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68章

第68章

  殷逢组织了一下措辞,点头道:“嗯,非常好,很符合我的期待。”

  青年灿然笑了。

  殷逢想了想,觉得以前的自己大概没那么好说话,又指着其中一幅画说:“就是颜sè都暗了点,譬如这幅画,加点红sè啊,鹅黄sè,还有我最喜欢的绿sè,就更好了。”

  陈枫和青年都沉默了几秒钟。

  青年依然露出微笑:“好,我回去就加上。”

  陈枫面sè沉静。

  殷逢以为可以送客了,马上就可以去找尤明许了,忍不住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却见那青年突然单膝跪地,神sè郑重,眼眶微红:“殷老师,我们真的很高兴,您安然无恙。希望您快点好起来,否则看到您现在这样子,我们,都很难受。”

  陈枫目光动了动,到底还是静默不语。

  殷逢一愣,抿唇不语。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

  来都来了,晚餐的时候,陈枫提出在别墅住一晚上。尤明许看出,殷逢其实已经动心了,只是还巴巴地望着她。毕竟,他觉得别墅很新鲜好玩。

  尤明许也觉得并无不可,就点了头。

  “阿许晚上来我房间玩。”殷逢眸光闪闪,“我的房间很大,很舒服。”

  尤明许太阳穴微微一跳,能听不出某人拙劣的司马昭之心?她说:“我今天很累,你自己玩。”

  殷逢不做声。

  过了一会儿,趁陈枫不注意,他凑近,只是用那双漆黑漆黑的眼盯着她,然后手指轻轻一扬,点了一下自己的唇。

  尤明许:“……”

  她的心居然颤了一下,继而生出恼羞成怒的感觉。他到底是从哪儿学的,还是以前就精于此道?居然敢撩她?

  尤明许:“坐好!手放下!”

  他慢吞吞直起身,忽然来了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尤明许:“……”

  他仰起头,笑了。

  夜sè深了。

  陈枫把尤明许的房间,就安排在殷逢隔壁。殷逢倒是想跟进去,尤明许直接当着他的面关上门。

  “阿许?”

  “许许?”

  “小懒猪?”

  他在门口轻轻喊了好几声,尤明许不搭理。过了一会儿,脚步声才慢吞吞拖远了。

  她走到窗前,暗蓝sè的天空上,一轮明月高挂。院墙内外,都是黑黢黢的影子。分外寂静。

  她心里有点烦,其实这烦困扰好几天了。可又不太愿意面对。她从包里摸出一支烟,对着那一幕黑暗,静静抽完。

  那是什么?她问自己。有个声音说:不过是一时的意乱情迷,怜惜心软罢了。难道真的和他这么乱来下去?

  她碾灭烟头,索性去洗澡睡觉。

  只是躺到床上后,房间昏黑一片,她睡得迷迷糊糊,时梦时醒,很不安稳。

  某个瞬间,她骤然醒来。

  天花板上映着外头非常浅淡的光,房间里的一切都只剩模糊轮廓。

  “嗯……”

  “啊……”

  很微弱的,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她一下子坐起来,又听到女人的一声呻吟。这令她的头发猛地发麻,转过头,望着洞开的窗户。

  夏夜,她习惯开窗睡觉。刚才的声音,就是从窗外传来的。

  隔壁。

  这一刹那尤明许的感觉很奇怪,脑子里空空的,所有的感觉,好像都迟了那么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跳下床。跑到门口时,她停了那么一瞬,然后一把拉开门。

  两步就到殷逢门口。里头隐约有些响动,但因隔着扇门,听得反而不如刚才明显。

  尤明许一推门,反锁了。她心头火起,倒退两步,一脚踹上去。

  柔道冠军的一踹,还是比较凶残的。门被踹开,果然如殷逢所说,房间很大,正中那张床也很大,开着柔和的灯光。

  眼前的一幕简直令尤明许血管都要炸了。

看网友对 第68章 的精彩评论