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88章 渡劫成功

0988章 渡劫成功

作别赵无双,宁涛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蜀地卧云村。

在神墟里他救出了夏成功和夏峰,可是没有机会将他们从诊所里带出来。

他心中抱着一个希望,那就是善恶鼎会将他们父子俩送回家。以善恶鼎的神通,这只是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

可是,善恶鼎会那么做吗?

这事,他掌控不了,只求一个运气,因为这是他和善恶鼎商量好的,它要帮助他救出他的转世的父亲。而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抹除灵魂烙印,善恶鼎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兑现对他的承诺。

沿山公路上静悄悄的,没有车辆。

宁涛站在公路上望着那两户人家。

任素珍从她的家里出来,手里捧着一只保温桶。她来到夏成功的家里,站在晒坝里说道:“曾敏,我给成功哥炖了鸡汤,你出来拿一下。”

曾敏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瞧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任素珍笑着说道:“这哪里是什么客气,我们可是娃娃亲的亲家母,一家人呐,成功哥和小峰才回来,我这不担心他们吗,对了,他们记起来了吗?”

曾敏叹了一口气:“我问了好几次了,什么都不记得,我准备带他们去成都看看医生。”

“我和你们一起去。”任素珍说。

“嗯……对了,我跟他们父子俩说宁先生,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可是大恩人呐,一定要让他们记起来。”任素珍说。

沿山公路上,宁涛露出了笑容。

善恶鼎兑现了它的承诺,它将夏成功和夏峰送回家了。

要见面吗?

不需要了。

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宁涛转身离开,心中暗暗地道:“善恶鼎,虽然你想杀我,可你成就了今日的我,我帮你进化到现在这种程度,到了差一点你就成神了的程度,我们算是两清了吧。你救了我的转世的父亲,我欠你一个人情,希望将来有机会还你。”

“曾敏,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是宁先生?”任素珍看见了宁涛的背影。

曾敏看了一眼:“有点像,可肯定不是他,他可是有五个老婆的人呐,怎么可能一个人来这里,而且来了也不过来瞧瞧。”

任素珍叹了一口气:“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宁先生。”

相见无期。

五日后。

刚德,陈平道洞府。

哮天犬就像是一支脱弦射出的箭矢扑向了宁涛。

对于哮天犬来说,宁涛才是真正的主人,陈平道是师父,或者养父。如果陈平道愿意,说是亲生阿爹也是可以的。

宁涛抱着哮天犬,揉它的头,哮天犬则用舌头招呼他,舔得他满脸口水。

宁涛身后,宁家五虎笑盈盈地看着。

哮天犬身后,陈平道一脸嫌弃的看着宁涛一家人。看见哮天犬跟宁涛那么亲热,他心里很吃醋。看着宁涛身后的五个妖精,他又想起一顿饭要吃多少灵材,他又心痛,总之很不爽。

宁涛和哮天犬玩了几分钟,这才来到陈平道的面前,笑着打了一个招呼:“陈前辈,你板着脸干什么,不欢迎我们来这里吗?那我把哮天犬带走啦。”

“别别别……”陈平道的脸上马上就换上了一副笑容,“你这说说哪里话,我做梦都盼着你来,你看你不仅来了,还把一大群娇妻带来了,我高兴得很啊!”

我信你个鬼。

你个糟老头子。

果然,陈平道的下一句话:“有事?”

宁涛说道:“我是来向你和哮天犬道别的,我们一家子这一路可不容易,飞了十多个小时才飞到你这里。”

陈平道讶然道:“不是有方便之门吗?”

宁涛说道:“我和诊所决裂了。”

“啊?”陈平道顿时惊呆,跟着又补了一句,“你找到替死鬼啦?”

宁涛无语的看着他。

你还好意思说!

老子当初就是被你坑的那个替死鬼!

陈平道愣了一下,跟着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干咳了一声,尴尬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找到接班人啦?”

宁涛摇了摇头。

陈平道又愣了一下:“那是什么意思?”

