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四章谁当掌门比较好?

第七十四章谁当掌门比较好?

井九回到神末峰的时候,白猫已经醒了。

碧湖峰那么大的动静,它没办法再继续打盹。

看守雷魂木是它的责任,现在柳词也没办法给它替班。

确认井九没有拿雷魂木,它放下心来。

猫醒了,别的人也会逐渐醒来,九峰皆如此。

井九这般想着,伸出手指在崖上给赵腊月留了封信,便坐剑而去。

剑落在云集镇外。

云集镇的酒楼再次提前关门,就为了包厢里的那一锅白汤。

顾家的马车停在了酒楼前,不管多少年就为了那一个人。

车轮碾压着青石板路,发出轻微的声音。

井九靠在垫上,抱着初子剑,看着窗外缓慢后掠的风景,出神地不知在想什么。

白猫从他的袖子里钻了出来,仰起头嗅了嗅,确认他的身上确实有别的猫的味道,随意地蹭了蹭。

这么一蹭,它便感觉到井九的境界有了突破性的提升,赶紧认真地蹭了蹭。

它有些后悔,当年怎么就被承意境界的井九骗了……应该趁他弱的时候一口吃掉,连湖水都不用喝一口。

井九知道它在想什么,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表示安慰。

白猫没有躲开,眯着眼睛享受,忽看着他怀里抱着的初子剑,有些吃惊。

这是准备把南趋的剑重新炼成自己的?那为何不在云行峰做,却要出来?

你就这么把它抱在怀里,不担心宇宙锋吃醋吗?

它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眼神骤变,冲着井九有些着急地喵了一声。

果成寺里那几张皱巴巴的纸我可是看过的!你想让太平真人转生为剑,所以才会有了后来的西海之变……现在你把初子剑就这么带在身上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用它把真人诱出来?

井九嗯了一声。

白猫顿时急了,凄厉地喵了好几声。

我最多能打那只鸟,再加个玄yīn子,可搞不定!

井九不理它,继续看着窗外缓慢后掠的风景。

窗外忽然传来几声猫叫。

应该是哪只野猫听着阿大的凄厉叫声,以为相和。

那应该是只母猫。

井九心想。

阿大老羞成怒,在他脸上挠了一记,带出一道火光。

……

……

悬铃宗在黎明湖畔,黎明湖是被东岭包围的一片大湖。

东岭里有无数座大山,入夜之后看着并无两样,如果没有星光,修行者也很容易迷路。

今夜云层遮星,某座山里的篝火更加醒目。

那是一座破庙,篝火的光线穿过破窗与门散了出去。

不时有破空声响起,陆续有修行者落下,走进庙里,彼此行礼问候,当然首先要自报家门。

“三清宗褚道人。”

“龙虎山散修甘某。”

“玄天宗何驰。”

“紫昊门吴不知。”

……

……

今夜出现在夜庙里的人们都是去参加清心大会的小宗派代表与散修。

他们需要这样的场合互通有无,了解一下当前修行界的情形。

荒山夜庙的篝火就是召集的信号。

破庙角落里坐着一个人,那人戴着笠帽,袖子微颤,不知道手在里面做什么。

有人说道:“我还以为今年的清心大会要推迟了。”

所有人都知道,悬铃宗这次的清心大会,名义上是请修行界同道赏鉴名铃,同时替老太君祝寿,其实别有意图。

整座朝天大陆都在等待那场春雨,在此之前无人敢妄动,就连中州派都封了山,为何老太君却坚持按期举办?

“很明显,老太君就想趁着谁也不敢动的时候,先把这件事情定了。”

那位紫昊门的吴不知说道:“云梦封山,听闻青山宗的强者们也都在闭关,谁会理会悬铃宗的事?”

前面那人问道:“青山宗是什么态度?”

吴不知说道:“青山宗想必会派人去,但毕竟是悬铃宗的自家之事,就算老太君……有些糊涂,也不好说什么。”

“青山宗向来支持陈宗主,难道眼睁睁看着她出事?”

“正道领袖,怎好对别家的宗派事务指手划脚?”

“可笑,如果连别家宗派事务都管不得了,那还算什么正道领袖?”

“道兄此言或者有理,但青山宗现在的情况特殊,只怕会静观其变。”

这个时候,庙外响起脚步声,一众修行者有些意外,心想如此深山荒岭,难道还有普通人出现?

