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九十章 借刀杀人

第五百九十章 借刀杀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王匡等人叛逃,脱离赤眉军,向宗广投降。赤眉军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尤其是樊崇,觉得自己是受到了王匡等人的羞辱,恨不得把这些绿林军的人千刀万剐。

看到樊崇气得暴跳如雷,陌鄢微微一笑,说道:“将军莫急,要杀王匡等人,易如反掌。”

樊崇连连摇头,说道:“刘秀这个人,向来假仁假义,连朱鲔他都容得下,更何况王匡之辈?”

陌鄢含笑说道:“属下有办法,让王匡等人到不了洛阳,就死在半路上!”“哦?倘若如此,那是再好不过。”王匡等人毕竟在赤眉军中待了这么久,对赤眉军的情况十分了解,他们若是到了洛阳,见到刘秀,把己方这边的情况一说,己方对于刘

秀而言,还有何秘密可言?

王匡等人前去投靠刘秀,对于赤眉军的威胁太大,如果有办法让他们死在半路上,见不到刘秀,那自然是消除了赤眉军方面的一个心腹大患。

且说尚书宗广,看到王匡、胡殷等人前来投降,他也很是惊讶。不过惊讶过后,便是满心的气恼。

绿林军这些人,简直是没脸没皮,有奶就是娘,没奶就骂娘。赤眉军之所以能攻破长安,和王匡等人的投降有直接干系,他们先是厚颜无耻的背叛了刘玄,现在又背叛的赤眉军,厚颜无耻的来投靠己方,倘若陛下真收留了他们,弄

不好,这些人以后还会再次做出背叛之举。虽说宗广打心眼里厌恶王匡等人,甚至看到他们都觉得恶心,但人家来投,他也不能拒之门外,要怎么处置王匡这些人,他一个个小小的尚书无权做主,得陛下定夺才行

宗广下面的属官,向他建议,当趁着现在,把王匡等人杀掉了事。王匡这些人,当年都是害死陛下大哥的罪魁祸首,现在杀掉他们,在陛下那里,也等于是立了一大功。

思前想后,宗广觉得不妥。首先,他无权杀王匡这些人,其次,朝廷里面可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呢,朱鲔!

当初陛下都没杀朱鲔,现在,陛下能杀王匡这些人吗?自己贸然做决定,弄不好非但没立下大功,反而惹来杀身之祸。

思虑再三,宗广没有难为前来投降的王匡等人,甚至对王匡等人的态度,比被俘的冯愔还要好上许多。

他只派出几名军兵,象征性的看管王匡一行人,路上,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

这日,队伍行到河东的安邑,也就是河东的郡城,这里距离洛阳已经不算太远,宗广也想好好休息一下。

河东郡早已被邓禹打了下来,太守是刘秀的大臣,得知尚书前来,又哪能不热情款待。

太守设宴,于郡府招待宗广以及他的属下,就连住在驿站里的王匡等人,也跟着改善了伙食,有酒有肉。

同样是俘虏,他们的待遇可比冯愔好上太多太多。王匡等人觉得,等他们到了洛阳,见到刘秀,也会像朱鲔一样,得到刘秀的重用。

他们正吃吃喝喝的时候,后院传来低低的交谈声。

刚开始,他们还没放在心上,但对方交谈时,提到好几次王匡和胡殷等人的名字,这终于引起他们的注意。

王匡示意众人,继续吃喝说笑,他和胡殷,瞧瞧走到后窗前,侧着耳朵仔细聆听。

“……陛下的密使,昨日就到了安邑,今日见到宗尚书,就会传达陛下的口谕了!”

“陛下真的要杀王匡、胡殷?”

“当然!使者和太守交谈的时候,我就在外面,听得清楚。”

“可是陛下都没杀朱鲔,又怎么会杀王匡、胡殷呢?当初谋害大司徒的元凶,可是朱鲔啊!”“那不一样!朱鲔投降的时候,可是带了二十万的洛阳军,现在王匡这些人投降,又给陛下带来多少兵马?何况,当初朱鲔坚持汉家祖制,坚持不接受封王,陛下可是因此

十分赏识朱鲔的,而且还夸赞过朱鲔好几次呢!”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他们都活不长了?”

“没准今晚就动手!”

“唉,真是白瞎那一桌的好酒好菜了!”

“行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就让他们临死之前做个饱死鬼吧!”两名穿着仆人服饰的小厮,在后院这里嘀咕完,继续说着话走开了。等他俩走后,贴在后窗下偷听的王匡和胡殷都吓出一身的冷汗,原来刘秀没打算放过他们,而是要杀他们!王匡和胡殷把刚才自己听到的话,小声告诉给其它众人,人们

听后,无不是脸sè大变,直冒冷汗。

王匡和胡殷对视一眼,低声说道:“洛阳我们是去不了了,安邑我们也待不去了,我们得赶快逃走才是,再不走,我们就只能去到黄泉路上作伴了!”

众人都没有异议,纷纷看向王匡,问道:“比阳王,我们怎么跑?”王匡在更始朝廷里,被刘玄封为比阳王。

王匡眼珠转了转,说道:“我们就说,在城内随意逛逛,然后再伺机逃出安邑!”

