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11章 庙鼎

1011章 庙鼎

天说亮就亮。

窗外有光,可天空却依旧是灰云密布,偶尔还有闪电雷鸣出现,给人带来压抑的感觉。

南门寻仙睁开了眼睛,发觉那个熟悉的身体并没有在身边,她跟着爬了起来,这才发现她身边开满了鲜花。那个熟悉的人却还坐在金灿灿的地板上嘀嘀咕咕的念诵着什么,他身边对着一大堆法器碎片。

“宁郎,你没睡吗?”南门寻仙关切地道。

宁涛说道:“虫二给了我一个天道炼鼎的秘法,照这秘法所述,我可以用这些碎片炼制一个类似善恶鼎的鼎,当然……只是最最低级的庙鼎。”

庙鼎,这是神界的说法。

宁涛的理解是问鼎,他要向上天争一席之地,夺天之造化,这都是问鼎的行为。凡间,鼎代表的是权利和地位,财富和土地,而这里就代表的一个养成神格的法器——信仰的能量终须一个安放之器,也即是庙鼎。

当然,用人话来说的话,也可以理解成寺庙里的拜神烧香的香炉。

善恶鼎是神器,而且是快成精的神器,他现在肯定没法炼制出来。不过,他不也是从一个大学生入门修真,一步步走到现在吗?英雄不问出身,鼎也应该是。

“那你想炼制一只寺庙样的庙鼎?”南门寻仙南门寻仙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她大概是担心弄伤那些鲜花,可她一离开,那些花花草草就都消失了,一转眼就回到了原来的木板床的样子。

她犹豫了一下,又回到了床上。

她的屁股压在床板上的时候,屁股下又长出了花花草草,大腿两边也也绽放出了朵朵鲜花,并且快速向别的地方蔓延。她实在舍不得离开这么神奇有趣的床,她干脆躺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先尝试一下也好。”宁涛的反应慢了好几拍,这也不怪他,他正在理解虫二给的炼鼎秘法,整个身心都沉浸去了。

一丝风响。

一件丹衣掉在了地上,就在宁涛的身前,他顿时呆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

“宁郎,你太累了,我觉得你应该休息一下了。”南门寻仙说。

宁涛移目看去,两只眼睛顿时直了。

鲜花配美人,美人卧花丛。

这哪里是叫他过去休息啊,这是叫他过去做作业啊。

作业交时终须交。

宁涛起身走了过去,渡劫套装纷纷脱离……

寻仙宫外,宋轻音快步走来。

匍匐在宫门前的貔貅金藏站了起来,一双金sè的眼睛盯着宋轻音,虽然没说什么,可是这动作这眼神无疑是在警告宋轻音不要靠近。

宋轻音说道:“金藏前辈,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面见我师尊。”

貔貅金藏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瓮声瓮气地道:“你师尊没空。”

宋轻音好奇地道:“这么早,我师尊在忙什么?”

貔貅金藏压低了声音:“你听。”

宋轻音一脸困惑的表情,可是还是尖起了耳朵,结果就是这一听,她听到了她的师娘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她的师娘生病了,那呻吟的声音听起来好痛苦。可紧跟着她又听到了她的师娘说的一些没羞没臊的话儿,她这才明白过来里面,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而她的师尊又在忙什么,她的脸顿时红了。

“还要……多久?”这句话一出口宋轻音就后悔了。

果然,貔貅金藏翻了一个金sè的白眼:“我怎么知道,我都在这里听了好几炷香的时间了。”

宋轻音:“……”

轰咔!轰咔!

远方忽然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大地颤抖。宋轻音慌忙收起乱糟糟的心思,举目眺望,这一看,那羞红的脸庞瞬间就没了血sè。

正西的方向,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缓步往这边走来。

捕仙者来了。

“师尊!师尊!”宋轻音着急的叫了起来。

寻仙宫里的奇怪的声音非但没有立刻结束,而是加快了频率。不过很快就静止了下来,然后又过了约莫一分钟的时间,寻仙宫的宫门打开,师尊和师娘从宫门里面走了出来。

宋轻音发现师娘的脸庞红红的,眼神也有些躲闪,可她知道是什么原因,不敢开口相问,同时假装什么不知道。她的师尊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状态好的很,她也知道原因,可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轻音,你来找我就是因为它吗?”宁涛抬手指向了西边的一眼就可以看到的捕仙者。

宋轻音说道:“是的,我听一个仙奴说,每当天亮之后这里的所有的人都要藏到山洞里去,不然会被捕仙者发现。”

宁涛收回了视线:“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来告诉我?”

“我……”宋轻音欲言又止。

我都在这里站了好大一会儿了!

有些事情非要我说出来吗?

