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章云游

第七十章云游

神皇在立景尧为太子的同时,还颁下了另外一道圣旨。

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奉旨查问当年赵腊月在京外遇刺一案,最终查到了景辛皇子府。

原来是景辛皇子使动不老林刺客,做下了如此万恶之事。

其实这件事情所有人早就知道了,但这次朝廷终于把这件事情摆到了明处,还拿出来了不知是真的还是编的证据,于是景辛皇子不可能再在皇子府里住下去,哪怕幽禁也需要换个地方。

景辛皇子送往果成寺落发为僧,替先皇祈福。

前后两道圣旨,令得天下哗然。谁都知道景尧皇子是青山弟子,而景辛皇子的背景是中州派,双方已经在朝歌城里暗斗多年,这两道圣旨岂不是逼中州派翻脸?两大正道领袖真的要因为神皇之位开启全面战争?

这个时候,云梦山里忽然传出谈真人的谕令云梦山封山三年。

前些年无恩门宣布封山,是因为裴白发死于西海剑神之手,宗派没有通天境大物撑天,只能封山以求自保。

中州派这些年有些不顺,但谈白二位真人依然站在世界的最巅峰,底蕴实力依然雄厚至极,为何会忽然这样做?

云梦封山,那些支持景辛皇子的中州派系官员群龙无首,不知该如何应对,加上以宰相大人为代表的一茅斋始终保持着诡异的沉默,这两道圣旨竟是没有经历任何阻拦,便顺利地颁行天下。

这种局面,全是因为那道剑光。

那道在天地间纵横的剑光,无人能敌,甚至无人敢看。

据闻中州派的麒麟神兽,曾经远远看过一眼那道剑光,结果险些出事。

现在的柳词真人可以说是千年以来的最强者,在青山历代掌门里甚至都能排进前三。

人们不理解,他都已经到了这种境界,还不飞升等什么呢?

……

……

东海的涛声与西海并无两样。

一个来自朝歌城的车队抵达了墨丘,没有停留多长时间再次离开,去往海畔的水月庵。

井九的视线随那个车队进入庵里才收回来。

“这场面有些尴尬啊。”柳词说道。

景辛皇子在那个车队里。

神皇的旨意是让他去果成寺落发为僧,以后就陪着青灯古佛听经,没想到果成寺却不肯收。

以果成寺与景氏皇族的亲密关系,居然会这样做,只能说禅子对柳词放走太平真人,有着非常大的怨气。

柳词说的尴尬指的是景辛被迫要去尼姑庵出家,也有些愧对禅子。

井九说道:“出家不是死,总是问题。”

圣旨已经颁行天下,相信再过几年,景尧便会成为天下百姓心里唯一的太子,问题是到了那天,中州派肯定会再做些什么,景辛只要活着,便肯定会被那些人推出来。

柳词知道父子人伦这种事情就没办法和他解释,走到悬崖边,望向幽深的地底,说道:“那边我还没去过。”

这里是东海畔的通天井,跳下去便能到冥界,如果你能不死的话。

冥界只是幽冷黑暗的指向,并不是神话里的灵魂归处,死了的话不会去那里,不知道会去哪里。

修行者的追求便是永远不去接触这个问题。

井九说道:“不见天日的苦地方,也没什么风景,不去也罢。”

柳词说道:“那就还有一个地方值得去看看了。”

他说的是雪原,那里有着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人族最大的威胁。

井九说道:“冷静。”

……

……

离开通天井畔,来到东海云上,柳词还是没有放弃那个念头。

最后一剑落在雪原上,对人族修行者来说,真是最美好的结局。

他说道:“曹园那刀你也看见了,他若助我,未必不行。”

井九说道:“不行。”

柳词叹息一声,说道:“那我这就走了。”

他准备离开朝天大陆,去异大陆那些地方游历一番。

至于朝天大陆的局势,只要他还活着,便没有人敢做什么,留不留在这里倒无所谓。

哪天他真的离开,朝天大陆自然会知道。

井九看了他脚下的白云一眼,说道:“你确定不需要把宇宙锋带着?”

想要炼成自己的飞剑,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飞剑在剑修之间转手更是麻烦。只有井九情形特殊,有办法把自己的剑给别人用,也能把别人的剑拿来自己用。比如弗思剑,现在就应该算是他与赵腊月共用的。

柳词这辈子就只修了一把剑,结果直到最后这几天才用了一下,当然用的很是顺手,问道:“你确定不陪我走?”

井九说道:“那些地方我都去过,太无聊。”

对很多人来说旅行是件很愉快的事,对他来说第一次可能会有些新鲜感,去过一次再去便是浪费时间。

井九看了他脚下一眼,忍不住说道:“剑云真的很慢。”

柳词有些恼火,说道:“云游懂不懂?当然要驾云而游!”