众人齐齐点头应好。宗广对王匡等人并没有严加看管,也没太限制他们的自由。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说他们要出驿站,在城内随便走走,看管他们的军兵也没有多想,更没有阻拦,跟在他们的身后,一并出了驿站。

王匡等人不动声sè,故意逛到一条幽静无人的小胡同里。趁着身后的几名军兵还没反应过来,他们突然发难,夺下几名军兵的武器,将其杀死在小胡同里。

而后,王匡这些人落荒而逃,跑出安邑。王匡等人杀死守卫,逃出安邑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郡府。听闻此事,宗广勃然大怒,王匡等人可是主动来投降的,并没人逼着他们来投降,这一路上,自己待他们也不薄,非但没有严加看管,还好吃好喝好穿戴的招待,可他们

又是怎么回报自己的?毫无缘由的杀死自己手下的兵卒,从安邑逃脱,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宗广勒令太守,出动郡军,追捕王匡,他自己也带人追出安邑城。

别看王匡等人是先跑的,但他们现在的体力,已远不如当年起兵造反时的体力,他们的两条腿,还真跑不过战马的四个蹄子。

宗广带着郡军,出了城后,只追了半个多时辰,便把王匡一行人给追上了。

这次,宗广对王匡等人可是一点没客气,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下令,对王匡一行人,格杀勿论。

王匡、胡殷,这些绿林军的元老,当年起义军的首领,他们反抗王莽暴政,与天下豪杰,合力推翻了新莽朝廷。

结果到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身首异处,暴尸荒野,让人觉得既可悲,又可叹。

王匡、胡殷等人恐怕直到死都不知道,刘秀根本没派什么密使到安邑,更没有什么密诏,要处死他们这些人,在驿站后院里的那两个小厮,正是陌鄢派来灭他们口的人。

杀人,不一定非要亲自动手,不留痕迹的借刀杀人,这才是真正高明的杀人手法。

陌鄢的手下人,利用了王匡等人心里的不安全感,只三言两语,便把他们引上了一条死路。一路上,王匡等人还觉得,同样是俘虏,他们的待遇可比冯愔好上许多,可是到最后,他们都死在了安邑,而冯愔被押送回洛阳后,刘秀赦免了他的死罪,冯愔反而活了

下来。

冯愔造反这件事,虽说被刘秀迅速平息了下去,但此事对邓禹的威望造成极大的影响。

另外,邓禹在战术上也有失误之处。上郡、北地、安定等郡,的确是地广人稀,但同样的,这三个郡的粮食储备真就不多,邓禹军很快也陷入到短粮的困境。

原本前来投奔邓禹的人,因为又开始饿肚子了,纷纷选择离去,再加上他们西征的时间已经太久,将士们都生出思乡厌战的情绪,邓禹军的士气开始迅速衰落。

按理说,仗打到这个程度,邓禹要么选择与赤眉军决一死战,要么选择撤兵。

与赤眉军决战,邓禹没有十足取胜的把握,何况现在军中士气低落,也的确不太适合开战。

而撤兵,邓禹又实在不甘心。

为了支持他的西征,朝廷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钱粮,满朝的大臣,包括天子在内,都在洛阳眼巴巴地等着他的捷报,他若无功而返,太说不过去。

邓禹现在是骑虎难下,进退维谷,他就只能和赤眉军拖,看双方谁能熬得过谁。

西线战场,现在暂时陷入到僵局,刘秀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向北方。

现在在太行一带,出现了大批的赤眉军别部,也不知道这些赤眉军别部是从哪冒出来的,藏匿于太行山内,时不时的出来袭扰,抢掠周边城镇,给河内造成极大的危害。

太行山位于河内的北部,属河内和上党两郡之间的界山。这一大片的山脉,横向连绵四百余里,几万人的赤眉军藏于山内,动用几十万人去搜寻都如同大海捞针。

刘秀对于赤眉军之事十分重视,也深知己方若不管这支赤眉军,任其做大,恐怕过不了多久,它就能壮大到十数万,甚至数十万众。

经过和朝中大臣们的商议,刘秀决定,亲自去往河内,督导平贼事宜。

刘秀在动身之前,也特意派出王梁。王梁由大司空,被降为中郎将,待在洛阳也没什么事,刘秀便让他去镇守箕关,统管太行八径。

太行山内,有几条重要通道,这几条重要通道,就如同咽喉要塞一般,它们分别是军都陉、蒲yīn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合称太行八径。藏于太行山内的赤眉军,若想出山,就必须要走着太行八径中的一条。刘秀派王梁镇守箕关,就是要堵死太行八径,让山内的贼军出不来,如此一来,也就无法再袭扰河

内诸县。

刘秀没有亲往箕关,而是去了修武。前段时间,位于修武北面的浊鹿城遇袭,刘秀担心,赤眉军若有所行动,很有可能会再进一步,南下来袭击修武。

修武是河内重镇,堪称郡城怀县的北方门户,不容有失。

因为这次去河内,不是视察,很可能会与贼军交战,刘秀没有带yīn丽华出行。随他一同去往修武的是贾复、李通、伏黯以及宗广等人。贾复率领的是两千戍京军,李通率领的是一千禁军,伏黯率领的是五百羽林卫,再加上一些随行的内侍、仆人,合计近四千。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章 借刀杀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