宁涛说道:“我废掉了那张契约,我自由了,另外我就要渡劫了,这也是我来跟你和哮天犬道别的原因。”

哐当!

陈平道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宁涛笑着说道:“怎么,你不相信吗?要不,我就在你这里渡劫。”

陈平道猛然惊醒,连连摆手:“别别别,千万别啊,这头顶是山,天雷轰下来把山轰塌了,我和哮天犬住哪啊?”

宁涛拍了拍陈平道的肩膀,一脸促狭的笑容:“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介意,渡劫的地点我都选好了。”

“哪?”

“乞力马扎罗山,锥乌呼鲁峰。”宁涛说。

三日后。

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锥乌呼鲁峰。

肉中枪栖落在了皑皑白雪覆盖的火山口,宁涛一家人从肉中枪上下来,观察环境。

宁涛将肉中枪收了起来,与宁家五虎一一拥抱作别。

“好好,好好照顾自己和妈,等我回来。如果妈问起我,就说我去仙界了。”宁涛说。

江好点头。

“阿婧,我走之后正经一点,好好照顾自己,你要是来了仙界就来找我,你要是没来,我就下来找你。”宁涛说。

白婧点头。

“青追,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再相聚的。我走之后不许难过,守护好我们的家,遇事不要冲动。”宁涛说。

青追点头。

“天音,你性格软弱,我走之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家里的姐姐们,记住了吗?”宁涛说。

软天音点头。

“清妤,我走之后你也不要伤心,要照顾好自己,往后勤加修练,等我回来,好吗?”宁涛说。

林清妤点头。

不管是哪个女人,本来还好好的,可他这一抱,一交代,她们谁都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一个个哭得跟泪人儿似的。

南门寻仙从宁涛的耳朵里爬了出来,坐在他的耳廓上,宁家五虎哭成一团,她也收到了感染,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她当然不是不哭与宁涛分别,因为她要和宁涛一起渡劫去仙界,她哭的是与宁家五虎分别,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和她们都有了家人的感情。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她怎能不伤心?

宁涛的眼里也泪花涟涟,可他作为一家之主,家里的唯一个男人,他只能忍着,他强迫自己挤出了一丝笑容:“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渡劫升仙,又不是火化下葬,这是好事,你们高兴一点吧。”

“呸呸呸!”江好一连啐了好几口,“你也知道是好事,你还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不许再说了,不吉利。”

这就对了。

“渡劫艰险,夫君你千万小心,你不能出任何意外,你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白婧难得正经。

宁涛点了一下头,却又一巴掌拍在了白婧的翘臀上。

啪!

脆响。

荡漾。

白婧给了宁涛一个俏媚的白眼。

说一千道一万,该走还是要走。

宁涛的视线一一扫过宁家五虎的面孔:“好了,我要渡劫了,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参与,如果有危险,你们也要及时离开,都明白吗?”

宁家五虎齐点头,笑中带泪。

“我爱你们!”

“我一定会回来!”

“等我!”

话音跌宕,层层叠叠推向远方,一身的灵力释放出来,如龙似蛇缠绕着宁涛,他纵身一跃,脚踏水墨云彩,一步步走向天空。

“姐姐们珍重!”南门寻仙站在宁涛的肩头上给留在地上的宁家五虎行了一个万福礼。

“珍重!”宁家五虎齐挥手。

宁涛的眼泪夺眶而出。

人生最苦是别离。

轰隆隆!

天空深处响起了雷声,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yīn云密布,虚空深处转眼间便聚集了恐怖的天地能量。

宁涛继续往上走。

噼啪!

一道臂粗的闪电劈落下来,几乎擦着宁涛的肩膀飞过去。

“夫君,张嘴,含着我。”南门寻仙催促道。

宁涛张开了嘴巴。

南门寻仙飞身投进了他的口中。

入口香甜,顺滑,神秘花园的味道。

轰!

药力在每一根血管之中流淌,继而点燃他的每一个细胞!

这就是合体的威力,他区区一个半仙,可一旦与南门寻仙合体,将她含在口中,他的实力一点都不亚于那些正仙!

