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八章老夫聊发少年狂

第六十八章老夫聊发少年狂

人间时常会有这样的画面。

某位奸臣拿着御玺去见某位王爷,说天授不予,必遭其谴。

某个贼人对当家大哥说,你看街对面那小娘子貌美如花。

某个帮闲对老爷说,听说某个府上有架玉石屏风很是珍贵。

那些都是坏人,做的都是恶事。

童颜没有浓眉大眼,但也是正道领袖中州派最有前途的弟子,为何今夜会做这样的事?更有意思的是,柳词身为正道领袖青山宗的掌门,非但没有训斥他,甚至还认真地想了想,说道:“按时间算云船已经进了中州,不方便吧?”

井九说道:“刚到。”

很明显,听到童颜的话后他也进行了一番推演计算。

白天离开西海的时候便能看出来,中州派很是警惕青山宗会不会发疯,应该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去。

一旦进入云梦大阵的范围,就算柳词与井九天下无敌,也没办法再做更多事情。

“我在云梦山地底挖洞六年,对云梦大阵非常了解,而且我刚好擅长下棋,所以写了一些解法。”

童颜说出了一句更令人吃惊的话。

柳词看着他说道:“中州派知道这件事情,你会死。”

童颜提议让青山宗去抢青天鉴,甚至愿意出谋划策,这是哪家宗派都不可能宽恕的罪过。

哪怕他刚刚替中州派立下不世大功。

这不是假叛,是真叛。

童颜说道:“我没想过。”

星光下,他的眉毛更淡,就像他眼里的生死一样。

井九说道:“那你想过没有,我们会杀了你?”

不管是灭口还是报复那道天劫,都是杀死童颜的理由。

童颜平静说道:“想过,但没想太多,我对你说过我是下棋的,眼里只有黑白,太平真人该死,我就想尽一切办法杀他,至于你们青山宗想救他,那是你们的事,由此而产生的后果,不应该由我来承担。”

井九说道:“没想到你与十岁有些像。”

童颜说道:“所以我和他合作的很愉快。”

当初井九与白早被洛淮南暗算,深陷雪原六年,童颜与赵腊月、柳十岁合谋杀死洛淮南。

他说的便是这段往事。

确实是往事,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

井九看了柳词一眼。

柳词看着童颜,眼里满是欣赏,却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说道:“我不接受。”

童颜没有吃惊与失望,安静等着下文。

柳词说道:“除非你与青天鉴一道归我青山。”

童颜想了想,说道:“好。”

如此干脆利落,确实不像中州派的行事风格。

井九心想这就该是青山弟子。

……

……

夜空里,星光洒落剑舟甲板,如覆了一层雪。

童颜落在甲板上。

元曲面无表情看着他,心想就算掌门真人与师叔没杀你,我也不能给你好脸sè看。

童颜没有理他,去角落处盘膝坐下,开始冥想调息。

雪霜如前,没有脚印。

南忘睁开眼睛,静静看着他。

她从赵腊月处知道了西海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之后一直闭着眼睛沉默不语,仿佛很疲惫的样子。

她忽然说道:“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不杀你,但柳词死后,我一定会杀了你。”

童颜沉默不语。

整个修行界都知道,南忘是被师兄们宠大的,最是娇纵刁蛮,地位又高。

她要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做到。

赵腊月注意到,南忘没有对掌门真人用尊称,甚至连师兄都没有用,而是直呼掌门之名。

夜风拂不动星光,剑舟亦无帆,舟里的这些人,却各有各的心乱。

顾清不在。

元曲不行。

赵腊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局面。

这个时候,一道有些吃惊、有些好奇、有些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童颜?你就是棋道只比我师父略逊一筹的中州派天才?你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平咏佳看着他的那双淡眉,想起了白天在西海曾经看到的那个人,连声问道:“弃暗投明吗?”

他说的很是兴高采烈,双眉不停地挑起,仿佛要飞走一般。

沉默很多时候意味着紧张,有些时候也意味着尴尬。

平咏佳才明白这话似乎有些不妥,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拿起一块毡布,把童颜整个人都盖了起来,说道:“不能让人看见了,不然会给中州派借口,回青山后给你找个洞先藏几年,再给你改头换面,取个新道号,那时候还有谁认得是你?”

看着这幕画面,元曲实在是憋不住了,赶紧背过脸去。

南忘冷哼一声。

赵腊月知道不会再出事,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白猫在她怀里蹭了蹭,换了个姿式继续睡觉,从始至终都闭着眼睛,童颜什么的……它才懒得理会呢。

剑舟上的空气顿时变得轻快了起来。

童颜蒙着毡布坐在星光下。

他看着眼前的黑暗,想着这个不知道是谁的神末峰弟子说的话,发现还确实有几分道理。

……

……

一样的星光在不一样的高度会有不一样的亮度,比如在高空的剑舟甲板上看着像是雪,在人间峰顶上看着便不过是水。

水至清至柔,若积为湖海,则是包容并蓄,被很多人用来形容柳词真人。

但他对童颜的态度与胸襟无关,只是因为在某些方面的欣赏以及掌门不易做这个词。

柳词说道:“听起来他对柳十岁的评价不错?”

