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57章

第57章

  他立刻想到那副画面:自己靠在沙发上,脚肯定要架在尤明许的大腿上吧。她会用那细细软软的手指,轻轻揉他的脚板心。她在笑,他只怕会舒服极了。

  猛然间,他感觉到一条酥酥麻麻的电流,从脚地板直接窜起,窜至大腿,一下子撞到小腹。他感觉到了涨涨的感觉,很奇怪,让人兴奋,又有点焦躁,还有点无所适从。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明白,这种感觉,绝对不能让尤明许知道。于是他微微憋红着一张脸,继续东张西望找人。

  两人翻过了这座山,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山谷,谷底绿树丛丛,还有一片湖泊,在月sè下倒映着盈盈波光。

  尤明许全身衣服都被汗湿透,微微喘着气,站在山坡上,看着此情此景,心中也有刹那的寂静。而殷逢望着眼前的一幕,觉得这地方,好像还挺好玩的。那湖泊面积不小,里头还长着很多水草,可是尤明许现在肯定不准他去玩水的……他有点丧气地想。

  目光巡游在湖水周围,他忽然愣了愣,指着一棵大树旁的一道黑影:“阿许,那是不是一个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尤明许本就集中精力在搜寻,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道影子,隔得有点远,但依然能看到那黑影动了动。尤明许心头一紧,立刻朝殷逢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人慢慢下山逼近。

  哪里知道那人像根木桩似的,站了好一会儿,似乎还低头擦了一下眼泪。眼看尤明许他们就要潜到湖边了,那人“扑通”一声,跳进湖里。

  尤明许一下子从草丛里冲出来,同时喊道:“殷逢求援!”三两步跑到湖边,也跳了进去。殷逢都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影都没了,他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也没有听她的话马上求援,直接跑到湖边,伸着脖子看。

  湖里影影绰绰,黑乎乎的。尤明许竟已一头扎了进去,潜进水里捞人,水面上只剩几个泡泡。

  殷逢有些茫然,下意识也想跳,可一个念头,却自己冒出来:他不会游泳。

  他妈的他居然不会游泳!以前的自己怎么这么没用!穿衣服难看挑女人没眼光,现在连游泳这种简单的技能,都没有学会!

  然后他脑子里自己跑出些画面:肢体修长肌肉匀称,仅穿一条泳裤戴着泳镜的男人,在水里扑腾浮沉了几下,呛了很多口水。最后艰难冒出头,硬是靠着手长,抓住了泳池边缘,旁边的陈枫递来毛巾,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男人——那模样分明是他自己,贱贱的笑着,摆摆手,跳出水面,还从旁边拿了杯红酒,晃走了,不学了!

  殷逢气鼓鼓的,烦死了。可又觉得憋屈,怪来怪去还是在怪自己!

  就在这时,水面有动静了,殷逢睁大眼,却只看到尤明许露了一下脸,她的长发湿淋淋紧贴着脸,脸sè在夜sè里也显得青白。她也看到了他,两人对视一瞬,她大口换了气,什么话也没说,又一头扎了进去,不见人影。

  殷逢怔怔站在原地。尤明许刚才的样子,就在他眼前晃。他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些难受的情绪,他还想起了在西藏的时候,当时尤明许被顾天成打翻在地,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而他用她偷偷塞的刀片,放走了所有人。所有人都只顾自己跑了,当时尤明许躺在地上,看着他们离开时,就是这样冷静得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

  他决定跳进去!

  殷逢原地蹲了蹲,前后摆动双臂,做了个立定跳远的准备姿势。可尽管下定了决心,看着明晃晃的水面,心里莫名还是发憷。他闭上眼,咬着牙,正打算放手一搏,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援兵来了?

  这大半夜的,荒山野岭不可能是别人。他睁开眼,兴冲冲地回头。

  几道黑影,从草丛里蹿了出来。

  ——

  刘若煜已经昏迷了。尤明许从背后将他箍在怀里,奋力拖出水面。这小子刚才在水里拼命挣扎,差点没把她拖下去。尤明许现在精疲力尽,单手拼命往岸边游去。

  可当她抬起头,看到岸边的一幕,整个人都定住了。

  岸边,月光下,站着五个戴黑sè面罩的男人。其中两人强行将殷逢按跪倒在地上,还有一人,手持铁棍,站在殷逢身后。殷逢挣扎了一下,后面那人一棍就打在他腿上。殷逢发出低低的仿佛小兽般的闷哼,跪着没动了。

  他抬起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和尤明许目光相对。尤明许看到他眼中的愤怒和痛楚,还有隐隐含着的泪。分明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尤明许心里就跟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有刹那的空白。

  然而她只在水面停了几秒钟,面无表情带着刘若煜,继续游近岸边。

  还有两个男人,站在一侧。尤明许靠在岸边,刚把刘若煜往上推,他俩已伸手接过,将刘若煜拉出水面。

  尤明许自己爬出来,趴在地上,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当她抬起头时,那根铁棍,已比在她脖子上。殷逢死死盯着她,说:“阿许你快跑。”

  尤明许没吭声,又转头望去。昏迷的刘若煜已被那两个男人扣住了,一把匕首比在他脖子上。

  尤明许问:“你们想怎么样?”

  持铁棍那人说:“不怎么样,其实也希望小姐你不要插手最好,和你没关系。这个小白脸,偷了我们老板家的东西。今天我们是来讨债的。”

  殷逢瞪大眼说:“你胡说八道,我根本没有偷过东西!我不认识你们!”

  那人笑笑说:“我说偷了,就是偷了。可是我们老板最心爱的东西,你小子也敢下手。”说完还看一眼尤明许,“看来不来点教训,你们是记不住的。”

  尤明许感觉到全身的肌肉慢慢紧绷,身体里有股强烈的冲动,下一秒也许就把持不住会冲出去。可头顶的铁棍,还有刘若煜脖子上的匕首,赫然就在眼前。

看网友对 第5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