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五章:避开

第五章:避开

众人一路行来,已经从荒凉野外渐渐走入到来乡村与城镇较为密集的平原上,气候比山区要温暖许多,至少不会再有积雪,众人赶路的速度也要快了许多。

经过这些天的磨合,郝启也算是对队伍里的众人有来一些了解,虽然他看过原著,但是原著终究只是原著,而与真人接触之后才算是真正的了解。

首先是那个贵族少女法尔纳塞,她正在不停寻找着自己在队伍中的定位,或者说,她在寻找着自己的价值。

无论是照顾卡斯嘉也罢,还是每天傍晚搭建庇护所也罢,她其实都在积极的帮忙,但是奈何她本是高等贵族出生,根本就没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往往会越帮越忙,同时,她对于夜晚出现的那些幽灵鬼怪,任何超过世俗的恐怖东西,她都带着巨大的恐惧,这也让她频频出错,甚至有一次还差点将她照顾的卡斯嘉给弄丢,这一度让她觉得自己毫无用处,根本没有任何生存的价值,情绪也一度变得很低。

不过郝启却是知道,随着这一路走来,虽然法尔纳塞出的纰漏不少,但她确实是在成长,她的内心确实是在变得坚强。

从原著上来看,法尔纳塞虽然是高等贵族家庭出生,但她其实并不如何的欢喜,从小到大都被那贵族庭院深深所窒息,但是她性格并不是如何的坚毅,在中世纪贵族,混杂着宗教,以及这个世界还有妖魔鬼怪等等的存在,这一切压得小时候的法尔纳塞几乎快要崩溃,而无法对抗这些黑暗的她,就将自己也变得来黑暗,放火烧人也罢,暴虐也罢,骄横也罢,其实都不过是为来掩盖内心弱小的自己罢了。

那怕是之后有了塞尔彼高,但那也不过是两个弱者抱团取暖罢了,本质上她从没有逃过贵族那深深庭院,以及宗教那重重黑幕的笼罩,而这一切,是直到遇到了格斯为止,她才终于第一次看到来曙光,虽然这曙光微弱得如同风中火烛,但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在黑暗中战斗到天明,用自己的力量生生将黑暗劈碎,那一幕几乎将她的人生观都给彻底扭转了过来,而这,其实就是她非要跟随格斯的其中一个原因。

而另一个人,法尔纳塞的随从塞尔彼高却要复杂了许多。

这是一个表面和善,但是内心坚硬如铁,异常冷酷的一个角sè,他的到来其实完全都是依照法尔纳塞的意愿而行,否则他压根就不会想与格斯一行人产生半点关系。

在原著中,塞尔彼高是贵族的私生子,不,甚至可能连私生子都算不上,他的母亲是一个与贵族有过私情,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贵族的可怜平民女子,虽是如此,他母亲却是从没有忘记那贵族男子,一直以为那贵族男子将会来迎接她和她的孩子,就这样一直等待,直到精神都开始不正常为止。

而塞尔彼高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生与成长,不但要遭受外界的冷眼与欺辱,回到家中也要面对已经半疯的母亲,而且更是饥寒交迫,生活也是贫穷得可以,而就是在这样完全看不到丁点光明的日子中,他遇到来法尔纳塞这样的一个贵族少女,在法尔纳塞的要求下,他成为来年幼的法尔纳塞的侍从。

事实上,法尔纳塞出生的高等贵族家庭,正是塞尔彼高生父所在的贵族家庭,而法尔纳塞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样的事情被他知晓后,本就对法尔纳塞带着情愫的他,心底里的感情却是更加的复杂来,那是一种既是恩情,又是亲情,又是感情的情绪,所以他才能够对法尔纳塞不离不弃,那怕法尔纳塞再刁蛮也绝对不会离开她的原因。

至于那个小男孩伊思多洛则是三人中最简单的一个,他就是一个乱世孤儿,既是小偷,也是挣扎苦命人,而在中乱世中,那怕伊思多洛是个小孩子,却也知道只有力量才能够保护他自己,也同样可以生活得更好,而在他的记忆与见识中,再没有任何人比格斯更强了,那是一个以人类的力量根本无法企及的强大,可以以人类身躯对抗怪物的强大,所以他入队的理由就是这个了,他想要变得强大,同时也憧憬着格斯的强大,这时一种对于英雄和强者的崇拜之情。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个,这些日子以来伊斯多洛一直在挑衅着郝启,在他那孩子气的认知中,是不可能有人比格斯更加强大才对,怪物例外,而郝启明显就是一个普通人类,那他怎么可能比格斯更强大呢?而且随着贵族男女的加入,郝启这些日子以来也再没有出过手,那怕是野外的幽灵鬼怪数量再多也是如此,而郝启对格斯的交代是,格斯要达到内力境还需要锻炼,而这夜晚的锻炼就是其中之一。

见识过郝启强大得格斯,他也默认来这个说法,不过这也就引得来其余几个人的嘀咕,相对来说,伊斯多洛是最不甘心,也最为敌视郝启的人。

不过这些对于郝启来说都是小事,他在这些日子以来也见识来这个世界的情况,有些是原著中有所提及的,更多的则是原著里压根没有的,比如农奴,比如流民,比如屠杀等等,中世纪的黑暗看得郝启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出手,不过想到事后的处理,他还是勉强忍耐来下来。

这里的情况与黑海不同,虽说黑海的奴隶制更是根深蒂固,甚至已经向着永恒制度的方向发展,但是毕竟黑海只是七海世界的其中一个海洋,黑海的奴隶制对于黑海是正常,对于别的海洋就是异类,那时候郝启只需要解决黑海的高层,那么黑海的奴隶制在别的海洋牵涉下自然就会瓦解。

