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36章

第36章

  靠墙有张木桌,他们就堆在木桌下。

  最下面是个小男孩,看身长最多不超过5岁。他是脸朝下趴着的,从尤明许他们的角度,能看到他的屁股和双腿。

  一个8、9岁的女孩,交叠在男孩身上。身上还穿着校服,全都被血浸透。尤明许可以看到她的侧脸,sè泽惨淡无比。

  最上面,是个女人,40来岁模样,趴在两个孩子身上,膝盖半弯着。她一只手臂压在身体下,另一只手臂自然下垂,没有做出拥抱孩子的姿态。女人身上好几处深深的伤口。

  “他们是死后被凶手堆到这里的。”尤明许说。

  许梦山点头,樊佳说:“否则妈妈不会不抱着孩子,尸体姿态也不自然。”许梦山说:“厨房地上也没有挣扎的痕迹。”

  三人都静了一会儿。刚才那名警察继续说道:“根据邻居指认,还有现场发现的身份证件,可以确定母亲名叫谢惠芳,41岁,她是附近一家小贸易公司的会计。女儿曾子楠,9岁,附近小学的学生。儿子曾子轩,4岁半,在附近读幼儿园。

  按照几位邻居的说法,谢惠芳为了省钱和休息,每天中午都步行回家吃饭。两个孩子都在学校,一般不回来。不过今天中午,一名邻居见到谢惠芳接了儿子回来,说是感冒了带回来照顾。”

  “那里。”许梦山说。众人循声望去,就见客厅电视柜上,放着两盒打开的儿童感冒药。

  “女儿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樊佳说。

  “也是中午。”许梦山答道,他观察力敏锐,对法医学也有所掌握,在尸体旁蹲下,盯着他们说道:“他们死了大概6-8个小时。”

  “女儿为什么要回来?”樊佳问。

  “应该是为了这个。”尤明许拿起厨房柜子上的一张纸,那是一张小学夏令营活动通知,还写了缴费要求,落款日期正是今天。

  “唉……”那名片警叹了口气,“造孽。”

  “现场有遗失了什么东西吗?”尤明许问。

  片警点头,答道:“主卧梳妆台上有个首饰盒,打开着,里面是空的。此外地上还掉了个女式钱包,谢慧芳的证件都还在,但是钱和卡都不见了。此外我们也没有发现死者的手机。”

  “难不成是为了劫财?”樊佳性子急,脱口而出,“就为这,杀了三个人?”

  尤明许说:“不要这么快下结论!”

  樊佳顿时噤了声。

  三人跟着片警,走向主卧,经过客厅时,尤明许抬头看了看,客厅窗帘是拉开的,楼间距不大,可以一眼看到对面楼住户家里的情形。此事有好几户人家,都在探头探脑往这里看。尤明许甚至能看清他们脸上的表情。

  许梦山把空的首饰盒和女士钱包,都装进证物袋里。

  他们仨是最早赶到现场的刑警,老丁带着法医,还在来的路上。三人分散开,四处勘察。尤明许走进次卧,愣了愣。

  房间的风格,一如这个家,简朴,廉价,没有什么特sè。不过房间里有张半旧的书桌,上面放着初三课本、练习册。笔啊本子,乱糟糟的。旁边还有架飞机模型。墙上挂着个足球。

  尤明许把片警叫来:“这套房子里,还住着个初中男生?”

  片警立刻去问了,果不其然,一名邻居证实了,谢惠芳的外甥,李必冉,15岁,在附近的初中就读。平时寄宿,周末有时候会过来。今天是周一,所以他人没有出现。

  “立刻通知。”尤明许说。

  目前,尤明许还只窥见了这起案子的表象。仿佛隔云望海,一切都还藏在暮霭中。可她心里有种直觉,这起案子,绝不是入室劫财杀人这么简单。

  她在次卧那张又旧又土的双人床旁蹲下,凝神想了一会儿。想得太入神,以至于旁边有人轻轻软软唤了句“阿许”时,只惊得她毛骨悚然。

  她回头,望着眼前的那张俊脸。殷逢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蹲在她身旁。

  尤明许一下子弹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有些不可置信地望了眼他身后的客厅、民警,还有门口的警戒线。

  殷逢也立刻站起来,就跟被家长抓到的小孩似的,有点蔫儿,还有点脸红,那修长的脖子,就这么低垂着。然后冲她举了举胸口挂的证件牌,小声说:“我级别高。”

  尤明许看着他那张省厅特签的、几乎可以通行全省公安机关的证件,感觉太阳穴跳了跳。

  “那你也不可以跟过来。”尤明许耐着性子说,“会干扰我办案,马上回去!”

  于是,殷大作家又那副模样了,低着头,不说话,一副雷打不动的倔强小媳妇样子。尤明许往喉咙里咽了两口气,感觉稍微没那么堵了。她今天心里本来就不好受,这人还来添乱。她低吼道:“我说最后一次,回去。不然以后别住我家了。”

  “阿许。”他轻声说,“我只是不想让你一个人,来面对这些。”

  尤明许愣了愣,没想到他这句话说得还挺清醒的,他已垂头,转身,往门口慢慢地小步小步挪去。这姿态让尤明许顿时哭笑不得,也有那么一点点歉疚,迟疑道:“你……”

  话还没说出什么,就听到门口一阵脚步声,隐隐还有丁雄伟的声音。尤明许心中暗叫不好,丁队这个人,最烦不相干的人,干扰办案,会发很大的火。更何况还是这么严重的一个案子。

  她伸手把殷逢一拉,又拽回屋里。殷逢一呆之后,刚要眉开眼笑:“阿许……”尤明许已板着脸,压低声音说:“你呆在这儿,不要让丁队看到。我不叫你,不许出来,听到了吗?”

  殷逢不说话,那双眼炯炯有神盯着她,似乎是听明白了。这时丁队等人已走进客厅,尤明许把殷逢甩开,走了出去。

  樊佳和许梦山之前在屋子其他地方勘探,所以居然没注意到殷逢进来——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越过有人把守的警戒线进案发现场的。此时许梦山从厨房走出来,看一眼尤明许,立刻就注意到她身后屋里还有个人影,投去询问的目光。尤明许面不改sè,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问。结果许梦山已经认出殷逢了,又看看尤明许,脸sè顿时变得有些怪异。尤明许心口又堵了一下,假装没察觉。

  法医立刻展开工作,众人也把手头掌握的情况,悉数向丁雄伟汇报。法医很快也有了初步结果,证实了许梦山对于死亡时间的推断——死者是在中午1点至2点间遇害,凶器是一把市面常见的西瓜刀。现场除了三名死者的脚印外,还有一个39码脚印。但是套了鞋套,墙上的血手印也属于凶手,戴着手套。凶手很可能碰过那个女式钱包和梳妆盒,因为上面沾染了一点血迹。

  此外,樊佳汇报:“谢惠芳的丈夫叫曾强,在东北打工,已经联系上了。他最快要明天上午才能赶到。谢惠芳的妹妹、妹夫也已经通知,也是明天赶到。我们已经派人去中学,接谢惠芳的外甥了。”

  听完所有人汇报后,丁雄伟稍作思索,就确定了侦查方向:“夏冬,你负责重点排查小区周围监控;洛平,你带A组,从失物这条线排查,重点查一下区域里的盗窃惯犯,以及最近半年的刑满释放人员。”

  “是!”

  “是!”

  丁雄伟看向尤明许,眸光幽深:“尤明许,你带B组,对受害人和她的生平关系,进行深入了解,看看有没有发现。”

  “是!”

看网友对 第36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