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49章

第49章

  步出工厂时,已是凌晨三点。

  本就是偏僻郊区,夜静得很空旷。尤明许抬头看了看天空稀疏的星子,心情有些莫名的寂寥。也许是因为,最近这几天压在心头的东西太多。谢惠芳一家的案子,还陷在迷局里。今天又出了一桩案子。

  不过,以尤明许的经验判断,这起案子,应该很快就能破。不会有谢惠芳案那么棘手。

  附近的警力已经调集,在案发现场附近大规模搜查,说不定很快就能发现嫌疑人的踪迹。这么想着,尤明许的心情轻松不少,转头望去,就见殷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眼泪汪汪地望着她,那模样颇有点呆。

  尤明许笑了,说:“困就回去睡。你不必非得跟我熬一整个晚上。”

  他大概是困极了,眼眶也发红,揉了揉眼睛,说:“阿许上班原来这么累,我不陪你,你就更可怜了。我要陪。”

  尤明许说:“呵,我可怜?”

  他点点头。她倚在车边,抽支烟提神,他就在边上等着。尤明许其实也有些犯困,本就连着忙了这么多天,她手夹着烟,闭着眼,揉了揉眉心。

  忽然间就感觉到两根柔软的手指,落在自己太阳穴上。她没有睁眼,任由他服侍着。殷逢的力道很适中,一下下揉着。尤明许心想,也许这家伙,以前是渣男时,经常逛洗浴按摩?猪肉吃多了,都学会猪跑了?

  这么想着,尤明许轻轻笑了。任由他揉着,手里的烟放下。在两人都看不见的指端,烟灰一点点自己掉落。

  殷逢也一边揉,一边看她。这样子好乖啊,整张脸都任由他弄。殷逢的心头有了些许炽热的感觉,心想,要是能够一直给她这么揉下去就好了。这辈子别的他都不干,就给她按摩,让她放松,让她不累,也不困,眉头再也不要深深皱着。

  尤明许睁开眼,目光已恢复清亮,说:“好了,谢谢。”

  殷逢放下手,杵着不动。

  尤明许摁灭烟头:“怎么了?”

  他嘴角飞快闪过一丝笑,然后闭眼,抬头,把自己的脸凑过来。

  尤明许:“……”

  “按重一点。”他说,“本英俊的骨头比你硬,而且脑袋困得有点痛。”

  尤明许抬手就在他太阳穴重重摁了两下,他一缩,尤明许哈地笑了,说:“按完了,上车!赶时间。”

  镇上距离工厂不过几分钟车程,走路不会超过20分钟。

  尤明许和殷逢面前,是一幢三层农家自建小楼。周围大多是这样的房屋。此时楼下停着几辆警车,还有一些村民在张望。

  死者徐嘉元和厂里另外三名工人,一起租在三楼。一楼、二楼都租给了别的住户。所以这一栋楼里,住了很多人。樊佳正带人勘探现场,并对三人做初步笔录。

  尤明许带着殷逢上楼时,看到玄关旁,一名警察正在给一个人做笔录。看到那人,尤明许停下脚步,问:“他是?”

  警察懂她在疑惑什么,答:“他叫刘若煜,是徐嘉元的室友,包装车间的工人。”压低声音说:“自称18岁,还没有拿出身份证。我看最多不超过16。”

  尤明许又盯着刘若煜,他正好也抬头看过来。他个子倒不低,身材也结实,相貌普通,皮肤有点粗黑,一看就是干惯了体力活的。但仔细一看,的确是张稚气未脱的脸。尤明许同意同事的判断,看样貌气质也就十五六岁,竟然和大人们一起上班了。

  刘若煜的表情明显有些紧绷,脸sè发白。他的嘴紧抿着,透出几分与年龄不符的yīn郁沉默。

  那名警察又说:“快把身份证拿出来,你才多大点,居然跑到工厂上班。这事儿肯定要让工厂担责任处理的,你这孩子,就别犟着了……”

