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47章

第47章

  殷逢问:“阿许想到了吗?”

  这语气,令尤明许斜瞥他一眼,有种自己一直踩在脚下的小弟,胆敢平起平坐的感觉。

  她语气急躁地反问:“什么?”

  殷逢的眸光,破天荒变得有些深邃,说:“杀人之后,他把他们都拖到厨房,胡乱堆在一起,然后用桌子盖住。他没有掩饰受害者身份的必要,所以我认为这个行为代表的是凶手事后的恐惧和愧疚。”

  尤明许没说话。这是一种有点奇怪的感觉,殷逢的这一点推理,是有一定道理的。而正因为窥知了凶手的这一点心理,原本一片模糊的凶手形象,似乎变得有些具体了。

  “所以,凶手和谢惠芳认识的可能性更大。”殷逢说,“他就在你们调查过的人当中,你们一定遗漏了什么。”

  尤明许蹙眉不语。

  殷逢忽然灿烂一笑,说:“当然,还有很小的一种可能性,非常小——就像阿许说的,他确实是陌生人。尽管完全算不上一个有组织能力的杀手,也还没有摸清自己的终极诉求是什么,他依然有一定程度的心理扭曲。

  谢惠芳是他精心挑选后的目标。他在谢惠芳身上带入了自己的仇恨、恐惧和愧疚种种情绪。换句话说——他把她当成另一个人复仇杀掉了。谢惠芳起到了替身的作用。在现实生活里,他也许无法反抗自己真正憎恨的那个人。”

  尤明许的思绪仿佛也陷进殷逢所描述的那个模糊形象里,一张yīn暗、狰狞、惊恐、压抑的脸,似乎就在眼前。

  而当她抬起头,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也许是讲得太兴奋,明明还是那蓬松的头发,明峻的五官,殷逢的嘴角含着点笑,眼里有兴奋、洞悉、老成的光。

  尤明许怔住。

  她知道自己在这一刹那,看到那个人了。

  可尤明许此时复杂的目光,却令殷逢的脑子迅速从案情中抽离出来,他怎么觉得阿许现在看他的样子,怪怪的。于是他伸手,拉住她一边脸颊,轻轻一扯。

  “疼。”尤明许下意识说。

  他就这么直勾勾看着她。尤明许忽然回过神,一把拍掉他的手。他低头一笑,问:“你要不要扯我的脸?”然后伸头过来。

  “不要!”

  看着他那副熟悉的二百五模样,尤明许心头没来由一松。可莫名的,也有一丝烦躁的情绪,在滋生。也许是想摆脱这情绪,她又说:“如果像你所说,还是熟人作案可能性更大。但是所有相关人,我们都调查过了。没有人有明显动机。”

  殷逢摇摇头,说:“每个人的成长背景和心理状况都是不同的,你们觉得是很小的事,不构成动机,或许对于心理长期压抑的人来说,那件事却会被无限放大,足以令他罔顾一切杀个痛快。”

  尤明许又低头沉思。

  殷逢目不转睛看了她一会儿,又把头伸过来,说:“看来我真的是挺聪明的啊,你觉得呢?”

  尤明许客观地答:“还不错。”

  他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直起腰,继续往前走,脚踢着地面的石子,眉眼微微含着点笑。

  “那现在的我,对你而言,是不是挺有用的?”他说,“你并不是白养我?”

  尤明许没想到他还记着这个茬儿呢,那天他当着那么多人说她养自己,不是还挺理直气壮的?

  她也笑了,故意逗他:“有没有用,还得再用用,才能下结论。”

  他不出声了。

  尤明许伸手摸摸他的头,说:“逗你玩的,你很有用,你说的很多,我都不懂。而且我没有养你,你花的都是自己的钱。你不是知道自己很有钱吗?”

  殷逢站住了。

  尤明许也停下脚步。

  他忽然拿起她一只手,把头低下去,在她的掌心里,闭着眼,用脸轻轻蹭。

  尤明许一愣,面前的男人太英俊干净,在她面前弯腰低头的姿态天经地义。掌心不断传来酥酥痒痒的感觉,渐渐的,那细细密密的感觉仿佛一根着火的细线,从掌心一下子窜到了心口,像是有什么无声炸开。尤明许一把抽出手,吼道:“你干什么?”

  殷逢抬头,愣愣的模样:“你……不想摸摸我吗?刚才你都那么夸我了。”

  尤明许静默片刻,也不说什么,神sè如常地继续往前走。殷逢立刻追上来,他这么快又忘了刚下的一茬,高兴起来,迈着大长腿,在她边上一跳一跨。有时候故意扯一下她的马尾辫,然后跑远。见她不理,又跑回来。有时候故意落后很多,等她不耐烦地回头看,他才绽出个大大的笑,做出短跑运动员的起跑姿势,一口气追上来。

  尤明许本来走得好好的,目不斜视大步流星,被他这么搞来搞去,都快不会走路了。

  恍惚间,她感觉就像回到了被隔壁班臭小子骚扰的时光……

  等快到家时,殷逢终于歇菜了,安静走在她身边。过了一会儿他说:“阿许,那我们说好了,以后我都跟着你查案。”

  尤明许抬眸看着周围的高楼林立,灯光错落,笑了笑说:“你不会一直跟着我的。”

  他咬唇:“为什么?!”

  尤明许说:“因为你终有一天会醒的,会恢复记忆。等你想起一切,病也完全好了,呵呵,你肯定掉头就走。你到时候才不想见我这个,见过你所有糗样的小警察。”说完她就低声笑了。

  殷逢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他望了她好一会儿,说:“阿许我不会那样。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那样。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如果将来做不到,我就从楼上跳下去给你看。”

  尤明许心想,我要你从楼上跳下去干什么,我又要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知他现在根本不理解将来,索性笑笑,往楼栋门走去。

  他默默跟在后头,走了一会儿,又开口,语气硬邦邦的:“我刚才做了个决定。”

  尤明许:“什么决定?”

  他紧跟上来,手抓着她身边的楼梯扶手,几乎是有些急切地撵着她:“我要换个名字,不叫殷逢了。我和以前那个人不一样,免得你总觉得我会变成他那个讨厌的样子。”

  尤明许失笑,问:“那你想叫什么名字?”

  他看着她的神sè,说:“我这两天想了个名字,’英俊’。我就叫’尤英俊’怎么样?和你一个姓。”

  尤明许静默一瞬,用手按住嘴,到底还是笑出了声,最后索性哈哈笑了起来。殷逢见她笑得开怀,不由得也跟着笑了。

  尤明许很久没这么大笑过了,等走到家门口,嘴巴都笑酸了,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以后我就叫你英俊,尤英俊。”

  殷逢露出个心满意足的笑,点了点头。

  尤明许含笑脱鞋进屋,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局里打来的,立刻接起。

  “麓山工厂附近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看网友对 第4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