但是这个世界不同,这个世界时本身时代就处于中世纪黑暗时代中,是整个世界都是如此,其文化,其科技,其生产力水平,其人文思想等等一切都是为这个时代的这一切而存在的,那怕郝启出手打杀了一处恶霸贵族什么的,由外界填充而来的人员也依然是如此,而且不光是欺压屠杀的那些人觉得正常,被欺压被屠杀的那些人也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因为这是由整个世界,整个时代所决定的一切,并不由个人意志所转移。

当然了,若是郝启还有完整的实力,没有被封印得只剩下万分之一还不到,那他确实是可以以个人的力量强行扭转整个世界,什么贵族,什么国家,什么制度,什么使徒,什么幽界灵界鬼怪,什么神之手,那怕是深渊都无所谓,他完全可以以力证之,全部都给通通打碎镇压,所有不服都不存在,他的意志就是这个世界的意志,那时候他完全可以将这个世界的生产力提升,再造合理制度,最多二十年时间,就可以让整个世界彻底变样。

所以所谓的不由个人意志所转移,其实通通都只是一句话,个人力量不足够罢了,若是个人的力量可以压倒一切不服,当力量足够大得时候,根本就不会存在什么集体压倒个人的说法,之所以会如此,其实究其根本,不过是力量不足罢了。

事实上,郝启被困顿于虚拟超脱,其根本原因就是在于此了,他力量不足,若是他力量足够的话,这什么虚拟超脱又怎么可能把他逼得如此生死不得?

这一天,众人路过来一个小乡村,不过却是过而不入,因为这个小乡村压根没有进入的价值,光从看到的情况来看,整个小乡村压根就没有任何旅馆或者商店之类,所有的房屋都是最为破旧的茅草屋,甚至可能连茅草屋都不如,所有村庄里的人看起来都是瘦弱如柴,弱不经风的样子,而他们所吃的东西,在郝启看来压根不是人,不,不是生物所能够吃下的食物,与他们相比,格斯简直就是亿万富豪一样。

事实上,无论是格斯,还是伊斯多洛,他们虽然都是孤儿,虽然都挣扎于世,但是他们的经历比这些农奴或者农民简直要幸运上万倍,因为他们是自由民,这从根子上来说就已经比农奴要高好几个档次来,其次他们都可以用刀剑来生活,这就比绝大部分的自由民幸运了,至少他们能够不死在战场,那么他们的生活质量事实上比许多的市民还要好。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来,黑暗中世纪的残酷,更何况这个世界比郝启前世的地球还要残酷,因为这是一个有魔世界,一个有着超凡属性的世界,有着妖魔鬼怪的存在,对于生活在最底层的人类来说,这个世界比地狱其实强不了多少。

众人在这村庄外询问了一名赶羊人,周边的城镇,以及去到海边的一些路途,这名赶羊人看起来比村庄里的农奴要好太多了,显然他并不是一名农奴,而且看样子也不是一名普通的农民,所以对于众人的询问,他也给出了大量的信息,周边的城镇,以及更遥远的城市,甚至连战争的情况他都给予了回答。

“是吗……库夏的军队已经来到来这附近了,打得可真快啊。”格斯喃喃自语道。

牧羊人闻言就说道:“不过有众国联军阻挡在库夏大军前,他们想要打过来估计没那么简单。”

这时,塞尔彼高这时就说道:“自米特兰国王死后,米特兰王国就再没有力量阻挡库夏大军长驱直入,而且因为宗教信仰不同,再加上库夏人实在是太过暴虐,别的国家也为此产生了恐怖与担忧,现在的联军就是这么来的,更何况米特兰国王死后,米特兰其实已经从事实上亡国了,只要能够打退库夏大军,同时找到米特兰王国唯一的那个公主,那么这米特兰国就可以被谁从根本上获得,直接获得一个国家啊,这些联军打的都是这个主意。”

“米特兰王国啊……”

米特兰王国,库夏大军,国王,公主,国家……这些词语让格斯听得是万分感叹,鹰之团的起源就在于此,鹰之团的覆灭也在于此,同样的,他的恩怨情仇都在其中,他的人生都被这些牵扯了进去。

塞尔彼高也看出来格斯的感叹,他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格斯摇了摇头道:“不,没什么……看来大战即将开始啊,我们要绕过大的城镇和城市才行,不然就会被牵连入战圈中。”

塞尔彼高也点头应是,他可不是法尔纳塞那样的真正贵族大小姐,对于战场,对于死亡,对于黑暗,他可是门清的,对于像他们这样的一个小队来说,那怕是有着格斯这样强大得简直非人的存在,若是遭遇大军的话也根本冒不出什么泡来,格斯最多利用地形一战几十,了不起一百多,再多他也是没法,至于其余人,骑兵一冲就全死了,尸体都拼不齐。

所以,躲开城镇,大城市,这就是他们接下来的主要任务,因为军队可不是他们这样的旅者,大军出发一定是按着道路,按着城镇城市的去攻打,否则大军难道还要在荒野上浪费时间不成?所以只要避开这些地方,那么众人遭遇大军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

除了城镇和军队信息以外,众人还从牧羊人那里得到来一个奇怪的信息,似乎最近有些怪物开始零星出现,它们被称为兽鬼,和人们传说中的兽鬼形象几乎一样,已经有好些城镇乡村出现了这种兽鬼了,甚至还有许多路人被袭击带走,这兽鬼就是旅行者的大敌了。

看网友对 第五章:避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