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七章只问平生行何事

第六十七章只问平生行何事

不值得。

井九说的是柳词在最后的时刻,站在了yīn三的身前,以掌遮天,挡住了那片雷火。

就算柳词是那只鬼,也不应该这样做,这不是修道者应该做的事情。

在剑舟里柳词和墨池说过青山与没忍住这个词之间的关系,但他没有对井九这样解释。

他知道井九就算理解,也不会赞同。

当年登上德峰,因为贪看松海,他比元骑鲸晚了几步,便成了师弟。

太平真人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喜欢,井九则是全无反应。

柳词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是他坐在崖畔看着云海发呆。

然后他一直在发呆,不管是在崖畔还是在洞府里,或者在牌桌边,或是对着火锅。

当时道缘真人已死,祖师亦死,掌门之位旁落,上德峰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那个年轻人却像是什么都感受不到,就是坐在那里发呆。

柳词心想这个小师叔莫不是修道修傻了。

直到后来,太平真人带着他们吃了顿火锅,向着莫成峰走去,一路狂风暴雨,他亲眼看着小师叔杀了多少长辈,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傻子——对真正的修道者来说,就算发呆也是在修行。

那天开始,他才知道自己这位师叔是天生的修道者,是所有修道者应该学习的对象。

只不过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抵达不了这种境界,包括他自己在内。

但柳词发现了,这些年的井九还是有了些变化。

他问道:“当年师父承诺鸡犬升天,从命牌里抽出了那缕神魂,但我知道你肯定还留着后手,不然不会一直把那个小竹牌带在身边,师兄让你动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杀了yīn凤?”

“我要杀的是你师父,不是别人,如果小四不想杀我,我也不会想着动他。”

井九想着白天西海的画面,神情淡漠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支持他。”

“青山九峰都是上德峰,他毕竟是我们的师父,就算那时候他们年纪还小,总还是能记得一些事。”

柳词叹道:“师父被我们估关进剑狱,你以为有几个服?”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也许在他们的眼里,我才是那个鬼。”

“我说过,你和师父最大的问题就是想的太多。”

柳词说道:“哪有这么多的鬼?墨池不是,我也不是,但如果你坚持一直找下去,就会发现鬼越来越多。”

井九想起当初在神末峰对赵腊月说的那句话。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鬼,所以看谁都像鬼。

这句话与柳词的话并不完全相同,但意思大概相通。

柳词认为自己不是鬼,那是因为他心里没鬼,那为什么要把太平真人从剑狱里放出来?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也是今夜井九最想知道的答案。

……

……

星光落在宇宙锋上,被反射到峰顶,让夜sè更加寂清。

柳词伸出手指轻轻拨弄星光,说道:“那时候你的飞升已经成了定局,我要考虑青山之后怎么办,我与师兄的寿元当时都还剩下百余年,待我们死后,谁来撑着局面?就算小四与广元能够破境,能代替我们吗?”

百年时间虽长,但对常年闭关的修道者来说,甚至可能只是几个瞬间。

井九不喜欢柳词此时言语里透露出来的气息,召回宇宙锋,让他无星光可弹,说道:“青山大阵可以自保。”

柳词收回手指,说道:“正如南趋今日所言,青山不能败,一败便会败下去,而对青山来说,自保便是败。”

井九说道:“我没听到。”

柳词也不与他争,继续说道:“青山宗强势了太多年,得罪了太多人,两忘峰弟子在外面也杀得太狠了些。”

井九说道:“当初我就不同意弄什么两忘峰,有意思吗?”

“所以你把不二剑带走,我也没说什么。”

柳词微笑说道:“但我是掌门,和你不一样,总要考虑一下身后事。”

井九说道:“所以你放了他。”

柳词说道:“不错,师父一直认为青山是他的青山,肯定会想着有朝一日重回青山,就不会眼睁睁看着青山衰落。”

井九说道:“你不怕他报仇?”

柳词看了他一眼,说道:“当年动手的就是我们三个,那时候以为你要走,我与师兄早晚要死,有什么好怕?”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有几分道理。”

太平真人是何等样人物,不说不老林与玄yīn老祖、萧皇帝这样的帮手,只说他自己便足以改变整个大陆的局势。

只要他活着,而且在世间静静守着,青山便不会出事,至少不会出大事。

太平真人就像是蹲伏在夜sè里的一只猛虎。

柳词做的事情就是放虎出山。

他没想到的是,某人居然又回来了。

井九从不做与虎谋皮的事情,向来远离所有危险,就算觉得柳词的想法有道理,还是不同意他的做法,说道:“你一时这样想,一时那样想,行事太过粘乎,就像中州派一样,还不如你徒弟。”

他说的自然是卓如岁。

柳词有些不悦,不是因为被说不如自己的徒弟,而是被说像中州派。

井九接着说道:“你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当年我真不该选你做掌门。”

柳词平静说道:“那你来啊。”

……

……

峰顶无声。

剑舟在星光下很是清楚。

隐隐有猫叫声传来,很舒服的样子。

……

……

听到柳词的话,井九想都没想便准备说想都别想,就像从前那样直接拒绝,哪怕被怼的有些难受。

今夜他却沉默了。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

柳词看着他微笑说道:“只有掌门才能执承天剑鞘,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剑已归鞘,井九不想出事,便必须保证承天剑鞘在他绝对信任的人手里。

世间有谁比自己更能信得过?

