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44章

第44章

  殷逢的“你管我就管你”的赌气腔调,尤明许根本没当回事。不过当她推开家门的一刹那,却愣了愣。

  客厅天花板垂落下来很多条细细的灯带,一闪一闪。餐桌放在正中,上面铺满蜡烛,摆成笑脸形状。两份餐巾餐具各放一端。餐桌周围呢,还插着很多束鲜花。整个空间,都洋溢着一种光影朦胧、浪漫温馨之美。

  尤明许还是头一次见识这样的场合,瞟了殷逢一眼。可这家伙精心布置了这么多,现在还在生气,一言不发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脸趴到手臂里,不理她了。

  尤明许失笑。

  这时陈枫端着几道前菜,从厨房走出来,含笑致意:“尤小姐,这是为了庆祝你连续加班四天回家,殷老师专门设计安排的。一会儿饭后还有蛋糕。”

  尤明许感觉太阳穴跳动了那么几下。现在她不仅觉得殷逢不正常,陈枫也有点……脱线。她活这么久,头一次看到有人为加四天班大张旗鼓搞庆祝活动的。

  陈枫很快又龟缩进厨房里了,不愧是中国好助手。殷逢还趴着不动。尤明许走过去,戳戳他的脑袋,他还是一动不动。

  尤明许说:“你不是要替我庆祝吗?”嗓音比刚才稍微温柔了一点,这家伙终于慢吞吞直起身子,一眼看到她还肿着的脸,立刻站起来,说:“先送你去医院!”

  尤明许忍了忍,说:“这点小伤,去什么医院。我去洗把脸上点药。”说完先去了洗手间,把脸小心翼翼洗干净,对着镜子看了看,是肿起来了,样子丑极了。

  尤明许把毛巾一丢,走回卧室,就看到殷逢已经坐里头了,手里拿着个冰袋。尤明许接过,轻轻按在脸上,又爽又痛地“嘶”了一声。殷逢的唇角飞快扯起一丝笑意,但立马又绷起气鼓鼓的俊脸。

  尤明许忍着笑,不搭理他。他又从旁边桌上拿起棉签和碘酒,说:“拿开,我给你上药。”

  尤明许伸手:“我自己来。”

  他的嘴又抿起来:“不要。”

  尤明许懒得和他计较,放下冰袋,把肿脸对着他。他很仔细轻盈地涂着碘酒,搞得尤明许的脸有点痒,有点凉。她一转眸,瞥见他严肃认真的表情。和之前在车上看案件资料的男人,一模一样。

  药上好了,终于可以去吃饭了。

  尤明许看着摆满桌面的精致菜肴,还有厨子、佣人川流不息送菜。以及始终站在一旁掌控全局的陈枫。她只是埋头大吃。吃完后,放下刀叉,她说:“喂,这次谢谢你,以后不要搞这么夸张了。我三天两头加班,回家只想正常吃饭睡觉。”

  他低着头:“知道了。”

  尤明许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孩子心智好像有点长大了,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不是什么心思都摆在脸上,也不是什么话都听了。

  不,不对,其实从两人相遇一开始,他尽管傻,却一直有自己的心思想法。

  吃完饭,又洗了澡,尤明许就坐在客厅外的阳台上,拿冰袋敷脸。此时天已经全黑,星星爬上来几颗,各自闪耀。尤明许懒懒散散靠在椅子里,脑子一片松懈。

  殷逢推门走出来,拖了把椅子坐在她边上。他手里捧着杯可乐,小口小口喝着。尤明许仿佛能感受到可乐灌进喉咙里又凉又甜的感觉,咽了点口水,说:“给我拿一瓶。”

  殷逢马上把可乐护起来:“家里最后一瓶了。”

  尤明许轻哼了一声。

  他马上说:“我让人去给你买。”

  尤明许其实不习惯差使别人,说:“不用了,你的给我喝一口。”她一个刑警,有时候值班蹲守时又累又渴,一瓶水和几个兄弟分是常事,粗糙惯了,哪里会在乎这个。

  殷逢却愣了一下,因为他从来不和别人分吃东西。感觉到心脏“扑腾”了一下,他慢慢把杯子递过去。

  尤明许一把接过,仰头喝了一大口,递还给他。

  殷逢接过来,看着她喝过的杯沿口,好像正好是自己喝过的地方。殷逢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点紧张,有点窃喜,明明是她用他用过的,他却有了种做坏事的感觉。

  “你的推断,也许错了。”尤明许说。

  殷逢抬起头。

  尤明许目视远方,把这几天的查案进度简单说了遍,然后说:“谢惠芳身边没发现任何有明确杀人动机或者时间的嫌疑人,你之前一口咬定的仇杀动机,只怕不成立。现在我们的调查方向,已调整为入室盗窃杀人了。”

  说完她就转头盯着他,以为会在他脸上看到窘迫表情,却只看到他神sè沉静,唯有眉头轻蹙。

  尤明许笑笑,把他手里的可乐抢过去,又喝了一口。

  “我没有错。”殷逢说,“每名死者都身中数刀,细心谨慎的凶手专门挑在谢惠芳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动手。还有堆积尸体的行为,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有心理暗示。这些都传递了强烈的情绪和动机。是仇杀,你们一定查漏了什么事或者人。”

  尤明许和他对视了几秒钟,没说话。其实这个案子,看着很简单,可她也觉得怪怪的。

  殷逢趁机从她手里拿回可乐,下嘴的时候,只有他自己知道迟疑了一秒钟,然后对准某个地方,一口咕噜噜把剩下的都喝光,心也沉默地突突突跳得很用力。

  然后他把空杯子握在掌心里,来来回回握了好一会儿,很灿烂地笑了,说:“你们沿着盗窃的方向查,一定是白费功夫,阿许你在干蠢事呢。”

  尽管尤明许对调查方向也存在怀疑,可听他这么一说,又不乐意了,有种和兄弟们一起被他打脸的感觉。她轻哼了一声,说:“管那么多你?怎么查,我们说了算。”

  殷逢也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好像忽然被头顶的天空给开了一道光,那是一种福至心灵一个激灵的感觉。他脱口而出:“要不我们打赌吧。”

  尤明许抬了抬眼皮。

  殷逢说:“就赌这起案件,是仇杀,还是谋财。如果你们沿着盗窃这条线,什么都查不出来,那就算我赢。我要的赌注是……今后你查案都带着我。”

看网友对 第44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