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章:心魔

第三章:心魔

和格斯他们启程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左右,这期间郝启一直都在观察着格斯与卡斯嘉,以及每天晚上来袭的那些幽灵鬼怪们,越是观察,他发现的问题越是多。

首先,这个世界是没有天道或者大道的,也就是没有那种泛意识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因果律,类似于先创造出某些结果,然后再来决定产生这结果的原因,其中的奥妙郝启也是看之不破,就如同自然而然该是如此一样。

打个简单的比喻,就如同一本小说,或者一本漫画一样,作者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与构思,这构思,或者说大纲对于书中的角sè来说就是因果,先决定了果,再来描述达成果的因,而对于书中的角sè来说,就是无数的偶然达成了那个结果,但这偶然其实是必然,可能发生的一定就会发生,结果决定了起因罢了。

在郝启的观察中,这一路上的人,物,事都有这种趋向,那就是某种肉眼不可见,普通人不可察觉的流动在其中,混乱又有规律,简单却又复杂,若非郝启已经是虚拟超脱,恐怕他身在其中都无法发觉这些奥妙。

而格斯与卡斯嘉,包括了小妖精巴克,他们就处在这种流动的核心里,不说类似光之鹰那样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他们旋转,但是至少他们的一举一动正在影响着周边的一切,而且影响程度随着时间还在不停的加剧,如同一个大漩涡一样,将许多的关键人物都席卷其中。

比如,郝启就发觉,随着见过格里弗斯之后,格斯这些天越来越暴躁,而就在昨天,他睡着醒来时,甚至一瞬间中对卡斯嘉发出了杀意,虽然这杀意极其短暂,但是这非常不正常,因为这杀意并非是来自于格斯内心,更仿佛是被什么强加上去的一样,杀意之后,格斯立刻就出现了愧疚,悲伤,后怕等等情绪。

郝启看过原著,所以知道这杀意或许是来自未来格斯会得到的一件铠甲,名为狂战士铠甲的装备,那是一件充满着魔性的装备,类似于郝启前世关于妖刀村正一样传说的装备,是可以影响穿戴者心智的一件装备,这是郝启本来的想法,但是看了目前格斯的状态后,郝启对此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或许这件狂战士铠甲并非是妖刀村正那样的东西,更可能有着某种类意识,甚至本身就是因果律的产物,因为从时间上来说,现在的格斯压根还没见过那件铠甲,但是这铠甲却已经影响到了他,让他产生了类似心魔一样的东西。

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因果律,而且还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因果律,可以跨越时间线的因果律,未来格斯是一定会穿上这件铠甲的,无论中途如何,这都是他未来的必然,同样的,他也很可能变成骷髅骑士那样的所谓冥府魔道的存在。

所谓的冥府魔道,这个在原著中直到郝启穿越时都没有任何解释,是那个骷髅骑士与一名女巫见面时所提到的东西,郝启自己也对这个所谓的冥府魔道有一些猜测,其中一个猜测就是走在复仇道路上的挣扎者,类似现在的格斯那样,但是仅仅如此的话,最多也就是成为类似格斯一样的强大战士,依然是普通人。

但是那骷髅骑士明显不是普通人,他非常强大,强大到足以压制使徒,甚至在短时间内与神之手过招,而去他知道非常多的隐秘,连神之手都称呼他为王,而去从剧情中来看,他似乎与神之手有着大恩怨,很可能是类似格斯一样的恩怨,甚至他也知晓因果律,还数次破坏了神之手的因果律。

这样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他必然具备超凡属性,是和那些使徒,和那些神之手等同的存在,但是他又不是神之手那一系列的,所以……在郝启的推测中,冥府魔道,很可能是另一派的超凡力量。

在这个世界中,郝启认为可能存在的超凡力量有着四个派系,其中两个是显性的超凡派系,神之手及其下属的使徒是一个派系,也是原著中篇幅最多的派系,其次则是巫女和妖精的派系,这个派系相对来说也是涉世极深,这两个派系是最为显性的超凡派系,而另外两个派系则是幽界下方的一些大能,比如之后会加入格斯队伍的那个小巫女,她使用的那些咒语中就有体现,无论是防御性法术,还是攻击性法术,都有这些幽界大能出现的痕迹。

最后一个,郝启猜测很可能就是冥府魔道的派系,这个派系最为神秘,到目前为止只有骷髅骑士与狂战士铠甲两个存在可以证明这个派系的痕迹,而且从骷髅骑士的行事,以及这狂战士铠甲的蛊惑来看,这个派系的风格可能相当残酷,而且很可能与神之手一方是敌对关系。

不管如何,格斯未来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会与这些超凡力量牵扯不清,这是一种他想逃都逃不掉的命运,也是这个世界中的最主要世界观,因果律。

而格斯走向这条未来的根本其实有两个,一是格里弗斯成为神之手,献祭了除他和卡斯嘉以外的所有鹰之团成员,更是在成魔时强奸了卡斯嘉,这刻骨的仇恨让格斯永生不忘。

另一个则是卡斯嘉,卡斯嘉为了躲避现实的记忆,而将自己封闭了起来,成为了毫无记忆留存的空白儿,而格斯对卡斯嘉的感情无比深厚,被现在的卡斯嘉用陌生的眼光看着他,这已经足够伤他的心了,更何况卡斯嘉还会对他露出厌恶的表情与眼神,而对格里弗斯则露出仰慕的目光,这种对比尤其让他发狂。

正是这些种种,引导着格斯向着那预定好的未来越走越近,而在这种偶然中其实带着必然,比如他必然会穿戴上狂战士铠甲,必然会与妖精巴克相遇,必然会走上寻找妖精之乡的道路是一样的。