噼啪!

宁涛刚进入状态,一道闪电劈落在了他的头顶上。

闪电烧灼的疼痛感漫遍全身,可转眼就消失了。

可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劈落下来,道道落在宁涛的身上,如果将闪电比喻成射箭的话,刚才只是测试距离和锁定目标的一箭,现在就是万箭穿心了!

噼噼啪啪!

噼噼啪啪……

狐姬渡劫的时候也出现了闪电,可与宁涛此刻面临的闪电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不能比。劈宁涛的闪电不仅快得让人目不暇接,而且一根比一根大,最细的起码也有水桶粗!

这哪里是渡劫啊,这简直就是凤凰涅槃,先死后生!

宁涛真的感觉他快要死了,他的渡劫套装已经被劈得破破烂烂,只能勉强发挥一点作用。可也幸好有渡劫套装为他抵消一部分伤害,不然的话他能不能扛住还真是说不一定的事情。

还有南门寻仙,她时刻都在消耗她自己,为他提供灵力支撑,治疗他的伤势,缓解他的痛苦。可即便是有她相助,他还是很痛苦啊,他感觉他的每一寸血肉都被放在了烧红了的铁板上炙烤,冒着青烟,被烤了个七八分熟。他的灵魂也未能幸免,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上天的震怒,还有自身的恐惧,他时刻都在怀疑下一秒钟他就会承受不住,就此陨落!

“我不能死,我不能让她们失望,我不能让她们痛苦,我还答应了不日星君,我要去仙界给他收尸……啊!”宁涛一声怒吼,集聚力量,忍受着比死亡更难受千百倍的痛苦,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继续向上走。

誓与天争命!

一步、两步、三步……

不知道走了多少步,宁涛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久,到最后他什么都不想了,不去想这是在渡天劫,也不在去想失败会怎么怎么样。他的心中一片空明,无欲无求。

却就是这一份痛苦尽头的“空”的状态,他惊讶的发现,经历那无数的闪电雷击,他的身体仿佛经历天地的洗礼,变得更纯粹,更强大了。还有他的灵魂,仿佛超越了纵身,随随便便一个念头都能感知到天地万物的联系。

闪电消失了。

天空却仍旧是yīn云密布。

凝聚在虚空之中的天地能量不减反增。

宁涛低头俯瞰,视线里云雾缭绕,根本就看不见他的妻子们,他甚至看不见那巨大的火山口。

这个是什么地方?

他也弄不清楚了,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并不是仙界,他也并没有完全渡过天劫。

忽然,一片金光从西边的天际推射过来。

宁涛下意识的抬手挡在了面前,视线透过指缝看向了那片金光。

一尊金灿灿的大佛在金光之中冉冉升起。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一幕何其熟悉?

那齐天大圣当年就是被这大佛镇压了五指山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金灿灿的大佛越来越大,宁涛在他的面前越来越小,最后那大佛就像是成年人俯瞰着一只蚂蚁一样俯瞰着他。

大佛诵念法咒,声如敲钟,每一个音节都震撼着宁涛的心灵,敲击着他的身体。

没坚持几秒钟,宁涛的喉头一甜,一口血瞬间涌到了嘴边,又被他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他也想明白了,这是他的天劫的第二波。这段时间以来,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那种真实与幻影并存的幻觉,那其实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提示。

法咒梵音层层叠叠镇压下来。

宁涛的嘴角却浮出一丝笑容,他纵身一跃,脚踏水墨烟云,炮弹一般射向了那尊大佛的眉心。

大佛一巴掌拍下,那巴掌无边无际!

宁涛坦然无惧,连躲的心思都没有,仍旧义无反顾地撞了上去。

神佛的巴掌被他扎出了一个孔,他的身体穿过大佛的手掌,一头扎进了大佛的眉心之中。

漫天金光迎面而来,无穷无尽。

可宁涛再感觉不到天地的镇压,身心无比的舒畅。

渡劫成功!

看网友对 0988章 渡劫成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