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37章

第37章

  丁雄伟又说:“这起案件非常严重,受害人什么情形,你们都看到,我也不多说了。暂停所有休假,集中全部力量,给我火速破案!”

  众人答:“是!”

  每个警察脸上,都是风霜笼罩般的颜sè。丁雄伟更是面沉如寒冰,众人刚要分头行动,就听到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说道:“重点查阿许那一条线就行了,其他人都是白费力气。”

  尤明许平生第一次,有眼前一黑的感觉。她猛地抬头,望向众人惊讶的神sè,尤其是丁雄伟那张冷肃无比的脸。他们都望向了她身后出现的那个人。

  尤明许慢慢转身,看到殷逢双手插裤兜里,几乎紧挨着自己站着,胸口的振臂奥特曼图案尤其抢眼。他低头看她一眼,眼睛里含着很自信的笑,继续说道:“来的路上我看过了,小区人流车流量很大,监控摄像头却很少,楼下附近更是没有。凶手只需要换身衣服,就足以掩饰身上的血迹,混进人群中。

  他心思缜密,有计划性,连手套脚套都带了。如果是偷窃惯犯,怎么会不知道中午家里有人,况且中午楼宇人来人往也不方便。他完全可以其他时间来闯空门。而且隔壁邻居明显比这家有钱,白天还没人,他却没去偷。种种迹象表明,他并非为了求财。拿走那些财物要么是为了掩饰,要么只是顺手。

  这里楼宇间距小,声音也传得出去。可是他从进屋开始,就牢牢控制住局面,周围邻居没有听到受害者发出任何明显的呼救声。每位受害者都身中五刀以上,并且他还以这样的方式堆积尸体,泄露出非常强烈的情绪。所以我认为,这是一宗仇杀案,凶手有备而来,就是为了杀死谢惠芳。因为两个孩子是偶然回家的,并非他的目标。否则他完全可以挑选晚上都在家的时候来。

  所以,集中所有精力,查我家阿许这一条线,更快,更准,更有效。”

  满屋警察,一片寂静。

  由于他说得太快太流利,那磁性的嗓音里,甚至还隐隐带着某种权威不容人侵犯的感觉,所以等大家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股脑说完,然后就一直瞅着身边的尤明许,一副翘首以盼表扬的样子。

  众刑警:“……”

  尤明许没理殷逢,抬了抬眼皮,偷看丁雄伟的脸sè。果不其然,这头老狼静默一瞬后,脸彻底沉下来,冷冷地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刑警们都听说了殷逢的身份,还有他在公路连环杀手里,似乎跟尤明许牵扯不清。这时大家都不说话。丁雄伟的目光落在尤明许身上。

  尤明许哪里是肯背锅的人,淡淡地说:“我想大概是他身上有段厅长发的专家证,外头的人拦不了。他找来这儿,是出于以前的职业习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哪里知道话音刚落,殷逢摇摇头,又扯扯她的衣角,说:“不是的阿许,我真的是来找你的。帮你们破案只是顺手。”

  旁边许梦山没忍住笑出了声。

  尤明许面无表情。

  丁雄伟哪有耐心还听他们扯,当即吼道:“马上把他给我弄走!尤明许,再有下次,不相干的人带到案发现场来,你就滚去给老子守大门!”

  丁雄伟挥袖而去。其他人都立刻散了,转头去做自己的事。只因为尤明许在刑警队,毕竟还是很有面子的人,又凶横,哪个敢触她的霉头。

  殷逢也隐隐明白了,他家阿许似乎是挨领导批评了。此时站在原地不动,那张白皙得跟玉一样的脸,此时泛起了丝丝红晕。殷逢觉得,她脸红的样子,还真好看,似乎很少看到这样呢。他忍不住抬起手,轻轻碰了一下她发红的耳朵,然后飞快把手收回来。

  她转过脸来。

  殷逢刚想冲她笑,就见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双凤眼没有半点平时看他时的柔和温度,她说:“没听到丁队的话吗?滚,别再在我眼前碍事。”

  ——

  尤明许离开案发现场,是在半小时后。许梦山打来电话,说已经安排好询问谢惠芳的公司同事和几个朋友。

  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没有警察愿意耽误哪怕一分钟。尤明许心里也清楚,今天肯定是个通宵了。

  她刚走出屋门,手机响了。她一看,是陈枫打来的,直接摁掉。

  结果刚下了几级楼梯,陈枫发了条微信过来:“尤小姐,刚刚殷老师给我发了条短信,电话就打不通了,人也联系不上。我现在就在案发地点附近,人进不来。真的不好意思,他一定又干了什么傻事,惹你生气了。只是医生说了,殷老师现在情绪和神智都不稳定,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多多包涵,劝他回来,跟我回家去。殷老师没出事前,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拜托了!”

