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一章剑外之意

第七十一章剑外之意

天空之上,还有另一个世界。

生活在大陆上的生命,对那个世界有无数猜想,然后随着时间渐渐淡去。

千年才能出现一位飞升者,就算曾经有过向往,又能支撑多长时间。

始终抵达不了的彼岸,就算是仙境,又何必关心?

但对赵腊月这种以求道飞升为目标的天才修道者来说,他们当然会思考那边有什么。

这也是她无法理解太平真人的地方。

修道的目标是长生,是飞升,像他这样的绝世人物,为何却始终把视线放在世间?

“他有强烈的危机感,觉得那个世界里面充满了竞争与危险,他还有很强烈的责任感,觉得自己应该引领整个世界真正向前,所以他的目标与别的修道者并不相同。”

井九说道:“他想打破这个世界的规则,带领所有修道者一起离开。”

赵腊月的眼前出现那幕壮阔的画面,震撼的沉默了很长时间,轻声说道:“这就是人人飞升吗?”

“不错,从表面来看,有些像禅宗说的人人都可以成佛。”

井九说道:“他在果成寺里做过住持,佛法学的很好,可能受了些影响。”

赵腊月说道:“你觉得……他想的这一切不可能实现?”

井九很直接地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喜欢他实现自己理想过程里要做的那些事情。”

前世他一直在上德峰与神末峰闭关,很少离开青山,但柳词与元骑鲸和阿大都知道,他不惮于杀人。

他也见过连三月杀人。

可是他没见过那样杀人的。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太平谁都可以杀,连自己人也杀。

洪水滔滔。

皇兄死了。

禅子被迫转世。

那把剑在青山里到处躲,就像个可怜的猴儿。

最重要的是,他不认可那个观念。

修行者与凡人从来都不是牧民与羊的关系。

在朝歌城的时候,他就对赵腊月说过。

赵腊月应该也是想到了那句话,说道:“你是对的。”

这便是得出了结论。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再也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

崖对面的清容峰上忽然传来歌声。

井九神情微变,准备起身离开,下一刻却留了下来。

那歌声有些凄婉。

云雾里,隐约可以看到那边的画面。

南忘站在那棵花树下喝酒。

她刚开始喝,还没有醉。

井九忽然说道:“当年没有意外的话,她应该是柳词的道侣。”

赵腊月有些意外,说道:“后来?”

井九说道:“她不喜欢他。”

赵腊月心想原来你就是那个意外,问道:“然后?”

井九说道:“没意思。”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是啊。”

……

……

上德峰覆着厚厚的雪。

洞府里不时传来咳声。

崖间的雪随着咳声不停震动,变成小型的雪崩。

迟宴收回望向断臂处的视线,看着洞府,眼里满是担忧。

南趋的剑实在是厉害,他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便被断去一臂,段莲田更是直接身死道消。

剑律大人是南趋偷袭的直接目标,重伤后还与南趋对了一剑,受伤必然极重。

咳声忽然消失了,元骑鲸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迟宴很是吃惊,心想您重伤未愈,这是要去哪里?

元骑鲸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话,踏了三尺剑便离了上德峰。

适越峰与昔来峰之间的那道石梁上,浓雾如昨,却没有了yīn凤的影子。

云雾忽散,元骑鲸伴着片片雪花落在了石梁上。

方景天从雾深处走了出来。

元骑鲸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方景天白眉轻飘,也没有说话。

元骑鲸依然静静看着他,摇了摇头。

方景天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点头。

从一刻开始,他便开始闭关,没有得到允许,不准出关。

……

……

南华城外,有座小山村。

这座山村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与别的小山村一样,总能在村口看到晒太阳、说闲话的老头儿。

日头渐落,一个头发稀疏、鼻头通红的老头拄着拐棍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里。

一只锦鸡在院子的石磨上呆着,长长的尾翼因为受损严重,不再那般妖异可怕,而显得有些滑稽。

吱呀一声,yīn三推开门走了出来,眯着眼睛看着远方那轮落日,说道:“又过了一天。”

