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零八章 根除祸首

第六百零八章 根除祸首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到伏黯已经和管婴交上手,刘秀向周围的羽林卫挥了挥手。得到刘秀的授意,羽林卫齐齐上前,对管婴的手下人展开了围攻。

十几名黑衣人,在羽林卫的箭射之下已经伤亡大半,剩下的几人又哪里是羽林卫的对手?双方交战没过多久,管婴的手下已经全部倒在地上,没有剩下一个活口。

四阿死士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刘秀对他们这些人绝不会心慈手软。

很快,现场上便只剩下伏黯和管婴在单打独斗,就连四阿死士的尸体,都被羽林卫抬走,扔进荒草地里。

就实力而言,管婴要比伏黯略胜一筹,不过现在管婴用的不是趁手的武器,最关键的一点是,他有伤在身,脖颈的转动大大受限,这也极大的影响了他的发挥。

可即便如此,管婴和伏黯还是打得难解难分,短时间内无法分出胜负。

二人你来我往斗了近百个回合,还是未分高下,不过到了这个时候,管婴的体力逐渐开始跟不上了。他的出招没有刚开始时那么凌厉,身法也慢了许多。

见状,伏黯更是加紧了攻势,一把短剑,在他手中上下翻飞,招招都奔着要人命去的。

管婴被伏黯的抢攻逼得连连后退,就在人们以为管婴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的时候,伏黯一剑横扫向管婴的脖颈。

后者身子后仰,向后退出一步。伏黯箭步跟上前去,顺势一脚,横扫管婴的面颊。

管婴后仰的身子直接倒地,闪躲开伏黯的攻击,与此同时,向后连连翻滚。此时他已经被伏黯逼到了羽林卫的人群边缘。

他向后的翻滚,正好撞到一名羽林卫的小腿上。

那名羽林卫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趴在地上的管婴仿佛弹簧似的,从地上蹿起,一剑插入那名羽林卫的胸口。

这名羽林卫惨叫一声,身子还没倒地,管婴抢先一步,推着他向前直冲,把后面羽林卫的人群撞倒好大一片。

不等倒地的人们从地上爬起,管婴晃身向人群外面冲去。他心里明白,今日之局,自己已毫无胜算,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突围出去。

就在他马上要冲出羽林卫的包围圈时,斜刺里,一剑向他急刺过来,刘秀的赤霄剑。

管婴断喝一声,将手中剑向外一挑,就听当啷一声,刘秀的剑被弹开,他回手一剑,反削刘秀的脖颈。刘秀立刻收剑,挡在自己的身前。

当啷!剑与剑的碰撞,爆出一声刺耳的金鸣声。刘秀双脚贴着地面,向后倒滑出半米。受反震之力,管婴也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在他二人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刘秀的力道完全无法与他相提并论,而现在,刘秀的力道已能与他拼个旗鼓相当。

刘秀这个人,太诡异也太可怕了!管婴深吸口气,振作精神,唰唰唰的一口气,连刘秀连刺八剑。这快如闪电般的八剑,没有把刘秀逼退一步。

后者单手持剑,上下格挡,随着叮叮当当一连串的脆响声,刘秀面不红、气不喘的把管婴全力刺出的八剑都挡了下来。这一下,让管婴都禁不住心头大骇。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伏黯已从他的背后杀了上来,短剑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电光,恶狠狠刺向他的后脖根。

听闻背后恶风不善,管婴刚想做出闪躲,可位于他正前方的刘秀,轻飘飘地向他刺过来一剑。

这一剑,速度并没有很快,看起来也是朴实无华,管婴没有细想,下意识地挥剑格挡。

等两把剑再次碰撞到一起时,管婴才猛然感受到,刘秀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其中融入了极大的力道,自己的剑非但未能将其挡开,反而还被其给弹开了。

管婴倒吸口凉气,此时再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后退。他的后退,是有避开刘秀的杀招,但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伏黯的杀招上。

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伏黯的短剑由管婴的后脖根刺入,剑锋在他喉头前探出来。

管婴的身子猛然一僵,紧接着,他双目圆睁,嘶吼一声,抡剑向自己的四周横扫。

沙!一道环形的寒光在他的四周乍现。刘秀和伏黯的反应一致,两人齐齐向后跳跃,闪躲开管婴濒死前的致命一击。

一剑逼退了刘秀和伏黯二人,再看管婴,脖颈处已是血流如注。

他张大嘴巴,想要吸气,但好像气息完全吸不进肺子里,嗓子眼内发出撕拉撕拉的声响。

他高举着手中剑,向刘秀直冲过去。刘秀双脚在地上一蹬,人又倒退出三、四米远。

管婴凌空劈砍的一剑砸空,他咧着嘴,咬着牙,手臂向外一挥,掌中剑脱手而飞,直取刘秀的胸口。

后者将赤霄剑轻描淡写的向外一扬,当啷,飞射过来的佩剑打着旋,斜飞出去。

看着对面安然无恙的刘秀,管婴心中不甘、愤怒,但已无力再做出后续的追击。

他身子摇晃了几下,噗通一声跪坐在地上,由他喉头流淌出来的鲜血,把他胸前的衣襟都浸红好大一片。

见管婴已经倒下,四周的羽林卫一拥而上,一把把的佩剑高高举起,向管婴的身上又砍又刺。

只眨眼的工夫,现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已看不到管婴的身影,完全被人群所淹没,只是在人群的中央,不时有血雾喷射出来。

一名羽林卫从人群当中挤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颗血淋淋的断头,像献宝似的来到刘秀近前,双手捧着断头,情绪激动地颤声说道:“陛下!管婴的贼首在此!”

