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五章清心一问

第七十五章清心一问

老僧看着他温和一笑,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说不知道答案,还是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

年轻僧人看着比以前稳重很多,但还是有些脾气,闻言不悦说道:“阁下此言何意?”

先前那些修行者讨论的时候,也只是说谁当青山掌门的可能更大,而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不是谁都有资格发表意见的事情。

年轻僧人觉得对方这个问题明显带着恶意。

“随便问问。”

井九摘下笠帽,在二僧身前坐了下来。

年轻僧人看到是他,很是吃惊,开心说道:“井九仙师,原来是你!你怎么在这儿?我们又见面了。”

井九说道:“不修闭口禅了?”

年轻僧人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

老僧也笑了起来,说道:“您那年去寺里的时候,我还在北边,回来后听徒儿说……”

正说着,他忽然咳了起来,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很是痛苦的样子。

年轻僧人赶紧解释道,自家师父在雪原那边受了内伤,很难治好。

井九望了过去,发现老僧的经脉被寒意入侵,有些凋萎,确实没有太好的的方法,只能好好养一段时间。

年轻僧人正说着白城的风寒、雪国怪物的难看、刀圣的神秘……忽然抬起手捂住了嘴。

井九心想今天也没见着老僧让你闭嘴啊?

年轻僧人用手捂着嘴,唔唔了两声,坚持不肯说话。

老僧笑着咳了两声,说道:“西海事后,寺里便不让与青山弟子来往了。”

井九知道这是因为柳词放走了太平真人的缘故,以禅子的性情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他对年轻僧人说道:“我不是普通的青山弟子,我是神末峰弟子。”

年轻僧人心想也对,寺里与青山关系本就普通,只是与神末峰一系亲厚,赶紧放下手,说道:“仙师您刚才问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呢?”

井九说道:“身在此山中,不知真面目,听听别派想法也是好的。”

年轻僧人完全没想他这个年轻弟子为何要关心掌门的人选,摇了摇头,直接说道:“那些大人物我都没见过,一个都不认识,哪里知道谁更适合当青山掌门。”

井九心想知人知面不知心,除了自己谁能说真正认识谁?

年轻僧人好奇问道:“你支持谁?广元真人还是方景天峰主?”

井九说道:“都不认识,自然都不支持。”

年轻僧人听不懂他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脑袋。

不知为何,井九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僧人,微笑着问了问他的近况。

这种程度的寒喧,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年轻僧人来了精神,把这些年与师父在世间游历、治病救人的事情讲了一遍,不管是风土人情还是离奇的病情,都一一说来,真可以说得上是事无巨细地做了交待。

这哪里是近况,这是回忆录。

井九听着那些行侠仗义、那些救死扶困,没有烦,也没有称赞,没有嘲弄,也没有接话,只是偶尔嗯两声。

但看得出来,他听得很认真。

老僧微笑看着这幕画面。

井九表现出来的态度,便是果成寺僧人最喜欢、追求的境界。

晨光终于落在了峰间,篝火也已成灰,便要继续赶路,年轻僧人问道:“井九仙师,您也是去悬铃宗吗?”

井九说道:“嗯,但不想表明身份。”

年轻僧人看着他的脸犯愁说道:“这真是极难……就算有笠帽遮着,不表明身份,悬铃宗也不会让进吧?”

井九说道:“如果前面有集市,我想去买两顶笠帽。”

年轻僧人不懂,老僧却是懂了,沉思片刻后说道:“也好。”

……

……

东岭群山之间有片湖,东面有道峡谷,每天迎来晨光,故名为黎明。

黎明湖不像青山碧湖那般奇特、也没有大泽的水面辽阔,胜在湖畔美景如画。

山风拂着柳枝,轻点水面,生出无数涟漪。

很多柳枝上都系着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混在一起也不令人心烦,只是令人心意宁静。

悬铃宗最出名的便是清心铃。

清心铃可以帮助修行者袪邪静意,不管冥想或是神游的时候,都是极重要的法器。不同品阶的清心铃起到的作用相差非常大,所以各修行宗派对悬铃宗都很重视。加上因为青山宗的缘故,整个修行界无声无息了两年,清心大会算是第一件大事。前来参加的宗派很多,除了封山的中州派、无恩门以及被灭掉的西海剑派,差不多都到齐了。

