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50章

第50章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几个警察都抬起头。尤明许立刻问:“那徐嘉元说什么?”

  蒋明轩的声音小下去:“徐嘉元说……他也要砍死刘若煜。”

  见警察们都不说话,蒋明轩说:“这个……都是气话吧,大家都是随口说说,哪能真的砍人。而且那之后,过了几天,他们俩又没事了,还一块坐车到市里玩,打游戏吃饭呢。而且今天晚上,刘若煜一直跟我们在一块,哪儿都没去。”

  警察们个个皱着眉。

  沉默了很久的殷逢,忽然开口:“平时徐嘉元欺负刘若煜的时候,你和刘平做了什么?”

  所有警察立刻看向这位传闻中的大人物。不过,见到人家的正主尤明许眉都没抬一下,似乎默认了他的发问,于是都安静聆听着。

  蒋明轩低下头:“我们……没做什么。”

  殷逢嘟着嘴,神sè很难得的严肃着:“你们是没阻止,还是没有参与欺凌?”

  蒋明轩一下子慌了,说:“那……那能算欺凌啊,都是开玩笑,开玩笑,他小嘛,逗他玩的……”

  殷逢摇了摇头,目光冷冷的:“他年纪小,你们就可以随意嘲笑、使唤、威胁?为什么成年人在欺凌孩子时,能够那么轻易就原谅自己?只是因为,唯有在孩子身上,你们这样的成年人,才能感到自己是强势有力的吗?”

  没有人说话,蒋明轩也无言以对。尤明许看向殷逢,他显然是生气的,脸有点红,眼神却锐利逼人。咋一看,都不是特别傻了。

  ——

  东方已露出鱼肚白。

  尤明许走下这栋乡镇民居,透透气。半夜看热闹的村民们也散了,大概都回家补眠去了。小镇的街道显得很安静。那些嘈杂的、伴随着城市化和外来人口涌入的鱼龙混杂,还未在新的一天登场。长长的街道,终于恢复了几分宁静乡村的味道。

  她心里没什么声响,可就是堵得慌。他们这片辖区,接连几天,死了四个人,还有两个孩子。本来两个案子,看着都很普通,侦查方向特别明确,可一查下来,居然都没头绪。

  谢惠芳一家的案子,现在僵在那儿了。找不到明显的仇杀动机和嫌疑人,谋财的可能性也排除了。她认可殷逢的推理:要么,是他们漏掉了什么,凶手就在已经调查过的那些人里;要么,是个心理不太正常的陌生人,杀死谢惠芳,发泄怒火。

  而眼下这个案子,本想速战速决,任何有经验的侦查员,都能判断,凶手八成是熟人。但现在第一轮调查下来,和死者最熟的这些人,全都有不在场证明。刚刚,监控和邻居供词已经获得了,有个探头正好拍到楼门口。整晚三名室友都没有外出过,邻居也能证明。而徐嘉元被杀地点就是块荒地,附近都没有监控,也还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证据。

  警方现在只能进一步扩大搜索和怀疑范围,去寻找嫌疑人。

  尤明许重重吐了口气,又走回案发那栋楼。

  天已渐亮,一行人下了楼,三名室友还会被带回局里,做详细调查。尤明许一个个看过去,三人的神sè如出一辙:低落、沉默、紧绷。看不出什么异样。她的目光又落在刘若煜身上,出了这事,他的“童工”肯定打不了了,同事已经联系了他家里,但似乎还没有亲属表示要从老家赶过来接人。

  殷逢走在众人最后,他一下楼就看到了尤明许,马上跑过来,说:“你跑到哪里去了?找你半天。”

  “下来透透气。”

  “为什么不带我?”

  “你不是忙得正欢吗?”

  殷逢挠挠头,想起自己刚才确实干得很带劲,连她什么时候下楼都没察觉。这令他心头一沉。

  “我不是故意忽略你!”他立刻说,紧追着她的步伐,就跟蜜蜂追花似的,“刚才只是一下子想事情入迷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尤明许心想:我巴不得你这样。不过嘴上是不能说的,说了某英俊又要负气。她淡淡笑了,说:“查案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殷逢嘴巴一咧:“还不错。”

  她忽然来了句:“我看你应该挺快能恢复记忆的,恭喜。”

  殷逢脚步一滞,咬着唇,看着她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的身影,心里莫名就有点受伤。他追上去,故作冷漠地说:“呵呵……可惜我连今天早上吃了什么,都忘了!怎么可能恢复记忆呢?”

  然而,他丢出这样掷地有声的话语,尤明许只是淡淡笑着,不说信,也不说不信。殷逢突然就有种,自己的想法总是被她轻易洞穿的感觉。想要反抗可是又没有办法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他嘟起嘴想:阿许她太坏了!跟头大灰狼似的,总是……总是玩~弄他的一片真心!

  因为这事生了气,回警局后,殷逢都没怎么理尤明许。不过尤明许根本也没空搭理她,一群刑警累得半死,将这个案件的初步案情简单汇总后,再让其他同事先继续往下查,就纷纷趴桌上睡着了。

  能补一个小时睡眠,是一个小时睡眠。谁也不是铁打的。

  尤明许在办公室里丢了张折叠椅,平时塞墙角,这时便拿出来,直接横地上,倒头就睡。殷逢是不会参加刚才他们那些案头工作的,就呆在上次那间会议室里休息。此时他隔着窗,望着尤明许躺在地上的模样。她睡觉的样子,其实最乖了,身体总是蜷得紧紧的,长发垂落,像个小女孩。衣袖外还露出几根细白的手指,殷逢盯着那手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就觉得不因她刚才的玩弄生气了。内心还觉得自己真的很棒,尤明许不到歉,他自己就可以把生气给消化掉。

  然后他眼珠一转,在椅子里侧转身体,摆出和尤明许一模一样的姿势,闭上眼睛。

  大伙儿醒来时已过了中午饭点,个个饿得饥肠辘辘,下午又有紧张的案情等着他们。尤明许索性一挥手:“去外边吃顿好的,AA啊。”

看网友对 第50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