刘秀扫了一眼,向外挥了挥手。四阿的首领之一,也是教头之一的管婴,最终惨死在太行山的太行陉。他这次奉命来太行山,主要的目的就是为刺杀刘秀,结果他非但未能刺杀成功,反而还搭上了自己

的性命。

管婴的死,对于四阿而言,绝对是个无比沉重的打击,也大大打压了四阿的气焰。

这次刘秀前往太行山平贼,过程虽然曲折,但最终还是成功歼灭了藏匿于太行山内的赤眉军别部,这为太行周边的城镇,成功除掉了一个大祸害。

对这些投降的赤眉军要如何处置的问题,贾复和寇恂意见相左,争执不下,最后闹到了刘秀这里。刘秀经过反复思量,还是采纳了寇恂的意见,不杀。

有愿意回家的,全部释放,不愿意回家,想留在汉军里的,可由寇恂来做安排。

投降的赤眉军有七千多人,其中只有两千多人选择了回家,余下的五千之众,都投靠到了寇恂的麾下。

赤眉军这边,比较敬佩的人还是寇恂,也愿意在他的手底下做事。

对此,刘秀是乐见其成,贾复心里则是系了个疙瘩。

他说要采取火攻,寇恂站出来反对,他要处死赤眉俘虏,又是寇恂站出来阻挠,在他看来,寇恂是和自己杠上了。

其实贾复还真是误会了寇恂,寇恂做事,向来是对事不对人,即便提出火攻的人是刘秀,他也会站出来反对,即便是刘秀要处死赤眉俘虏,他也会进谏阻拦。

平定了太行的赤眉贼患后,刘秀便撤回洛阳。王梁暂时留在太行地区,进一步清剿残余的贼寇,并安抚太行周边的城镇。刘秀回到洛阳后,没过几天,册封许汐泠为美人。许汐泠跟随刘秀这么久,直到现在才算是心想事成,总算熬出头了。从这时开始,她不再是刘秀的属下,而是成为刘秀

的宾妃之一。

许汐泠的上位,这完全在yīn丽华在意料之中。

夫君刚刚起事的时候,许汐泠就已在他身边,深得夫君的信任,而且许汐泠向来颇有心机,只要她有上位之心,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机会。

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样,刘秀这次去太行山平贼,同时也成就了许汐泠的上位。

郭圣通对于此事则是大为气恼,一直以来,她都把许汐泠当成属下看待。属下爬上主子的床,这可是犯了大忌,郭圣通感觉自己受到了许汐泠的羞辱。

许汐泠被册封为美人,有了自己的宫阁。当天,yīn丽华前来向她道贺,还带来一件精美的首饰作为礼物。

许汐泠亲自迎出院子,见到yīn丽华,福身施礼,说道:“汐泠见过yīn贵人!”

yīn丽华一笑,摆手说道:“许美人不必多礼!”

许汐泠把yīn丽华请入自己的宫阁。

与郭圣通的长秋宫和yīn丽华的西宫相比,许汐泠所在的凤凰宫要小上一些,不过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宫阁内,有院落,有花园,赏心悦目,清净优雅。

她最喜欢凤凰宫的一点是,在它的南面,便是清凉殿,那是刘秀最喜欢办公的地方。

与长秋宫和西宫相比,凤凰宫距离清凉殿可谓是近在咫尺,住在这里,只要有心,可以经常与刘秀‘偶遇’。

许汐泠对被册封为皇后的郭圣通,不以为然。

做了皇后又能怎样,她的长秋宫,陛下一个月能去几次?五根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见不到天子,得不到恩宠,有了后位,也只是个虚名罢了。

走在凤凰宫的院子里,许汐泠含笑说道:“汐泠这里比不得yīn贵人的西宫尊贵,一切还都很简陋!”

yīn丽华一笑,说道:“我看许美人这里就很好。环境雅致,又十分的祥和。”

即便明知道yīn丽华说的是客套话,但许汐泠还是乐得合不拢嘴。

她恍然想到了什么,低垂下头,有些难为情地说道:“这次汐泠本是因公务去往河内,但却偶然得到了陛下的恩宠,yīn贵人不会怪汐泠吧?”

如果刘秀是个普通人,纳了小妾,yīn丽华或许还会有怨言。

但刘秀不是普通人,而是天子,是至高无上的皇帝,又怎么可能只有她一位夫人呢,即便刘秀想这么做,宗亲和大臣们也不会同意。

治理政务,是天子的工作之一,开枝散叶,也同样是天子的工作之一。皇族子嗣兴盛,国家才会富强,反而,将国运凋零。

现在yīn丽华对于此事,也早就想开了。只要夫君心里有她,她已经很知足。

她含笑说道:“许美人说得哪里话,能得到陛下的恩宠,是许美人的福气,我替许美人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怪罪于你?”

许汐泠闻言,一对媚眼都变得明亮起来,脸上的笑意更浓。陛下心里有谁,谁在陛下心里分量最终,许汐泠一清二楚,整个皇宫里,宁可得罪长秋宫的那位,也绝不能得罪这位yīn贵人。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八章 根除祸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