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66章

第66章

  这一天,尤明许的心情始终不错,有种彻底释放后的快感。她想:这其实是件有意思的事,到底是我身体里本身就涌动着邪恶的基因,所以才热爱惩恶;还是因为经常惩恶,令我也变得有些邪恶任性?

  罗羽是个聪明人,自始至终也没有来找茬。

  到了下班的点儿,尤明许的手机准时响起。现如今每次接到殷逢的电话,尤明许都要停顿那么一下。

  “喂?”

  “下班了吗?”

  “嗯,快了。”

  “我派了车在门口接你。”殷逢说,“我在我家等你。阿许,这里很好玩,你快点来,我给你看很多东西。”

  挂了电话,尤明许不由得笑了。静坐了一会儿,拿起包下班。

  警局门口停了辆宾利,哪怕再安静,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尤明许皱了皱眉,飞快上车,心想这家伙以前可真够奢侈张扬的。

  昨天就说好,今天陈枫带他回自己家里,熟悉一些签售流程,也练一下钢琴。尤明许答应也过去看看。

  前座的司机是个高大敦实的胖子,还穿了黑sè司机制服,全程不苟言笑,不发一言。就跟车上只有尤明许一个人似的。只是当路上遇到有人抢道,别了他们一下。这司机一脚油门,沉默地追了上去。气性大得很。

  尤明许抬头看了一眼,说:“慢点,安全第一。”

  然后就看到司机的双手紧抓了一下方向盘,速度这才缓缓降下来。

  尤明许之前听陈枫说过,自己也上网看过,殷逢早就成了公司,拥有个不小的商业帝国。身边的人都是跟着他好些年的。尤明许忽然有些好奇,能把这么一个冲动易怒木讷僵硬的司机放在身边,负责他的行车安全。曾经的殷逢,有点意思。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快到郊区了。只见周围山林环绕,绿树连绵。又拐进一条修葺得规整幽静的小路,逐渐驶入一片园林。原来这是一片低调庞大的别墅区。且每一户的墙都很高,望不见里面,占地也都很广。

  到了最深处,远远就看到两扇宫廷式的大门敞开着,一条白sè大理石车道通进去。

  尤明许只消看上这么一眼,就想:殷逢和她,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又有个念头飞快闪过:他以前怎么不是个穷困潦倒的小作家呢?或者没有去建立什么文化商业帝国,安安分分当个作家,不也挺好。

  司机把车停在离门口不远的车库,又为她拉开车门,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自个儿走进去。尤明许冲他笑笑:“谢了。”

  司机那肉厚皮硬的脸,到底挤出一丝笑。尤明许见过的人太多了,一眼就觉得他虽笑得僵硬,不善言辞,但笑得还挺真诚的。

  过去的殷逢,也清楚这一点吧。

  一条白sè小路,横穿院子里的花园。此时夕阳斜沉,整个院子都沐浴在一片柔光里。有一位园丁,站在花丛间修建。他穿着深蓝sè工作服,戴着围兜手套和太阳帽,手拿一把巨大的剪子。察觉到脚步声,他抬头,与尤明许对视。

  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脸很瘦,有些倦容,长得倒是很清秀文气。

  尤明许向他点头示意。

  他低下头去,继续修剪花枝。

  尤明许也不在意,继续往前走,习惯性地环顾周围。她忽然发现,这辽阔的花园,或者称之为花田,整个看起来怪怪的。印象中,这种花田应该都修剪得整齐、有规律,甚至是对称的。可眼前整片花田的颜sè,却是东一块深,西一块浅。黄sè、深蓝sè、浅蓝sè、深紫sè的花草,毫无规律地错落分布着。

  她停下脚步,又看了一会儿,终于有点觉出味儿来:像一幅画。如果大地是油纸,那一团团、一片片的花草,就是画家落笔的sè彩。别说,艺术感还真挺强的。

  尤明许又看了眼那沉默恹恹的园丁的背影,心想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还是说这园丁也随了房子的主人,都有点恃才放旷的艺术家调调。

  穿过花田,到了那幢四层大宅前。尤明许也只能看出,这房子设计得很有艺术感,通体洁白,线条圆润,且高低上下都是不对称的,却出乎意料得浑然一体,很像个博物馆。

  房子周围种了很多果树,其中几棵桃子树上,现在已果实累累,煞是诱人。侧面还有一片鱼塘,周围花草木石,错落有致。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蹲在鱼池旁,正在清理着什么工具。他戴了顶草帽,穿着背心短裤,抬起头,看到尤明许,立刻站起,黝黑的脸上,露出谦卑无比的笑。

  尤明许却微微一怔。

  对于某一类人,警察是非常熟悉的。他们站立的姿势、下意识的肢体紧绷,即使离开监狱很多年,都无法彻底磨灭。眼前这五十出头的老汉,就有着类似的气质。

  尤明许打量了他两眼,他似乎也感觉到什么,低下头去,后颈绷得笔直。尤明许不动声sè走进那栋房子,心想:就不知道曾经的殷逢,知不知道这是个刑满释放人员。转念又释然:有陈枫那狐狸在呢,想必是一清二楚的。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走到一楼大厅,尤明许倒是感到意外。因为客厅正中还立着块牌子:“殷逢工作室”。抬头望去,一楼有七八个房间,门口都挂着牌子:“美工”、“策划”、“编审”、“商业推广”……也就是说,曾经的殷逢,把工作室都搬到家里了?只不过此刻,大多数房间的门都关着,或者开着门,里头没人。

  “你好,你也是来探望殷老师的?”一个声音在身后问。

  尤明许回头,看到个高高瘦瘦的白净青年,戴着副细黑框眼镜,眉清目秀的模样。那双眼非常亮,非常干净,于是你一眼就会注意到。

  青年约莫二十四五岁,背了个画板,手里还抱着大大一篮水果,颇为好奇地看着尤明许。

  尤明许:“嗯。”

  青年抬头望着楼上,说:“他出事,公司的人都担心死了。现在他回来了,能开签售会,真是太好了。我们部门的人,非要我作为代表,送个果篮过来。”

看网友对 第66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