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55章

第55章

  已经是夜里十点左右,正是中学下晚自习的时间,远远望去,偌大的校园,还很热闹明亮。尤明许与校方的联络人说明来意:只是再有几个问题要咨询李必冉。

  她和殷逢,站在学校里一个比较偏僻安静的角落等着。头顶一盏路灯照射下来,光线蒙蒙的。

  远远的,看到老师领着个人,走了过来。

  那人双手插裤兜里,走路时还带着少年特有的摇摆。那略显桀骜的姿态,似乎把他和老师,也隔得很远。

  走近了,尤明许看清他肤sè白净,双眸明亮,气sè看着很不错。

  但其实只要一眼,尤明许就能感觉出,这个少年身上的气质,和一两周前看到,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

  印象中,李必冉还是那个窝在网吧蒙头大睡的迷蒙少年。哪怕后来上了车,他也是一直在晃腿,讲话天一口地一口,肤浅而急于自我表现。等到看到亲人的尸体后,他整个人还是吓蒙了,情绪崩溃大哭,话也不愿意多说。

  可现在,他眼中明显多了自信和冷漠交织的东西。即使走到了警察面前,依然保持很随意散漫的姿态,有种冷冷的气息散发出来。十五岁的少年,仿佛已多了一层冰冷外壳。

  尤明许不确定,这是因为什么。

  “尤警官,还有什么事?”李必冉说,脸还转过去,看着一旁,很是我行我素的样子。

  尤明许盯着李必冉的脸,问:“认识刘若煜吗?”

  然后就看到李必冉的瞳仁猛地一缩,整个人也有刹那的凝滞,然后他说:“他、他是谁啊?不认识!”嗓音有点抖。

  尤明许的心里,仿佛有一片江水,在慢慢淹没着什么。她说:“四天前,星期三,晚上10点到12点,你在哪里?”那正是徐嘉元遇害的时间。

  李必冉的脸慢慢涨红了,说:“我那天睡不着,就在家附近路上瞎逛。不记得都逛去哪儿了。”

  尤明许笑了,说:“我看你记得倒很清楚,答得很快。。”

  李必冉望着她,目光闪烁,不吭声。

  “你的脚多少码?”尤明许又问。

  到底还是个半大孩子,李必冉的脚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答:“38、39吧。”

  尤明许盯着他的脚:“穿的是运动鞋吧,抬起来我看看鞋底花纹。不穿鞋套的话,这种鞋底踩在血迹上,会留下很清晰的花纹。即使是同一款鞋,每个人的行走习惯、鞋的磨损程度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左脚磨得厉害,有的人鞋跟磨得厉害。就好像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你一共有多少双鞋?都放在哪里了?我看你穿的是名牌,应该舍不得扔吧。”

  李必冉嘴唇动了好几下,却说不出话来。尤明许也无法真切体会,这孩子此刻到底会有多么紧张。因为他已面如死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李必冉非常嘶哑地低吼出来。

  尤明许看着少年清秀扭曲的面目,脑海中浮现谢惠芳一家三口被堆积的尸体模样,只感觉到心中的冷意如同大雪落下般不断堆积。她说:“你的大姨,管你管得很严,还会经常骂你。她生性勤俭,自然也不会满足你的过度物质需求。你恨她吗?”

  李必冉的眼泪夺眶而出,脱口而出:“我恨她又怎么样?我就是想她死。她还是个人吗?”

  “她对你干了什么?”

  李必冉的脸sè青白一片,眼珠子也暗暗的,跟一头小犟牛似的,他说:“她根本不把我当人!我考试没考好,她答应替我保密,转头就告诉我爸妈。我爸回来,又是一顿打。他妈的去开家长会,她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打我,骂我,声音大得整个学校都能听见。她这是把我当人吗?她还跟踪我,不让我去网吧,让网吧老板难堪。她对她自己的孩子,怎么不这样?她就是个最yīn险的小人,就想整我。我早就想一刀捅死她了。她死了我去坐几年牢就是了,反正会从轻判决!”

  尤明许听完了,却只觉得难以置信,甚至还有一丝茫然。她问:“你就是因为这些,伙同刘若煜,杀死了谢惠芳?还有她的两个孩子?”

  李必冉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恐慌和懊恼,嘴唇蠕动了好一会儿。而这时,尤明许的支援也快到了,校园外响起警铃的声音。李必冉整个人仿佛跟块木头似的,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说:“本来没打算杀他们俩的,刘哥都计划好了,但是没想到那天他们俩也在家。他们两个虽然也讨厌,经常跟姓谢的打小报告,但是还不至于死。”

  

看网友对 第55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