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42章

第42章

  樊佳、许梦山等人已经等候多时,和尤明许交换个眼神,尤明许点点头,示意直接让少年进去。

  推开停尸房的门,三张床上覆盖着白布,可以看出大人小孩的人体轮廓。众人都望着李必冉。他愣愣的,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状况。樊佳把他引到谢惠芳的尸体前,低声说:“你的大姨、表妹和表弟,昨天中午在家遇害了。节哀。你……想要看看她们吗?”

  李必冉的脸涨得通红,眼睛里有泪光闪动,嘴唇也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樊佳轻轻掀开白布。

  李必冉还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直勾勾盯着谢惠芳,盯了好一会儿,神sè恍惚地看看周围的警察。

  樊佳不想再让他看两个孩子了,站住不动。

  李必冉转身就往外冲。尤明许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都留下,自己追上去。刚在走廊里追出几步,就看到前面的少年,低头在抹眼泪。尤明许快步走到他身旁,只见他满脸都是泪,双眼通红哽咽抽泣,此时完完全全就是一头悲恸崩溃的小兽。

  尤明许跟着他,一直跟到警局的院子里。少年止了步,站在棵大树下,也不看尤明许,小声抽泣着。

  尤明许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转身点了支烟,静静抽了一会儿。

  记忆中,尤明许像李必冉这么大的时候,已是无父无母,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再往前一点,还是儿童的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就很多很鲜活了。母亲把她抱在怀里,亲昵地蹭她的脸;母亲带她出去放风筝,去游乐场玩;她闯了祸,母亲严厉地命令她站军姿思过;后来母亲为了工作和她聚少离多,可只要有时间就会给她打电话、回来看她,给她带小礼物……

  别的孩子曾经所拥有的母爱、温暖,她也都有。

  至于父亲?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所以后来,十岁时,在母亲因公殉职的追悼会上,尤明许比眼前的少年哭得还厉害,气都喘不过来,尖叫着厮打着世界昏天暗地。

  追悼会之后,她就很少哭过了。

  ……

  尤明许递给少年一张纸巾,和一瓶水。他已经没哭了,只是眼眶红着,人看着木木的。

  “你昨天去哪里了?”

  少年低着头:“一直在网吧。”

  “最近,觉得周围有什么不对劲的人或事吗?或者你大姨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我不知道。”

  “你大姨和大姨父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吧……”

  没多久,李必冉的父母,还有谢惠芳的丈夫曾强,都赶到了。

  曾强是个四十多岁、相貌普通的男人。有些木讷,穿得也很朴素。进来时眼眶红红的浮肿着,等他看到三具尸体,那么大个男人,软倒在地,嚎啕大哭,甚至发出一声声变调的、不像是人类倒像动物的嚎叫。

  这样的嚎叫声,尤明许他们听到过几次,都是失去亲人或者爱人,悲痛至极的受害人家属发出的。一众警察站在旁边沉默,到后来曾强眼前一黑,晕倒过去。手还死死拽着两个儿女的手,警察们废了半天劲才把他的手掰开。

  死者谢惠芳的妹妹、妹夫,也就是李必冉的父母,在停尸房里也哭得很伤心,尤其李母,看着亲姐和一对外甥,更是哭得呼天抢地。后来她就抱着李必冉哭,说:“我的儿啊,差点以为你也出了事……你大姨这是遭了什么孽啊……哪个畜生做的哦……”

  李必冉这时已不哭了,任由母亲抱着,跟个木头人似的。李父说:“你没看到孩子都吓坏了?先带他回去,别让他看了!”

  ——

  然而接下来的两天,案件调查的路子,却越走越窄了。

  首先,之前排查过的,平时和谢惠芳有过冲突的人际关系,经过进一步确认,确实都没有充足作案动机,也没有作案时间。初步排除仇杀可能。

  对于谢惠芳和丈夫曾强的夫妻关系,未发现有任何不和睦之处,也没发现感情纠纷。谢惠芳遇害时,曾强人在外地,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更何况他看到尸体后的反应,也令警察们觉得他没有嫌疑。

  甚至连李父李母,警方都调查过他们的不在场证明。他们确实也在外地,很多人可以作证,并且也没有动机。

  至于李必冉,尽管他在学校过得很不如意,也被那些权贵子弟瞧不上。但没人和他有什么大仇。而且事发当天中午,学生们都住校。

  李必冉在校外也混不开,不认识什么社会上的朋友,所以也不会是冲着他来的。有邻居听到,案发前一晚,李必冉和谢惠芳大吵一架。从那晚,直到警察找到他,他就一直锁在那家网吧里,只早上出去买过快餐。网吧里调来的监控拍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们一家人,都没有嫌疑。

  案件调查,彻底陷入僵局。

  案发第三天,丁雄伟召集所有人开会。因此案件性质极为恶劣、上级极为重视,丁雄伟脸上亦是乌云密布。他下达指令,调整了新的侦破方向:重点排查入室盗窃惯犯和近期刑满释放的犯人。仇杀这条线,算是中断了。

  宣布这条指令时,尤明许觉得丁雄伟还瞥了自己一眼。有点幽深的样子。尤明许心想:当时斩钉截铁说是仇杀的人,又不是老子,是殷逢。瞪我干什么!

  铁打的人,也得喘口气。这晚,丁雄伟放所有人回家洗个澡,睡一觉。明天一早到警局报到。

  这几天,尤明许根本就顾不上殷逢。倒是陈枫乖觉,每天趁着午饭晚饭时间,让殷逢拎着饭菜水果之类,送到警局外。尤明许在警局的话,就出来接了。多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顶多摸摸殷逢的脑袋,或者说一句:“谢了。”殷逢大概也被陈枫教育过,没有纠缠,就是乖巧站在警局外,目送她好久。

  想到这一点,走下公交车的尤明许笑了笑。此时天sè已黑了,她抬起头,就看到公交站有个熟悉的人影。

  他今天又穿了最爱的那件绿sè阿童木,下身是牛仔裤。双手插裤兜里,隔着五六米的距离,望着她。

  几天没看到他,尤明许怎么有种他长大了一点,看着好像懂事成熟了一点的感觉?

看网友对 第42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