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63章

第63章

  起初刘若煜还忍着,有时候实在气急了忍不住,也推徐嘉元,两人推攘在一起。刘若煜虽然人小,可力气大,性子虎,徐嘉元居然占不到什么便宜,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这下把徐嘉元惹火了。那两人赶紧过来劝架,说是劝架,却是把刘若煜一个人给摁着。徐嘉元照着他的脸,就狠狠给了一巴掌,说:“我看你真是想死,这要不是他们拦着,老子现在就砍死你。行,我现在就去人事部揭发你这个毛都没长全的童工。让你滚蛋!”

  那两人作势劝道:“小刘,你还不道歉啊,是你先动手的。”

  “真想被送回去啊?”

  刘若煜眼睛都瞪红了,说不出话来。

  徐嘉元转身就往门外走。

  刘若煜心里就跟千把刀在磨似的,咬牙喊道:“别去!不要去!”

  徐嘉元站了一会儿,走回来,皮笑肉不笑地说:“不去也可以,你跪下,认错。”

  ……

  每到轮休日,刘若煜越来越喜欢往市区跑。那里有更宽的马路,更高的楼,无数的车,漂亮的商场。连网吧都比厂子所在的镇上,辉煌大气。他以前只玩过几次网吧,因为没钱,其实也没太多兴趣。现在到了市区,商场、饭店,他都不太敢进去,网吧就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第一次遇到李必冉时,两人碰巧组了个队,赢了一把。

  同样的yīn郁少年,同样的孤身一人,在赢得游戏后,笑得夸张又放肆。

  李必冉叫他“煜哥”。煜哥则叫他“必冉”。

  李必冉问:“煜哥你在哪里上学,明天还约不?”

  刘若煜顿了一下,答:“我上班了,看不出来吧,我都18了。我要下个星期才能来。”

  在李必冉眼里,刘若煜这个少年,却是完全不同的。他沉默,稳重,游戏打得酷,手里也有钱,请他吃一顿饭,几百块眼睛也不眨一下。两人没差几岁,他却上班了,自食其力了。多自由啊。

  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几乎每周都混在一起。而且聊得更深入后,两人发现,李必冉小时候跟着外公外婆,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正好和刘若煜是一个地方。时间也对得上,说不定两人小时候还一块儿玩过。于是关系更加亲近。

  而于刘若煜而言,这种感觉也是新鲜的。一直以来,他都被别人控制着。现在,却有了个小弟,有了个哥们儿。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刘若煜非常珍视这份来之不易的友谊。他也隐隐感觉,自己的生活,不该是那样的。他其实可以干出大事,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总有一天,他要干掉徐嘉元,神不知鬼不觉的。只要他想,其实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杀掉徐嘉元。他们根本不知道。

  ……

  有一天,李必冉和谢惠芳又大吵一架,跑到工厂附近来找刘若煜。刘若煜怕他看到自己在厂里的孬样,从不让他进厂里。两人只是在镇上的网吧碰面。

  李必冉说:“靠,真的被那个女人气死了。她居然当着所有同学的面骂我,她根本不是人。”

  刘若煜根本不用问,就能在心中想象出一个和自己伯母相同的形象。他说:“又不是亲妈,当然不把你当人。”

  李必冉沉着脸说:“总有一天,老子要搞死她。”

  刘若煜看他一眼,忽然间,心中那始终如薄冰覆盖,不敢轻易踏足的地方,好像突然裂开了一条缝,看到了一条奇异的光。

  “你很想她死吗?”刘若煜问。

  李必冉沉默了片刻,点头。

  刘若煜的嗓音都有点抖了,抽了口烟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交换杀人。”

  ——

  完成对两位少年的初步审讯,已是傍晚时分。他们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刘若煜因为熟读侦探小说,策划了两起作案过程,所有的工具都是他准备的,时间手段也都是他定的。而他生性谨慎,头脑聪明,谢惠芳案做得几乎没有漏洞。并且残忍地连两个孩子都杀害了。

  李必冉性子毛躁些,所以徐嘉元的死亡现场一片混乱,还没有带鞋套,留下了自己的血脚印。但他也干了出乎意料的残忍的事——剁烂了徐嘉元的脸。

  尤明许想,按照殷逢的说法,此举是为了掠夺死者的容貌或身份。是否在杀人那一刻,少年把不相干的徐嘉元,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所以才毁去容貌。他再也不想看到自己所憎恨的那张脸了。

  尤明许其实经历过,比这次更加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的案子。两名少年的杀人手段,也很原始简单。可现在水落石出,尤明许心中,却只有一种非常寂静的感觉。

  寂静得叫人心里发闷。而两位当事人,即使在今天审讯时,也没有表露出多少忏悔的样子。顶多只是害怕、慌乱。可在他们心里,在他们已经接近成形的人生观里,那两个人,依然该死。他们对于未来,也是一片茫然。似乎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想过受害者家属,还有自己父母亲人今后的人生……

  坠落的人生,总是不断下坠。牛鬼蛇神,滴水穿石。

  而他还是个孩子,懵懵懂懂,已在深渊。

  ——

  尤明许打了个车,到了家门口。此时暮sè已经低垂,寂静又幽暗。她停下脚步,望着高楼灯火,想起那两个少年,心里还有点堵。一切尘埃落定,能努力的已经努力,不能挽救的终究不能挽救。

  索性不进小区,靠在墙边,点了支烟,抽了一会儿。心情到底慢慢沉静下来,如同之前破了每一起案件,极度的紧张兴奋后,极度的空。

  一支烟很快抽完了,她又抬头看看,小区里,远远可以望见自家窗口,灯光明晃晃的亮着。案件带来的心头yīn云终将远去,可她还是不太想上去。

  想起昨晚,她亲殷逢时,他那虔诚痴迷的表情和动作,她的心简直就跟被火给燎了一下似的,要糊了……

  默默地又点了一根。

  这回抽慢点,她想。

  ——

  尤明许并不知道,隔得很远的街角,道路的yīn暗处,无声无息停着辆车。

  车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放下望远镜,眼睛还盯着尤明许的方向,说:“看来警察已经结案了。”

  另一人笑了笑,说:“理应如此。警察只能做到这一步。”

  第一个人也笑了,说:“他们真以为,那两个孩子就是最后的真凶,交换杀人而已,哈哈!”

  另外那人也眯着眼,看着尤明许方向,转而抬头,看向高处,问:“你还想得到她吗?”

  那人静默片刻,答:“不,我已经不在乎了。你呢,想得到他吗?”

  另一人手指在车窗上敲了几下,答:“想。做梦都在想。”

  ——第二卷《阳关道》完——

看网友对 第63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