这次的清心大会除了如往常一样提供各种品阶的清心铃赏鉴,还有一件事便是庆贺老太君的寿辰。

有意思的是,除了老太君自己谁也不知道她活了多少岁。

修行界只知道她第一次在修行界出现的时候,梅会还没有开。

无论是清心铃品鉴还是老太君寿辰,都是值得庆贺的事情,黎明湖畔却没有任何欢庆的气氛,甚至有些压抑。

各宗派修行者们明白原因,各自约束门人,在大会召开之前不要随意行走,便是游湖也最好不要。

——随着老太君越来越老,越来越不放心悬铃宗的将来,担心现任宗主、也就是她的儿媳妇陈氏会在自己死后改嫁,把悬铃宗拱手送给外姓人。多年前她曾经提议陈氏嫁给自己夫家一个侄儿,被毫不犹豫地拒绝,那天后悬铃宗的内部暗流便变成了明处的矛盾,老太君为了保证德氏一脉的延续,动了很多手段,如果不是有青山支持,只怕陈氏早就被废了。

……

……

三个戴着笠帽的僧人来到黎明湖畔。

负责接待的悬铃宗弟子,自然是见多识广之辈,一看便知道对方来自果成寺,心里有些不舒服,也只能把对方迎了进去。果成寺深受修行界同道敬仰,如果让人知道悬铃宗把果成寺的大师拒之门外,必然会引来很多指责。

这位悬铃宗弟子心里不舒服的原因,与那位破庙里的散修提前离开的原因相同——老太君绝对不会邀请果成寺的僧人前来参加清心大会,对方自行来此,难道是断定清心大会一定会出事?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如此之快,或者说桌子被掀翻的如此之早。

当天晚上的欢迎宴上,白发苍苍的德老太君在一个中年男子的搀扶下站到了主位。

没有陈宗主,也没有悬铃宗少主德瑟瑟的身影。

那名中年男子境界颇深,气息清冷,在各宗派修行者的眼里却有些陌生。

老太君淡然说道:“为诸位道友介绍一下,这是我夫家的侄儿,名为渊泉。”

无数道视线落在这位名为德渊泉的中年男子身上。

有人已经猜到,这便是老太君当初为陈宗主挑选的道侣。

片刻惊愕之后,人们终于明白了老太君的用意,不禁一片哗然!

就算老太君对陈宗主的逼迫再如何厉害,修行界也一直以为,她是想着杀母传孙。

看今天这场面,难道她是准备直接传位给这个德渊泉?

那陈宗主与德瑟瑟呢?是被囚禁起来了,还是……已经死了?

没有人说话,场间一片死寂。

哪怕是骨肉相残的惨事,终究是悬铃宗的自家事。

很明显老太君已经完全控制了悬铃宗,别人管不得,也不敢管。

这个时候,仿佛有某种默契,无数道视线离开了德渊泉,投向了厅里的某一处。

那是厅里最好的位置。

青山宗来人便坐在那里。

为首的是适越峰长老何不慕,随行的是林英良等年轻弟子。

何不慕平时就在峰间种植药草,炼制丹药,偶尔出面主持一下承剑大会,在修行界没什么名气。

看容貌气度,众人都觉得这是位忠厚而沉默的老者。

青山宗会有什么意见?

“陈宗主呢?”

何不慕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变化,问题却是非常直接。

老太君面无表情说道:“陈氏前些天染了重病,不便出来见客。”

何不慕说道:“既然如此,我要去看望一下。”

老太君木然说道:“男女有别,不便。”

这便是很强硬了。

何不慕说道:“那少宗主呢?”

老太君说道:“瑟瑟要照顾她的母亲,无暇分身见客。”

何不慕站起身来,看着老太君说道:“您要知道,神末峰多年来只有三位客人,童颜、白早以及少宗主。”

老太君面无表情说道:“何长老有话直说。”

何不慕说道:“她不能有事。”

老太君依然面无表情,说道:“少年人喜欢玩闹,磕一下也正常,难道因为这样,赵腊月便要把老身一剑杀了?”

何不慕沉默了会儿,望向那个叫做德渊泉的中年男人,说道:“你……想不想死?”

(本章完)

http:///txt/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清心一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