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10章 黄金屋

1010章 黄金屋

所有的法器碎片和灵材,甚至是那堆仙金都被宁涛用大日葫芦收走了。

他又大日葫芦在身,等于是随身带着一个移动仓库,哪里还需要什么用门锁和法阵守护的宝库,十个七仙门的宝库也比不了他的大日葫芦储物空间,更别说是安全性了。

不过他也不是全拿走,回到不日宫之后,他取出一部分给了宋长龙、宋轻音还有秘境小镇的帮忙安顿人的仙人仙武一笔钱。仙人多一些,仙武少一些,但不管是谁都很高兴,谁都没想到逃难到这里来还有钱拿。

最后是普通的难民和被解放的奴隶,宁涛一人也发了几仙金。赢家七兄弟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辛辛苦苦积攒了大半辈子的钱财却被宁涛用一只葫芦卷走,然后用来收买人心。

宁涛的住处有七个选择,也就是赢家七兄弟的仙宫。他也没有仔细参观便选了赢仁的无量宫作为他的居住,一来无量宫排在最后面,也建在最高处,可以将整个不日宫尽收眼底。再就是貔貅金藏最熟悉的也就是无量宫,它住着也习惯。

宁涛一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无量宫的牌匾一枪挑下来,一脚踏碎。

“以后这里就叫寻仙宫吧。”宁涛说。

南门寻仙蹲了下去,伸手触摸被宁涛踩碎的牌匾。

宁涛说道:“那些被解救的奴隶有木工,让他们重做一只就行了。”

南门寻仙说道:“这么好的牌匾踩碎了多可惜,我补一下就能用。”

踩碎的木板也能补?

宁涛心中一片惊讶和好奇,紧盯着南门寻仙的手。

南门寻仙的纤纤玉手泛起了一团灵光,被踩碎的牌匾在她的手下黏合、重组,一转眼就复原了,但上面的“无量宫”三个字却被抹除了,看不见了。更神奇的是,那牌匾本是一块枯木,经她这一修补竟恢复了部分升级,左上角甚至冒出了一个叶芽。

虽然见证过她让枯木逢春的手段,再见她素手补牌匾还让牌匾发芽的手段,宁涛却还是感到震惊,看着发芽的牌匾,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就是造化之力啊!

创造万物和生命的力量!

就这种力量而言,她又何尝不是半只脚迈进了神界的存在!

“宁郎,你来刻字吧。”南门寻仙站了起来,双脚忽然晃了晃,就要往地上栽倒。

宁涛慌忙伸手将她揽入怀里,并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

南门寻仙轻轻叹息了一声:“它还是太弱了,而我对它的掌控能力也太弱了,还得多加俢练才行。”

宁涛在她的耳边笑着说道:“娘子你这是在暗示我要加倍开门吗?”

南门寻仙的玉靥微微红了一下,这一次却没说宁涛坏什么的。

她心里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哪有脸说她的男人?

宁涛一手搂着南门寻仙的腰,一手握着肉中枪在牌匾上刻下了“寻仙宫”三个字,然后枪头托底往上一挑,那牌匾又飞回到了门楣上。

这时貔貅金藏从寻仙宫里走了出来,开口讲人言:“主人,里面的机关陷阱都被我清除了,你可要和主母进去休息了。”

宁涛说道:“辛苦你了,你也去休息吧。”

貔貅金藏说道:“我就睡在这外面,为主人主母守门。”

宁涛拍了拍貔貅金藏的肩膀,也没说什么,搂着南门寻仙的小蛮腰进了寻仙宫。

它要守门就让它守门,它虽然是神兽,但太尊重它也不是好事。神兽也是兽,有兽性,它们只尊重强者。你的实力越强,无需尊重也能镇住它们,可你没有那个实力,就算把它们当成祖宗供着,该吃你还是要吃你。赢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德不配位必遭祸殃,区区一个散仙居然还想骑神兽?

一个大写的呸字!

寻仙宫里奢华至极,随处可见黄金和珠宝饰物,最为夸张的是,大殿里面的卧房到处都是黄金,黄金墙壁,黄金柱头,就连床和浴桶都是黄金打造的,灯光一照,满屋金灿灿的光辉,到处都是折射的影子,清晰可见。

南门寻仙皱了一下眉头:“真是庸俗啊,修仙之人如此贪恋宝石黄金,难怪道行那么浅薄。”

宁涛的心里却偷偷感叹了一句:“我草,真是会玩啊!这简直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投影,无论在什么地方办事,都能从不同的角度窥见到每个细节……高,实在是高!”