宁涛干咳了一声:“快,叫你爹带人去山洞,我和你师娘随后就来。”

宋轻音说道:“我爹已经带着人过去了,我是来给师尊和师娘带路的,那个山洞就在后面,有点隐秘,不好找。”

貔貅金藏说道:“我也知道那个山洞,但那是给奴隶藏身的地方,主人应该去山底的洞府里,赢家七兄弟白天都是躲在山底的洞府里的。那里灵气充沛,环境清幽,也适合修炼。”

“那我们去山底的山洞吧,我也好动手炼鼎。”宁涛说。

貔貅金藏匍匐了下去:“主人主母,请上来吧。”

南门寻仙爬到了貔貅金藏的背上,随后宁涛也爬了上去,然后贴紧。

宋轻音眼巴巴的看着。

宁涛说道:“轻音,你也上来吧,跟我们一起去下面的山洞,我传你一点适合你修炼的功法。”

“多谢师尊!”宋轻音激动得很,长腿一迈,纵身跃上了貔貅金藏的后背,坐在了林涛的后面,与她的师娘将她的师尊夹在了中间。

貔貅金藏踏空而起,飞出寻仙宫,然后往一面悬崖奔去。

轰咔!轰咔……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可是捕仙者走动的脚步声却还是震耳欲聋,它每走一步,这大地都要随之颤动!

宁涛眺望着那庞然大物,心中暗暗地道:“如果这是某个神灵的身体,那又会是什么神灵?要是修建神庙的计划能成功,我能不用善恶鼎我也能炼制神晶的话,将来我能不能构建出如此强大的神体?如果能,我特么的第一个干掉你!”

貔貅金藏奔到了悬崖边,丝毫不减速度,纵身一跃就跳下了万丈深渊。

坐在最后面的宋轻音一声惊呼,紧紧的趴在了宁涛的后背上,一双手也死死的抱住了宁涛的腰。

惊涛拍岸。

宁涛的身体顿时僵一下。

这有点不应该啊!

我是你师父啊!

虽然是挂名的,但也要注意一下不是?

貔貅金藏来到了山脚深渊底部,这里浓雾弥漫,光线昏暗。它又往前跑了一段路,然后进了一个山洞。

山洞里点着法器长明灯,光线明亮,空间开阔。一眼灵泉从岩壁上涌冒出来,贴着石壁流淌,然后又钻进一条岩石的裂缝之中。那灵泉灵气氤氲,这洞府之中的灵气绝大多数都源自于它,还真是一个造物之手创造的适合俢练和炼器的地方。

“就是这里。”貔貅金藏说道:“可惜,这么好的地方,赢家七兄弟在这里的绝大多数时间不是睡觉,就是在这里玩女人,白白浪费了这凡仙地的宝地。”

或许是“玩女人”这个词的原因,南门寻仙的玉靥又红了一下。

宋轻音这才反应过来,直到现在她的双手都还死死抱着她师父的腰,慌忙松开,然后从貔貅金藏的背上跳了下来。

貔貅金藏匍匐了下去。

宁涛先下去,然后伸手扶住南门寻仙下来。

“宁郎,把你采的那些幻神叶和死仙草给我,再给我一只鼎,我要炼制毒丹。”南门寻仙说。

宁涛将装在大日葫芦中的差不多一整棵幻神树和死仙草都释放出来,然后又将美香鼎、烂碎鼎和天狗鼎,还有从林清华宝库之中缴获的天人的法器鼎释放了出来:“娘子,你看哪只能用就用哪只。”

南门寻仙看了一眼说道:“你我心灵相通,但我也用不了你的鼎,我就用那只天人的鼎吧。”

宁涛说道:“也好,那我就用我的鼎来炼庙鼎。”

南门寻仙开始忙活了起来。

宋轻音试探地道:“师尊,你说要传我俢练的功法,你什么时候……”

宁涛笑着说道:“这种事情虫二比我更擅长,我让它给你找找合适的功法。还有金藏,你也可以请教一下它。”

他将账本竹简放了出来,唤出了虫二,然后跟虫二说明了一下情况。

虫二欣然应允:“哈哈哈!既然是朕的护国神兽,朕一定赏赐上等功法。至于这小女子,朕就先册封为美虫公主吧,然后也赏赐上等俢练功法……跪下接旨!”

一虫一兽一妙龄女子在一边玩得欢快,虫二想过一把皇帝瘾,宋轻音和貔貅金藏也乐得配合,付出这样的代价就能获得上等的功法秘籍,傻逼才不干。

宁涛这边也开始动手炼制庙鼎。

轰咔!轰咔……

捕仙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远去。

对于它来说,建在奉仙山上的不日宫似乎就像是一个空荡荡的蚂蚁窝。

没有蚂蚁,它也懒得踩一脚。

看网友对 1011章 庙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