说完这句话,他驾云而起,向着东海深处而去。

阳光洒在云上,勾勒出金边。

青儿飞了出来,落在柳词肩上,指向遥远的天际,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井九静静看着,直到那朵云消失在天边,才转身离开。

……

……

井九去水月庵看了眼还在沉睡里的过冬,没有去看景辛,也没有去果成寺,便回了青山。

清冷的剑光照亮神末峰,三人一猫迎了出来。

顾清知道肯定出了大事,想要回来,但因为景尧刚被立为太子,朝歌城里事情很多,赵腊月没有同意。

元曲与平咏佳行过礼,便老实地回到了殿里。

顾清不在,立下的规矩却在当两位师长想要说话的时候,弟子们都必须躲远点儿。

白猫不是弟子,而且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挣了些光采,自然没有躲,趴在崖边,支着耳朵准备听热闹。

竹躺椅这时候在雪姬的身下,柳十岁答应做个新的还没送来,井九现在懒得动手,便坐在了崖边。

也可能是见多了柳词这样坐的缘故。

只是他的腿没有柳词的长,只能踩着云海,无法伸进去踏出波浪来。

赵腊月在他身边坐下。

井九说道:“那个鬼是柳词。”

在西海的时候,柳词站在了太平真人身前,一掌遮天,收了那些天雷。

当时赵腊月便猜到了答案,问道:“掌门支持太平真人?”

井九说道:“不,甚至就连他最忠心的下属也不是真的支持他,包括冥界的人,因为他是疯的。”

赵腊月问道:“太平真人究竟想做什么?”

井九说道:“他想杀死所有凡人,创造一个只有修行者的世界。”

听到这个答案,赵腊月很吃惊。

她无数次猜想太平真人究竟想做了什么恶事,竟为天下所不容,却依然没想到竟是如此离奇、邪恶甚至有些荒唐的想法。

前些天在朝歌城皇宫里,神皇与胡贵妃有过类似的对话。当时胡贵妃的反应是这怎么可能。赵腊月没有说这句话,因为她清楚,如果修行宗派真的发疯,可以很轻松杀死所有的凡人,问题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修道者是千里挑一甚至是万里挑一的存在,如果人族没有足够的数量,修行界如何持续,更何况是杀死所有凡人,那岂不是要让人族灭种?

除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还有些问题在赵腊月看来也无法解决,说道:“你说过,修行者是被凡人奉养的。”

井九说道:“他不这样认为,他觉得不是凡人奉养修行者,相反是修行者在给凡人提供工作,养着他们。”

赵腊月说道:“没有凡人,谁来种田、开矿、采海珠,谁来提供修行者需要的资源?”

井九看了她一眼。

没有杀猪匠,你还要不要吃肉?

没饭吃,你要不要吃肉糜?

赵腊月知道自己错了。

就像所有修行者一样,习惯了被凡人奉养,便把这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没有凡人,修行者可以自己种田、开矿、采海珠,种植药草。

而且以修行者呼风唤雨的本事,不管做什么都必然比凡人的效率高上无数倍。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修行者大多是心高气傲之辈,全部是一心求道之人,怎么会愿意去做那些事?

“农夫是愿意种田才去种田的吗?矿工是喜欢黑暗的地底才去挖矿的吗?海女……”

井九想起柳词,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已经清楚。

就算修行者不想做,依然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逼着他们去做。

那道力量来自对死亡的恐惧,源自更强者的需要。

赵腊月完全懂了。

那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但与旧世界并无本质区别。

修行者会按照自己的天赋与能力境界,在那个世界里有着不同的位置。

还是一层一层。

还是抽刀向更弱者。

与当今世界的区别,大概就只是最底层的那些人能力要强很多。

但这么一来,至少新世界的力量要远远超出现在的世界。

赵腊月忽然说道:“修行者太少。”

这句话听着很有力量,实则有些无力。

井九知道她自己也有答案,还是说道:“所以他认为修行者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生孩子。”

当年他就曾经对赵腊月说过,太平真人如果不是无法接受世间出现一个与自己相似的血脉,早就已经布种天下。

赵腊月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修行者结成道侣,生下的后代里大概率会有灵骨道心,具有修行天赋,但也有一定概率生下凡人。那些不能修行的后代怎么办?难道都杀了吗?这个推论让她有些寒冷,极度的不舒服。

那是邪道宗派、甚至是血魔教都不会做的事情。

难怪所有人都想太平死。

“他认为这是进化应该付出的代价,修行者虽自凡人中来,但已经与凡人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命。”

井九说道:“修行者如果想走的更远些,便应该轻装上阵,把所有旧时光的负累尽数扔掉。”

赵腊月收回双腿,抱着膝头,声音有些低沉:“可是世界就这么大,就算修行者的世界再强大,哪怕把异大陆都占了,又能如何呢?既然没有意义,那他为何要执着于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强大?”

井九说道:“因为他的眼里不止我们这个世界。”

赵腊月随着他的视线向着天空望去。

天空高处的云,落在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影子。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七十章云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