天生我材必有用,赢仁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方面就拥有让宁涛也自愧不如的天赋和造诣。

“宁郎,我们换个房间吧,这个房间太俗气了。”南门寻仙说。

宁涛笑着说道:“大俗即大雅,只有品味了俗,才会感受到雅的珍贵。不是有句话么,大隐隐于市,就连那些思想境界极高的贤者智者也要隐居与俗气的闹市之中,我们也要学习效仿嘛。我们要感受俗气,品味俗气,然后在俗气之中超脱,我们的思想和灵魂才会得到升华。”

南门寻仙:“……”

“我看就不用换了,我们就在这里住吧。”长篇大论之后,宁涛做了一个总结。

把某些低俗**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也算是一种才华了。

南门寻仙哪里知道她的男人在动什么歪心思,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我要睡你的天赐天生床,我才不要睡这张金床。”

“行。”宁涛一口答应。

大日葫芦口一颤,天赐天生床便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床板、床腿上到处都是裂痕,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塌掉的感觉。

“我来修补它。”南门寻仙说。

宁涛心疼地道:“你刚才就有点虚脱,不要太累了,明天再修补也不迟。”

南门寻仙说道:“没事,我了解那种能量,而我也需要练习使用它。”

“那你别太累了,我这边也鼓捣一下那些法器碎片。”宁涛说。

所有的法器碎片也从大日葫芦之中释放了出来,其中就有日照炉和那几块类似骨瓷的法器碎片。

日照炉缺跳腿,不知道能不能修补好。

那几块类似骨瓷的碎片拼凑出来的不是碗,而是一只茶杯一样的器皿。没有符文,也没有法力残留的痕迹,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法器。

难道真是什么古董瓷器?

宁涛将账本竹简放了出来,摊开,然后将那几块碎片摆在了账本竹简上,开门见山地道:“虫二,出来瞧瞧这些碎片。”

一团黑白相间的能量光斑从竹片上绽放了出来,虫二现身,依旧是那副昂首挺胸,四十五度仰望的帝王之姿:“宁爱卿,你放上来的时候朕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一百……”

习惯成自然。

宁涛耸了一下肩。

虫二的脑袋顿时耷拉了下去:“朕忘了,你没神晶……”

“这是什么东西?”

虫二瞬间又有了精神:“这是仙界小有名气的精玉鼎,精神的精。前后经历了好几个器主,谁是第一个器主已经无处查证了。传说这鼎很邪门,不炼丹,只炼血肉仙隗。”

宁涛讶然道:“血肉仙隗?”

虫二说道:“其实就是一种邪术,取不同的血肉材料,炼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炼制出来的东西没用灵魂,主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查到,曾经有一个器主用这精玉鼎炼制了一条九头蛇,在仙界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宁涛顿时皱起了眉头,这玩意居然是法器鼎就够让他惊讶的了,而且是专门炼制血肉仙隗的邪鼎,这就让他感到恶心了。他本想用烂碎鼎修复好,然后看看是什么宝贝,这样的话他就失去修复的动力了。

“你再看看其它的碎片。”宁涛说。

虫二一一扎进那堆古董法器碎片之中。

宁涛移目瞅了南门寻仙一眼,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天赐天生床的床腿上的裂缝少了许多,那显然是她动用了造化之力修复的结果,而她也累坏了。

天生床的上长满了青草鲜花,就他移目过去的这点时间里也有许多鲜花绽放,南门寻仙就像是躺在花丛中的花仙子一样,那画面美得让人心醉。

看她睡得香甜,宁涛也打消了过去的念头,继续鼓捣那些古老的法器碎片。

小半响之后,虫二回到了账本竹简之中,噼里啪啦说了出来:“那鼎是日照鼎,可以生迷瘴守山。那钵是缘来钵,曾经是一个佛家仙人的法器,在降妖除魔方面拥有很强的法力……”

除了日照炉,其余的法器碎片宁涛都感到兴趣淡淡。

日照炉修好之后可以生迷瘴,将这奉仙山笼罩起来,也就等于给这里的人添了一份保障。至于其它的法器,就算修好了也没有他的肉中枪好用。

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一肉中枪戳过去……

一枪搞不定,那就两枪!

虫二的话锋忽然一转:“宁爱卿,朕忽然有个主意。”

“嗯,你有什么主意?”

虫二说道:“我们不是要建神庙还缺个鼎吗?宁爱卿可以用这精玉鼎为基础,将这些法器碎片全都炼化,熔为一鼎。”

宁涛讶然地道:“这样也行?”

虫二昂首挺胸,帝王之姿:“朕说行就行,朕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个天道炼鼎的秘法,朕现在就赐予宁爱卿,跪下接旨吧!”

宁涛一动不动。

虫二尴尬的耸了一下肥肩,钻进了竹片之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字迹……

看网友对 1010章 黄金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