  刘若煜低下头,脖子上的青筋都鼓出来了。

  三楼一共两间房,死者徐嘉元和刘若煜住一间,另外两名城镇青年住一间。尤明许和殷逢先到了死者房间里,只见靠窗朝阳的那张床,凌乱一些。还丢着几件衣物,一看就属于年龄更大、身材更高大的徐嘉元。屋内只有一张书桌,就在徐嘉元床边,上面放着台电脑,还贴着几张明星美女海报。还有几本五花八门的书,什么《100天训练成千万富翁》、《厚黑学-洞识人心》、《苗疆鬼事》、《香港娱乐圈秘闻》……但即便是这些书,看起来都很新,几乎没翻过的样子。

  “这是谁的桌子?”殷逢问。

  一名警察回答:“徐嘉元的。”

  殷逢“哦”了一声。

  房间另一侧,刘若煜的床,则显得单调很多,床也小一些。看起来最普通廉价的那种床单,叠得倒是整整齐齐。床下塞着两个箱子和编织袋。别无他物。垃圾桶就在他的床脚。

  就好像他整个人的空间,都缩在这个房间的一角里。

  另外两名室友,一个叫刘平,一个叫蒋明轩。从他们身上,其实可以大致看出徐嘉元生前相似的模样——二十几岁的城镇青年,穿着稍显土气,样貌和经济条件皆普通。干着一份乏味的工厂工作,每天除了上班,就是打牌、吃喝、混日子。

  听到徐嘉元出事的消息,他们俩也很震惊,半阵说不出话。他们和刘若煜的口供完全一致:案发这个晚上,三人在宿舍叫了外卖,之后就打游戏的打游戏、刷剧的刷剧,没有外出。他们都知道徐嘉元今晚有牌局,所以即使超过12点他没回来,也没人在意。

  至于他们三人有没有说谎,只要调集路口监控和询问附近住户,就能很快确认。

  这个显而易见的调查结果,令尤明许微微一愣。

  因为起初,在看到尸体之后,她认为和死者一起打牌的牌友,或者这三名室友,嫌疑是最大的。因为只有他们最熟悉死者的行为习惯和今晚行踪。但现在,所有人都有非常明显、确切的不在场证明。而且经验告诉她,他们都没有撒谎,也撒不了谎。

  那就是说,还有别人?

  她立刻让同事们,询问了这八个人,同一个问题:

  “死者最近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或者经济纠纷、感情纠纷?”

  那五名牌友很快给出近乎一致的答复:“不清楚。”“应该没有吧。”“小徐在厂里混得还蛮开的。”“徐嘉元虽然平时爱开玩笑了一点,脾气还有点燥,但他人够圆滑,几乎不得罪什么人的。”“谁能和他有这么大的仇,把人给杀了啊?”

  又问三名室友。

  刘若煜还是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十几岁的少年低着头,说:“我不知道,他好像没什么仇人。他死了,我们都很难过。”

  那名叫刘平的室友说:“他能有什么仇人?我们就是普通上班的,平时也就自己几个人玩。真想不通到底是谁要杀他。他是不是遇上抢劫杀人犯了?”

  警察答:“这个你不用问,我们会查。你最近,他有跟谁有过口角、矛盾冲突吗?”

  刘平一怔,说:“大家平时都是开开玩笑,吵吵闹闹,又不是真的闹矛盾。”

  蒋明轩也想不出,死者最近和谁有仇。

  警察问:“他有没有跟谁借钱,或者网络贷款,和人有经济纠纷之类?”

  蒋明轩想了想,答:“没有啊,我看他最近不像缺钱的样子,也没买什么东西。他们打牌输输赢赢也就几百块,前几天我还跟他借了三百块买衣服呢。不过我一发工资就还给他了啊。”

  “他最近和谁有过口角、矛盾冲突吗?”

  蒋明轩也不知道想到什么,顿了顿。警察的嗓音严厉了几分:“有一说一,犹豫什么?这是命案!”

  蒋明轩立刻说:“没有警官……只是平时在宿舍里,徐嘉元和刘若煜相处得不太好。他有时候会嘲笑刘若煜土气,有时候……有时候也使唤刘若煜跑腿做事。刘若煜心里可能不太舒服吧,但还是听徐嘉元的。

  前几天,他们俩还杠上过一次。徐嘉元让刘若煜去买烟,刘若煜在看小说,不肯去。徐嘉元就骂刘若煜,还说……不去跑腿就去揭发他是童工,让他上不了班回山窝里去。刘若煜当时很愤怒,说……说……”

  “他说什么?”

  “他说……老子总有一天要砍死你。”

  

看网友对 第49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