吗?而不是我们这种游走于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存在吗?你很强,非常强……”

左德说话间,他的身体开始了膨胀,变成了一头巨大无比的牛头恶魔,这是一头狰狞的怪物,光是形象都可以让普通人惊吓软倒,但是郝启见过比这恐怖一亿倍的存在,与等级生物比起来,这牛头恶魔简直和绵羊一样可爱,所以他理也不理,径直走到了二人面前才说道:“格斯,你有什么话要和格里弗斯说吗?现在就去。”

格斯楞了一下,看着了左德,但是他立刻发现左德全部心神都集中到了郝启身上,而且左德浑身都在颤抖,巨大的牛头恶魔浑身颤抖,面对的却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这场面实在是让人觉得诡异。

格斯也仿佛明白了什么,再没有将注意力看向左德,而是提着他的门板巨剑慢慢走向了格里弗斯,同时用一种恐怖的,带着仇恨的,却奇异的,带着解脱的语气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三个为什么,问的东西格斯自己知道,格里弗斯也是知道,而格里弗斯却并没有回答,他看了看满地的衣冠冢,又看了看郝启,最后才看向了格斯道:“你应该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梦想的,这是只有你才应该知道的事情。”

“梦想……那即是说,你对你的所作所为,对那些被你背叛的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格斯大声吼着,同时举剑就要向格里弗斯冲去。

眼见如此,左德猛的摆脱了郝启的气机交感,甚至连可能受到郝启致命攻击的威胁都不顾,直接转身就要向格斯猛击而去,但是与此同时,郝启的身影出现在了它身旁,单手就将它按停了下来,巨大的力量甚至直贯入地面,两人所站地面整个崩裂开来。

“放开!凡人,你根本不知道你在与谁作对,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什么!?”左德咆哮着吼道。

“……闭嘴,魔物,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意味着什么!?”郝启直接反吼了回去,结果反倒是把左德吼的愣住了。

另一边,格斯又一次被人给拦住了,拦住他的人正是曾经鹰之团的一员,幸运的没有进入到蚀中的里基特,他从背后抱着格斯大声说道:“格斯,那是格里弗斯啊,那是鹰之团的团长啊!!”

“让开……里基特,他已经不是你所认识和知道的那个格里弗斯了,他是……他是……”格斯颤抖着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这里面的爱恨情仇真是倾尽五湖四海都难以洗净,这并非单纯的仇恨,甚至也不是单纯的复仇。

格里弗斯似乎根本不觉得自己身在险地,他只是看着格斯淡然的说道:“……这次过来看看鹰之团的集中地,同时也看看你,然后我发现……我自由了。”

本来怕伤到里基特,同时也为自己心中那情绪而略微动摇的格斯,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仿佛被彻底引爆了一样,整张脸变成了无比狰狞的恐怖模样,他猛的一甩,将里基特甩出了数米开外,持着他的门板巨剑就冲向了格里弗斯。

郝启就正sè看着了格斯,因为眼前这一幕可以说将决定他接下来的所有行为,在原漫画中,从暗之鹰受肉成为光之鹰后,他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大势,一种必然,一种在这个世界观下的因果律与宿命论,说心想事成都是侮辱他。

他可以立于战场乱矢中而不伤,仿佛所有的箭矢都有智慧一样躲开了他,他可以让刀剑自折,他可以让万千英豪俯首,他甚至可以让自然万物都随他而动,最关键的是,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没有任何超凡力量去控制,就如同他是天地自然的私生子一样,让天地自然都去爱护着他,这就太可怕了。

所以郝启要看清楚,这大运到底到什么程度,仅仅只是惊天的幸运?还是说可以到自然都为之改变的程度?这关系到郝启接下来的许多行为。

废话,他可是郝启,虽说此行炼心,也为超脱,但若是看到满目的禽兽恶事,让他无动于衷,或者想管也管不了,那他还要这炼心,要这超脱有何用?

而就在郝启凝神着时,他脚下的土地终于是彻底崩裂,而他一只脚就此一沉,却是地表破碎,陷入到了地底下的矿坑中,而受此一激,一时间居然没有彻底控住左德,让左德直接冲撞向了格斯,而格斯也本能的持剑回击,与左德对撞在了一起。

(天意吗?但却并不是天道或者大道那样的微妙感。)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左德确实脱出了他的控制,那怕郝启此刻的实力百不存一,但是他的境界摆在那里,不说别的,七神境恐怕在七海世界也是古往今来极少的罕见物,有没有另一个都是两说,再加上郝启之前被困顿在超脱境时的那些领悟与练拳,其时间之多连他自己都算不清楚,至少都是以量劫为单位来计算才行,虽说那时候他的状态不对,锻炼效果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但是这样长的时间累积下来,光是技巧性的东西完全可以旷古烁今来形容,他刚刚按住左德的力量不大,但是左德想要挣脱是绝对不可能的,那怕出了地塌的意外,依照他的经验也绝对不可能让左德挣脱。

但事实就是,左德确实挣脱了,这就太不可思议了,这种自然而然,类似于运气一样的东西,这就太惊人了。

就在郝启微微愣神时,格斯已经与左德对拼了至少三十多记,在使徒状态下,那怕是现在的格斯也绝对不是左德对手,三十多记对拼在数秒内就已经完结,结果就是格斯被掀飞了出去,而左德身上也出现了数道伤痕,但是随着格斯被撞飞,这身上的数道伤痕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愈合,短短数秒时间不到,左德身上已经是毫发无伤。