而就在这几天里,郝启就见识到了这种因果律的必然性,在原著中,要达成之后的各种事情,格斯必须与现在空白的卡斯嘉关系糟糕才行,甚至必须要让这个卡斯嘉畏惧乃至是恨他,因此才会引发出后面的剧情,以及这个队伍中别的人物的加入。

这个世界明明没有天道或者大道存在,但却仿佛又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着一切,而且郝启很是在意原著中的某些话,使徒和神之手都说过……他们是依照欲望(梦想)而诞生,所以他们的使命就是追求自己的欲望(梦想),这让郝启心中有了一些推论与想法,再联想到这个世界主旋律的因果律,郝启的这种想法就更加深刻了。

或许,这个世界……

郝启并没有阻止格斯的心魔滋生,因为这并非简单的他本身意愿,也并非单纯的外界灌输,而是由自身的想法混杂着外界的引导,从而产生的心魔滋生,更简单的说法,这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够面对与解决的问题,旁人若是帮忙,比如郝启就可以用醍醐灌顶的方法直接清洗他的心中沉淀杂质,郝启现在就可以做得到,事实上,依照他现在的境界,更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以做到,但这些都算是外力。

虽是可以延缓,但是心魔出自己心,越是延缓,未来爆发时越是难熬,越是靠外力帮忙,未来要度过时就越是艰难,在原著中,格斯与幼女女巫两人在妖精乡中,靠着妖精王的帮助进入到了卡斯嘉的内心,企图将卡斯嘉的意识解救出来,这明面上时解救卡斯嘉,其实何尝不是格斯的自我救赎之路呢?这就是他在度自己的心魔啊,虽然不是心劫,更不是点亮心灵之光,但是这心魔的度过,却可以让格斯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气,这是旁人根本无法援手帮助的东西。

所以郝启现在就眼睁睁的看着格斯一步一步恶化着,对待卡斯嘉的状态也越来越粗鲁,虽然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但是这种状态不停累积着,很快的,他有一次差点就入了魔,在夜晚战斗时,他居然差点一剑斩向了卡斯嘉,幸好他自身挣脱了出来,又有郝启一弹指阻挡了巨剑一下,所以格斯才可以及时收住了巨剑,否则卡斯嘉绝对会被一剑两段。

从那之后,格斯刻意与卡斯嘉保持了距离,但是他本就深爱着卡斯嘉,怎么可能说保持距离就保持距离啊,偶尔真情涌动时,他也是想和卡斯嘉亲昵的,但卡斯嘉虽是懵懂,却更能够感觉到人心,格斯几次对她动了杀意,特别是之前挥动长剑时更是吓到了她,让她对格斯更是产生了惧怕的感觉,所以对于格斯的偶尔亲昵,她反倒是惧怕躲闪,而这就更导致了格斯的心魔涌动增长了。

如此这样,直到队伍出发的第十一天时,格斯的精神已经绷到了极限,虽然现在有了郝启的加入,每天晚上的战斗时他可以轻松很多,但是到了夜晚,特别是幽灵鬼怪聚集起来攻击他和卡斯嘉时,那怕郝启包办了这些幽灵鬼怪,他和卡斯嘉也绝对不可能睡着,精神都是绷得紧紧的。

若是格斯一个人也就罢了,现在他还要关心卡斯嘉,还要克制自己时不时对卡斯嘉的杀意,这样付出的体力与心力是他一个人旅行时的两倍都不止,这样熬了十一天后,他终于是困极了。

当简单的庇护所造好后,格斯就坐在火堆前有些打瞌睡,而卡斯嘉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如原著里那样被格斯捆着,也没有如原著里那样畏惧格斯得不行,但是很明显的,她对于格斯带着很深刻的畏惧,甚至有种莫名的仇恨。

(就是这时了,队伍里别的成员也将到达,我还是不干涉的好。)

郝启早就发现遥远外一处背山凹地里有几个强盗,再看着现在的格斯与卡斯嘉,他就知道这里应该是原著中某个剧情发生的地方,而就是这个剧情,让格斯他们遇到了贵族男女二人,他们将会加入这个队伍,郝启并不打算阻止这件事,因为这些人本就该是格斯的伙伴,也正因为有这些伙伴,原著中格斯才可以带着卡斯嘉去到妖精乡,而非死于战场,可以说,这些人将会为格斯带来些许温暖,是他自鹰之团后极少能够感觉到的温暖。

“我去打只大猎物,今天好好吃一顿。”郝启忽然开口说道。

格斯楞了一下,却也不觉得意外,这一路行来,吃的方面郝启是包了的,基本上没有他抓不到的猎物,而且郝启可是自带吃货属性啊,食物方面尤其让格斯与卡斯嘉满意,甚至连巴克都对郝启热情不已,这全是喂出来的结果。

郝启开口后,巴克就对格斯说道:“格斯,你绷的太紧了,现在离天黑还早,不如睡一会怎么样?有什么情况我来帮忙看着。”

格斯本来想要拒绝,但是他现在精神确实困到了极限,再加上还有郝启在,那怕是郝启要去猎捕野兽,但是以郝启的实力也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回返,所以他沉吟了一下,就点头对巴克说道:“没想到我居然还会麻烦你……那就麻烦你了,我稍微睡一下。”

巴克立刻对格斯敬了一个军礼的样子,接着挥舞起他的木棍子,开始在周围走动飞舞起来。

格斯就对着郝启感激的点了一下头,看着郝启远去,他这才慢慢闭上了双眼。

看网友对 第三章:心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