  下面附了截图,殷逢发给陈枫的消息,只有一句话:

  “我做错事,把她惹生气了。”

  尤明许原地站了几秒钟,手机揣兜里,径直下楼。结果刚到二楼,就看到拐角处地上,赫然坐着的,不是殷逢是谁。他双手抱着膝盖,低着头,脸也藏在yīn暗里。

  原来受了委屈被她骂走,就跑到了几步远的门外坐着。尤明许心想。

  不用说,别的刑警也知道,他是她的人。身上又有通行证,所以才都经过没管他吧。

  尤明许在他身后站定,说:“你呆在这里干什么?”

  他身体动了一下,哑声答:“我就在这里吹吹风不行吗?又没在犯罪现场里头。”

  还跟她倔上了?

  尤明许抬头看了眼周围脏兮兮的墙壁,蜘蛛网和灰尘倒是不缺,吹哪门子的脏风。她说:“听话,回家去。我也要走了。”

  殷逢还是不动,低头看着地面,来了句:“阿许,我很碍事吗?”

  尤明许静默片刻,转头看着两人身后,老楼的格子镂空窗,外头夜sè深得跟潭水似的,足以淹没黑夜里的一切。

  她答:“没有,我刚才是气话。”

  他静了几秒钟,又问:“那你和我在一起,高兴吗?”

  尤明许那种胸口被人生生堵住的感觉,又来了。她慢慢无声吐了口气,说:“高兴,我当然高兴。”

  殷逢身子还是不动,只是忽然朝她伸出一只手。尤明许忍了忍,把手递过去,让他紧握着。他握人的手,真的就跟孩子似的,没有什么十指交缠,也不是男人的抚摸,只是紧紧捏着,就像捏着自己今生全部的希望。

  他说:“那你让我跟着你破案。”

  尤明许:“不行!”

  他的手立刻又缩了回去。

  奇异的是,他此时的死缠烂打,并不像之前,令她那么上火。也许是陈枫发来的短信,让她意识到,眼前这个,到底是个病人。自己不该跟他计较。又或者是为自己之前的恶劣态度,她到底有点讪讪。静默片刻,她索性绕了个圈,走到比他矮几步的楼梯上,这样就和他面对面站着。

  他把脸埋在双臂间,只露出那双眼,晶亮地望着她。尤明许脑海里闪过陈枫的话:吃软不吃硬。她是肯定不能带着他查案的,还得让他听话滚回家去。

  尤明许伸出双手,在他惊讶的目光中,按住了他的肩膀。她挤出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说:“殷逢,听话,回家去等我。这样我就会很开心,也很放心。否则,我真的还会生气。那我明天就不理你了,也不陪你吃饭散步了,足球也不买了。”

  猛然间她的腰身被人一搂,心只来得及失重了一下。她的双手还在他肩上,整个身体几乎都倒在他的怀里。他的手抱得很紧,脸和她的脸紧贴着,细细的热气就喷在她脸上。尤明许身子一颤,因为他另一只手还搭了上来,正好搭在她臀上,将半个浑圆的臀瓣,握了个满手。

  她的身体已失去平衡,几乎整个被迫贴紧。大腿外侧贴着他的两条大腿内侧,那里带着一点让人茫然的温度。

  他本来就生得很高大,根本就是把她整个从低几级的台阶上抱了起来,抱进了怀里。

  尤明许愣了好几秒钟,陡然间气血上涌,刚要发火,就听到他低声说:“对不起。”

  尤明许一怔,他抬眸,在很近的距离,看着她的眼睛:“我自作主张跑来这里,害你挨骂了。”

  尤明许原本发飙的话,突然有点说不出来了。

  “你先放开我。”她伸手推,可居然推不开,她也不能在楼梯上就把他给摔了,再摔个脑震荡?殷逢还是眼露固执地望着她:“我答应你,马上就回家。我已经知道了,刚才那样打扰你工作不好。可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一下子又消失很多天。你能不能……每天都回来,让我看一下下,好不好?”

  这辈子,尤明许还没有被人如此需要过。任何人,都没有。

  她沉默片刻,从他怀里挣脱,站起来说:“行,答应你。每天我都会在。”

看网友对 第3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