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67章

第67章

  尤明许也同他一起,望着楼上。这时门开了,陈枫走出来,看到尤明许,立刻笑了:“尤小姐,你来了,殷老师等半天了。”然后朝她身后的青年,点了点头。

  两人上了楼,陈枫对青年说:“你先等一会儿,殷老师先见她。”青年连忙点头,说:“没事没事,殷老师先忙。我在这里等着就好。”又冲尤明许笑笑,人看着还挺腼腆羞涩。

  尤明许也懒得跟他客气,屋里还有个大宝贝在等她。她随陈枫走进去,关上门。

  这竟是个非常非常大的房间,莫不有两百多平,整个二楼都打通了。迎面就是一长排落地窗,从四米多的天花板直坠下来,映着窗外无边的湖光景sè。关键是这么大的空间,除了一侧的书桌、书架还有些人体模型,剩余大半都是空荡荡的。地上铺着原木地板,擦出温润光泽,那超大书桌足有三米长两米宽,书柜占了满满一面墙,直抵天花板。墙壁上覆盖着柔软洁白的墙布,挂了几幅画。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尤明许站在这里,有点发愣。只觉得这样一个书房,给人的感觉却挺舒服。明明那么空旷夸张,却给人一种安静温暖的感觉?

  曾经的殷逢,就是一个人在这个书房里,伏案写作?抬头时可见窗外青山连绵,低头所见都是纯净沉默的颜sè?

  “呦吼——”一声长长的清亮的欢呼声,打断了尤明许的思绪。她的眼皮几乎同时一跳,就看到殷逢双腿蜷缩坐在一把带轮子的办公椅里,整个人像一阵风似的,从她面前滑过。

  尤明许也不知道他这么玩多久了,因为他的脸sè都有点红了,眼睛亮晶晶的,从她面前“飞驰”而过时,全是灿烂光芒。

  陈枫低眉垂首,见怪不怪。

  尤明许看着他在快要撞到墙上时,双脚急急忙忙踩地刹车,然后用屁股把椅子一拖,转向,跟只大鸭子似的,一双大脚“啪啪啪”在地上盘行,又往起点挪过去。

  “阿许,你也来玩。”他说,“我推你。”

  “自己玩。”尤明许缓步走向书桌旁,看了看桌面,又看旁边高耸的书架。不少书都翻得旧了,可见曾经的主人,多么博学。

  殷逢见没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兴致也就没那么高了,丢掉椅子,走到她身后去。

  陈枫眉头微微一扬:终于结束了。尤明许一来,万事果然能得救。

  书桌旁的空地上,放着五、六个一人高的木偶。猛地一望,还以为是真人。尤明许凑近仔细看了看,发觉人偶的身体轮廓、肢体结构,甚至面部表情,都雕刻得特别细致逼真,每一具竟然近乎珍品。而且关节看起来是可以转动的。

  “我能碰吗?”她问。

  殷逢看了眼,说:“你喜欢的话,全部送给你。”

  尤明许失笑:“我家可放不下。”拿起一只女人偶的手,果然可以转动,摆出不同姿势。

  她在研究人偶,殷逢没什么兴趣,刚才玩“轮滑”游戏也有点累了,双手托腮,就地蹲下,抬头一瞬不瞬看着她。

  于是尤明许无意间一低头,就看到脚边的人。

  尤明许也奇怪,他顶着张渣帅渣帅的脸,怎么就能每天活得像朵小向日葵?

  尤明许踢他一脚,说:“起来,你是狗吗?”

  他慢吞吞站起来,尤明许继续摆弄人偶。突然间他就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她。

  尤明许浑身一僵,抬头望去,陈枫已转向一边,装模作样在看手机。殷逢倒没有进一步造次,只是搂着她,把脸靠在她的后脑勺上,用整张脸蹭了蹭她的头发。

  尤明许低喝:“松开!”

  他慢慢放手,轻轻笑了声,聋子都听得出他心中就快藏不住的快乐。然后他立刻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也拿起一具人偶,低头研究。

  尤明许眼角余光瞟了他几下,低头继续看玩偶。可脸居然不受控制的烫了起来。这令她内心深处升起一团沮丧恼怒。又狠狠瞪他一眼,他却无知无觉。

  尤明许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陈枫:“这些人偶有什么用?”

  陈枫答:“本身他们就是艺术品,是殷老师结识的一位民间艺术家,手工做的。殷老师还资助了他。而且殷老师说,写作经常会有动作描写,有这些人偶,可以令他写得更加生动准确。”

  尤明许大致明白了,敢情这些人偶,是殷逢写作的模特呢。还真讲究。她三两下就把一个人偶摆成搏击准备姿势,然后自己站在对面,低眉沉肩敛胸,双拳举起:“像这样?”

  陈枫含笑点头。

  殷逢却只觉得,这女人只摆个简单的姿势,那一身桀骜不驯的气质,就自然散发出来。这令他的心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有点甜软,也有点疼。

  喜欢她这样。

  可又希望她不要总是这样。希望她很多时候都是软软的,不需要去保护别人,而是让他来……爱护。

  尤明许瞟他一眼:“你发什么呆?”

  “我要奖励。”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固执,“晚上我要一次奖励。”

  尤明许神sè淡然地转身背对着他:“没门儿。”

  ——

  接下来,殷逢和陈枫又见了门口等着的画画青年。尤明许不想打扰他们,也没什么兴趣,就去旁边的健身房参观了。

  殷逢得了陈枫嘱咐,端坐在老板椅里,脸上不露声sè。

  青年看到他,露出欣喜目光,先说了些话,表达了公司同事们对他的挂念。殷逢微笑点头,看起来很得体。

  青年又解下背上的花板,给殷逢看最新的人物设定图。殷逢一下子拿起画板,看得目不转睛。青年看了眼陈枫,陈枫微不可见摇了摇头。

  青年只是温和一笑,问:“您觉得这些人设怎么样?有什么意见,我可以继续修改。”

  即使殷逢丧失了记忆,也能看出来手里的每幅画,精美细致,栩栩如生。而且画虽然是平面的,每个人物,却都带着特定的气质,你从画面就能感觉到内在的冲击力。

看网友对 第6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