玄yīn老祖揉了揉鼻头,说道:“真人……这事儿总要有个说法吧?”

yīn三能够从西海之局里逃走,那些没忍住的青山强者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真正重要的当然还是玄yīn老祖。

他硬接了西海剑神一剑,又与一茅斋的龙尾砚硬拼了一记,展现出来了深不可测的境界修为。

就像神末峰顶那只白猫一样,他觉得自己现在也有资格要求一些什么了。

yīn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找机会给你出气。”

玄yīn老祖的鼻头变得更加血红,这是恼怒至极的表现。

“玄yīn宗都没了!出气有什么用?”

yīn三没有理他,走到石磨前,检查了下锦鸡的尾羽,说道:“能养好。”

锦鸡口吐人言,说道:“真人,命牌在那厮手里,不管他是什么东西,我总是不安。”

yīn三安慰道:“莫怕莫怕,他这次没动你,便不会动你。”

一辆马车驶到小院前。

一个冰雕玉琢、很是可爱的小男孩被送了进来。

玄yīn老祖知道这应该是一封信,问道:“又出了什么事?”

那个小男孩不过三四岁大,眼神天真而干净,懵懂至极。

“这就是一张白纸。”

yīn三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微笑说道:“待我好好教几年,四年后便能写一篇大好文章。”

玄yīn老祖最受不了他说话的方式,转头向厨房走去。

来到灶台边,看着沸腾的汤汁里安稳如山的蹄膀,他忽然沉默。

不管是木头还是猪蹄,被熬的久了,终究都会撑不住。

真人身上的腐痕越来越多,随时可能崩坏。

没有拿到初子剑的你准备怎么办?

……

……

井九离开神末峰,去了剑狱。

走过那条满是血腥、yīn污气息的通道,来到干燥而洁净的大厅,他望向另外那条更加幽深的通道。

通道尽头是那间囚室,雪姬就被关在里面。

通道里都是他布下的剑意,凌厉而高妙,无人能解。

雪姬感受到了他的到来,转头望向囚室的门。

隔着层层剑意与那道门,井九与雪姬安静地对视着,没有谁开口说话。

风从两处来,来自上德峰天井的风有些冷,来自隐峰的风有些暖,卷起微尘,在二人视线之间飘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井九转身离开。

囚室里,雪姬收回视线,准备继续去看那片雪山孤峰。

那是属于她的美丽江山。

井九忽然停下脚步,问道:“那把椅子……你要是觉得硬,我给你换一把?”

雪姬嘤嘤了两声,第一声是表示她不觉得硬,第二声是说不要。

……

……

剑狱尽头有道门,门外有片杀机重重的雾,雾的那边有无数座山峰。

这里便是传说中的青山隐峰。

这里除了那些等死的长老,还有极少数想要破境、自禁于此的各峰强者。

自然还有别的离开隐峰的通道,柳十岁便曾经走过一次。

但除了井九、柳词、元骑鲸与尸狗便再没有谁知道,就连刘阿大也不知道。

世间除了天光峰,再没有别的地方能够看到隐峰,不是因为缭绕群峰之间的云雾,而是因为青山剑阵的缘故。

路过某座山峰的时候,井九看了一眼。

方景天就在这里闭关。

没用多长时间,井九来到一座山峰前,踏云而上,找到那间洞府,看了看崖上的绿宝石,推门而入。

童颜抬起头来,似有些意外。

把一个人藏在青山里,不让中州派知道半点消息,最好的地方当然就是隐峰。

井九问道:“你有什么要给我的?”

童颜把手里的棋子放回桌上,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投青山当然要付出些代价,大概便是投名状的意思,但青天鉴难道还不够?

井九说道:“我要初子剑。”

……

……

(首先祝女生们节日快乐,今天也是黑桑桑的生日,昨天才确定的事情,祝书里的她生日快乐,早日把厨艺找回来。今天还是二月初二龙抬头,再次想起庆余年里的三月三,最后祝南忘喝酒开心,不要老记着当年的伤心事。)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剑外之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