井九说道:“十岁是我带大的。”

这意思就是说,那当然不错,必须不错。

柳词轻捋短须,显得很满意,问道:“你怎么知道柳家是我后人的?”

井九说道:“我关心师侄。”

柳词说道:“但你回青山的时候,还是先通知了上德峰。”

很多年前,出身上德峰的吕师听到了某个消息,去往某个小山村,想要接回天生道种柳十岁。

然后他看到了池塘边、竹椅上的白衣少年。

柳词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井九说道:“我当年就是出身上德峰,有什么问题?”

柳词心想这么说,我也是出身上德峰,还怎么聊?

井九说道:“柳十岁出事的时候,我可是先让猴子通知的你。”

这说的是柳十岁在浊水里吞食妖丹,被关进剑狱的那件事。

过去的三十年里这样的事情很多。

顾清与猴子不停说话,元曲不停往上德峰跑,背后隐藏的事情,今夜全部挑明了。

“你总说我办事粘乎,一时这样,一时那样,你不也一样?”

柳词说道:“你一会儿试试师兄,一会儿试试我,谁都不信,这样是不行的。”

井九望向夜空里的剑舟,说道:“我只是不相信你们。”

他没想过改变,但这一世却多了几个身边人,值得信任的人。

那几个人或者猫在夜空里的那艘剑舟里,只有顾清与柳十岁不在。

哪怕今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久别重逢”,像井九与柳词这样的人也不会像凡人那样叙旧,更何况他们现在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说这些闲话的时候,他们正在看童颜留下来的那些地图与解法,顺便做些修正。

做完这些事情,便到了离开的时候。

青山伐西海,十七艘剑舟齐发,那是因为青山的剑道就是这么堂堂正正。

这次是去偷东西的,当然要鬼鬼祟祟,不能乘剑舟而行。

柳词看着井九真挚说道:“剑云太慢。”

井九说道:“别想。”

说话的时候,宇宙锋已经飘了起来,悬停在崖外的夜空里,等着二人。

柳词看了宇宙锋一眼,一脸嫌弃说道:“当初我就说过,这剑太脏。”

井九不理他,坐到宇宙锋的前面。

你爱坐不坐。

柳词只好坐了上去。

宇宙锋破空而起,飞向远方的云梦山。

井九闭着眼睛坐在前面。

柳词斜倚在后,两只大长腿在星光里一荡一荡。

星光如水。

他就像个踩水玩的孩子。

……

……

晨光初上时,晨雾也最浓。

云梦山里到处都是雾气,遮住了人们的视线,当天光透过来时,很容易便织造出梦幻的感觉。

雾气微乱,青儿挥动着透明的翅膀,回首望向美丽的山谷,眼里凝着泪水,就像是树叶上的露珠。

这里是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就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已经过去了几万年。

但她这时候的伤感并不是离乡之愁,而是难过于别的的事。

“他……会死吧?”

柳词与井九没有告诉她,童颜已经去了青山。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像青儿这种单纯好骗的新生儿。

井九没有说话,背着手在前面走的越来越快,就像急着上山去看庄稼收成的老农民。

柳词伸出右手,让青儿停在上面,问道:“你不怪他?”

“怪……”青儿流下泪来,说道:“但他不会死吧?”

柳词说道:“不会。”

青儿用小手擦掉自己的眼泪,走到柳词肩头坐下,没有再说什么。

这里还在云梦大阵的范围内,虽然已经到了边缘地带,让中州派发现了还是很危险。

所以她应该懂事些,不要给这个老神仙添麻烦。

她是这样认为的。

至于井九,她暂时还不想和他说话。

御风破雾而行,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终于完全离开了云梦山。

宇宙锋破空而起,柳词终于松了口气。

井九有些不理解,只要拿到青天鉴,目的便达到了,就算谈白二位真人或者麒麟发现了他们,大不了就是打一场,难道他们还打得过你?就算是云梦大阵也不见得能困住他们,你怕什么?

“平生第一次作贼,难免有些紧张。”柳词解释道。

“我也没做过贼。”井九想了想,说道:“前些年和腊月在商州城拿过一顶笠帽,没给钱,这算不算?”

柳词说道:“不问而取,自然是贼了。”

井九说道:“那我比你有经验。”

这趟云梦之旅看似简单,实则不然。

在中州派的云梦大阵里,居然能把天宝真灵偷走。

就算有童颜帮忙,放眼世间直至千年之前,也只有现在的柳词与他能做到。

红日终于来到云海之上,温暖而令人心情舒畅。

柳词心想难得出来一趟,总要多走几个地方,对井九说道:“我们去把玄yīn宗灭了吧。”

井九说道:“好啊。”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老夫聊发少年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