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65章

第65章

  “所以说,这次的签售会,因为规模很大,主办方很有影响力,违约金也很高。如果您可以的话,我希望您最好去参加。”陈枫有条不紊地说,“而且主治医生也说了,多做点和以前相关的事,能够帮助您恢复记忆。”

  他说这话时,殷逢正躺在沙发上,含着大大泡泡糖,“啪”吹出个小泡泡就破。而他光着双脚,抵在那一头,尤明许的腰间。

  尤明许低头在看手机,没搭理他。

  陈枫微笑看着他们。最近殷老师和他的心头肉尤小姐的关系,似乎更亲近了。

  尽管要是换以前的殷老师,多半瞧不上尤明许。但既然是现在的殷老师,陈枫也希望他如愿以偿,他想要的女人,就能到手。

  轻咳一声,陈枫打断殷逢的玩闹,说:“希望你去参加后天的签售会。很多支持你的读者,盼望很久了。”

  殷逢嚼了嚼泡泡糖,说:“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陈枫:“一切我都会安排好,你只要露面、照做就行了。尤小姐,你想去看殷老师的签售会吗?我可以给您留前排的票。”

  殷逢立刻看向尤明许。尤明许从来还没参加过这种活动,有点好奇,又看着殷逢小狗般巴巴张望的眼神,心想对他的康复有好处呢。微笑点头:“可以啊。”

  陈枫顿时露出满意的笑:这事儿成了。果不其然,殷逢立刻凑到尤明许身边,脸都快贴人脸上了。陈枫眼多尖的人,看到尤明许不动声sè往后躲了躲殷作家,却无知无觉,还凑在那儿。陈枫心里轻轻叹息一声。

  殷逢说:“阿许,签售会那天,你能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吗?”

  “不行。”

  “那恐怕不合适。”

  见他俩都反对,殷逢气鼓鼓地吐了口气,有点丧气。手慢吞吞地伸到尤明许背后,在她腰上捏了一把,补偿自己。尤明许眉都没抬一下,就跟被小虫子挠了一下痒似的。

  陈枫视若不见,微笑道:“对了,每次签售会的保留节目,是会向粉丝们表演一项才艺。虽说现在失忆了,但技巧应该都还在。您是想表演钢琴,还是萨克斯?”

  这倒让尤明许看了殷逢一眼。他居然会这么多。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才子。

  殷逢的目光却一片茫然,皱眉想了一会儿,说:“那些我现在都没兴趣了。我能不能表演别的才艺?”

  陈枫:“譬如?”

  殷逢眉头舒展:“我可以表演模仿动物。”说完扭头看向尤明许,嘴角露出甜笑:“汪!汪汪——”

  尤明许和陈枫都静了几秒钟。

  尤明许:“弹钢琴!”

  陈枫:“明白!”

  ——

  次日一早,天没亮,殷逢还没起床,尤明许就出门了。

  经过他房门口时,她抬头看了看。他果然又像只青蛙似的,四肢张开趴着,半边被子掉在床下,俊脸胡乱压在枕头上,睡得特别香甜。

  那两次激烈纠缠的吻,在尤明许脑海里一闪而过。以及,他最近时不时偷偷摸摸揩油的小动作。

  在尤明许意识到之前,她的嘴角已经弯起。

  然后她一愣,笑容消失,无声离开。

  她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到了那条巷口时,天sè还是黑的。许梦山已带了两个兄弟,等在那儿了。

  尤明许点头示意:“这次欠你们一个人情。”

  许梦山笑眯眯的,那两人忙说:“哪里的话,尤姐平时多罩着我们呀。”

  尤明许微微一笑,问许梦山:“出来没?”

  许梦山答:“估计快了。”抬头看了眼巷口的监控,尤明许也望过去。

  监控的那头,樊佳抱着个抱枕,坐在电脑屏幕前,拿起手机发了条语音过去:“放心,过几分钟我就关掉。”

  天微微亮的时候,有三个人,从巷子里一幢房子走出来。尤明许双手抱胸,背靠在墙壁上,望着他们走近。

  罗羽是连夜赶到一个当事人家里,做一起案件的准备工作。熬了一晚上,他也疲惫得很,一抬头,看到那个人影,吃了一惊。

  而后罗羽笑了,懒懒的模样:“怎么舍得来见我了?”

  尤明许径直走过来,与此同时,她身后走出两个人,对罗羽的手下出示了证件:“我们正在周围执行任务,过来配合一下。”

  两名手下都不干:“什么呀?警察就乱抓人吗?”

  “没抓你们,抓小偷呢,过来问几句,怎么,不配合啊?”

  罗羽说:“没事,你们过去,全力配合警官。我和我老婆单独聊两句。”

  尤明许面无表情。

  其他人这才走干净,罗羽盯着她。他最近忙,有好些天没去看过她了。得到的都不是好消息。她又破了个案子,在正义的路上越走越远。她和那个傻子同进同出,关系亲密……

  其实罗羽挺熟悉,这个看似冷酷的女人,在男人面前,是什么样子。她的乌黑长发会随意散落,她会似笑非笑逗得你心痒,你的一切真心假意她都看得很清。然而她的心其实是温柔的,否则当初不会在他竭尽全力的追求下,允许他慢慢靠近。她甚至会用那嫣红的唇,轻吻你的额头,那细腻的手指,带着点烟味的散漫女人味,能叫你心中恍惚。

  她要是晚点知道他的底细,真的把一切都交给他,真的进入他编织的那只情网里,是否一切就不一样了?哪怕后头她不肯和他在一起了,也是爱他的吧?那样,他不也就能够控制住这个女人了吗?让这只桀骜的鹰,只能飞翔在自己的股掌之上了。

  罗羽心中很是懊恼,面上却不露分毫,嗓音也放得很低:“想和我谈什么?那个傻子怎么样?听说吓哭了?手下的人,办事不知道轻重。不过,再让我瞧见他在你身边,就不是让他玩玩水,这么简单了。”

  尤明许抬起头,目光如沉渊不惊:“嗯?看来你也知道,我是为他来的了。”

  罗羽哈哈笑了,笑得放浪又狂妄,仿佛她说的是一个多大的笑话。等他笑完了,尤明许还是一脸平淡的表情。罗羽说:“怎么,你是来为他报仇的?你一个小警察,我是知名律师,你能把我怎么办?哈哈哈……”

  尤明许也微微一笑:“揍你啊。”

  罗羽眼里含着笑,微怔。

  十分钟后。

  尤明许单手缠着橡皮筋,把散落的长发重新绑成马尾,再揉了揉有点发红的拳头,转头看了眼身后倒在地上那人,轻笑一声,朝巷口的许梦山等人比了个手势。他们立刻放了接受“询问”的两名手下,一行人乘车离去。

  罗羽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两名手下看到,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扶。他铁青着脸,一把甩开。然后又立刻收手,捂住还在淌血的鼻子。手下们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尽管从头到脚痛得都要裂开了,罗羽踉跄了几步,却“呵呵”笑了。

  就在这时,来了电话,还是视频。罗羽看了一眼,直接挂断。结果对方又打,他直接接起。

  屏幕上那人盯着罗羽看了两眼,笑了:“稀奇,谁能把你给揍了?”

  罗羽:“有屁快放。”

  那人身子往前一倾,靠近屏幕:“听说,你一直追不到尤明许,任务也完不成。不如换我上,早点得手。”

  罗羽yīn沉沉地说:“我只说一次:你别碰她。”

看网友对 第65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