走进庙来的正是曾经与井九有过数面之缘的老少二僧。

老僧愈发苍老,皱纹更深,看来这些年在雪原很是辛苦。

那位年轻僧人也不再年轻,神情沉稳多了,看来不需要再修闭口禅。

众人看着他们身后的药箱,便猜到身份是果成寺的医僧,赶紧起身行礼,把篝火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二僧婉拒,自去角落里坐着歇息。

不知道为什么,破庙里变得安静了很多,篝火被夜风吹着,发出呼呼的响动。

龙虎山那位姓甘的散修忽然站了起来,自嘲一笑说道:“看来这场清心大会,我还是不参加了吧。”

说完这句话,他竟是真的就走了。

破庙里依然安静。

修行者们知道甘姓散修为何离去,自己也有些不安。

过去无数年里,只要修行界发生什么大事,果成寺便会派出僧人前去治伤救人。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在修行者的心里渐渐形成一种定式,只要在不需要果成寺出面的场合里,看到果成寺的僧人,那就说明稍后必然会出大事,甚至果成寺的僧人在某些修行者的心里,渐渐成了不祥的象征。

悬铃宗的老太君向来不喜欢和尚,清心大会从来不会邀请果成寺,而果成寺的僧人听的是钟与佛经,不需要铃铛清心,这两位僧人为何要去参加清心大会?那自然只有一种解释,果成寺觉得这一次的清心大会一定会出事……

修行者们都很尊敬果成寺的僧人,但没有谁想被他们治疗,更不希望被他们超度……就算清心大会上的铃铛再好,价钱再如何便宜,也不值得,所以那位甘姓散修才会苦笑着离去。

想到这种可能,众人觉得好生无奈,决意清心大会的时候一定要低调些,若出了乱子,一定要躲的越远越好。

众人自然也没有再讨论悬铃宗的兴趣,说起了现在修行界最关心的那件事。

……

……

“几年后若那件事情真的尘埃落定,谁会接任青山宗的掌门?”

“那必然是剑律大人了。”

听到这个答案,大部分修行者连连点头,觉得理所当然。

到时候青山宗只有元骑鲸一位通天境大物,他辈份资历最高,权位最重,当然是掌门真人的不二人选。

吴不知却有不同意见,说道:“青山宗的剑律之位极重要,如果元祖师接任掌门,谁来做剑律?最关键的是,天光峰与上德峰对峙多年,柳词真人一脉肯定不愿意接受元祖师做掌门,两忘峰的那些年轻弟子杀性极重,真闹将起来,就算不出大事,面上也不好看。而且元祖师寿入深秋,只怕要苦思解脱之法,不见得有兴趣做掌门。”

有人觉得有理,忧心说道:“可除了剑律大人,还有谁能服众?”

吴不知说道:“你们没有亲眼看过西海之战,适越峰主广元真人曾经在沧海之上瞬杀一位西海破海境长老,单剑拦住一茅斋主布秋霄,据闻他早已是破海巅峰,有望通天,我看应该便是这位了。”

有人说道:“如果按境界论,昔来峰主方景天亦是破海巅峰,有望破境,据说现在正在闭关苦修,而且伐西海时,就他没有去,负责坐镇青山,由此可见柳词真人对其的信任与倚重,说不得遗诏里面便会是此人的名字。”

这些修行者自然不知道方景天已经被元骑鲸关进了隐峰里,不至通天不能出。

有人又说道:“剑出青山,云行峰是剑峰,难道峰主伏望就没有希望?”

谁会是下一任的青山掌门,这是整个朝天大陆最关心的事情,与之相较,别的任何事情都是小事。

人们讨论的很是热烈,言语里满是关心与担心。

修行者们是真的很关心,而且担心这件事情,因为没有人希望青山宗出事。

青山乱,天下怎么办?

火光照耀着那顶笠帽。

那人静静听着人们的讨论,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唉……不管是谁接任青山掌门,也不可能像柳词真人那样一剑耀天下,万物不敢出了。”

众人的讨论因为这句感慨而忽然终止,破庙里弥漫着一种很难形容的气氛。

是啊,那场春雨终将到来。

中州派封山三年,那就等于说还有一年?

庙里的这些修行者出身小宗派,或者是散修,与青山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完全无法比较,也够不着对方,但想着那位通天大物会这样离去,还是难免有些怅然。

因为这抹怅然之意,晨光未起,人们便陆续离开了。

那位戴着笠帽的人起身,走到两位僧人身前,问道:“你们觉得谁当青山掌门比较好?”

(本章完)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七十四章谁当掌门比较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