“左德!!”格斯从地面上一弹而起,他基本上也没受什么伤,但是被掀飞后,他距离格里弗斯更远了,一瞬间就让他整个人都爆炸了起来,心态都直接崩了,立刻提剑就向左德直扑而去。

左德也是不惧,直接与格斯硬对硬撼,双方连拼了上百记,终于格斯一时力道弱了,直接被左德再次顶飞了出去,这一次就不是上一次那么仓促了,他直接被撞到了岩壁上去,轰隆一声脆响,这岩壁被左德顶着格斯给撞破开去,在那岩壁之后则是已经被挖空的矿洞,左德的巨力推着格斯直破而出,去到了岩壁的另一端,而在另一端,卡斯嘉与艾丽佳正站在那里。

眼看着左德顶着格斯落到地面,岩壁破开的岩块直落而下,就将要把卡斯嘉给压在下面时,这时任凭格斯如何挣扎都是无用,眼睁睁看着岩石落下,腾起了大量的灰尘来。

“不……卡斯嘉!”格斯痛苦的嘶吼着,他无法想象卡斯嘉到底怎么样了,只能够疯狂的催动身体将左德逼退少许,定眼看去时,却是看到了让他睚眦俱裂的一幕。

在那岩石落下的范围中,格里弗斯将卡斯嘉抱在了怀中,而那些岩石就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全部躲开了他的所站范围,连他身上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下,而格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格里弗斯抱着卡斯嘉站在了那里。

若光是格里弗斯的话,那么格斯对他的感官充满了复杂性,既是最好的挚友,又是毕生的仇敌,但若是牵连上卡斯嘉,那么格斯与格里弗斯才真的是不死不休,因为当时在格里弗斯升华为魔时,他直接强奸了卡斯嘉,更是导致了卡斯嘉与格斯的孩子化为魔婴死掉,同时也导致了卡斯嘉成了精神病,这些种种,都是格斯与格里弗斯不死不休的来源。

更何况……卡斯嘉心中的想法,也是让格斯纠结愤怒,乃至是绝望的来源……

卡斯嘉这时也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她啊啊的低声叫着,同时边流泪边向格里弗斯伸出了手来,而却是微微后退了一步错开了她,同时格里弗斯说道:“走吧,离开这里。”

左德本来还打算与格斯交战,闻言后他一点迟疑都没有,直接飞到了格里弗斯身旁,让其站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而格斯这时才大声吼到:“走?你要去那!?”

格里弗斯回头看向了格斯到:“我说过的吧?我要得到我的国家,从没有改变过,什么都没有完结……”

这时,格里弗斯又看向了里基特道:“里基特,如果你知道了真相,就算憎恨我也没关系,但若你认为即便是这样也仍可以继续追求梦想,那我就没理由来拒绝你……”

里基特全程看完了这一切,他仍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当下就追着飞在半空中的格里弗斯道:“等,等一下啊,真相到底是什么啊?”

格里弗斯并没有回答他,反倒是格斯咆哮着冲了上来,同时举起了他那条假肢上的弩矢对向了格里弗斯,眼见如此,里基特再也顾不得别的,直接扑到了格斯面前阻拦着他,而格斯就吼道:“滚开,里基特!”

“不行,格斯!”里基特也很坚持,在不明白事情真相之前,他是绝对不可能同意格斯对格里弗斯出手的。

格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只能够对着正在逐渐远去的格里弗斯吼到:“做了那样的事情,做了那样的事情,还说什么也没有改变吗!?”

格里弗斯低头看向格斯,他用一种莫名的语气再度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就是会那样做的男人……”

“只有你最清楚。”

众人就这样看着格里弗斯逐渐升高远去,但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过,一直都没什么动静的郝启忽然踩在了左德的另一只肩膀上,他看向了格里弗斯,同时嘿嘿笑了起来。

左德立刻咆哮着道:“白之羊,你在做什么?你想要成为此世公敌吗!?”

“世界之敌吗?嘿嘿……这个威胁可真给力,虽然我是过来寻求超脱之机,本来按说是该好好潜伏,默默领悟,但是啊……”

郝启冷冷看向了格里弗斯,同时吼道:“不打你一拳,我心不甘!”

话音声中,郝启一拳打向了格里弗斯的脸庞,此刻的格里弗斯可不是神之手啊,而是受肉成了普通人,虽然这个普通人完全不是普通人,但是至少在肉体上确实表现出人类的局限性,而郝启动手之间可不单单是内力境实力,他已经使用出了内气境的实力层次来,拳动时就有风雷之声,普通人别说是躲开了,连看到他出拳动作都不可能。

一拳之间,连一个呼吸间都没有,不过刹那而已,但就是这么一个刹那,郝启仿佛看到了眼前有高山崩裂,大海咆哮,更有天顶撕裂,大地粉碎,一拳之间,他仿佛感应到了空间屏障都在撕裂,而且他清楚,这绝不仅仅只是感觉,这一切,或许都是真实,只是不显在外罢了……

除了这些,郝启更是感觉到他拳头出击之后,就有各种各样的力道,气流,以及不可思议的东西在影响着他的拳头与落点判断,若是换一个人,那怕也是内气境武者,郝启有八成把握敢肯定,这一拳会擦着格里弗斯的脸打过去,连毛都碰不到他一根,但是出拳的人是郝启,他的武功已经去到了某个临界点,所差的不过是灵光一闪所得到的机缘领悟,一旦得到,立时他的武功就可以至极显圣出来,无数亿万年的苦练可不是白费的事。

说时迟,那时快,风雷声中,连地面上的众人都恍惚觉得天地都在摇晃中,郝启一拳打在了格里弗斯的脸上,将他远远打飞开去……

看网友对 第一章:世界之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