原来柳词的邀请,还有这样一层意思,竟是在这儿等着他。

……

……

第一次井九没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没想到我会落入你的算中。”

柳词说道:“师父他精明一世,不也被两个中州派的小辈给算了?”

井九说道:“他们继承了三月的理念,却比三月更聪明,师兄算是遇到对手了。”

这两句话看似寻常,实则是对白早与童颜的极高称赞。

今天不是柳词,yīn三真可能死在少明岛上。

中州派算的毫无遗漏,那道仙箓引发的天劫可以杀死朝天大陆上的任何人。

也就是柳词今日有剑,先斩南趋,气势境界都正处于最巅峰的时刻,才能接了下来。

当然,柳词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想到这点,井九的情绪有些问题。

柳词有些感动,说道:“那道仙箓是副箓,没有仙识,威力也还好。”

井九忍不住说道:“好个屁。”

柳词很是感动,安慰说道:“放心吧,今夜死不了,应该还能活几年。”

对寿长千年的通天境巅峰强者来说,几年时间也就等于凡人的几十天而已。

井九沉默了会儿,再次说道:“不值得。”

“你应该很清楚,我飞升无望,寿元将尽,最多只能再活几十年。”

柳词微笑说道:“若是永生,万物不换,拿这几十年来换个舒畅,有何不可?”

人间那些大仁大勇之辈、大奸大恶之徒,大概也是这般想法。

井九这般想着,说道:“永生本就无法证明。”

明明他一心飞升,为何会这样说?若是别人听了肯定会不明白,柳词却懂他的意思。

峰顶再次变得安静。

星光照耀着剑舟与夜云。

井九与柳词站在崖畔,静静看着这个世界。

很是美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柳词忽然说道:“你有什么想做的事?”

他们并肩站着,俯瞰世界。

他们现在联手,天下无敌。

想做什么便可以做什么。

“就像你说的,我除了修行便是想找出那只鬼,别的事情没兴趣。”

井九望向柳词,说道:“你呢?有什么未完……想做的事?”

“我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

柳词微笑说道:“修道者的日子本来就是这么无趣。”

“我们本来就不是因为有趣而修道。”

井九说道:“农夫因为有趣才种地?渔民因为有趣才打渔?海女是因为有趣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捞海珠?”

柳词无奈说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我只是随便抒发一下感慨,你何必这么激动?”

井九看着平静,但难得说了这么长的句子,还是连续的对比发问,自然表明他的心情并非如此。

他挑眉训道:“我也就是感慨一下,你何必这么敏感?”

柳词说道:“你举的那些例子都生活所迫,而我们修道是因为我们能修道,心里有道,怎能等同观之?”

井九说道:“那在朝廷里勾心斗角有趣吗?煮茶有趣吗?画画有趣吗?下棋有趣吗?”

在世人眼里这些事情或者是有趣的,在他看来同样无趣。

下棋需要耗神,为的只是争个胜负,那何不如一剑过去,那才是终极胜负。

这个时候,夜空里忽然飘来童颜的声音。

“下棋还是有趣的,但你那般行棋自然毫无意思。”

柳词与井九自然知道他来了,就在他们讨论还有什么事情想做的时候。

井九最后这句话就是说给童颜听的。

不管是推演计算还是下棋,都只能是求道的手段。

如果修道者因为一时成功而沉浸其中,会出问题。

童颜落在峰顶,对着柳词认真行礼。

不知为何他离开了中州派的云船,连夜赶到了这里。

井九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童颜在冷山与三千院里与他接触的时间长了,也学会了柳十岁、赵腊月、顾清的本事,说道:“我问了过南山。”

井九有些意外,说道:“卓如岁居然没杀了你?”

童颜这个局想杀的是太平真人,但受伤的是柳词。

当时几百道飞剑要把他斩成肉末,虽是下意识里的行为,也表明了青山宗对童颜的态度。

就算现在青山众人冷静下来,会想到大局之类的东西,卓如岁那个暴脾气的可不会管这些。

童颜说道:“南山劝他,既然我是来见柳真人的,生死自然交由真人定夺。”

柳词微笑说道:“你来寻我何事?”

童颜说道:“先前听柳真人说没有什么事情想做,何不把青天鉴夺回青山?”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七章只问平生行何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